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破魂梭

作 者 作 品

元尊(第一卷):蟒雀吞龍
元尊(第二卷):新生大考
元尊(第三卷):府試風雲
元尊(第四卷):黑淵遺跡
元尊(第五卷):大周之亂
元尊(第六卷):天驕匯聚
元尊(第七卷):聖跡之地
元尊(第八卷):聖碑留名
元尊(第九卷):雙龍相爭
元尊(第十卷):蒼玄弟子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元尊(第五十二卷):聖衍化界
大符篆師(第三十六卷):白家女帝
開天錄(第六十三卷):迷霧降臨
滄元圖(第十三卷):妖族入侵
大符篆師(第三十五卷):禍起蕭牆


元尊(第三十九卷):四閣相爭(WDA0829)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天蠶土豆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06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717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破魂梭



  第一章 破魂梭

周元似乎是在佈置源紋結界。
暴雨籠罩的天地間,朱煉雙目微眯的望著遙遠處,淡聲道,他能夠隱約感覺到那裡有一些細微的源紋波動。
什麼結界?方鼇眉頭一皺,問道。
應該是某種遮罩外界感知的結界,這是擔心待會兒跟天湮獸大戰起來,將山林間其他的源獸引來吧。朱煉說道。
方鼇聞言,眉頭微松,冷笑道:這小子還蠻機警的呢。
不過可惜,周元恐怕做夢都想不到,他最該防範的可不是什麼其他源獸,而是他們這群隱匿在暗中窺探的漁翁。
待會兒我與其他人上前動手便可,你在後方壓陣。他看向朱煉,提醒道。
朱煉眼中掠過一絲不豫之色,他如何聽不出方鼇言語間的輕視之意?這個傢伙,在火閣一直與他競爭二號人物的位置,更是因為他只有神府境初期的實力,就對他諸多小覷。
可這滿腦子肌肉的蠢貨也不想想,若不是他帶來的捕痕紋,火閣這些年怎麼可能發展到今天的地步?
論起貢獻,方鼇給他提鞋都不配。
不過朱煉終歸沒在這個時候多說什麼,只是淡淡的嗯了一聲,因為他也的確明白,他神府境初期的實力,摻和這種級別的戰鬥討不到什麼好處。
方鼇也不在乎朱煉的態度,心中冷笑,只要此次他順利完成任務,對於火閣而言,將是滔天大功,未來火閣二號人物的位置,他未必不能坐一坐。
甚至,一旦呂霄三個月後奪得總閣主的位置,火閣閣主的位置騰出來,恐怕就是他方鼇的了。
而當他們這邊勾心鬥角的時候,遠處的天地間,源紋結界成形,頓時將那一方天地籠罩進去,同時那裡的虛空微微扭曲,令他人的視線再也難以投射進去。
應該很快就要打起來了。方鼇笑道,眼中滿是迫不及待之色。
雖說那個源紋結界能夠遮罩大部份動靜,但若是仔細感知的話,還是能夠察覺到一些細微波動的,而他們通過這些細微的波動,便可判斷裡面的戰鬥進行到了什麼地步。
而也正如方鼇所想,就在源紋結界成形後不久,那裡忽有異樣的動靜傳出,那是強大的源氣對碰造成的。
隱隱約約間,方鼇似乎還聽見了暴怒的獸吼聲響徹不絕。
真想看看此時他們有多慘。方鼇伸了一個懶腰,可惜的道。
就算天湮獸是重傷狀態,但六品源獸終歸是六品,周元他們八個神府境就想獵殺,必然會付出不小的代價。
不過可惜,既然是漁翁,自然得在最後時刻閃亮登場。
此處火閣這邊,除了方鼇與朱煉外,還有五人跟隨,都是火閣的精銳,實力在神府境後期中也算是好手。而他們聽到方鼇的調侃,紛紛哄笑出聲。
看得出來,他們表現得都很隨意,並沒有真的將周元等人太過放在眼中。
畢竟以他們的實力,就算是正面硬碰,要吃下周元他們都不算難。更何況現在他們還在暗處做著漁翁,此次的任務,想必是十拿九穩了。
方鼇老神在在的坐在樹幹上,微眯著雙眼,如毒蛇般盯著遠處,感知著那一波接一波不斷傳出的源氣波動。
雖說看不見那裡面的情況,但他的腦海中已經勾勒出了一幕清晰的畫面——那小子,怕是在被天湮獸攆得跟狗一樣亂跑吧?
方鼇算著時間,如此約莫將近一炷香後,他忽然站了起來。
時間差不多了,現在雙方恐怕都已經算是油盡燈枯了。他淡笑道,有一種局面盡在掌握之中的從容、淡然之意。
走!
方鼇大手一揮,便率先掠出,其他人立即跟上。
朱煉則是只能孤零零的站在原地,面色不爽的望著他們離去。
在暴雨的遮掩下,方鼇一行人悄無聲息的接近了那個源紋結界所在之處。在近距離的觀測下,這個結界猶如隱形的光罩一般,若不是仔細看的話,還真是難以發現。
這小子的源紋造詣倒是還不錯。方鼇冷笑一聲道。
他伸出手掌,源氣凝聚,直接對著面前的源紋結界輕輕一劃。
頓時,結界被他輕易撕裂開一道縫隙。
他招了招手,數人便跟在他身後,一股腦的鑽了進去。
鑽進源紋結界後,方鼇第一時間便看向前方,不過旋即他就是一愣。
因為源紋結界中,並沒有任何他想像中滿地狼藉的場景,反而依舊是一片平靜,特別是他們竟然沒有看見天湮獸的影子。
而且此地怎麼看,都不像是經歷了一場大戰,那先前傳出來的動靜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人呢?方鼇身後幾人也驚疑的問道。
方鼇沉默了一下,面色猛的劇變,驚聲道:糟了,中計了!快退!
他轉過身便一掌朝著源紋結界狠狠拍去。
嗡!
不過這一次,源紋結界卻是有了巨大的變化,其上雄渾的源氣波動湧現而出,竟是擋住了方鼇這一掌。
快,一起轟開這結界!方鼇面色鐵青,厲聲道。
但就在他們剛要動手時,忽有一道輕笑聲突兀的響起:各位剛進來,就打算離去嗎?方鼇目光一轉,只見不遠處的虛空微微波蕩,數道身影自那裡顯露出來,領先一人,除了周元外,還能有誰?
而在周元身後,葉冰淩等人正有些震驚的望著他們。
方鼇咬著牙道:周元,你竟然知道我們跟著你?
周元微微一笑,雖說呂霄調查他的事情做得很隱秘,如果光憑他的身份、勢力,恐怕還真是沒辦法察覺,但他可不是孤家寡人,他有師姐罩著啊!
雖說郗菁師姐將他放在風閣後就任由他發展了,但對於他這個小師弟的安全還是很上心的。
所以在呂霄探查他行蹤的時候,郗菁那邊的耳目便有所察覺,並且迅速上報了。
而郗菁自然也就將此事告知了周元,讓他小心行事。
於是,就有了現在這場好戲。
周元,把源紋結界給我撤了!方鼇有些羞惱的厲喝道。
方鼇副閣主應該是來看戲的吧?如今好戲剛剛上演,走了未免太可惜了。周元嘴角掀起一抹詭異的笑容,淡聲道。
你想幹什麼?方鼇感覺到有些不安,忙問道。
啪!
周元伸出手指,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
轟!
就在這一刻,遠處深淵之中忽然傳出了源氣爆炸的巨響,緊接著,一道憤怒、暴戾的獸吼聲,猛的震耳欲聾的響徹而起。
周元印法變幻,有雲霧湧來,迅速將他們的身影籠罩在內,憑空消失於結界之中。咻!
而方鼇他們則是齊齊色變的見到,一道巨大的黑影自深淵中沖天而起,滔天凶威彌漫開來,那一對赤紅的獸瞳,直接就鎖定了方鼇等人。
天湮獸同樣察覺到了遮蔽此地的源紋結界,於是牠就覺得這是天淵域針對牠進行的圍剿佈置,而方鼇等人,顯然就是罪魁禍首。
方鼇等人望著天湮獸那充滿了暴怒與赤紅的獸瞳,一股寒氣自腳底板直沖天靈蓋。到了此時,他們哪裡還不明白……他們被周元算計了!
什麼狗屁的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他們自詡為漁翁,卻根本沒想到,觀戰的漁翁會突然被強行扯入戰圈,於是,漁翁與獵物的身份,直接就出現了轉變。
方鼇一行人面色鐵青的望著不遠處,獸瞳充滿殺意的盯著他們的天湮獸,心中破口大?。
他們怎麼都沒想到,他們這群漁翁最後會變成周元手中的打手,周元這是擺明瞭要讓他們先與天湮獸鬥一場。
走,打破結界!方鼇陰沉著臉喝道。
只要打破結界,他們便可以直接撤退,反正他們的目標不是天湮獸,周元那混蛋想將他們當槍使,做夢!
轟!
不過,就在他聲音剛落時,在他們身後的虛空中,忽有一道源氣洪流咆哮而出,快若奔雷般狠狠轟向遠處的天湮獸。
吼!
天湮獸仰天咆哮,音波滾滾,那源氣洪流還未曾接近,便被音波震碎。
不過,這種攻擊對於天湮獸而言無疑是一種挑釁,於是牠發出暴怒的咆哮,赤紅眼瞳死死的盯著方鼇等人,龐大的身軀上,黑色的狂暴源氣如風暴般肆虐開來。
牠巨嘴一張,只見黑色源氣噴吐而出,化為道道黑光捲向方鼇等人。
在牠的認知中,對方是一夥的,都得死,只是早死晚死的區別。
蠢貨,不是我們打的你!方鼇見狀,氣得吐血。
這天湮獸雖說是六品源獸,擁有不低的靈智,但終歸還是沒辦法跟人類相比。
快避開!
但罵歸罵,面對天湮獸的攻擊,方鼇也不敢怠慢風閣與火閣這邊的交鋒,同樣也落在了遠處正在與山閣糾纏的木柳、木青煙眼中。
嘖嘖,周元這烏龜殼戰術很精妙啊,不比妳這個結界的防禦差呢。木柳望著風閣那邊一層又一層的神魂結界,忍不住笑道。
木青煙給了他一個白眼,不過旋即她俏臉微顯凝重的道:如果周元打算憑藉著這種烏龜戰術來耗死火閣的話,恐怕有些難以如願。
雖說周元這番手段的確是能夠給火閣造成一些麻煩,但若是想要將此化為勝勢,怕是不太可能。
木柳也點了點頭,認真的道:不過我並不認為這就是周元準備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