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第十二考 飢渴的奢侈
真有理想國?

作 者 作 品

菊次郎與佐紀
全思考:吧台旁說人生

譯 者 作 品

幸福眼鏡:59個點亮人生路的心靈觀點
早上斷食,九成的毛病都會消失!:吃多、吃錯要你命!超級簡單斷食法促進酵素活性化、提升免疫力,從此不生病
暢銷的原理:教你發掘需求、掌握潮流、想出熱賣企劃的6個實戰守則
千利休:無言的前衛

社會議題

【類別最新出版】
鄉土重建
政客、權謀、小丑:民粹如何襲捲全球
台灣數據百閱(雙面書封設計):100個重要議題,從圖表開啟對話、培養公民思辨力
動盪:國家如何化解危局、成功轉型?:(含32頁珍貴歷史圖片)
動盪:國家如何化解危局、成功轉型?(作者燙銀簽名精裝版,含32頁珍貴歷史圖片)


超思考(JAY0010)
超思考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社會議題
叢書系列:異言堂
作者:北野武
       北野武
譯者:李漢庭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5年08月14日
定價:300 元
售價:237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56頁
ISBN:978957136354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品味,從知識開始》+《超思考》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十二考 飢渴的奢侈真有理想國?



  真有理想國?

「怎麼抱怨當今政治最好?就是什麼都不說。最好的方法就是快點拋棄國民是國家主人翁的空談,認清自己只是政客與官員的資產,大官說什麼要什麼都點頭同意,卻什麼也不做,既不繳稅也不投票。」──北野武


日本的政治家彼此尊稱「先生」(類似老師、大德),我真想勸他們別那麼不要臉,究竟是誰開始這種說法的?管他是誰,但為什麼第一個被稱呼先生的政客沒有拒絕?現在好像沒有政客會提出這點,而且無論執政黨或在野黨,所有政黨的政客都互相尊稱先生。參選的時候到處磕頭拜票,一旦當選立刻昂首闊步成了先生,這是哪門子的厚臉皮?日本俗話說乞丐跟政客一樣,只要幹三天就會上癮,看那些政客拼命送自己的兒女參政,可見這門生意肯定好賺。

人為什麼想當政客?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當政客」,他們認為一旦不參政,人生就會完蛋,所以不擇手段也要當選。這麼不要臉實在讓我錯愕,那不管選舉多少次,國家也不會變好,只是給國民一個半吊子的選舉權,讓大家誤以為自己是國家的老闆罷了。

不管社會怎麼吵著要政黨輪替,我都不抱任何期望,票我還是會去投,我從來沒有缺席過任何一次投票,並不是因為投票是國民的義務,只是覺得政黨輪替應該會很好玩。我希望讓民主黨執政,然後證明不管換誰上台,國家都不會變,說什麼不會再有空降高官?保證騙人,說騙人太嚴重?那我改說不可能。無論是稅金問題、健保問題、出兵海外問題,給民主黨執政了就能解決?我覺得不會,日本什麼也不會變。無論誰執政,問題還是一樣存在,而且還是一樣惡化,我投票只是想確認這件事情,想確認「果然還是沒救」。這種想法確實非常不負責,但選舉就是這麼沒搞頭,怎麼能怪我?

說正經的,實際上不可能有個政府符合全人民的期望。人們說理想社會就是「自由與平等」,但自由與平等本來就不能共存,如果大家都自由,一定會有好壞差距,自由社會的重點就是階級社會。階級社會不太好,政府為了消除階級而努力,就得犧牲個人自由,極端點的例子就是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看看俄羅斯就知道人類所追求的理想只是空談,現在俄羅斯的階級不平等還是很嚴重,讓我忍不住想問他們,為什麼沒搞頭的社會主義要堅持幾十年?

話說回來,這並不是俄羅斯人的錯,人類社會本來就是在擺盪之中慢慢前進,就像線性馬達靠著快速切換正極和負極、N極和S極來運轉一樣,左搖右晃地慢慢前進。歷史上還沒有出現過亙古不變的社會呢。

這麼一看,其實左邊右邊根本沒有對錯可言,你覺得哪邊有錯,其實是覺得自己才算正義,那才是大錯特錯,所以我認為政治的議論其實沒意義,火冒三丈地去批評對手,只是為了勝選而已。

社會的本質就像鐘擺一樣擺盪,我只希望不是永遠在同一個高度擺盪,而是愈擺盪愈往上提升,當然也可能自以為往上提升,實際上卻往下沉淪,這只能留給後世才能評論了。

總之我認為社會體制變得怎樣都沒差,法律也不過是比賽規則,規則改了只要適應就好。我頂多覺得:「啊?現在這招行不通?有點辛苦喔。」不管社會變成怎樣,我都會好好寄生在當權者身上過日子,說好聽點,這就是藝人的榮耀。

民主主義是什麼?

說真的,其實根本沒有什麼理想國。人們總是說:「當年真好。」卻沒有人說:「國家現在這樣真好。」泡沫時代的房仲跟銀行業者或許會這麼認為吧,但那其實是天大的誤會。

據說民主主義起源於希臘,但當時的民主主義也是建立在奴隸制度上,說好聽點是所有市民都參與政治,其實所謂的市民只佔了希臘總人口的幾成,希臘的生產工作基本上都交給奴隸,這些奴隸根本不算入人口。如果這麼民主的古希臘城邦出現在現代,一定是驚天動地的奴隸國家,不過現代的民主主義其實也差不多,有投票權的人也會吃野草餓死,看看最近日本熱烈討論的派遣員工、約聘勞工、網咖難民,民主主義對他們來說根本毫無意義,搞不好奴隸時代的生活還舒服一點。

民主主義是個不知道有沒有療效的藥方,醫生說不吃這帖方子會死,所以大家一直吃,但免不了要懷疑究竟有沒有用?民意代表是民眾投票所選,所以民代的決定就是民意?這種說法有幾個人會信?光聽政見發表會也不知道這個人的人品,更遑論滿地都是敷衍搪塞的政客。

社會總為了政黨輪替、內閣改組而鬧得不可開交,但再這樣胡搞下去,我想大家遲早會覺得別再搞什麼鬼民主。甚至有人覺得養幾百個政客,還不如養一個獨裁者比較經濟實惠,管這個人獨不獨裁,把政治搞好就好。這種仰慕獨裁者的心態,本質上就像求神拜佛,絕對的忠誠與信仰就是喜樂。

以前的專制國家都把皇帝或國王當成神來拜,固然是為了鞏固權威,但國民肯定也認為有神明來治理國家是一種幸福。比方說日子一樣過得苦,但在民主之下的苦日子過得毫無意義,只是又窮又苦;而神明統治的國家不一樣,是為了神明奉獻,就算要苦上一輩子,也是為了達成神明所規劃的長久幸福,那這輩子就不算浪費。

其實這只是詭論,不過真的要過苦日子,還是有信仰會過得快樂一點。如果今天有個人,讓現在的年輕人相信在網咖混日子、咬牙當派遣工,都是為了全人類的福祉,那他就會是一個大獨裁者。

不合作運動讓日本更好

怎麼抱怨當今政治最好?就是什麼都不說。最好的方法就是快點拋棄國民是國家主人翁的空談,認清自己只是政客與官員的資產,大官說什麼要什麼都點頭同意,卻什麼也不做,既不繳稅也不投票。

不抱怨,不頂嘴,同時連杯茶也不泡,就像把老公當垃圾的老婆。

我覺得要是全國人民都這樣搞一定很有趣,當全國人民都說不繳稅,國家應該也沒辦法收稅;如果全國人民都不投票,光靠自己親朋好友的幾票當上議員,也只是天下笑柄。當權者不管嘴上說什麼,心裡都把民眾當成資產,為自己努力工作繳稅的資產,所以最怕的就是資產長腳跑掉。如果民眾都認清自己只是資產,那麼最好的政治良方,就是貫徹甘地的不合作運動。

如果國家因此崩潰,天下大亂怎麼辦?偷拐搶騙,燒殺擄掠,什麼都幹得出來,彷彿回到好久好久之前的石器時代,這樣人類就能從頭建立歷史。靠搶奪他人食物過活,前提必須是世界上充滿食物,如果光是收集自己與家人的食物都有困難,大家就只能乖乖工作,不工作的人就沒得過活,自然也沒有官員、政客存在的餘地。

人類在這種社會裡一定會建立自己的團體,不知不覺就形成國家,過程中一定會有人偷懶,把工作都推給別人,我想看看這種人會出現在哪個時間點,然後對著這種人說:「別這樣好唄?」我希望世界上的武器都消失,大家回頭從丟石頭、揮木棒開始,之後一定有人會生產鋼鐵與火藥,然後我要注意是哪邊出了錯,搞出更糟糕的武器來。我認為人類只要活著就會自相殘殺,但是像核彈這麼愚蠢的武器實在不該更加發達。

這或許是我荒誕不經的空話,但如果不這麼搞,遲早也是無藥可救,現今的地球人應該明白政治已經無藥可救,核彈與大量殺戮武器也不該存在,但卻無計可施。我想這樣下去永遠都沒救。

政客互稱先生是個爛習慣,但人類連這種習慣都改不掉,或許只有把歷史砍掉重練才是唯一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