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攻打劍心宗

作 者 作 品

超凡傳(第一卷):劍心丹童
超凡傳(第二卷):星罡乾元
超凡傳(第三卷):宗門比試
超凡傳(第四卷):天才弟子
超凡傳(第六卷):古劫丹經
超凡傳(第八卷):劍心亂戰
超凡傳(第七卷):瀚金來襲
超凡傳(第九卷):古陣寶藏
超凡傳(第十卷):天元坊市
超凡傳(第十一卷):悲劇護衛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七十五卷):潛龍計劃
大符篆師(第五十卷):天河源頭
大符篆師(第五十一卷):祖域世界
滄元圖(第二十卷):間隙之戰
御九天(第二卷):老王戰隊


超凡傳(第五卷):宗門內亂(WDA0608)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蕭潛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02月03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7708377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攻打劍心宗



  第一章 攻打劍心宗

隨著劍心宗大長老俞宏的傷勢痊癒,劍心宗已經關閉了護山大陣,劍陣關閉,可以節約大量的靈石,還有提升宗門內的靈氣,這對宗門弟子的修練有很大的好處,長期宗門閉關狀態,對於宗門而言,損失實在太大了。
當護山大陣打開,宗門內外就可以來往交流了,宗門在外面的莊園,也將大量的物資運送進來,也有很多弟子開始外出做宗門任務。
而宗門中,米小經過著很平靜的生活。最近一段時間,他在宗門過得很舒心,幾乎不缺資源,有了宗門支持的煉丹,他甚至都不用收集材料。由於他煉丹成丹的效率極高,所以手中積存下來的丹藥也越來越多。
不過,最近幾天,米小經開始加強修練了。因為他發現,煉丹消耗的時間和精力太多,已經拖累自己修練的進程了。
星罡乾元訣,修練的速度極快,只要沉下心來修練,不是其他功法能夠趕上的。最重要的是,修練這部功法,不需要濃郁的靈氣,這點非常重要,這世界上的星球,不是哪一個都擁有充足的靈氣的。
而星光無處不在,吸收星光之力,比吸收靈氣不知道要容易多少倍。
也不知道為什麼,米小經有種直覺,感覺宗門不穩,暗流湧動,這是一種可怕的直覺,所以他要抓緊時間修練了,多一份實力,就多一份機會,這個道理,他已經慢慢明白過來。
每天花費三分之二的時間修真,三分之一的時間衍修,米小經幾乎已經不怎麼睡覺了。
這天米小經在後院修練,雖然他不需要太多的靈氣,但是他還是喜歡在後院修練,因為濃郁的靈氣,就算是呼吸都很舒服。加上張柯他們這些人也在後院修練,所以這裡成了大家的聚集地,在修練閒暇的時候,大家一起聊天,一起聊修練的問題,這樣可以彼此促進和進步。
張柯年齡比較大,悟性也比較低,好在自從修真後,他的腦子反而好用起來,悟性雖然不高,但是應付現在的修練,還是勉強夠了。加上他為人老實,不懂就是不懂,不懂他就問,不論是問米小經還是問羅伯,他從來都不覺得丟面子。
隨著一起修行,大家已經養成習慣,只要不懂,就相互詢問。由於在這裡,就像是在自己的家一樣,彼此親近,有什麼問題,只要有人懂,那麼這人絕對不會敝帚自珍,總是很詳細的解說。
張柯從練氣初期,晉級到了練氣中期,這一步耗費的資源,比一般的修真者要大多了。不過,米小經不在乎,不管耗費多少資源,他都願意提供,別看張柯一口一個小師叔,可是米小經在心裡,把他當成了自家的長輩來看。
毛頭和大柱,也從一個普通的凡人,經過修練達到了練氣初期,終於踏入了修真的最低門檻,成為一個修真者。
至於羅伯的進步最快,從練氣後期迅速晉級到了練氣大圓滿,再有一段時間積累,就可以衝擊築基期了。
而衛福的修練速度也極快,他已經和張柯一樣,修練到了練氣中期,這速度簡直讓米小經都吃驚不已。
按照這種速度修練,米小經可以預判,他們這些人的實力,絕對比宗門的那些弟子厲害多了。
米小經已經向著築基中期進發,由於大量的服用培元丹,加上長時間吸收星光,最神奇的就是萬字真言幢發揮的作用,似乎真言幢可以迅速過濾丹藥,將靈丹中有害的成份化解,同時也在壯大真言幢。
真言幢在米小經的體內,就像是一種儲存轉換器,米小經的修為越高,真言幢越強,給米小經帶來的好處就越多,這是一個良性迴圈。
米小經也不知道,自己體內的衍門至寶,對他的幫助,已經達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若不是這件衍門至寶,他不可能活到現在,種種危機,都被這件奇特的真言幢無聲無息的化解。
這是連環套起來的衍化,衍修靠著真言幢,修真靠著星罡乾元訣,而這法門卻是汪為君提供的,汪為君卻是被米悠然和羅梅坑進來的,卻成功的鼓動了米小經修真,形成了米小經現在的衍修和修真同時並進的狀況。尤其奇妙的是,兩者竟然相輔相成,彼此促進壯大。
就算是當初米悠然,也沒有推算出這樣的結果。不過,米悠然曾經得到一個結果,只要米小經度過十年,必死的局面就會改變,也就是說,米小經目前是沒有太大的危險的。
當然,推測再准,也頂不過意外的發生,所以推測能夠達到六成以上的把握,就幾乎能夠讓推測者滿意了。米悠然的推測,準確率甚至達到八成、九成,應該算是料事如神了。
半年時間過去,夏末的劍心宗,顯得異常的平靜。僅僅半年時間,米小經的修為再次突破,達到築基中期,除了少量的時間煉丹,其他時間,大部份用來修真,還有一部份留給衍修,兩者幾乎齊頭並進。
衍修也從初衍達到守戒境界,這樣的修練進度,汪為君直接就無法理解,他出言指導的次數也逐漸減少了。
按照他的想法,要是米小經有這種修練速度,結丹成嬰,絕對不會太久,這太可怕了。如果米小經修練到元嬰期,他覺得自己想要脫困,真的就困難了。
指導米小經修真沒有問題,可是問題在於,一旦米小經達到某種高度,他如何才能佔據小傢伙的軀殼?
汪為君開始後悔,一開始的傳承給得太大方了,為了取信米小經,好東西都給了米小經。甚至他還傳承了自己的經驗,這讓米小經的進步太大,修練速度太快,快到他都沒法控制了。
這其中的風險,直到最近他才反應過來,心裡頓時忐忑不安起來。
只是這時候反悔有點遲了,汪為君現在才明白,星罡乾元訣有多麼的變態。
可惜當初得到的時候,他的修真境界已經很高了,不可能廢掉自己的修為去修練,因此他也不知道,這部上乘法訣有多好。
結果給了米小經後,汪為君才算醒悟過來,這種上乘修練法門,絕對是修真界的頂級功法,難怪和衍修都不衝突。想著米小經修真和衍修並行前進,汪為君心裡的不安開始加大。
“完蛋了,老子太自信了……要了老命了,這下可如何是好……你怎麼了?”
米小經已經可以隨時監察汪為君了,隨著修為的增加,他已經隱約的感覺到了真言幢的存在,只不過他並不知道這是外來的衍門至寶,還以為是自己修練出來的。
“啊……啊!沒,沒什麼……呵呵,沒什麼!”
汪為君被嚇慘了,他怎麼也想不到米小經竟然已經可以聽到和看到自己,這修為的增長速度太過可怕了。原本他在真言幢中,米小經是無法察覺的,現在他覺得自己就是赤裸裸的站在陽光下,什麼秘密都沒有了。
米小經其實也不傻,隨著修為加深,隨著對修真界的瞭解,他開始有點明白了,汪為君為什麼在自己體內。不過,他很沉穩,不露聲色的觀察,並且努力瞭解情況。  更重要的是努力修練,米小經有自己的堅持和想法,他認為,只要自己達到某種高度,任何人都別想輕易欺負自己。
見到汪為君驚慌,米小經若有所思,不過他依舊不動聲色,閒扯幾句,就不再理會。
如果汪為君能夠流汗的話,估計已經汗流滿面了,他心裡有點疑惑,難道小傢伙發現了什麼?以後要慎言慎行了!
米小經起身來到前院,最近一段時間一直修練,他也覺得累了,來到前院稍稍活動一下。
衛福和毛頭兩人在比拼,兩人都有法劍,劈劈啪啪打得熱鬧。
羅伯在一邊指導,不時的提醒幾句:“太慢啦,毛頭,你退的時候,不能直線向後退,而是向側邊讓。”
張柯笑咪咪的坐在邊上,他其實不愛打鬥,但是看著兩個孩子打,他還是興致盎然,不時的給他們加油鼓勁。
米小經也找地方坐下,靜靜地看他們打鬥。這種事情是他鼓勵的,不管如何,多經歷一點戰鬥,哪怕這戰鬥是自己人在打,也能讓他們提升一點戰鬥技巧和戰鬥經驗,不至於上場就手足無措。
這半年時間,張柯除外,四個孩子不但要修練,還要不停的相互打鬥,進行戰鬥訓練。而隨著修練和戰鬥,幾個孩子的戰鬥經驗也在快速提升。
米小經有空的時候,也會來指導一番。其實他的戰鬥經驗並不是自己的,而是傳承于汪為君,因此他的戰鬥經驗就豐富了,都不用自己經歷戰鬥,就已經是對戰鬥不陌生的人了。
所以米小經的指點才能真正指出關鍵的地方,讓大家獲益,很多汪為君積累的戰鬥經驗,就這樣被米小經傳授出去。
各種小技巧,各種小竅門,最重要的是戰鬥意志的培養。
有時候,米小經甚至親自下場指導。當然,這種時刻是比較少的,因為他們和米小經的差距實在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