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金:寫作的過程有不少坎坷。開始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孔林等了十八年為什麼還不了解自己心愛的女人?寫著寫著我漸漸明白了:他並沒有真正愛過,而且由於漫長的等待,他被壓抑得逐漸喪失了愛的本能。這些內在的因素使故事能夠在更多人的內心中產生共鳴,也給了《等待》更多的生命力。中文的《等待》已經出版十五年了,令人欣慰的是它仍擁有許多讀者。但願它青春常在。

 (序) 每年夏天,孔林都回到鵝莊同妻子淑玉離婚。他們一起跑了好多趟吳家鎮的法院,但是當法官問淑玉是否願意離婚時,她總是在最後關頭改了主意。年復一年,他們到吳家鎮去離婚,每次都拿著同一張結婚證回來。那是二十年前縣結婚登記處發給的結婚證。
孔林在木基市的一所部隊醫院當醫生。今年夏天,醫院領導又給他新開了一封建議離婚的介紹信。孔林拿著這封信回鄉探親,打算再一次領妻子到法院,結束他們的婚姻,孔林對在醫院的女朋友吳曼娜保證,這次他一定要讓淑玉在同意離婚後不再反悔
......更多書摘內容


主題閱讀
  • 文學小說

  • 人文科普

  • 時尚圖文

  • 心靈生活

  • 商業理財

    許常德教你《重返單身》!臺北新書分享會(完整精華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