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永恆聖槍

作 者 作 品

鬥戰狂潮(第一卷):嘴強王者
鬥戰狂潮(第二卷):名額之戰
鬥戰狂潮(第三卷):天京特訓
鬥戰狂潮(第四卷):全能戰神
鬥戰狂潮(第六卷):空間碎片
鬥戰狂潮(第七卷):龍虎之勢
鬥戰狂潮(第九卷):生命符文
鬥戰狂潮(第十卷):命運位面
鬥戰狂潮(第十一卷):黃金石板
鬥戰狂潮(第十二卷):榮耀之戰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二十八卷):血旗爭奪
元尊(第三十九卷):四閣相爭
開天錄(第二十七卷):三國戰場
超凡傳(第四十一卷):重回星盟
開天錄(第二十六卷):先天靈寶


鬥戰狂潮(第五卷):所向無敵(WDA0613)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骷髏精靈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02月03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77084250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永恆聖槍



  第一章 永恆聖槍

摩爾稍作停頓道:魂化的典型代表是永恆聖槍,被稱之為永動魂力機,號稱萬兵之王,但在它剛誕生時,就僅僅只是一柄很普通的符紋槍。一開始它是毫不起眼的,非但沒有任何特殊能力,並且在魂力傳導和魂力增幅上,即便在當時的初代符紋兵器中也僅僅只是一般。它原本屬於一名普通的聯邦戰士,退役後,他將這柄伴隨著他一起退役的符紋槍帶回了家鄉。這位老兵在為聯邦爭戰的三十年中已經傷痕累累,留下了一身的傷病,回到家鄉後沒有幾年就去世了,但傳奇卻從這時真正開始。
永恆聖槍,這是多麼名震天下的符紋神兵,號稱一槍在手,天下我有。
這位默默無聞的老兵有一個大名鼎鼎的兒子,那就是永恆槍神岡格尼爾。父親去世的時候,岡格尼爾才只有三歲,他很崇拜作為一名普通軍人的父親,這柄符紋槍是他父親唯一留下的,也是父親軍功和榮譽的象徵,這讓岡格尼爾對這柄符紋槍產生了非同一般的感情,仿佛這柄槍就是他的父親。這種奇特的感情寄託讓岡格尼爾從小就槍不離手,非但練就出一身超凡入聖的槍技,且和這柄符紋槍產生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默契。
摩爾教授在講解專業學術知識的時候會略顯生硬,高端的專業知識總是比較生澀的,無可避免,但在描述這些傳奇人物或者傳奇武器的傳記時,卻是無比生動和投入。
包括王重和最不愛聽課的馬東在內,幾乎所有學生都聽得如癡如醉,仿佛被老摩爾帶進了那個戰火紛飛、英雄輩出的時代。
然後被徵召入伍的岡格尼爾開始了他的傳奇歷程,在剛開始的時候岡格尼爾的表現非常一般,沒有家族背景,沒有天賦,跟他的父親一樣普通,但是他的專注和熱情以及無法形容的自信,卻是任何人都無法比的,堪稱狂熱。默默無聞的十年之後,就誕生了人類新紀元歷史上最偉大的戰役之一,天峰峽谷之戰!
說到這裡,每個人都知道了,在很小的時候聽到的英雄故事裡必然有這場戰爭。  在整個軍隊都陣亡,所有人都絕望,準備放棄城市的時候,一人一槍,擋在峽谷中,足足九天九夜,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一個小兵成就了不朽傳奇,擁有了名將之稱。
在岡格尼爾的傳記裡曾經說道:那時我感覺我的槍擁有了生命,就像是父親對我的愛,雖然他一直不在身邊,但他的靈魂一直伴隨著我。
這就是神兵魂化的前兆,擁有潛在意識,但現在依然無法用科學的手段去解釋。  哪怕再強大的戰士也無法如此持續作戰,畢竟肉體是有極限的,但永恆聖槍擁有一種吸收能量的能力,最可怕的是,它可以直接轉化,過濾給本體使用。永動魂力機,鑄就了聯邦最偉大的槍王之王!
摩爾教授頓了頓,故事講完了,下面才是學習的重點:當然,傳說只是傳說,傳說中渲染了岡格尼爾和永恆聖槍之間的感情部份,這是傳奇故事所必須的,我們要專注於本質,就是維度生物和符紋武器在本質上是一樣的,只是產生意識的難易程度不同。這個難度不是一點半點,乃至到現在我們依然沒有解決這個問題,黑暗時期的絕望誕生了神兵,而我們在進步的時代,反而無法創造出這樣的神兵,或許這是一個值得我們反思的問題。
英雄的故事總是容易讓人產生共鳴,同學們抱以熱烈的掌聲,一個個都忍不住在幻想著自己也有喚醒聖物、青史留名的那一天。
至於反思什麼的……好吧,早就拋到九霄雲外了。
摩爾教授笑著壓了壓手道:時間問題,我再介紹一個吧,這大概是符紋武器中最冷門的一個分支,其中最傑出的代表,我相信不少同學都不會陌生,無限十字輪。  這個名字將教室裡原本莊重的氛圍瞬間帶偏,不少人都哄笑起來,這玩意兒最近太他媽的有名了,緣自於一個現在紅透半邊天的強人。
嘴強王者哥的十字輪!
吊死鬼的永恆夢魘啊!
沒那麼誇張,王者兄用得也沒那麼好。
說它無用,那是大家的一個誤區,它的全名叫拉弗格無限全斬十字輪……摩爾教授並沒有理會學生們的哄笑聲,而是將拉弗格無限全斬十字輪的典故緩緩道來。  這個典故,王重是聽斯嘉麗說過的,雖然和摩爾教授講述中的一些細節稍有不同,但大體上不偏差。
摩爾教授顯然更擅長講故事,在斯嘉麗版本的基礎上增添了各種時代背景,以及後世名人對拉弗格的個人評價等等,讓人聽起來更有震撼力和傳記般的印象。
最後他總結道:大家只知道拉弗格是一個很強大的遠端戰士,實際上他還是一個優秀的符紋鍛造師,這把無限十字輪是十大神兵裡面最複雜、最難以掌控的,也因此被低估了。大多數研究十字輪的戰士,能做到控制好迴旋方向就已屬不易,但那卻是普通迴旋鏢都能輕易做到的事。要想發揮出十字輪無限迴旋全斬的真正威力,必須做到最徹底的精細控制,邁過那一步就是天和地的差別,可惜自拉弗格之後,再也沒聽說有人能做到過。或許歷史上某些天才具有掌控它的天賦,但如果選擇一柄普通的符紋劍或者符紋槍,可以讓你很快就獲得強大的實力,那麼誰還會花那麼多時間去研究一件在學習階段根本沒有戰鬥力,甚至最終也不知道能不能練成的武器呢?
摩爾教授搖著頭,他個人很欣賞拉弗格無限全斬十字輪這件特殊的武器,但說實話,真正讓人上手練習的局限性太多太大了,讓他感到惋惜,為這件曾經名留青史的超強武器惋惜。
他知道在場的學生不可能有人會真正去練習十字輪,更不可能有人能練好,這次拿出來重點講解,只是想讓所有人瞭解它,尊重它。
現在很多人一提到十字輪就各種噴、各種嘲諷,對於真正熱愛符紋武器,並且瞭解符紋武器歷史的人來說,這簡直就是難以容忍的。
你可以不練習它,也可以無視它,但你不能不尊重它!
它代表的是一個曾經無比輝煌、偉大的名字,對前輩、對歷史,對一件優秀的武器,任何人都應該懷有敬畏之心!
學生們都沒有說話,看得出摩爾教授的心思,但卻實在對十字輪生不出什麼共鳴來。
倒是王重問出了大家最關心的問題:摩爾教授,這些曾經輝煌的十大神兵,現在都還留傳在世間嗎?
馬東則是有點流口水:乖乖,要是還留傳在世的話,這些神兵得值多少錢啊?  對王重這個在他科目中考第一的學生,摩爾教授還是很喜歡的,只要是他提出的問題,肯定都會詳細講解。
是有一些下落不明,比如剛剛提到的拉弗格全斬十字輪,其中很少部份會偶爾在博物館中展出,但更多的還是被掌控在一些大家族的手中。類似十大神兵這樣的武器,非但本身戰鬥力強悍,並且其中還蘊藏著歷代主人、使用者的某些獨特氣息,後人使用武器時若能感悟這些氣息,則可以體會到前輩的境界,將會得到莫大的好處,那是一種無可替代的傳承,通常會被那些大家族用來培養族中最精英的後代。當然,拋開這些所有的能力不提,神兵本身所具備的歷史意義和精神象徵,也是我們自由聯邦的無價之寶。摩爾教授用有些嚴厲的目光瞪了馬東一眼道:那是絕對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任何倒買倒賣份子,都是聯邦乃至全人類的罪人,其心可誅!  四周憋著笑,馬大社長趕緊縮著腦袋,不敢迎向摩爾教授的目光,心道:他媽的哥又不是倒買倒賣份子,就問了一句,好奇而已……
摩爾教授嚴厲的掃視了一圈四周道:今天的課就講到這裡,下課!
一堂課確實點燃了大家對於符紋技術的嚮往,尤其是符紋分院的學生。
學院的排名其實對他們影響不大,因為他們的符紋技術排名一直是聯邦前十,不少人來這裡是希望能夠在畢業前獲得學院贈與的私人訂制符紋武器。
各大學院都有這樣的獎學金,相比其他強大的學院,在天京獲得的機率要大一些,而且這裡的鍛造水準確實不錯,這也是像裡維斯等人選擇這裡的原因之一。
馬東很是興奮:原來你練的這十字輪這麼厲害,加油,奇葩社的榮耀在你的肩膀上!
王重翻了翻白眼道:你是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