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水神魔僕

作 者 作 品

飛劍問道(第一卷):榮歸故里
飛劍問道(第三卷):誅殺水神
飛劍問道(第四卷):波瀾驟起
飛劍問道(第五卷):妖魔奸細
飛劍問道(第六卷):劍意領域
飛劍問道(第七卷):景陽洞府
飛劍問道(第八卷):生死不棄
飛劍問道(第九卷):群妖環伺
飛劍問道(第十卷):極境劍仙
飛劍問道(第十一卷):紫金金丹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七十五卷):潛龍計劃
大符篆師(第五十卷):天河源頭
大符篆師(第五十一卷):祖域世界
滄元圖(第二十卷):間隙之戰
御九天(第二卷):老王戰隊


飛劍問道(第二卷):白虎大妖(WDA0668)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飛刀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01月05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77089170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水神魔僕



  第一章 水神魔僕

選花魁本就是廣淩郡的一大盛事,戒備森嚴。這畫舫上聚集了十大名妓,更是萬眾矚目之地,自然安排了朝廷的軍中高手。
水神派來的妖怪?好大的膽子!
畫舫兩側的廊道以及甲板上,都有軍中高手。
若是讓妖怪一開始撲到畫舫上還是很麻煩的,現在那三頭妖怪遭到了掌心雷的轟擊,一死,一傷。
最後一個犀牛妖雖然安然無事,可也耽擱了下時間,這些軍中高手們自然是立即進行反擊。
射!
畫舫上的高手們,有好些都拿出了弩箭,這都是朝廷官府中最為常見的滅妖弩,民間私藏那都是死罪。
咻!咻!咻!咻!咻!咻!
十二張滅妖弩,大半對準飛撲來的犀牛妖,還有小半對準了那受傷卻未死,又再度沖出水面的狼妖。
噗噗噗……
狼妖瞬間身體被射出了三個血窟窿,當即氣息一散,又落到水裡去,隨之斃命。
其他的弩箭卻是盡皆射在犀牛妖身上,距離太近,滅妖弩速度又快絕,犀牛妖一根弩箭都沒能避開,又或者說……他不屑避讓?
噗噗噗……
弩箭射在犀牛妖身上,如中敗革,雖其身體厚皮勉強被射進去指頭深,卻連一點血跡都沒有,根本沒用。
什麼?能抵擋滅妖弩?這等妖怪都來送死?畫舫上的軍中高手們吃驚的道。
滅妖弩之威,怕得是水神麾下頭領一級的妖怪方能抵擋。可這等層次的妖怪,就是水神手下也沒多少,怎麼可能會派來送死?
就算強行讓其來送死,那等妖怪怕是轉頭就會逃離廣淩郡,寧願背叛水神逃得遠遠的,也不會來送死。
畢竟,妖怪也貪生怕死。
中!這畫舫上一眾軍中高手的領頭者,拿出了一張黑色弓弩,正是比滅妖弩貴重百倍的追星弩。
那一根弩箭上本身就有無數符紋,在扣動扳機的?那,追星弩的箭矢符紋瞬間激發,化作一道流星般的火焰。
犀牛妖見狀,只來得及略微扭動身體,那一道流星般的火焰便已經貫穿了犀牛妖的胸膛,射出拳頭大的窟窿,完全貫穿。
全部受死!身高丈許的犀牛妖,即便胸膛有一個窟窿,依舊生機強盛,沖上了畫舫。上來了上來了,那可怕的妖怪上來了。
畫舫的艙室內有一些丫鬟、僕人,也有包括如夢閣主在內的另外七名名妓。
她們之前還有些發蒙,待得三頭妖怪被雷電劈中,又遭軍中高手弩箭射擊,才一個個反應過來。可那和房屋一般高的可怕妖怪還是殺上來了,殺上畫舫了。
難道我會死在這?如夢閣主一時間滿心恐懼。
別硬擋。
纏住他。
面對能硬抗滅妖弩,連追星弩射出個窟窿都依舊如此兇悍的妖怪,畫舫上的軍中高手們也有些驚慌。
他們中雖然有一位煉氣九層的高手,可沒叩開仙門,在這等可怕的妖怪面前,簡直就是送死。
在遠處河岸欄杆上站著的淡青衣袍女子原本想要再度施展一記掌心雷,不過她看到了那猶如流光般趕來的秦雲,也就停下了,暗道:好快,用了遁術道法?
叩開仙門的修仙人,在成先天前,按理說速度不可能這麼快,定是用了特殊的道法。秦雲可不懂這一類道法,可他有神行符籙在身。
……
難不成我們會死在這?畫舫上的軍中高手們都是心中發慌,如此厲害的妖怪,怎麼會願意來送死?
或許這頭妖怪能殺死這畫舫上的人。
可朝廷官府周圍更多的人馬會圍住這裡,這妖怪是必死無疑的,如此厲害的妖怪來送死,讓軍中高手們想不通。
我不想死,不想死。如夢閣主驚顫的道,其他名妓們也驚恐無比。
而這一刻,從近百丈之外趕來的秦雲,已然到了!
他的身影快得化作流光,在抵達畫舫的?那,瞬間拔劍。
嘩……
劍光迷蒙,劃過了一道弧形軌跡,也劃過了犀牛妖的腰部。
這一幕場景,那些軍中高手們、畫舫上的僕人、丫鬟、名妓們,還有很多岸邊看這一幕的人們都一輩子難忘。
因為半空中那弧形的劍光,在空中殘留下劍痕,停滯了一會兒,劍痕才徐徐散去。原本還怒吼著要大肆殺戮的犀牛妖卻是身體一顫,牛眼瞪得滾圓,身體從腰部一分為二,鮮血滾滾流下。
呼!
秦雲卻是站在畫舫甲板上,一揮袖,真元席捲而去,將犀牛妖的兩截身體給拍飛出畫舫,朝河水中跌落。
犀牛妖生機極強,即便身體被斬斷,被拍飛朝河水中跌落時,依舊殘留些許生機。
觸怒水神,都該死!犀牛妖上半身在被拍飛時,依舊怒吼咆哮道,嘴巴一張,竟有一顆心臟直接從嘴裡飛出。
那心臟也不同於尋常妖怪的心臟,上面竟有詭異的密密麻麻黑色符紋。
不好。
秦雲以及站在河岸欄杆上的淡青衣袍女子臉色都一變。
犀牛妖瞪大的眼睛中滿是瘋狂之色。
砰!
他吐出的心臟上的黑色符紋卻是光芒大漲,跟著砰的一聲直接炸裂開來,化為無數黑色液體朝四面八方飛濺開去。
秦雲立即一揮手道:封禁!
封禁術瞬間施展,籠罩了大半四濺的黑色液體,可伴隨著嗤嗤嗤的聲音,封禁光罩竟然瞬間被穿透,依舊有部份黑色液體朝四處飛濺開去。
秦雲連忙邁步上前,手中劍光一劃,瞬間劍光形成光幕擋在前方,將襲向畫舫方向的黑色液體給擋住了。
只聽得嗤嗤作響,秦雲施展的劍光都受到了侵蝕,卻還是擋下了。
好狠的毒液!秦雲心驚道。
淡青衣袍女子左手一伸,頓時濛濛青光彌漫,籠罩周圍,朝這邊河岸飛來的黑色毒液也都被這青光給阻擋住了。
然而朝另一邊河岸飛濺的毒液,雖經過封禁術的阻礙,依舊有少許幾滴落在數人身上。
只見那幾人頓時個個痛呼慘叫,身體迅速遭到侵蝕,極速腐爛,僅僅一個呼吸的工夫,那幾人盡皆化為了一攤膿水。
周圍其他的老百姓們都嚇得臉色發白,連忙退得老遠。
這些妖怪……秦雲在北地邊關遇到的一些場景浮現心中,目光也幽深了許多。
秦公子,謝謝救命之恩。畫舫上的一眾軍中高手松了口氣,連忙行禮,感激的道。咚咚咚!
塵霜姑娘卻是從畫舫頂層樓梯上迅速跑下來,感激的看向秦雲道:雲哥哥。
謝秦公子。
謝秦公子救我等性命。
艙室內的七位名妓們也都立即一一出來行禮。
都沒事了。秦雲看了眼塵霜,又掃視了眼周圍的人,說道:而且妳們要謝,應該謝另外一位。
若非掌心雷及時轟擊,有了一點緩衝的時間,他根本救援不及。
……
快走,快走開。
全部走遠點。
原本來看花魁的無數人們,被衙役、兵士呵斥著,讓他們離去。
剛才聽到爾等觸怒水神,全部受死的震天怒吼,無數人們雖驚恐萬分的四散逃跑,可人擠人,路道就這麼寬,一時間根本沒逃掉多少。
現在雖然被呵斥,可他們反而不急了。因為他們都看到,那三頭妖怪已經死了,危險已經沒了。
聽到了嗎?說是水神震怒,派遣了妖怪來呢。
來又怎樣?選花魁,周圍的高手多得很,妖怪來也是送死。
不過還是死了十幾、二十個人吧。
周圍的老百姓此時才感慨、唏噓,只是倒也不驚慌,在這個世道,比這慘烈的事情多了去了,若是在城外……這等事是經常發生的。
我剛才看到雷霆了,三道雷霆,轟轟轟,就轟在那三頭妖怪身上呢。
哪來的雷霆?
沒看清。
看,那位在畫舫上的公子,剛才從遠處瞬間就來了,一眨眼就到了,一劍就斬了那頭厲害的妖怪。
老百姓們議論紛紛。
雖然六年前,秦雲在廣淩郡城的名氣挺大的,可終究是六年過去了,他的容貌、身高變化都挺大,才回家鄉,老百姓們能認出他的人少之又少。
河岸旁,周圍兵士戒備著,普通老百姓都只能在遠處看著。
郡守公子溫沖也站在一旁,有些緊張,看著地面上的幾處膿水。
秦雲兄,就幾滴毒液飛濺,他們就化作膿水了?溫沖忍不住道,妖怪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你見過多少妖怪?秦雲說道。
見得不多,可聽說過很多。溫沖道。
沒高手在身旁,儘量離妖怪遠點吧。秦雲沒多說,直接走向遠處已經被打撈上來的妖怪屍體,三頭妖怪都已經現出原形。
那位淡青衣袍女子就站在那,手中抓著一根樹枝,撥弄著妖怪的屍體,仔細觀看著。秦雲走過去,正式拱手道:在下秦雲,謝道友援手之恩。
我也不是幫你,只是為了救無辜的百姓。淡青衣袍女子也沒抬頭,而是仔細看著妖怪的屍體道。
這些都是魔僕。秦雲說道。
哦?淡青衣袍女子這才抬頭看向秦雲,驚訝萬分的道,我曾在典籍中看過記載,懷疑他們可能是魔僕,可這還是第一次見到。
魔僕的確罕見,我遊歷天下,還只在北地邊關見過。秦雲說道。
淡青衣袍女子點頭,隨即才反應過來,道:我姓伊,見過秦兄。
伊姑娘。秦雲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