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婚約

作 者 作 品

閒妻手記 1
閒妻手記 2
閒妻手記 3
閒妻手記 4
閒妻手記 5
閒妻手記 7 完結篇
閒妻手記 6
錦繡滿園 1
錦繡滿園 2
錦繡滿園 3

愛情文藝

【類別最新出版】
山生有杏 4
山生有杏 3
山生有杏 1
山生有杏 2
嬌醫娘子 上


一品女醫 8 完結篇(WDB0797)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愛情文藝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梨花白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21年01月08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4712927507888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婚約



  第一章 婚約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醫女沈初荷,秉持仁義風骨,繼承杏林之志,德才兼備,醫術絕倫……著晉升為五品女醫,入太醫院供職,協理醫女館一應事宜……
臣沈初荷謝主隆恩。
許銀收了聖旨遞給沈初荷,笑呵呵道:沈姑娘,恭喜啊!幾百年來,除了那位女國醫,您可是第一位五品女醫。您還這麼年輕,這一點,可是連那位女國醫都比不上的。
多謝許公公。沈初荷接過聖旨,輕輕呼出一口氣:女國醫啊,這理想終於不再是遙不可及了。
辛苦許公公,快請進屋喝杯茶。
廖尚宮上前,卻見許銀擺手笑道:不用了不用了,我領了皇上口諭,還要去探望福王世子和晉王世子。說起來,這兩個孩子幸虧沈姑娘,不然真是一個都活不成。對了,沈姑娘要不要和我一起過去?做個複診。
不用了,今天早上我剛剛從兩座王府回來。兩位世子到底是出身富貴,術後最兇險的一關已經闖過去,晉王世子也開始進食,餘下問題應該不大了。
那就好那就好,我回去告訴皇上,他也必定高興。
許銀含笑離去,待他的背影消失,醫女們方一窩蜂般圍上來恭喜沈初荷。
廖尚宮也笑道:不到二十歲,就做了五品醫女,不對,五品女醫,我們初荷可真是太有出息了。
謝謝大家,今晚我請客,金魚大街的香滿樓,咱們把二樓包下。
沈初荷手筆很大,這一次除了封她為五品女醫,皇上還賞了她五百兩紋銀,一百匹各類布料,還有十幾樣珍稀補品,所以如今沈姑娘也算是財大氣粗。
好啊!初荷好樣的!
眾人都歡呼起來,獨有花香臉上一紅,悄悄垂下頭,抿著嘴兒笑:沈初荷說的香滿樓,正是嚴家產業。
好消息好消息。
喝彩聲中,忽然一個急切興奮的聲音傳來,大家扭頭一看,是佟醫女,只見她急匆匆走過來道:尚宮大人,初荷,我剛剛從趙大人府上回來,聽他說,森條狼的判決下來了,皇上御筆朱批,秋後問斬,這一次是板上釘釘,再無更改。
歡呼聲沉默下來,大家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心酸,好半晌,才聽林雪恨恨道:便宜那個賊子,竟然還能活一段日子。
無妨。沈初荷冷笑一聲道:妳以為等死的這段日子很好過嗎?呵呵!等待死亡降臨,每天都活在恐懼中的滋味,可比死亡本身痛苦難熬得多了。
※※※
娘,到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她沈初荷的架子未免太大了吧?我們都等半個時辰了。
沈府六小姐沈初蘭扯著呂氏衣袖,跺腳嬌嗔。
卻聽旁邊一個聲音悠悠道:三姑娘稍安勿躁。妳這位四姐姐如今可了不得,聽說皇上欽封她為五品女醫,如今啊,人家在太醫院供職,認真說,官兒可是和咱們老爺平級的。
胡說。
沈初蘭怒瞪曲姨娘道:妳一個姨娘,知道什麼?那……那女人的官職能和男人比嗎?譬如後宮裡還有一品尚宮,她們能和一部尚書比嗎?
行了,都少說兩句。呂氏瞪了女兒一眼道:素日裡說的話,都當耳旁風,才站了這麼一陣,就捱不住,將來又如何?
我不是站不住,我是說,憑什麼啊?外面再怎麼風光,她也不過是個庶女,她娘就是個姨娘,這會兒倒擺起譜來,還讓娘親和我這嫡出小姐出門等她,傳出去,我們……我們還怎麼做人。
怎麼做不了人?她們娘兒倆因為誤會在外流落十幾年,這一次回來,理當補償一點兒。
呂氏面色微變,嘴上卻說得好聽。
誰知沈初蘭不聽這話還罷,一聽這話,便轉回頭惡狠狠盯著身後一個女孩兒,接著一把扯住她手臂,叫囂道:要補償也該是五姐姐和她娘去補償,該安排她們娘倆去大門口跪接,如今倒害我們白白受牽連。
五姑娘沈初梅眼淚都要下來了,卻一聲不敢吭。
曲姨娘瞟了一眼,見沈初蘭長長的指甲掐在那幾乎沒肉的手腕上,都出血絲了,便一把將那手腕奪過來,涼涼道:她娘做的孽,和五姑娘有什麼相干?六姑娘,我勸妳也和善些,不知道妳那位四姐姐是出了名的醫者仁心嗎?她朋友死了,她都敢拼命去跪六部,妳說她要是看見妳欺負五姑娘,會怎麼想?
我……我管她怎麼想,難道我還怕她不成?她不過是個庶女……
是啊,她只是個庶女,可妳這個嫡女,如今卻站在大太陽下等……
曲姨娘唇邊綻開一抹笑,不等說完,忽見一個婆子跑過來,氣喘吁吁道:到……到了,馬車已經在大門外,老爺……老爺說,讓太太立刻帶著人都過去前廳。
大門外?呂氏忍不住尖叫出聲道:她們一個妾室一個庶女,憑什麼走大門?
老爺說,四姑娘如今不同往昔,她是太醫院的五品女醫,有官職的,所以必須走大門。
婆子縮了縮脖子,就見呂氏眼中噴火,咬牙道:我就知道,回來了也不會省心,果然,這還沒進家門呢,就開始鬧么蛾子。
太太,爹爹說得沒錯,四妹妹的確是光耀門楣……
閉嘴。呂氏扭頭怒斥道:一個丫頭片子,光耀什麼門楣?
曲姨娘連忙將兒子摟進懷中,淡淡地道:太太有氣,也別沖青宇撒啊,他才多大?七歲的孩子,不過是素日裡跟著老爺和先生讀了幾本聖賢書,懂得一些為人道理,這會兒就嚷出來……
妳也給我閉嘴。打量著我不知道妳肚子裡的彎彎繞?哼!別怪我沒告誡過妳,有什麼心思,都趁早給我收了。這沈府,是我和老爺的沈府,別以為這些年我溫和了,就以為能欺到我頭上來。
幾個妾室都低下頭,曲姨娘卻是絲毫不懼,譏誚笑道:太太這話說的,誰敢欺負您啊?翟姨娘不就是前車之鑑嗎?
哼!
呂氏強壓住心頭怒火,眼睛眯了眯,冷笑道:好,我們就去大門,我倒要看看,翟姨娘如今出息成了什麼樣子。
這裡一行人直奔前廳的同時,沈初荷也陪翟三娘下了馬車,站在大門外,她抬頭仔細看著黑底金字的匾額,面帶微笑,心中卻冷若寒霜。
十三年?還是十四年?真沒想到啊!我沈初荷又回來了。
這一次,我要替娘親和那個無辜死去的前身,把十多年前那一筆舊帳算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心裡撂下狠話,她扭過頭,對同樣感慨萬千的翟三娘嫣然一笑,挽住母親胳膊,拾級而上,踏進這早已在記憶中有些模糊的家門。
三娘,妳可算是回來了。
呂氏滿面春風地迎上前,親親熱熱就要挽住翟三娘胳膊,卻見沈初荷伸手一攔,微笑道:太太,太陽大,我娘最怕熱了,咱們別拉拉扯扯的,彼此涼快清爽豈不好?
呂氏一窒,雖然沈明義三番五次和她說,這娘兒倆今非昔比,且心中肯定有怨恨,然而她心中,仍只記得那個忍氣吞聲的翟姨娘,和總躲在她身後寡言少語的女孩兒。
心理建設原本就沒做到位,這會兒讓沈初荷當眾婉拒,臉上下不來,呂氏的火氣蹭一下就起來了。
是嗎?三娘怕熱?怎麼我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