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1
內文摘錄2
內文摘錄3

Across系列

【類別最新出版】
老倫敦.從酒吧出發
異類矽谷:老派矽谷工程師不正經的深度田野踏查
從弘法寺到天后宮:走訪日治時期臺北朝聖之路
勇闖大蘋果!紐約的受挫力養成課
澳洲認真使用須知:一枚資深澳客的真情分析與隨興採樣


勇闖大蘋果!紐約的受挫力養成課(VJ00060)

類別: 旅遊(指南/人文)>Across系列
叢書系列:Across系列
作者:翁琬柔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2年01月07日
定價:320 元
售價:253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192頁
ISBN:978957139776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1內文摘錄2內文摘錄3



  內文摘錄3

上鏡頭也不怯場的我,成為文靜乖寶寶?

「Joyce,我想聽你多聊聊臺灣的事,跟妳聊天太有趣了!」這是我結束公司團隊三天兩夜聚會後,當天晚上的夢境。夢中的同事露出期待的眼神,彷彿跟我聊天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但這個夢證實了──夢境跟現實是相反的。因為在遠距工作了半年多之後,第一次實際見到同事,我卻成了壁花,不但在餐桌上插不上話,就連開會時也成為沉默少數。

我成為一個沉默的亞洲人

雖然看不出來,其實我有點怕生,一直以來都不喜歡跟陌生人或不熟的人講話,擔任記者時如果遇到要當街攔路人做街頭訪問,我就會非常焦慮,壓力超大。我是經過了長年的記者訓練,才漸漸「懂得聊天」,而得以順利進行各種訪問。雖然在熟悉的人面前,我也擅於分享生活日常及各種好笑的事,無論是我自己或是相熟的友人感受,大概都不會形容我是個「文靜」的人,但是很不幸地,在我美國同事的心中,我就是一個沉默的亞洲人,講話也一點都不幽默風趣。

加入公司大約半年後,我的團隊看著美國全面開放,決定舉辦一場三天兩夜的「Offsite」(線下活動),主要是讓大家有面對面交流的機會,也能藉著所有人都在的機會,一起更有效率的開會、工作。主管安排的行程是:每天早上一起吃早餐、接著一起工作;一起分小組吃午餐、一起觀光、一起吃晚餐、再一起小酌……也就是從每天早上八點到晚上十點,我都得跟這群美國同事相處,對我來說,光是要這麼密集地跟第一次見面的人相處就是一件令人緊張的事情,更何況我是組內唯一一個外國人,全天候要用非母語的語言溝通,也成為我的壓力來源。

從我加入公司以來,就只能透過視訊開會、跟同事交流,隔著螢幕開會時,如果有聽不懂的字,可以即時查字典,開會事前也都會知道會議主題,可以讓我事前做好準備、提前想好自己要如何發表意見。但當這樣的場景換成會議室,大家面對面開會、交流意見時,我失去了查字典的機會,當我腦海中還在翻譯大家講的話、消化完、想到自己應該發表什麼意見時,大家早就已經討論完、換下個話題了。記得聚會第一天早上的第一場會議,一個小時的時間,我一句話都沒說,除了對自己的表現相當失望,也理解到即使已經在美國工作了將近兩年,自己的英文能力還是有很多進步空間。

除了英文,自己也對美國文化沒有透徹的理解,當大家在餐桌上談論政治、脫口秀、電視劇、運動、流行樂曲甚至小說時,我無法接上任何一個話題,此時的我,想起了我一些來到美國的臺灣朋友,都只跟當地人相處,久而久之,行為舉止跟說話方式都非常「美國化」,跟從小在這裡長大的人差異極小。這讓我開始氣自己,都來到美國了,怎麼沒有付出更多努力,讓自己更融入當地社會。

公司聚會活動讓我受到的衝擊過大,我陷入沮喪與自責的輪迴,還找上幾個在紐約的臺灣朋友,問他們怎麼跟同事相處。朋友胖丁說自己在辦公室屬於會跟同事閒聊的類型,我追問:「你都聊什麼?」他說:「什麼都聊啊!但通常我只能撐五分鐘,就會跟他們說我要去忙了!」

另一位朋友??說,自己也無法敞開心胸跟美國同事大聊特聊,明明講中文時就可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但是轉成英文就變得很彆扭。她跟我分享,前陣子她需要跟別組的同事要一份文件,對方怎麼樣都不給,但換成另一位同事去要,卻五分鐘就成功拿到文件,??的主管跟她說:「我可以給妳一點意見嗎?妳必須跟其他同事當朋友,多跟她們聊聊天,這樣處理公事也會順利許多。」簡直說到了萱萱的痛處,她抱怨:「我真的不知道要跟美國人聊什麼耶!」

融入美國文化,英文好是不夠的

直到加入了員工組成以美國人居多的科技公司,我才終於對「脫離舒適圈」有了實際的感受。在學校,只要認真念書、考試寫報告,很容易就能以絕佳成績畢業,但在職場,很現實的是,除了會做事,還要會做人,如果能跟同事相處融洽,很多事會容易許多。

我在美國的第一份工作是中資企業,跟講中文的同事相處自然沒問題,要講笑話還是要辯論都能順暢無礙;廣告代理商的工作是負責亞洲市場,同事以印度、韓國、中國、香港人組成,大家的共通語言雖然是英文,但文化背景相似,聊天也沒遇到什麼太大的困難。直到現在成為公司裡少數的亞洲人,更是極少數英文不是母語的人,我失去了之前的主場優勢,不只開會時常來不及發言,連美國人最愛的閒聊都聊得七零八落。

我想起剛加入公司時,主管莎莎隔週會針對我的職涯發展跟我開會,她會不斷問我問題,像是:「妳最樂在其中的任務是哪個?」「哪些任務會讓妳覺得充滿能量?」「有沒有任務讓妳覺得很沮喪?」藉此來找出我喜歡做什麼、擅長做什麼、不想做什麼、想要加強哪些方面。

我很明確知道我喜歡做跨文化溝通,喜歡當美國跟亞洲市場間的橋樑,代表一個公司跟日本、新加坡、香港的客戶接觸;對內,我可以提供來自亞洲的觀點,讓美國公司進入亞洲市場時可以尊重當地文化,對外,我成為客戶信任的窗口,他們知道有我在,可以省去許多因為文化差異引起的誤會。但針對「有沒有任務讓妳很沮喪?」這個問題,我左思右想後告訴莎莎:「可能會是我是整組唯一英文不是母語的人,寫報告要花比別人更多時間蒐集資料,再花時間確認文法跟拼字吧。開會時,我也常常需要時間整理腦袋裡的思緒,會有種很吃力的感覺。」

莎莎透過螢幕,堅定地看著我:「妳的跨文化背景是我們組裡最有價值的資產,英文不應該成為妳的阻礙,每個人溝通的方式不一樣,我講話很快,但也有美國人慢慢講話,只要能好好表達想說的,速度絕對不是衡量工作表現的標準。」

要懂得「吹噓」自己?

後來莎莎因為個人生涯規劃離職了,我的新主管米希亞也在職涯成長會議講出類似的話:「妳是整個公司裡最了解某某市場的人,妳寫的策略報告讓所有主管都刮目相看,如果沒有妳,我們這組可能會停擺,妳明明就做了一堆事,為什麼上一季的自我評量裡都沒有寫到這些成就呢?妳必須懂得吹噓妳自己!(You have to brag about yourself)」

上一個對我說出這句話的人,是教授波波,她看我在企業參訪,都只會乖乖在一旁聽那些大咖講話,於是氣急敗壞地拿著我的上一本書,衝去跟CNN晨間節目的製作人說:「我學生之前是臺灣的國際新聞記者,她還出書了呢!」波波告訴我:「妳的學、經歷非常亮眼,妳必須懂得吹噓妳自己。」

在臺灣,我是一個覺得自己有所表現就會爭取回報的人,也會向主管爭取:「我做了這麼多事才拿這點薪水,你覺得合理嗎?」但到了美國,身邊大多數人都很會「Brag」,做了兩成的事,放到他們嘴上就會變成一百二十趴。但我左想右想,很多我手上的任務都還在進行中,如果現在就拿出來大講特講,到時候沒做到不就很糗?而且每次聽那些很會吹牛的人講話,都會在心底自動打折扣,我不想要我講出去的話也不被信任啊,這真的是一個在美國職場很吃虧的個性。

「但我就是不會也不想啊,很多事情都還沒做完,我不覺得這能算成功績。」聽到米希亞建議我多「吹噓」後,我是這樣回答的。

在我的公司,事情絕對不會停止在「我不會、我不想」,米希亞繼續對我循循善誘:「妳認為何謂職涯上的成長?」

我已經在職場打滾多年,也知道最重要的答案要放在最後說,所以我舉了幾個成長目標後,緩緩說出:「最重要的還是薪資的成長。」

隔著鏡頭,米希亞笑了:「妳都不讓人家知道妳做了這麼多事,誰知道要升妳職、加妳薪?」她緊接著說:「那這樣,我們從增加妳的能見度開始吧!我知道妳不擅長經營人脈,但我希望妳多跟其他團隊的人接觸,下個月XXX的團隊有個新人加入,妳可以當他的導師嗎?」我勉為其難答應後,她還繼續打蛇隨棍上:「還有,大長官在問有誰可以主導十二月的聖誕節活動,妳要試試嗎?」

這些事其實都不會花太多時間,卻會增加我極大的心理壓力,因為要跟不同團隊的人相處,但做自己不擅長的事,本來就不會跟躺在沙發上吃爆米花一樣舒爽,所以我咬牙答應所有任務,「增加能見度」就成為我的職涯成長目標之一。

加入新公司,就像是經歷了一場震撼教育,也感受到所有事情都是一體兩面,我可以把這些任務想成是在增加我的工作量,但也可以把它看作是主管真的很關心我的能見度及職涯發展,畢竟有很多能力並非是「專業」的問題,卻可能影響到我如何跟同事建立關係,以及自己的職場表現和評價。而要帶著抱怨還是微笑迎向挑戰,都在我的一念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