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王文華流行館首頁
   
關於王文華 作品集 活動報報 讀者作品集 訂閱電子報 王文華回覆讀者留言
 

 


 

倒數第 2 個女朋友


獻給所有需要第二次機會的人
定價 260 元

本書兼具《蛋白質女孩》的幽默,及《61 × 57》的深情。描寫三對職場男女的愛情、痴心、怨懟、等待、執迷、覺醒……,是王文華用心最深的一部作品。

 

《倒數第 2 個女朋友》趣味對照版•王文華的 NG 片段

電影有 NG 片段,有被剪接丟棄的影格;王文華的書,也有 NG 片段?

我們將分批節錄他沒有放在書中的文字。大家動腦想一想,是什麼原因讓他取捨掉這些情節?刪與不刪,又有怎樣不同的效果?歡迎看完 NG 片段的讀者,去討論區和其他人分享你的想法!

顏色不一樣的地方,就是被刪掉的文字。把你的書準備好!底下的內容要跟原文參照閱讀喔!

 

NG片段線索:P.15  倒數第二段

「有一天下班我開車經過忠孝東路四段,在延吉街Starbucks門口停下來等紅燈。她從我車前走過,穿著一條很透明的裙子,大燈一照,裙子裡的內容照得非常清楚。當下我就愛上她了。」

「於是你就上去說,」邱玉昌模仿,「『小姐,你喜歡看他的書?我看過這個作者所有的書,其實他的上一本……咦,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你,你長得好像我表妹?』」
「你怎麼知道?」
「拜託喔,高中時就是這一招,當時你用的時候我還站你旁邊。那時安安還沒出生吧!天啊,十多年了,你還在用同一招!」
「因為十多年來一直有效啊!」
「難道那些被你騙的女生十多年來都沒有成長嗎?」
「是杜方沒有成長,他自己老了十幾歲,找的對象卻一歲都沒有增加。」

「哇──真有趣,」明宏說,「印度教有討論到裙子和靈魂的關係。人的靈魂就該像透明的裙子,讓街上每個人都可以看到。」

 

NG片段線索:P.59

志平和Grace全身而退,整趟蜜月旅行只掉了一把梳子。
回國後的周末,他們在新家辦housewarming party。Grace負責連絡,第一個當然找周琪。
「有沒有dress code?」周琪的第一個反應。
「這不是國宴,沒有dress code。不過我可以特別替你準備紅地毯,志平那些同學大概很早就會來,站在兩旁歡呼。」
打籃球的那一幫果然都來了,明宏扛著一箱紅酒。
「你以為這是『轟趴』啊?」
「『轟趴』?『轟趴』我就帶別的道具了!這紅酒特別送給你和Grace的!」
「幹嘛這麼客氣?」
「打開來看看。」
志平打開木箱,堶掛蒝6瓶。他拿起一瓶,看著上面的標籤:
「Sterling Vineyards, 1999, Cabernet Sauvignon, Nappa Velley」
「嗯?」明宏等待志平的反應。
「ㄝ……」志平轉不過來,「你是不是想喝?」
「你仔細看看!」
「……」
「Sterling Vineyards, 1999年啊!那年你們去舊金山玩,回來後也開了一個party,你說那是你們最快樂的一個假期。Party上你還給我們看幻燈片,其中一張就是在那霸的這個酒莊拍的啊!」

志平出去玩總會拍幻燈片,這次去歐洲也不例外。七月的午後,他們關上窗簾,放著歐洲拍的幻燈片。
「我們在羅馬,親眼看到搶劫!就在教堂前,一對美國老夫婦被搶,我們站在旁邊,嚇都嚇呆了!」

 

NG片段線索:P.77 最後一段

杜方罰球線投籃,「我們的志願是做大事、賺大錢,她們是要吃涼麵,用過全世界的洗髮精。這世界,怎麼會有和平呢?

「學長,開始囉!」東吳那票在對面叫陣。
杜方回頭,「哇勒,這幫兔崽子還有制服!」
「他們把打球當成一件很認真的事!」志平警告他。
杜方哼了一聲,「別被他們唬住了!安安告訴我,他們這個年紀的男生外強中乾,我們一定能打敗他們。」
杜方他們連輸三場,最後棄子投降。回到自己那半場,邊聊邊繡滿堂。十二點,他們有氣無力地走到廁所水池邊,脫了汗衫沖涼。志平把汗衫放在水池堿~,洗完後用力擰乾,穿回身上。他們離開師院,走到南海路去吃冰。拖著步伐,一小段路零零散散地走了半個小時。王世仁一馬當先,杜方永遠落在最後打手機,志平和明宏走在一起,在鋪滿陽光的紅磚道上,明宏拍著球,就像當年他們放學時一樣。

【17】

就像當年放學時一樣,星期六的下午,周琪去吳老師家彈鋼琴。吳老師是她國小一年級的導師,帶她進童軍團,對她特別好,她畢業後一直和老師保持聯絡。老師現在六十多歲了,幾年前先生過世,兩個小孩,老大在美國,老二台灣大陸兩頭跑,大部分的時間,她一個人在台灣。老師身體一直不好,請了一個菲傭照顧。兩年前,一天早上八點,周琪穿戴整齊要去上班時,接到菲傭的電話。她趕到老師家,衝進她房間,竟發現她躺在床上、睜大眼睛瞪著天花板,身體僵硬地顫抖。她衝到床邊問她怎麼了,她發出呵呵的喉音,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抱住她,才發現整個床都尿溼了。救護車開到,兩名救護人員提著擔架衝上來,大樓管理員在旁幫忙,擔架進不去電梯,他們硬是從7樓把人抬下來。在那些陰暗險峻的樓梯間,她跟在後面完全看不到老師的臉。「跟她講話!跟她講話!」救護人員告訴她。進救護車,她抓著老師的手,「看著我,老師,不要怕,我們馬上就到醫院了,你不要怕,我在這堙A我會一直在這堻郁A。」進急診、看瞳孔、上氧氣、量血壓、抽血、打降腦壓的針、照電腦斷層…..
「家屬在哪裡?家屬在哪堙H」
「我是家屬。」
「這是你媽媽嗎?」
「她是我老師。」
「你老師中風了。中風有兩種,一種是出血性的,一種是栓塞性的。我們現在還不能判斷是那一種,所以現在的情形還很危險,這幾天要先留在急診室觀察。」
護士把老師尿溼的衣服剪開,套上袍子、穿尿褲、插尿管、換氧氣筒。動作純熟,像在做菜。躺在床上的老師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任人擺佈,更顯悲哀。她們病床上天花板的日光燈壞了,不停地閃。老師不能動,但眼睛卻隨著閃爍的燈,不斷地叫喊求助。
「這幾天,你要儘量跟她講話,講她熟悉的事,讓她醒過來。」
護士走了,周琪走到床頭,氧氣罩遮住老師大半個臉,頭髮因為一整天折騰而零亂。她無助地倒在老師胸前,但她仍是一動也不動。
周琪在急診室住了兩天,晚上斜睡在橘紅色的塑膠椅上。第三天,老師的二兒子從大陸趕回來,請了一個24小時看護,周琪稍微可以休息。但她仍每天到急診室。晚餐時,她走到急診室外買麵包,聽見擴音器說出「加護病房某某某家屬,請速回加護病房」,她都會豎起耳朵、加快腳步。
兩個禮拜危險期過後,老師被轉到復建病房,開始了漫長的復健過程。三個月後,老師坐著輪椅出院。此後每個禮拜固定要回醫院復健兩次。她的兒子把她照顧地很好,但周琪仍時常來陪她。
「老師,我們到新公園走一走好不好?」復健完後,周琪推著輪椅問,老師搖搖頭。
「今天天氣很好耶。」
「不要了,回去休息吧。」
「別急著回去嘛,整天悶在家媢鴽A不好。」
「你不要囉嗦好不好?」老師突然發怒,「我這樣子有什麼好散步的?你要看我出洋相是不是?」
老師本來是帶童軍的,熱情開朗。退休後,變得沉默起來。生病後,脾氣更壞了。
「沒關係,那我們回家吧。」
她把輪椅推到計程車車門口,她彎下腰,老師的手抓住她的脖子,她抓住老師的屁股,把整個人抱起來。一下抱不動時,她會把馬步蹲低,小腿顫抖著,一鼓作氣再試一次。抱起了人,看護把輪椅推開,她一口氣把老師放進車內。老師的表情有些不耐、有些疲倦、有些氣餒,但又有些感激。
這樣生活,她過了兩年。
「Kiki,謝謝你對我媽的照顧,」老師的二兒子說,「你有你自己的生活,我們不想太麻煩你。」
「一點都不麻煩。老師還沒生病時,我星期六下午就常來看老師。」
「她很感謝你。她中風後脾氣變得不好,嘴巴上不會說,但我知道她心堳傮P激。」
周琪的生活中充滿了許多人對她的感激,但那並不是她真正想要的東西。

星期六下午送老師回家後,她開車到公司。
她拉開百葉窗,八月的陽光一湧而上……
   
編按:按這裡可以比較一下原文的差異

 

NG片段線索:P.93 倒數第二段

明宏手上的叉子掉進盤中。只有杜方,是的,全世界只有杜方,才能把這麼噁心的話說得這麼真誠,而且會眼神迷濛,好像自己都被自己感動了。

「你應該去運動,把這些過剩的精力發洩掉。」
「運動更糟,前天我去游泳。在池內游得正高興,換氣時看到岸上的蓮蓬頭下,一名泳裝非常『合身』的女子在沖水。『合身』你懂吧?她背對著我,我看不到她的臉,只注意到她的雙腿在深藍色的泳衣下顯得更長。我平常游自由式,都是左右兩邊輪流換氣的,為了看她,我換氣時就都向左邊。你有看過有人自由式時換氣都朝同一邊嗎?我換著換著,然後她突然彎下腰,好像是在撿肥皂之類的。我看到她只剩一雙雪白長腿面對著我,立刻就不行了。我嗆到,喝了好多水。」
明宏搖搖頭,「你的深度好像翡翠水庫,這幾年乾旱,一天比一天膚淺!」


唉,人生真的很辛苦……

編按:按這裡可以比較一下原文的差異

 

NG片段線索:P.127 最後一行

他們離開店裡,在街角招計程車。明宏送周琪坐上車內,幫她關上門。他站在路邊,向逐漸遠去的車揮手。他已經好久沒有跟任何人揮手了。
番茄麵店裡,補習班的細長白桌上,兩個空碗中間,擺著一只舊皮夾,被風吹啊吹的。皮夾邊緣的鬚鬚,被風吹得上下飄,像計程車裡的周琪,因為高興而不斷眨的睫毛……

周琪的高興一直延續到周末。星期六下午,周琪陪吳老師做完復建後送她回家。菲傭下午請假,周琪自願留了下來。她煮麵,兩個人在飯廳吃。陽光穿過窗戶照在白色的餐桌,她微微移動吳老師的輪椅,讓她不照到陽光。
「好吃嗎?」周琪問。
「你的牛肉麵做得越來越好。」
「好久沒做了,平常一個人,做牛肉麵不划算。」
「最近沒交男朋友?」
周琪笑笑,沒回答。她把碗筷收到洗碗槽,把沒吃完的麵倒進垃圾桶。老師不喜歡吃牛肉麵,下次做番茄麵吧!
「我昨天收到我孫子的照片!」
她自己推輪椅,速度飛快,一下子就從臥房回到客廳。周琪把溼碗擱在一邊,把手擦乾。她聽到客廳叮叮咚咚的聲音,走到客廳看。
「你在找什麼?」
吳老師一手拿著照片,另一手卻對天空舞動著,「我那副金邊眼鏡不見了……」
「我上次還看到你在戴啊……」
「幾個禮拜沒看到了。我叫瑪麗亞找,她笨手笨腳地都找不到!」
周琪蹲下來,在茶几和櫃子下方尋找。吳老師急了,把桌上的筆推倒地上。
「不會掉的,老師……」周琪撿起筆,放回桌上,「你又沒把它帶出門過,怎麼會掉?」
「那一定是被小偷偷走了!」
「小偷怎麼會進來只偷你一副眼鏡呢?」
「那可是副金邊眼鏡!」
周琪拉著書櫃下方一個抽屜的把手,拉不開。她用力拉,好像卡住了。她跪下,雙手一起輕輕地往上提,抽屜出來了一些。她再往外拉,抽屜打開了。堶惇O一些信和一副金邊眼鏡。
「在這堙I」
「怎麼會跑到那堨h?」
「可能是你看完信,就把眼鏡忘在堶惜F。」
吳老師戴上眼鏡,立刻顯得自信起來。
「你看看,這小孫子多漂亮!」
「他跟你還長得真像!」周琪跪著,倚在她身邊。
「哪有,大家都說他長得像媽媽。」
他們聊了一下兒孫。大兒子在美國工作忙,已經兩年沒回台灣了。還沒中風前,吳老師去美國看過他們一次。白天,她一個人守在家堙C兩夫婦都去上班,孩子送到褓母家。她說既然她在就讓她來帶,兩夫婦婉拒了。「媽,你難得來美國,好好休息。」其實是不放心把孩子單獨交給她。她也知道,不願意戳破,嘴硬說:「這樣也好,我可以四處走走!」於是她整天在家,看當地的華文電視台。華文報紙翻了又翻,連廣告都看完了。
「我在報上看到,今天中國城有一家港式飲茶在特價,你們想不想去?」星期六早上,快十一點兩夫婦才起床。吳老師等了一早,興奮地問他們。
「媽,既然來美國,就試點新的東西。我們帶你去吃日本菜,『All You Can Eat』,很棒的!」
「我年紀這麼大,能吃多少?『All You Can Eat』根本就是浪費錢!」
「媽,我們好心招待你,你講話不要這麼苛薄嘛!」
她走回自己的小房間,關上門,重翻已經看了好幾遍的報紙。
吳老師坐在輪椅上,翻著小兒子一家人在shopping mall堜蝒熒茪龤A她還記得那家日本餐廳就在那個mall堶情C那晚她們還是去了,餐廳大排長龍。她坐在餐廳門口,看著mall堻}街的人潮,等了一個小時。進去後他們吃「All You Can Eat」,她只吃了兩個手捲。
「他們過年不是要回來嗎?到時候你就可以看到孫子了。」
吳老師搖搖頭,「別說得太早。到時候臨時一通電話,什麼都改了。」
周琪摸摸她的肩,聰明地改變話題。她看著客廳角落的鋼琴,提高聲調說,「這禮拜有買新的樂譜嗎?」
「是啊,你還真靈,我買了『世界名歌110曲第2集』,禮拜三剛寄到。」
周琪推她走到鋼琴邊,拿起鋼琴上的幾本樂譜。她抽出其中一本「電影『屋頂上的提琴手』歌本」。發黃的紙,傳統的美術字,摸起來像一本家譜。
「我們來唱歌!」周琪說。
她坐下,打開鋼琴。吳老師調整輪椅,戴上眼鏡。
周琪翻開歌本,「我們一起彈,一起唱。『奇蹟中的奇蹟』好不好?」
吳老師說:「我不喜歡『奇蹟中的奇蹟』……唱『日出,日落』好了。」
周琪翻到那頁,試彈了幾個音,有些生疏。她專注地看著譜,僵硬但自信地彈起來。吳老師聽了幾個小節,加入周琪。她只能一隻手彈,兩人三手感覺少了什麼。幾小節後,吳老師把手收回。周琪一個人彈,兩人卻同聲唱了起來:

"Is this the little girl I carried? (這是我曾抱過的小女孩嗎?)
Is this the little boy at pla (這是曾在遊玩的小男孩嗎?)
I dont remember growing olde (我不記得我變老了)
When did the (那他們又何時長大了呢?)
When did she get to be a beaut (曾幾何時,她變得這麼漂亮?)
When did he grow to be so tall (曾幾何時,他變得這麼高?)
Wasnt it yesterday when they were small(昨天他們不都還是小孩嗎?)
Sunrise, sunset, sunrise, sunset (日出,日落,日出,日落)
Swiftly flow the days (時光流逝)
Seedlings turn overnight to sunflowers (一夜之間,苗變成花)
Blossoming even as we gaze (在我們注視下盛開)
Sunrise, sunset, sunrise, sunset (日出,日落,日出,日落)
Swiftly flow the years (年華流逝)
One season following another (一季趕著一季)
Laden with happiness and tears, tears" (帶著快樂和淚水)

周琪彈著,吳老師唱著。電風扇轉著,吹著鋼琴上另一本歌本「齊瓦哥醫生」的書角。吳老師兒子全家福的相片在鋼琴上,遙遠地微笑。曾幾何時,她變得這麼漂亮?曾幾何時,她變得這麼高?日出、日落、日出、日落,時光就這麼飛逝了。

其他 NG 片段

按這裡進入討論議題,跟大家分享看了 NG 片段的感想。
(c) 2006,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回時報悅讀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