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歸來

作 者 作 品

飛劍問道(第二卷):白虎大妖
飛劍問道(第三卷):誅殺水神
飛劍問道(第四卷):波瀾驟起
飛劍問道(第五卷):妖魔奸細
飛劍問道(第六卷):劍意領域
飛劍問道(第七卷):景陽洞府
飛劍問道(第八卷):生死不棄
飛劍問道(第九卷):群妖環伺
飛劍問道(第十卷):極境劍仙
飛劍問道(第十一卷):紫金金丹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七十五卷):潛龍計劃
大符篆師(第五十卷):天河源頭
大符篆師(第五十一卷):祖域世界
滄元圖(第二十卷):間隙之戰
御九天(第二卷):老王戰隊


飛劍問道(第一卷):榮歸故里(WDA0667)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飛刀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7年12月22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77089163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歸來



  第一章 歸來

江州,天下十九州之一,臨近東海,境內多湖泊。
江州境內,廣淩郡城。
廣淩郡城西城的景樓大街上,行人如織,繁華熱鬧。
六年了。一位布衣青年腰間掛著一柄劍,牽著馬行走在街道上,感歎道:終於回來了,在外面待久了,還是覺得家鄉好。
噠!噠!噠!
馬蹄聲急,遠處正有一個華衣少年騎著一匹高頭大馬在繁華的街道上飛奔,一時間街道上的行人們連忙避讓開來。
那騎馬少年後面還有些僕人、護衛騎著馬在後面追著喊道:公子,慢點,慢點。布衣青年看到這一幕,牽著馬朝旁邊避讓了下,目視那華衣少年騎馬而過。
哪家的小子?也對,我離家六年了,六年前,這小傢伙怕是才七八歲吧。布衣青年笑了笑暗道,又繼續前進。
看著熟悉的家鄉,甚至還有些認識的攤販……
六年了,當初離家時我才十五歲,現在的我和當初相比,變化太大了。布衣青年感慨道。
十五歲時,意氣風發,鋒芒畢露,被譽為廣淩郡年輕一代第一人。
然而離家遊歷天下,六年下來,他才覺得當初的自己是多麼的稚嫩。
……
一路行走,看著熟悉的店鋪、酒樓,熟悉的河道、石橋,終於,布衣青年牽著馬,來到了一座府邸外。
近鄉情更怯,布衣青年牽著馬,深吸一口氣才上前,咚咚咚……敲響了大門。
吱呀!
大門打開了一條縫,一個老頭朝外探出身子看了眼,跟著就瞪大眼睛道:二公子!眼前的青年一身布衣,普普通通,可他是看著二公子秦雲長大的,一眼就認出來了。李伯。秦雲笑著道。
二公子回來了,二公子回來了!李老頭激動的高喊道,聲音響徹整個府邸,他連忙轟隆隆拉開府邸的大門。
給我給我,我來牽馬。李老頭連忙接過馬韁繩道。
雲兒,雲兒。整個府邸內一片喧嘩,一位穿著華貴的中年婦人飛奔出來,身後更有數個丫鬟緊跟著,一看到府門處的秦雲,中年婦人激動得淚水都禁不住流了下來。娘。秦雲也是眼睛一酸,連忙跑過去扶著中年婦人道。
中年婦人仔細看著自己兒子,摸著兒子的胳膊、臉龐道:好,好,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嗯,長高了。
二公子,夫人她都不知道為你流了多少眼淚,每日都在菩薩面前為你念經祈福。一旁的女管事連忙道。
是孩兒不孝,如今才回來。說著,秦雲看著母親,母親的頭上多了些白髮,眼角的皺紋也多了,不由心中一疼,不知不覺,母親也近五十歲了。
都不說了,回來就好。母親眼中雖然含著淚,但卻是喜悅淚水,連忙吩咐道:快快,趕緊去告知老爺,還有大公子。
是。女管事立即去安排。
……
整個秦府一片喜慶,很快秦府的主人秦烈虎回來了。
老爺。
老爺。
府邸內的僕人、丫鬟們都連忙恭敬的行禮,只是他們個個眉宇間都帶著喜色,二公子回來了,僕人、丫鬟們也都開心得很。
獨臂男子微微點頭,他雙眸如電,腰間有一柄單刀,散發出的無形威壓都讓那些僕人、丫鬟們恭恭敬敬的。
他便是這秦府的主人秦烈虎,也是廣淩郡城的三大銀章捕頭之一。
爹。秦雲和母親常蘭出來迎接秦烈虎。
雲兒。獨臂男子秦烈虎看到自己的兒子,也不由眼睛一熱,眼眶都有些濕潤。
兒行千里母擔憂,父親雖然嘴上不說,可心中同樣時刻牽掛著、擔心著。雖然知道為了兒子的前程,就該放兒子出去闖蕩,可他還是心中牽腸掛肚的。
他怕,怕兒子一去不回,因為這天下太過廣闊,深山大澤中更是多有妖怪潛藏,在外面闖蕩充滿了艱險。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秦烈虎看著自己兒子道,和當初的鋒芒畢露相比,如今兒子明顯成熟了不少,氣息也收斂。
突破了?秦烈虎問了一句。
他很清楚自己兒子修練的是傳說中的修仙法門,要修行有成是何等之難。
兩年半前突破的。秦雲微笑著說道。
秦烈虎眼睛一亮,這一突破當真是魚躍龍門。
好好好,我秦烈虎有一個了不得的兒子。秦烈虎激動萬分的道,此事牽扯甚大,他甚至都沒敢和妻子常蘭說。
你們父子倆就不能進屋坐下說?母親常蘭則是嗔怪的道。
先進去,先進去坐。秦烈虎也連忙道。
……
秦雲陪父親、母親聊了片刻,便聽到外面傳來聲音。
二弟,二弟,二弟!老遠便傳來喊聲,聲音中滿是喜悅。
哥。秦雲也起身道,爹娘,我去迎迎。
去吧去吧,你和你哥也六年沒見了。常蘭笑道。
秦雲連忙起身走出廳外迎去,很快看到遠處走來了一大家人,一位錦袍青年帶著一位美嬌妻,帶著一男一女兩個孩童。
二弟。錦袍青年看到秦雲,不由激動的連忙跑了過來,一把就抱住了秦雲。
哥。秦雲也抱住了兄長。
他和大哥感情極好,秦家還在微末之時,他倆小時候都是在村裡長大的,更是經過了大磨難,他當時年齡還小些,大哥當初卻已經是少年,處處照顧著他。
你這小子,你一去就是六年,走之前你不是說了,就出去三年嗎?突然來信,說還要在外面三年?錦袍青年忍不住道,三年又三年,你也真是的,讓一家人都為你擔心。
都是我的錯。秦雲連忙道,見過嫂子。哥,這兩個小傢伙就是你信裡說的舒彥和舒冰吧?乖侄兒,乖侄女,長得真俊。
說著他還捏了捏兩個孩童的小臉,嚇得這兩個小孩趕緊抱住了父母的大腿。
你們倆還不趕緊拜見叔父?別怕,怕什麼?這是你們叔父,快叫。錦袍青年連忙道。叔父。
兩個孩子都約莫三四歲,還有些懵懵懂懂的。
好好,我這裡有兩塊護身符,可貼身攜帶,都收好了。開心的說著,早有準備的秦雲從懷中拿出兩個錦囊,從中取出兩塊玉符。
玉符通體暖白,上面還雕刻著複雜的符紋,看了就情不自禁的讓人覺得心靜、舒服。錦袍青年秦安的眼光也很不一般,一看就猜出了這兩塊玉符不一般,連忙道:二弟,太貴重了。
貼身戴著,對小孩好。秦雲說道。
……
當天中午,秦家一大家人聚在一起吃起了午飯,午飯很豐盛,丫鬟們也很開心的端著一盤盤菜送上來,秦府對下人們還是很仁慈、寬厚的。
秦雲很開心和父母、哥哥一家人在一起,這種幸福團圓感讓他很是享受。
大人,大人。午飯過後,有一位捕頭來到廳外高聲喊道。
廳內的眾人一聽。
今日雲兒回來,就不能歇息一日嗎?夫人常蘭有些不滿的道。
夫人,我且先去問問。秦烈虎連忙道,立即起身朝外走去。
外面的捕頭是個壯漢,身高八尺,虎背熊腰,手持一根粗壯大鐵棍,目測足有上百斤重,怕是揮舞起來輕易就能轟碎一堵牆,但他此刻卻是乖乖在外面候著。
老徐,什麼事?秦烈虎走到近前,才壓低聲音問道。
今日他早就吩咐了,沒有大事就別來打擾他,畢竟離家六年的兒子剛回來。
大人,我也不想來打擾大人,可郡守大人親自吩咐,讓你務必過去,有重要之事,恐怕這一兩天都沒法回家。徐捕頭連忙道。
郡守大人?一兩天?秦烈虎眉頭一皺問道。
郡守,攬整個廣淩郡軍政大權於一身,因為有妖魔禍亂一方,郡守大人緊急情況下更有對七品以下官員先斬後奏之權,在廣淩郡也沒誰敢挑釁郡守大人之權威。
秦烈虎連忙回到廳內。
郡守大人有事吩咐我過去,怕是這一兩天都要在外面了。秦烈虎披上外衣,將一旁的單刀掛在腰間道。
小心點。夫人常蘭連忙囑託道。
我去送送爹。秦雲起身道。
送什麼送,你回去好好陪陪你娘他們。秦烈虎和自己兒子一邊朝外走,一邊說道。二公子,六年沒見了,怪想二公子的。一旁的徐捕頭笑呵呵的道。
徐叔,你這風火棍都大了一圈,看來實力大漲啊!秦雲說道。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徐捕頭道。
在十五歲時就成為廣淩郡城年輕一代第一人的秦雲面前,徐捕頭自然要謙遜點。
爹,一兩天不能回來,有什麼大事嗎?需要我幫忙嗎?秦雲詢問道。
秦烈虎瞥了眼自己兒子,笑道:放心吧,在廣淩郡城內,官府才是最強的。
嗯。秦雲點頭道。
他送父親到了府門口。
門外早有僕人準備好了馬,父親和徐捕頭分別騎馬飛奔而去。
秦雲看著父親離去,卻調動體內的真元開始施展法術。
法眼,開!
秦雲的雙眸瞳孔深處,陡然有法紋凝結出來。表面看不出任何變化,可在秦雲的雙眸中,天地卻變了。
原本還是下午時分,太陽高懸,可此刻在秦雲的雙眸觀看下,天空中則是彌漫著無盡的青色氣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