未來與過去、戰士與先知;
當未來戰士因緣際會地回到過去參與歷史、成為先知的時刻,
黃易邀請您一同出發,在戰國末代的亂世中一路尋秦……

尋秦記 <卷一>

項少龍正在咒罵鄭翠芝的時候,箱子的上方出現一個頭髮花白戴眼鏡的老頭子,俯視他笑道﹕「我是馬克所長,項隊長感覺如何?」項少龍冷哼道﹕「感覺就像一條被送往屠場的畜牲,卻還不知道那是宰豬還是宰牛的屠宰場。」馬所長乾笑道﹕「項隊長真會說笑。」頓了頓問道﹕「你對我們國家那段時期的歷史比較熟悉一點?」

項少龍大嘆倒霉,只想匆匆了事,想想後答道﹕「我對歷史知道得不多,不過最近看過『秦始皇』那齣電影,對他的阿房宮和放縱的生活非常羨慕,我還讀過幾本戰國和秦始皇的書──」馬所長興奮起來,老臉泛光,伸手下來輕拍項少龍的臉頰,微笑道﹕「朋友!你不知道你有多麼幸運,竟然能成為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返回過去的人。」

項少龍不明所以地問道﹕「你──」

馬所長道﹕「當然不是說笑,我已成功地把 12 隻白老鼠、兩隻猴子送回去過,又安全無恙地把牠們帶回來,只可惜牠們不能告訴我是否確實到過那堨h,也無法說出身處其間的感受,所以必須軍部供應我們體能最好的戰士作實驗品,那個人就是你項少龍……」

尋秦記 <卷二>

當戰國開場的時刻,七雄中最弱的卻是秦國,君權旁落。直至不世霸王秦穆公登位,啟用外籍政客百里奚、蹇叔、公孫枝等人,奠定強國的基礎。真正的富國強兵來在秦孝公和公孫鞅的改革。他們徹底地摧毀傳統的氏族部落結構,革新兵制,以軍功論爵,把王室全力提升至當時的極限。

又把國都遷至咸陽,築起宏偉的城闕和宮殿,統一全國的度量衡,將國土并歸為三十一縣,把舊日封區的疆界廢除,人民可擁有私田,由國家直接計田徵稅。至此秦國一躍而為天下霸主,深為東方各國畏懼。

當項少龍長途跋涉,由邯鄲逃至咸陽,秦國正經歷著公孫鞅翻天覆地的改革成果。

尋秦記 <卷三>

鄧甲無奈下,立即以可能是拷問史上最快的速度,把整件事說出來。

他的供詞,不但揭破燕人的陰謀,還使項滕兩人弄清楚當日在邯鄲外龍陽君遇襲的事。原來燕國太子丹因廉頗圍困燕國京城,他只能苦守,無力解圍,惟有使出橫手,派手下著名家將徐夷亂率領三千勇士,衝出重圍,分散密秘潛入趙境,希望製造混亂,令趙人自動退兵。於是先有刺殺龍陽君一事,事敗後又把收買的齊人殺死,好嫁禍田單。此計不成,又另生一計。

太子丹知道項少龍出使魏國,立即通知藏在趙境的徐夷亂,著他設法扮作趙人襲殺項少龍。要知邊少龍代表的是莊襄王,若他被殺,秦人不會坐視不理,只要秦人對趙兵,燕人京師之圍自解,一著確是厲害。

尋秦記 <四>

項少龍來到相府,接見他的是圖先,後者道:「平原郡發生民變,相國接到消息,立即趕到王宮見太后和儲君。」

項少龍心中一懍,平原郡是由趙國搶回來的土地,在這個時候發生事情,極可能是龐煖一手策劃的。否則說不定毗鄰的上黨和三川兩郡,有樣學樣,同時叛變,若再有韓趙等國介入,形勢可能一發不可收拾,那東方三個戰略重鎮,將要化為烏有,白費心血。為應付這種情況,呂不韋必須把可以調動的軍隊全部派往平原郡鎮壓民變,那時咸陽將只剩下禁衛、都騎、都衛三軍。

尋秦記 <卷五>

項少龍明白過來。呂不韋和田單的勾結,完全築基在利益之上。呂不韋最怕的是東方六國的合縱,所以一直向田單示好,希望齊國不但置身於合縱之外,還可破壞其他五國的聯盟。

田單不是不知道呂不韋的野心,但他更知道靠人不如靠己的道理,只有齊國強大,才是唯一的出路。際此戰爭的年代,成為強國的方程式就是蠶食他國、擴張領土,擺在眼前的大肥肉是因與趙國交戰以至實力大為削弱的燕國。

田單對呂不韋當然不安好心,像這回他要刺殺徐先,使秦國內部鬥爭更趨激烈,於齊實是有利無害。而呂不韋當然須有回報,其中之一是把太子丹害死於秦境內。

尋秦記 <卷六>

三晉建侯和商鞅變法可說是眼前時代的大轉捩時期,變化之急遽,即使後來的二千多年,除了鴉片戰爭後列強侵華那段淒慘歲月,亦難有一個時期可與之比擬。

在大轉變的時代裡,春秋諸霸先後蛻去封建的組織而變成君主集權的戰國七雄。而更重要的是好些在春秋末葉已開始的趨勢,例如工商業的發達、都市的擴展、戰爭的激化、新知識階級的崛興、思想的解放,到此時加倍顯著。

其中最影響深遠的是大商家和大企業的出現,這些跨國的新興階級,憑著雄厚的財力,跑南奔北、見多識廣,又是交遊廣闊,對政治有著無可比擬的影響力。

尋秦記 <卷七>

項少龍毫不介懷地欣然道:「改什麼名字也可以,只要姓項就成。」

紀嫣然續道:「我見他這麼愛鷹,提議給他起個鷹的別字。」

項少龍哈哈大笑道:「項鷹!倒也不錯啊!」

琴清道:「你這作父親的真不知孩兒的想法,他嫌鷹字太像禽獸,怕人笑他,自己改了一個『羽』字。」

項少龍劇震勒馬停下,失聲叫道:「什麼?」

項羽?

豈非是與劉邦爭天下,最後偕同每人自刎於烏江的楚霸王項羽嗎?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難道只是同名同姓的巧合。不過若計算時間,此事確大有可能。

項少龍回過神來,正思忖應否向寶貝兒子預作警告,例如遇上一個叫劉邦的人,立即揮刀殺他。回心一想,縱是自己知道歷史的發展,最後還不是改變不了絲毫。命運從不因人的努力或意志有分毫改移。人們以為自己在創造命運,皆因他們根本不知命運朝那個方向走,是怎麼一回事。唯有自己深深體會到箇中滋味。


 
      (c) 2012,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  服務電話:02-2304-7103 【讀者服務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