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王文華流行館首頁
   
關於王文華 作品集 活動報報 讀者作品集 訂閱電子報 王文華回覆讀者留言
 

 


 

 

台北,原來如此

 

請拿傳單                 •王文華

走在台北街頭,很多人會攔你。

第一種是算命的。我在新公園附近上班,在襄陽路、台灣博物館對面的人行道,有三個算命的攤位。每次走過,算命先生都會大叫「少年咧,我跟你說……」,似乎是看到我面露凶光,為了我好得趕緊傳授趨吉避凶之道。甚至當我表明沒有興趣之後,他們還在背後叫道,「少年咧,你要小心啊!」每次碰到他們,我總是膽戰心驚。因為他們可能知道我的命運,所以我總覺得在心理上處於劣勢,就算拒絕他們也要有禮貌地說:「不用了,謝謝你,老師。」拒絕之後,不由得胡思亂想,「他叫得那麼急,是不是看到我大難臨頭?」他攔我時,若是面帶笑容,我還會坐下來聊聊;若是面色凝重,不願面對命運的我當然就逃之夭夭。

為了避免這種煎熬,我開始繞道。

除了算命,另一種讓你失去自尊的攔路人是美容沙龍。算命先生都是中、老年男性,目的是要你向命運繳錢。美容沙龍的小姐都是年輕貌美的辣妹,目的是要你進去做臉。被這種小姐選上不是光榮的事,這表示你已經到了需要做臉的地步,而且匆匆走過時她也看得出來。臉不好看,是比命運乖違更大的打擊。算命先生攔你,告訴我命運不好,我想,管他的,反正他不一定準,再說命運是不是立刻兌現的東西。美容小姐攔我,告訴我臉不好,代誌可就大條!因為相信我,她們通常都很準,而且在台北,臉比命運來得重要。

講起辣妹,自然想到武昌街的紅茶辣妹,她們總是站在店門口,以向海峽對岸心戰喊話的姿勢和音量招攬你。走過的人,大部分都置之不理。我常想,這簡直是世界上最挫折的工作,我要為她們想一些更好的攬客方法。第一,她們可以站到街上,我知道這不太好看,但總比隔空大叫有尊嚴地多。第二,她們可以站到街上,假裝是客人,結伴走進店堙A想跟她們搭訕的男生自然會尾隨在後。

另一個挫折的工作,是在街上發傳單。最近為了公司的活動,我也在西門町發過傳單。大部分的人不但不拿,連看都不看我一眼,好像我是一種細菌,唯恐避之而不及。我內心大罵,「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你比我好嗎?」而我相信很多不拿傳單的人(好,我承認我也是),真的認為他們比發的人好,而拿一張紙會造成他們莫大的困擾。我要呼籲大家,當別人發給你傳單時,請不要擺出臭臉、視而不見,看在大家是同胞的份上,拿下來。你如過嫌重,下一個街角就可以丟掉。

不過有時不是我不拿,而是他不發。此時我不禁自問,「咦……她為什麼不發給我?是因為我不是女性?而是外表看起來不符合她老闆告訴她的目標族群?為什麼不符合?我也是端端正正、規規矩矩的市民啊!我也是好人啊!我倒底是哪堣ㄨ黻琚H」

攔人無效,於是要反過來被攔。你有沒有看過衣服上戴著「減肥問我」牌子的人?這些人不是骨瘦如柴,毫無曾經胖過的樣子;就是面容嚴肅,誰趕攔下來問她?跟他們擦肩而過,倒懷念起那些傳單來。

◎刊載於《Taiper Walker》2002 年 3 月號 專欄「台北,原來如此」

-完-

 

(c) 2006,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回時報悅讀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