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破壞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開天錄(第十二卷):天選之人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二十卷):明王宮殿
開天錄(第十九卷):不落之城
元尊(第三十五卷):天源洞天
飛劍問道(第三十四卷):幻魔山谷
開天錄(第十六卷):大巫精血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WDA0792)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4月26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5301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破壞



  第一章 破壞

炎寒露。
嫋嫋涼風動,淒淒寒露零。
聽到炎寒露這個名字,巫鐵腦海中莫名的浮現出了這句詩。然後,他就下意識的將它誦讀了出來。
炎寒露冰冷的目光略略散亂了一下,她從不知道,她的名字,居然可以有如此美妙的闡釋。
但是很快,她的目光就好像乍逢寒潮的清溪一樣,凍結、冰封、陰寒刺骨。
她的身體一陣陣發冷,一絲絲寒氣不斷從心頭冒出,雙手掌心更是滲出冷汗,魯家大師級工匠精心打造的元兵彎刀,也微微的顫抖著。
如此優美的詩句,炎寒露不覺得是巫鐵自己做出來的。
作為蒼炎域三大家族之一的家主親生女,炎寒露的見識比普通人強出了太多,如此優美絕倫的詩句,只可能來自古時的文明傳承。
這樣的傳承……意味著強大的勢力。
石家那群挖礦的蠢貨,不可能有這樣強大的文明傳承,他們家的書房中有幾本書,炎家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所以,巫鐵是來自于石家之外的,更加可怕的勢力。
炎寒露腦海中閃過長生教那些或者英俊、或者妖嬈的年輕弟子的面孔。
她更是想起了那些長生教的高層,在炎家內做出的那些變態的、離譜的事情。
巫鐵,會是長生教徒嗎?
石家?炎寒露被巫鐵無心吟誦的詩句帶歪了念頭。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巫鐵清澈如水的雙眸,腳底突然炸開兩團烈焰,伴隨著轟然巨響,她向巫鐵沖了過來。
烈焰炸開,炎寒露帶起一道道殘影,身軀撕裂空氣,撞出一道道圓形氣爆,猶如自投懷抱一般,彈指間到了巫鐵面前。
她雙手曼妙的揮動著,兩柄精巧的彎刀蕩起點點寒星,無聲無息的向巫鐵籠罩了下來。
這是巫鐵見過的最美的招式,視線被烈焰覆蓋,視野中是滔天的火光。
在那似乎要吞噬一切的烈焰中,一點點亮晶晶的寒光猶如漫天飛雪潑灑而下,帶著刺骨的寒意刺向了巫鐵周身要害。
烈焰焚燒一切,而寒光直透靈魂。
炎寒露的身體更是化為了一團火,一道風,完全失去了實體,漫天火光中,巫鐵只能看到炎寒露兩點寒冷如冰的清澈眸子。
重樓境!
這個年齡和巫鐵相差仿佛的少女,悍然已經是重樓境的修為了。而且她能泯去身形,化身為風火,顯然已經修練出了神通。
巫鐵低聲嘶吼著,無形力場驟然向內塌陷,然後狂暴的向四周爆發。
轟然巨響聲中,巫鐵身邊的空氣一波波向四周沖出,白色的氣爆一圈圈向四周不斷擴散,他身邊的土地一層層的被削去。
五尊石巨人都被他爆發的氣爆打得措手不及,一個個狼狽的倒飛了出去。
烈焰包裹住了巫鐵。
炎寒露化身風火,完全融入了巫鐵爆發的氣浪中。一道道火焰凝成的殘影輕盈的在氣爆中穿梭,絲毫不受阻攔的沖到了巫鐵面前。
巫鐵左手握住了風雲幡用力一抖,大片煙雲平地而起,他的身體頓時離開地面就要沖天飛起。
無數點寒光帶著刺骨的寒意飛掠而來,噗嗤聲中,兩柄精巧的彎刀在彈指間數百次穿透了巫鐵的身體,狠狠的撕開他的皮肉。
隨之而來的是叮叮的撞擊聲。
兩柄彎刀劇烈撞擊著巫鐵皮肉下的骨骼,吞噬了四根蛟龍角,好幾柄元兵級的利器,更是吞掉了冥魔礦坑中的兩具黑骨傀儡,以及那一扇巨大的黑骨大門……
最重要的是,巫鐵還融合了無相舍利,吞噬了無相舍利中的一點精髓。
除開正在蛻變的左手食指的第一根骨節,巫鐵全身骨骼的堅硬程度不弱于普通的元兵。
炎寒露的攻擊頻率極快,而正因為攻擊速度太快,她的力量就未免太輕巧了一些,彎刀輕鬆的撕開了巫鐵的皮肉,卻無法給巫鐵的骨骼造成半點傷害。
彎刀和骨骼撞擊,猶如劈砍在鐵板上,除了清脆的撞擊聲,炎寒露的兩柄彎刀的刀口上甚至出現了極細的缺口——巫鐵的骨骼,比她的兩柄彎刀還要堅硬一點點。
風雲幡劇烈翻滾,巫鐵身邊光線扭曲,炎寒露接下來的攻擊驟然亂了章法,她完全無法確定巫鐵的確切位置,她所見到的並非是真實的存在,而是被扭曲後的虛妄目標。
她的彎刀一次次擦著巫鐵的身體劃過,再也無法有效擊傷巫鐵。
巫鐵低沉的吼了一聲,渾身皮肉被破開了數百個細小的裂口,而且都是直透骨骼的傷口。
痛,鑽心的痛,渾身皮肉稀爛的他血流全身,看上去很是猙獰。
幸好他的前後心口都有護心鏡擋著,右臂更是戴著白虎護臂……
一聲嘶吼,巫鐵拔出長槍,雙手傾盡全力揮動長槍,在身邊佈下了一道道湍急的旋流。
圓,一個個圓護住了全身。
在他的神力下,更有元罡加持,近百萬斤的神力讓他的長槍撕裂空氣時發出猶如雷鳴般的巨響,一道道氣爆不斷從長槍上噴出,他身邊的空氣猶如爆炸一樣噴湧而出,聲勢威猛絕倫。
炎寒露的兩柄彎刀繼續斬下,幾乎彎曲成九十度的長槍狠狠轟在了她的彎刀上。
巨響聲中,巫鐵的蠻力過於恐怖,兩柄彎刀轟然炸開,他的長槍也因為過於劇烈的撞擊轟然碎裂。
炎寒露只覺雙臂巨震,瞬間失去了知覺。
她驚呼一聲,硬生生被巫鐵從神通化身的狀態下轟了出來,猶如風中落葉一樣向後飛去。
她的雙臂無力的耷拉在身邊,手肘以下的皮肉猶如蜘蛛網一樣裂開,鮮血好像泉水一樣噴出。
她的兩條手臂的臂骨更是裂開了數十道裂痕,就連臂骨深處的骨髓都被震得好像豆腐渣一樣狼藉。
巫鐵的力量過於狂暴,以築基境的實力硬撼重樓境高手,他居然正面壓制住了炎寒露,一擊就將炎寒露重傷。
劇痛襲來……炎寒露從小到大從未吃過這樣的苦頭,兩行眼淚不由自主的流淌下來。
炎寒露重重的摔在地上,巫鐵長槍上的巨力依舊作用在她身上,她向後滑出了上百米遠,在田地中拉出了一條深深的溝渠,起碼有上千株熔岩草被她碾碎。
巫鐵心痛得臉都在哆嗦,渾身被彎刀切開的傷口在流血,身體上的劇痛加上心頭的痛惜,讓他忍不住大吼了起來:炎寒露,投降吧……這些熔岩草,這些元草,太糟踐好東西了!
炎寒露仰天躺在地上,雙臂劇痛,渾身骨節都好像被震碎了一般,痛得她根本動彈不得。
她微微張開嘴,茫然的看著上方的岩石穹頂。
剛才那一下重擊,炎寒露明顯感覺到,如果不是巫鐵手中的長槍品質太差,根本承受不住巫鐵那可怕的蠻力……
如果那柄長槍的品質再精良一些,讓巫鐵的力量多傳送一點到她身上,而不是臨時崩碎的話……她現在就和那兩柄彎刀、那一根長槍一樣,整個被巫鐵一槍抽成了一團血漿。
霸道如斯的神力!
但是巫鐵的氣息,只是築基境,他僅僅是築基境,沒有突破感玄境,連一絲法力都沒凝聚的築基境啊!
一個黑衣中年人擋在了炎寒露面前,手持長刀驚悚莫名的看著巫鐵。
他是炎寒露的護衛,修為比炎寒露還要高一些,但是真正的戰力,或許還不如炎寒露。
畢竟炎寒露是炎家嫡系,修練的是炎家祖傳的高深功法;而黑衣中年人只是炎家旁系族人,修練的功法比嫡傳主脈修練的祖傳功法要弱了一等。
巫鐵能一擊重傷炎寒露,自然也能一擊打敗他。
另外一個黑衣中年人則是跑到炎寒露身邊,小心的給她餵下了兩顆傷藥,小心的將她攙扶了起來。
巫鐵沒搭理他們,他從地上拔出了一株新鮮的熔岩草,擦了擦根莖上的泥土,一口吞了下去。
龐大的能量在體內爆發開來,巫鐵按照築基式的呼吸法門悠長的呼吸著,儘快吸收著熔岩草內的能量。
渾身數百處深可及骨的傷口迅速結了血痂,雖然依舊劇痛無比,但起碼不流血了。巫鐵從地上撿起一柄火鱷人戰士丟下的大斧,雙手拎著斧頭,一步一步的向炎寒露和兩個黑衣中年人逼去,勸道:我們來這裡,只是為了這個元穴……放棄抵抗吧,我不願意做無故的殺戮。
炎寒露皺著眉頭看著巫鐵,咬牙喝問道:你是長生教的人?
巫鐵挑了一下眉頭,沉聲道:那群混蛋?我當然不是……他們是我的敵人。
炎寒露驟然吐了一口氣,她看看身邊的兩個黑衣中年人,搖了搖頭道:好,我們不反抗。
兩個黑衣中年人同時大聲喝道:小姐?
炎寒露搖了搖頭,看了看站在巫鐵身後蓄勢待發的五尊石巨人,道:就那五個大傢伙,我們都對付不了,更不要說這個怪物了。
回想起剛才巫鐵隔空一擊重傷嘎魯的場景,炎寒露苦笑道:築基境,就擁有了天賦神通……還有著不弱于巨人的蠻力,這樣的怪物,我們對付不了。
只要你們不是長生教的人,就沒什麼大不了的。炎寒露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道:大不了,我父親會贖我回去……雖然,有點丟臉。
炎寒露苦笑。
巫鐵揮了揮手,老白、黑皮一夥人就神氣活現的沖了過去,先用藥物讓兩個黑衣男子徹底失去了反抗之力,這才用特製的繩索將他們捆得結結實實。
隨後,老白就給重傷的炎寒露餵了一瓶麻藥下去,讓她再也提不起半點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