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黃雀在後

作 者 作 品

超凡傳(第一卷):劍心丹童
超凡傳(第二卷):星罡乾元
超凡傳(第三卷):宗門比試
超凡傳(第四卷):天才弟子
超凡傳(第五卷):宗門內亂
超凡傳(第八卷):劍心亂戰
超凡傳(第七卷):瀚金來襲
超凡傳(第九卷):古陣寶藏
超凡傳(第十卷):天元坊市
超凡傳(第十一卷):悲劇護衛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二十四卷):血腥交易
飛劍問道(第三十六卷):新的三界 完結篇
元尊(第三十七卷):閣主之爭
開天錄(第二十三卷):慘烈大戰
開天錄(第二十二卷):應召參戰


超凡傳(第六卷):古劫丹經(WDA0609)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蕭潛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02月03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7708378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黃雀在後



  第一章 黃雀在後

米小經煉丹的水準越高,對於宗門的高層,好處就越多,這點宗門高層看得非常清楚,這也是沐恒遠笑著迎接米小經的原因之一。
“見過大長老!”米小經道。
沐恒遠擺擺手,說道:“不用多禮,小米,這次宗門的任務,希望你能盡心盡力的完成,放心好了,宗門絕對不會虧待你的。嗯,主要就是蘊嬰丹,希望能夠多煉製幾爐。”
接著他扭頭對著陳守義道:“守義,是不是這樣?”
陳守義滿臉堆笑道:“那是當然,呵呵,米小經,宗門對你很重視,你要珍惜!”  米小經暗自腹誹:“珍惜個屁啊!”
他對劍心宗根本就沒有好感,哪怕這些大長老在拼命拉攏,擺出一副親近的模樣。他心裡很清楚,這是對自己有需求,若是自己不會煉丹,估計多看一眼,他們都會嫌麻煩。
這個世界很現實,也很殘酷,米小經逐漸明白了這一點。自從來了劍心宗,他一直很努力的學習,不僅僅是學習修練,學習煉丹,還在學習認識這個世界。
在西衍門的時候,實在是太閉塞了,而且西衍門是衍修,衍修的世界相對封閉,很多東西在西衍門都是學不到的。
米小經點頭道:“是,我會完成宗門任務的。”
他的話很樸實,也沒有什麼誇張的表態。
沐恒遠卻很滿意,點頭道:“這是煉丹的材料,你收起來就好了。”
他遞過來一個儲物袋,米小經將裡面的材料收入儲物手鐲後,將儲物袋還給沐恒遠,即使這儲物袋不算值錢,在宗門中也還是屬於稀缺品。
沐恒遠拿著儲物袋,這才離開,走之前還特意將陳守義拉到一邊吩咐了幾句。  米小經進入山洞中,直接就進入了最大的煉丹室,原來是陳守義專用的丹室,現在就歸米小經用了。
哪怕陳守義心裡再不滿意,他也不敢反對,這是俞宏大長老親自吩咐的,並且佈置了禁制陣,就連陳守義也進不去。
看了一下收入儲物手鐲中的材料,米小經才發現,這次給的材料極其豐富,有很多材料都是多餘的。
稍稍思索,他就明白了,這是對他的補償,因為整個宗門,擁有一技之長的人,都要無償的接受任務,而現在的任務,是沒有任何報酬的。
米小經暗自點頭,宗門大佬很會做人,尤其是對他們能提供好處的人,更是無比的大方。他毫無愧疚的收下多餘的材料,這些都是他的獎勵。
宗門大長老最希望得到的就是蘊嬰丹,這玩意兒可以用來修練,可以用來療傷。  這靈丹是針對元嬰的,而不是針對肉體的,是幾個大長老最稀缺的靈丹,不管米小經煉製幾爐靈丹,四個元嬰期大長老分配,總是有點不夠的。
主要不是米小經煉不出來,最關鍵的是材料,煉製蘊嬰丹的材料,實在太難備齊了。他們好不容易,才湊出十二份煉製蘊嬰丹的材料。當然,他們也希望得到十二顆蘊嬰丹。
其實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這些大長老心裡也明白,其實他們真正的底線,就是一人一顆蘊嬰丹。也就是說,米小經能夠煉製出四顆蘊嬰丹,就算完成任務了。
沐恒遠老奸巨猾,根本就沒有說煉製多少出來,反正米小經煉製多少,都是他們收的,米小經並不能自己保留。
這次煉丹時間並不長,米小經只煉了一半的材料,六爐丹。
隨著修為的增長,隨著實踐經驗和傳承經驗相結合,米小經的煉丹成功率越來越高,尤其是煉製過的靈丹,再次煉製,成功率相當高。
這六爐丹,讓他成功了五次,不過依舊沒有上品丹出現,卻出現三顆中品丹,六顆下品蘊嬰丹。
一共九顆蘊嬰丹,分別裝在九個玉瓶中。
這玉瓶也是宗門給的,上面有刻畫封閉禁制,將靈丹裝入,只要一手法訣,就可以封閉玉瓶。靈藥在其中,雖不能千年不朽,但擺放幾百年,是不會失去藥效的。  門口有人守著,米小經出來就將玉瓶給他,這是沐恒遠留下的人,一個結丹期修真者,他拿到靈丹,立即就要給沐恒遠送去。
看到米小經拿出九個玉瓶,那人也露出震驚的神情,他同樣知道這是元嬰期大長老使用的靈丹,區區一個築基期的弟子,竟然可以煉製元嬰期大長老使用的靈丹,這本身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姓楊,楊山,這次任務完成得不錯。對了,不用叫我前輩,叫一聲師叔就行了。”
米小經道:“好,師叔,這靈丹就給你了,這次宗門任務……算我完成了嗎?”  楊山笑道:“完成得不錯,九顆靈丹,我相信大長老會獎賞你的。”
米小經這才拱手施禮,他急著回家,出來煉丹有一段時間了,他心裡可不放心家裡的人,尤其是洪清,他生怕洪清殺到匯泉別院去。
楊山點頭道:“好,你去吧!”
看著米小經飛出去,他才禦劍飛了出去,迅速化作一道劍虹,消失在天邊。
米小經習慣性的貼在樹梢飛行,他要去的是主峰山腳下自家的院子。
才飛出去幾分鐘,在越過一片樹林的時候,從樹林中突然飛出一道劍光,直接打向米小經。
米小經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擊,環繞在身周的雷劍陡然射出去,這雷劍自從煉製成功,並且蘊養在丹田中後,還是第一次戰鬥。
真言雷劍!
霹靂中夾著真言,迎著射來飛劍就打了過去,這聲勢就有點嚇人了。
一聲炸雷般轟鳴,一個人從樹林中躥了起來。
洪清咬牙切齒的盯著米小經,他也不多說話,法訣、咒訣一陣發動,他想要憑藉修為壓死米小經,讓米小經來不及施展青木陣。其實他不知道,米小經身上並沒有青木陣。
青木陣讓米小經放在匯泉別院中,他身上只有一把新煉製的真言雷劍,還有就是大量的符籙,都是低級貨,對洪清並沒有太大的作用。
陰魂不散!
米小經怎麼也想不到洪清這點時間都不能忍耐,直接就躲在自己回家的路線上,伺機偷襲,可見他有多恨米小經。
經過幾次戰鬥,米小經已經不是戰鬥的菜鳥了,加上他有汪為君傳承的戰鬥經驗,也逐漸被他驗證和試驗,所以他的戰鬥力在突飛猛進。
雷劍的威力讓米小經喜出望外,真的很厲害,和洪清爭鬥,一點都不落下風。尤其是攻擊的時候,真言可以鎮壓對方的威勢,雷劍的威力完全發揮了出來。
洪清卻暗自叫苦,他原本以為,米小經若是沒有青木陣,僅憑鬥劍,他就可以在幾招之內,徹底壓制對手,然後再設法生擒。但他沒想到對方的飛劍竟然如此犀利,不但雷電霹靂,還夾著一些詭異的金色光點,他可不知道這是真言字元。
鬥劍的動靜很大,最可恨的是,米小經還在大喊大叫。
也難怪米小經要喊叫,米小經第一次有了得心應手的飛劍,當真是開心到了極點,嘴裡也就忍不住喊叫起來:“殺!殺!殺!哈哈!看劍……殺!”
洪清儘管能夠抵擋住,可是他心裡發虛,他可是知道宗門大長老對米小經的重視,若是知道自己試圖殺米小經,估計沒有哪個大長老會饒過自己。
別看米小經大喊大叫,其實他心裡也有點發慌,表面上他顯得興高采烈的模樣,實際上他已經有了打不過就逃的念頭。
米小經手裡的符籙極多,一邊用飛劍抵擋,一邊亂拋符籙,防禦的拍在自己身上,攻擊的直接砸出去,一時間,打得熱鬧非常。
一張火球符,一旦打出去,就會引起一聲爆炸,雖然不是非常響,可是十幾張火球符打出去,那動靜可就大了去了。
洪清再次後悔,他心裡簡直如火燒一般。
“小子,有本事好好打一架!別鬼喊鬼叫的!”
“呸!殺!殺!殺!”
洪清突然覺得不好,米小經每個字,仿佛都像是一把巨錘,狠狠砸在自己的靈魂上。
這是真言攻擊!
米小經發現,自己用真言攻擊,對方的攻擊勢頭立即就會減緩,自己已經能夠勉強支撐了。
雷劍本身就比洪清的法劍強,而且不止強一點,加上真言攻擊,加上符籙狂砸,洪清竟然沒有辦法控制局面。
他都要瘋掉了,這小子竟然如此難纏,最讓他心虛的是,這動靜太大了,這裡可不算非常偏僻的地方,萬一有人路過,就麻煩大了。
米小經其實在一邊打一邊退,他可不想繼續糾纏,想著先逃回匯泉別院去,只有啟動了青木陣,才能真正幹掉這個傢伙。
洪清也有退卻的意思,他真的不想被人發現。
“去你的!”他揚手打出一張符籙,寒冰符,瞬間周圍仿佛凝結起來,空氣瞬間就凝結出無數的冰沙。
米小經只覺得全身發僵,他大駭之下,猛地打出一手咒訣。
瞬間,雷劍迸發出無數細小的電弧,夾著真言鋪天蓋地的暴漲,將陰寒的氣息一掃而空。
然後米小經就發現,洪清竟然逃了,他也愣住了,這傢伙怎麼會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