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自序>日本現在怎麼了?
震災大效應>優質國民,劣質內閣
震災大效應>沒有核安這回事!
社會潛望鏡>四十而不立的人越來越多了
生活風向球>物物交換生活,沒錢也過得很好

作 者 作 品

東京愛物語
超越地震:地動天搖三部曲
新種美女
新美女主義
新種男人
男女不完美主義
大劈腿
大分手
京都滿喫俱樂部
結了婚還想戀愛

作家作品集

【類別最新出版】
親愛的,你今天快樂嗎?拋開焦慮、疲倦、憂鬱,當自己的心理醫師
我該怎麼對妳說 日常即永恆 【蔡詩萍的40封浪漫情書】
我該怎麼對妳說 日常即永恆(蔡詩萍的40封浪漫情書) 【作者親簽版+限量贈品伊聖詩經典香氛+藏愛書籤】
從此,不再勉強自己
歡迎光臨性愛百貨店


日本現在進行式(CM0065)

類別: 作家系列(本國)>作家作品集
叢書系列:作家作品集
作者:劉黎兒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1年05月06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9789571353753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自序>日本現在怎麼了?震災大效應>優質國民,劣質內閣震災大效應>沒有核安這回事!社會潛望鏡>四十而不立的人越來越多了生活風向球>物物交換生活,沒錢也過得很好



  震災大效應>沒有核安這回事!

沒有核安這回事!

──核電現場工頭用餘生吐出真相!

許多曾在核電現場工作的人都表示,即使沒有地震,
核電廠發生重大核災也不足為奇,因為第一線都是出賣生命的外行人,
而且廠內的耐震設計都很隨便,不是千年大震也會出事。

福島核災在四月十一日滿月,而在十二日此一核災的等級也被上調為國際核災分級的第七級,與車諾比核災同級。然而福島核災還沒脫出危機,即使現在日本政府僅承認放出車諾比輻射線的十%,但事實上福島核電廠仍持續在放出輻射塵、輻射水,目前還有出現臨界的可能性。除了已經有六萬噸超高污染水,三個爐的爐心熔毀,為了冷卻又每天製造大量超高污染的洗爐水,已經成了人類史上空前棘手的大量輻射污水。

原本說核電是絕對安全的,為何會是這種結果?許多曾在核電現場工作過的人都表示,即使沒有地震,福島核一廠或其他哪個核電廠若發生重大核災也不足為奇,因為核電廠第一線都是出賣生命的外行人,而且廠內的耐震設計都很隨便,不是千年大震也會出事的。

福島核災爆發後,在日本網路上有一份非常轟動的內部告發報告|「希望你知道核電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www.iam-t.jp/HIRAI/pageall.html),副題是「我並非反核運動家」,執筆人是平井憲夫。平井的確不是什麼運動家,他是國家認定的一級廠房配管技師,自從一九七七年轉到日立製作所集團的吉田熔接工業後,就在東京電力福島核一廠、福島核二廠,以及中部電力的濱岡核電、日本原電敦賀核電和東海核電等核電廠參與沸騰水型核電的建設、定期檢查相關配管工程的監工。他本人在一九九七年已因癌症過世,因此當初網路上還傳出那是別人冒名寫的,但其實那是他生前的演講稿,經市民團體整理出來而刊登在一九九五年出版的《地震與核電》一書中;一九九六年又將平井的部分拔萃出版《平井的話》,網路新聞「JnaJan」則獲得該團體同意刊登,現在成為了解核電本質的經典。

由素人取代職人,運轉品質難保證

雖然從平井演講到福島核災發生已有相當歲月,他在當年就已經非常擔心地震會引發大規模核災,也等於早就預測了福島核一廠事故的發生。平井早就指出,「政府和電力公司,雖然強調核電是慮及耐震而設計、建設在堅固的岩盤上,所以是安全的,但這只是檯面上的說法。不管核電本身或建設現場本身,從作業員工到檢查人員全是外行人,這是現實,因此核電、新幹線或高速公路發生大事故,並非不可思議的事。」

平井雖然表示,許多國家建造核電和火力發電廠時,他都曾去技術指導,跟世界任何地方的核電相比,沒有比日本核電設計更優秀的了,但這只是設計階段,在施工、建造階段就走樣了。原因之一是現場以前有稱為「棒心」的職人當班長,職人對自己的工作有其自尊,發生事故和偷工減料是很可恥的事;但從一九八五年左右起,已經沒有什麼職人,只好不拘經驗募集素人,而素人不知道事故的恐怖,其中也有人不當施工或偷工減料,這些人在完全不知情下進行作業,就是當前核電的實際狀況。這類素人失誤,包括像一九九二年福島核二廠四號爐定期檢查時,曾在原子爐裡發現有長五十公分折斷的電線,電線雖小,卻可能傷到燃料棒,在現場只要搞錯一步就可能釀成連世界都捲進來的大事故,而現場作業員雖然知道電線掉了,卻全然沒有體認到可能釀成大禍。

核電廠裡有如網目般的幾十萬根配管,這是危險之至的玩意,這些配管宛如人體的血管,只要有一根斷裂,就可能導致核電全體的大事故。平井指出最危險的是一九七○年代到八○年代前半建設的二十六座核電廠,因為支撐配管的各種金屬配件並不像現在是建廠時埋設其中,而只是用水泥牆專用螺絲釘在牆上,雖說是配管,但短的有五公尺、長的也需要三人才搬得動,有直徑一公尺。這些配管在原子爐運轉時都不斷振動,所以原本支撐配管的金屬配件便搖搖晃晃,下垂到配管上,這些地方在大地震直擊時,根本撐不住很重的配管而會損壞。

平井更指出,配管為了降低成本,半數以上都是在工廠組裝,但到現場就會出現誤差,而素人則勉強把誤差硬拉長熔接在一起,原本配管在運轉狀態就會發熱而伸長,並為此預留有調整的地方,但最初組裝時,素人早已硬把預留的誤差部分拉開不見了。胡亂配管會導致事故,也耐不住地震複雜的搖晃。

各種業務層層發包,不夠嚴謹專業

這次福島核一廠的原子爐附有控制出力的再循環幫浦,這個幫浦據平井形容是人的心臟,卻沒有固定在地上,而是懸掛著,經不起地震上下左右搖動。福島核二廠三號爐一九八九年曾因循環幫浦損壞而停止運轉,事故原因便是胡亂配管,當時平井曾以要求停止恢復運轉的原告證人身分,表示:「再循環幫浦的管芯沒有固定好,因振動而發生事故。」平井指出,配管必會出現誤差,雖然乍看特別製作的配管或成品的配管都跟設計圖一樣沒錯,卻必然不合,他想了一晚終於知道,像是高速衍生爐文殊根本是日立、東芝、三菱、富士電機等幾個廠家拼裝起來的,每家公司的設計基準不同,雖然可能只差○‧五公分,但這樣的地方可能有一百個,非常嚴重。

平井還指出,核電的設計也隨便到很嚴重的程度:「阪神大地震後,政府搞新聞廣告,表示核電不會建造在活斷層上,而是堅固的岩盤上,宣傳核電不會壞;但像是濱岡核電二號機建設時,我曾目睹,所以很清楚|其實就是從地面往下挖三十公尺左右,雖有岩石也有土,在那裡灌入碎石、水泥算是基礎,而並非建在堅固的岩盤上。」

日本為了防範核電事故於未然,每年有一次定期檢查,發現有不對勁就馬上修理,但這些作業也都是素人進行,定檢必會被曝。核電只要開始運轉,就會有許多輻射線、輻射能,作業員就邊遭輻射污染邊工作。而且平井指出,雖然作業員穿著的防護服好像是保護身體免遭輻射能污染的裝備,但其實防護服中附有測量輻射線的警報器,亦即防護服只是為了不讓輻射能被帶到外面的作業服,並未真的能讓作業員免受輻射污染。

日本核電的建設、運轉或檢查等業務,是由日立、東芝、三菱等廠家發包出去,不僅發到子公司、孫公司、曾孫公司,甚至還發包到第七次以下,最後現場工頭再去召集住在核電廠近郊的農夫、漁夫或遊民等,這些人完全不知道核電廠的構造,只是因為想要賺點現金而工作。

被曝問題潛伏,卻遭忽視隱瞞

為何核電不能不用素人呢?平井指出:「核電有被曝問題,是無法培養接班人的職場;而且現場大家都戴防護面罩,不能說話,只能比手劃腳,這樣無法教導傳授。即使是手藝不錯的人,年間容許輻射量有限,用掉了就不能再進去,所以用素人也好。」

平井曾舉一次鎖緊螺絲作業為例,因為必須對角線地鎖緊,沒鎖緊的話輻射線就會外漏,由於作業現場是輻射線管理區,輻射線非常多,是非常惡劣的地方,進入現場時都要帶警報器,分秒必爭;有次為了鎖三個輻射嚴重區的螺絲,動員一百六十人排隊,喊「一、二、三」之後跑到七公尺之前的螺絲,但有人動作慢,才喊一二三跑動,線量警報器就響了,有人才問「螺絲在哪裡」就得離開了,結果花了四百萬日圓。

既然現場修理、檢查如此困難,為何不停止運轉來修理呢?平井指出,核電只要停止一天,便會有好幾億的損失,所以電力公司盡可能不停止;雖然輻射能很危險,但對企業而言,比人命更重要的是錢。

平井更指出,最初在核電工作的人,會被洗腦五小時,告訴你核電是安全的,反核電的人說輻射能會導致癌症和白血病是天大的謊言等,只要遵守政府的規定就不會有問題。此外,現場的人都被下了緘口令,如果將核電內情向外流傳,就會喪失工作機會。平井指出,全體作業員每天都被曝,而如何不讓本人或外界知道,就是負責人的工作;如果被曝問題外洩,就是現場負責人失格。

平井每次有部下因癌症死去,他總會覺得是自己殺死他們一樣,有相當深的罪惡感,而他自己也在一九九七年五十八歲時罹癌去世。他在一九八八年退職,九○年成立「核電被曝勞動者救濟中心」,幫助被曝作業員申請勞災等,但許多人擔心自己被曝事實為世間所知,自己或家人會遭歧視,所以不敢申請,而他死後,這個中心沒有人接班也宣告關閉。平井留下讓人了解核電本質的談話,讓人知道根本沒有核安這回事,而且沒有被曝,核電是動不了的,即使沒發生事故,背後也有無數員工每天遭受輻射污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