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王文華流行館首頁
   
關於王文華 作品集 活動報報 讀者作品集 訂閱電子報 王文華回覆讀者留言
 

   

  
      

   

王文華最新愛情小說
      

   

  

8

  這話辛辣,我一時接不上來。只能自我安慰:算了,這頓飯之後,我們就不會再見面了,幹嘛拼得你死我活!
   「我的胃腸藥呢?」她伸出手,討債的架勢。
   「嗯……」
   「你該不會忘了吧?」
   「沒忘沒忘。」
   「那拿出來啊!」
   「我放在旅館裡。」
   「你不是住在朋友家?」
   「我是說放在朋友家。」
   「你是『沒買』?還是『沒帶』?」
   「我是『沒帶』!」
   「所以你買了?」
   「我買了。」
   「那為什麼昨天我叫你買時,你說你不能買?」
   她的口氣好像媽媽教訓孩子,我的表情像是學生看到老師。
   「明明可以買,幹嘛不答應地痛快一些?」
   她把大眼睛撐大,像手電筒一般照我的小眼睛。我的眼睛本來就小,被她逼視後變成快滅的火苗。
   「我們吃飯吧!」她放過我。把刀的方向,改到盤中的牛排。
   她是絕對的主人,有權決定何時改變話題。
   我們聊起來,她的食量和音量一樣大。她說她大學休學後,在一家牙醫診所工作,做了幾個月,不喜歡,剛離職。這些她之前在MSN上都跟我說過,當時感覺很真實。但現在從本人口中說出,卻覺得不可置信。我很難想像這個咄咄逼人的小女孩在牙醫診所做事,不講話的工作,怎麼能讓她發揮所長?看到蛀牙時,她會不會教訓病人一頓?
   她說診所的工作太累,想休息一下,到處走一走,過一兩個月再找新工作。她沒有問我離婚的事,也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急著安慰我。雖然在這半年,她可能是所有的朋友中,聽我發最多牢騷的人。
   吃甜點時,她舔著小湯匙,然後把湯匙當鏡子,看著鏡中的自己。然後突然說,「我們一起去旅行好不好?」
   「什麼?」
   「我想去浙江走一走,要不要一起去?浙江很多好吃的,『酒槽帶魚』吃過嗎?」
   她講「浙江」時稀鬆平常的口氣,好像那是浦西的一家餐廳。
   「你去過杭州嗎?」
   我搖搖頭,「我去過台北的『杭州南路』。」
   她沒有笑,「你很冷ㄝ!」
   「你也會用『冷』這個字!」
   「常聽小S在節目中這麼說。」
   「杭州南路旁邊是青島東路,你去過嗎?」我說。
   「青島當然去過,美得不得了。」
   我在耍冷,她願意配合。
   「除了上海,你還去過哪裡?」
   我搖頭,「甚至連上海我都是第一次來。而且我昨晚才到,今天一早就來浦東,『上海』還不算去過。」
   「那我盡地主之誼,帶你遊中國吧!」
   我雖然沒有「遊中國」打算,但喜歡這小女生豪氣干雲的口氣。
   「你看,車票我都買好了,」她從手提包堮野X兩張票,「為了讓你對內地有良好的印象,這還是最高級的火車。明天下午4點19分,咱們去杭州。」
   她把其中一張票推到我的面前,「你欠我四十塊。」
   「這……這太突然了,我明天有事。」
   「你有什麼事?」
   「我……怎麼可能這樣臨時出發?你有訂旅館嗎?」
   「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
   「可是我…..我在上海還有事……」
   「幹嘛?你要去金茂凱悅開會?」
   「當然不是,但有別的事……」
   「你第一次來上海,什麼人都不認識,還會有什麼事?」
   「你怎麼知道我在上海沒有親朋好友?重要公務?」
   「你當然可能有,但你未必想見到那些親朋好友。」
   「為什麼?」
   「因為他們都會問你為什麼離婚。」
   她沒問我離婚,也不再強勢邀請。去杭州的車票放在叉子旁邊,走時我收進口袋。我們離開餐廳,走出濱江大道。
   「你為什麼叫『小蕃茄』?」我邊走邊問。
   「你去過徐匯區的『美羅城』嗎?」
   「我連徐匯區在哪兒都不知道。」
   「美麗的美,羅馬的羅,你去了就知道了。」
   「你為什麼想去杭州?」我問。
   「你聽過『白蛇傳』嗎?」
   我當然聽過,但為了逗她,仍然搖頭,「是有猴子的那個故事嗎?」
   「白色的白,毒蛇的蛇,你看了就知道了。」
   「你想去杭州,幹嘛不跟你男朋友去?」
   「咦,地鐵站在哪堙H」她假裝沒有聽見,咬著手指,左右張望,「我先警告你,我是路癡。你若真的要跟我出去,要有冒險精神。」
   我配合她,「太好了,你是路癡,我從台灣來的,我們一起去杭州,最後可能在新疆下車。」
   「那也不錯啊,新疆也很好玩!吃大盤雞!」

   一直走到地鐵站,我對於明天去不去都沒有給她正面答覆。她走下陸家嘴站前,我說想在浦東走走。
   「明天4點19!是在梅龍站,不是上海站喔!旅館我都訂好了,你人來就好。你看,哪有這麼好的事兒?」
   她揮揮手,她的手是這麼小,像一朵還沒開的花。
   「等一下,」我趁她走遠前叫住她,「你為什麼不跟你男朋友去杭州?」
   她轉過頭,比了個手勢,遠遠地叫道,「我聽不到!你說什麼?」
   我搖搖頭,不再追問。
   「煙花三月下江南!」她用雙手包著嘴,大叫。然後慢慢走遠。
   我還沒來得及揮手,她就消失在地鐵站的人群中。
   我走在濱江大道上,十分鐘後,手機響起。
   她傳給我一則簡訊:

   「杭州不適合情侶。

   短短七個字,留下的問題比答案多。杭州為什麼不適合情侶呢?白素貞的故鄉,為什麼被她講得如此哀愁?

 

上一頁▕ 回目錄頁▕ 下一頁

  ... 想跟其他讀者分享心得嗎?請按此連結,進入

   

(c) 2008, China Times Publishing Co.回時報悅讀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