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天降神劫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大符篆師(第五十八卷):太古天族
大符篆師(第五十九卷):輪迴碎片
滄元圖(第二十二卷):交易之地
御九天(第四卷):傳送之門
洪荒來了(第一卷):火星之旅


開天錄(第三十九卷):神國動盪(WDA0849)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29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781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天降神劫



  第一章 天降神劫

九龍棺冉冉升起,直上高空。
越是升高,九龍棺的體積越是縮小,等離地萬丈,九龍棺已經縮小到了百丈長短。從大島上騰空而起的飛天夜叉,也從數十人,增加到了三百餘。
地面上,亡命徒們一個個臉色慘澹,看著這些飛天夜叉說不出話來。
這些飛天夜叉,一個個動作極快,力大無窮,尋常六煉仙兵劈砍過去,只見火星四濺,卻不見牠們的皮膚有絲毫傷損。
這都是半步神明境的飛天夜叉,在這裡居然有三百餘。
又見數千飛僵金甲屍騰空而起,跳到了一株株參天古木的樹梢上,雙手伸向天空放聲咆哮,猶如野獸的咆哮聲聲震八方,整個大島都因為牠們的咆哮聲在瑟瑟發抖。隨之又有無數凶禽猛獸紛紛響應,一頭頭奇形怪狀,卻又體積頗為巨大的怪獸站在山巔,或者攀附在樹梢上,或者盤旋在低空中,不斷回應飛僵金甲屍的吼叫聲。
一時間整個大島邪氣沖天,非生非死、正邪相逆、不入三界、不屬五行的邪惡氣息化為一座座無形的大山,沉甸甸的向島上的所有人碾壓了下來。
就連處於隱身狀態的巫鐵,都被這股可怕的氣息轟破了隱身術,直接承受這股可怕的重壓。
無形無跡的壓力沉重異常,巫鐵的身體微微晃動,身體不受自主的向下陷去,膝蓋以下已經陷入了堅硬的岩石中。
在巫鐵上方,一株參天大樹上,兩具飛僵金甲屍低頭俯瞰,眸子裡綠色幽光閃爍,已經盯住了巫鐵。
十幾名胡家的精銳甲士拎著一個網兜,禁錮著旱魃正朝島嶼邊緣行進,目標正是胡老爺所在的三艘巨艦。
眼看他們就要走到島嶼邊緣,九龍棺內,那邪異的聲音悠悠響起:美人,本尊救援不及,讓妳受苦了……呵,呵呵,自從當年,本尊眼看妳的前身從天而降,正處於瀕死狀態,本尊直接凝聚島上地脈,為妳準備了那陰陽轉換的靈穴。本尊眼看著妳一天天的重新孕化成形,心中真是欣慰、開心。雖然為此,本尊元氣受損,晚了這麼多年才能出世,可是本尊真是開心。
妳我,都是同樣不容於天地的異類,妳我,本來就該是最好的一對……真是,妙絕!九龍棺的那位可怕存在悠然道:來吧,來吧,和本尊在一起,統治我族,然後,壯大我族,征戰八方,直到將這一方天地,徹底掌握在手中。
島嶼上,一縷縷肉眼可見的灰白色陰風從地下呼嘯而起,十幾名精銳甲士的身體一僵,隨後眼看著他們的血肉變成了灰白色,緊接著就好像燒掉的紙錢灰一樣,一片片的剝離,化為細細的灰燼隨風消散。
禁錮住了旱魃的網兜被陰風一吹,閃過幾條細細的電光,然後炸成粉碎。
身負重傷,胸口破開了透明窟窿的旱魃在陰風中騰空而起,冉冉向九龍棺飛去。
妳身上的傷,本尊能夠給妳治癒。這口九龍承天棺,是本尊的本命至寶,是本尊的孕化之地,是本尊的母胎所化,一切和本尊一般,不入三界、不屬五行的族類,都能被其滋養、強大,甚至脫胎換骨,得到無窮好處。只要妳答應,成為本尊的美人。那聲音突然嘆了一口氣,道:妳或許不答應,那又如何?妳註定是本尊的美人,我族,天生註定橫行三界,屠戮八方,弱肉強食、血雨腥風,是我族註定的命運。所以,妳若是不答應,本尊就用暴力……手段其實無關緊要,只要結果是本尊希望的那個結果,一切都無所謂。
九龍棺冉冉開啟一條縫隙,一條頎長的,表面密佈細細暗金色鱗片的手臂從翻滾而出的氤氳中伸出,一把抓住了旱魃的身軀。
在這條頎長的手臂面前,旱魃的身體是如此的渺小,被其一把抓在了掌心中,然後伴隨著旱魃的掙扎、尖嘯,被一把抓進了九龍棺。
孩兒們,騰空,飛升。我族出世,天地不容,自然有天地劫難降臨。只要熬過這天地劫難,我族就能橫行八方,盡情享受一切弱小族群的血肉、神魂。美哉,美哉,妙哉,妙哉!本尊,當一統三界八方,成為天地之間至高無上的神尊!
高空中,濃濃的陰雲散開,露出了蔚藍色的天空,還有一輪燦爛的烈陽。
三百餘飛天夜叉同時仰天長嘯,金色的陽光落在牠們身上,就見一絲絲濃濃的黑煙從牠們體表冒出。
牠們好像普通人被沸騰的開水潑了一身一樣,身上迅速生出了大量的水泡,然後水泡炸開,變得血肉模糊,粘稠的體液不斷從炸裂的水泡中噴出。
島嶼上,數以萬計的飛僵金甲屍仰天尖嘯,牠們比起飛天夜叉更是脆弱,陽光灑落,當即就有小半飛僵金甲屍通體燃起了淡紅色的火焰。
太陽真火對這些僵屍之屬有著可怕的剋制力、殺傷力,牠們的身體就好像浸透了火油的草料把子,被引燃後就立刻從身體最深處燃燒出來。
九龍棺內的那邪異存在咯咯笑了一聲。
陽光灑在島嶼上,島上無數生靈,無論是飛禽走獸,還是花鳥蟲魚,乃至地面上生長的苔蘚等等,都是無數年來被九龍承天棺散發出的邪氣浸透了的,故此才有了島嶼上這麼多稀奇古怪的生物族群。
太陽光灑落,整個島嶼都開始燃燒。
巨大的古木在燃燒,無數藤蘿在燃燒,無數巨獸在燃燒,無數巨蛇在燃燒,無數巨大飛禽,還有那些稀奇古怪,體長動輒數百丈的蜈蚣、蠍子、蜘蛛、蚰蜒等物在燃燒。
甚至是泥土在燃燒,巨石在燃燒,整個島嶼都被一層淡紅色的火焰籠罩起來。
隨後,九龍承天棺上一枚枚詭異的符文亮起,整個熊熊燃燒的島嶼開始噴湧出一縷縷精純的精氣。
好像血肉精氣,又好像神魂之力,一縷縷精氣化為肉眼可見的浩蕩長河,不斷的融入燃燒的飛天夜叉和飛僵金甲屍體內。
痛苦難當的飛天夜叉和飛僵金甲屍好像打了雞血一樣,紛紛仰天長嘯,一個個歡喜雀躍,氣息驟然比之前提升了一個到兩個級別。
九龍承天棺內的那位好大的手筆,以整個島嶼億萬生靈為祭品,以太陽真火為熔爐,熔煉整個島嶼,將其最精純的精髓淬煉出來,然後融入麾下三百餘飛天夜叉、數萬飛僵金甲屍體內。
這是無數年來,九龍承天棺吸納了不知道多少天地元能、地脈精粹後,經過九龍承天棺轉化後所化的陰邪之氣。
在無數年時間內,這股陰邪之氣已經浸透了這座方圓數百萬裡的大島上的一切,一草一木,一沙一塵,都盡被陰邪之氣浸潤。
如今太陽真火降臨,無數年來積攢的陰邪之氣從整個島嶼上被淬煉出來,融入這些飛天夜叉、飛僵金甲屍體內。
這是何等龐然的一股力量,這股力量之龐大,堪稱震古鑠今。
巫鐵眼睜睜看著自己附近的幾頭飛僵金甲屍仰天長嘯,背後長出了碩大的兩顆肉瘤。
伴隨著刺耳的撕裂聲,血漿飛濺,牠們背後生出了碩大的肉翅,然後牠們拍打著翅膀歡嘯著沖上了天空。
大群大群的飛僵金甲屍生出雙翼,成長為飛天夜叉,飛上天空。
而最初的三百餘飛天夜叉也是仰天長嘯,牠們的體形急速扭曲、拉長,變得更加瘦削,更加精悍,更加猙獰、兇惡。
牠們的頭上長出了尖角,皮膚表面生出了鱗片,背後有新的肉瘤長出,隨後肉瘤炸開,新生出了一對對肉翅。
高空中,有六翼飛天夜叉在不斷的瞬移、閃爍,牠們直接穿梭虛空,動作快得讓人的肉眼根本無法捕捉。
稍低一點的地方,數百四翼飛天夜叉仰天尖嘯,牠們激發出了某些特殊的神通屬性,身邊環繞著灰色的陰雷、灰色的陰風,更有灰撲撲的陰火旋轉,還有灰色的玄冰凍氣呼嘯閃現。
一隊隊雙翼飛天夜叉從地面飛上天空,懸浮在空中,低下頭,發出桀桀怪笑,俯瞰著島嶼上的亡命徒。
整個島嶼上的森林已經燃燒殆盡,地面光禿禿的一覽無遺,所有亡命徒,乃至胡酉所帶的百多名精銳甲士,就好像和尚頭上的蒼蠅一樣,如此的清晰,如此的刺眼。
殺了他們!九龍棺內,那人低沉的說道:留下那個揹著長弓的……他的血脈非常有趣,直指天地本源,造化大道,所以,本尊要將他轉化為本尊和美人的第一個孩兒……從今日起,你就是本尊膝下第一太子,從此為我族征戰天下。
胡酉瞪大了眼睛,一臉的扭曲和古怪。
他被九龍棺內的那怪物給盯上了?還給他預封了什麼第一太子的頭銜?從此為這些怪物出生入死,征戰天下?
胡酉很想放聲大笑——誰給你的勇氣,敢如此藐視堂堂金花州胡家的嫡子?
高空中,大片陰影撲了下來,數萬脫胎換骨,從飛僵金甲屍進化為飛天夜叉的凶物俯衝了下來。
牠們發出尖銳的嘯聲,揮動著尖銳的爪子,不斷的進行著短距離的空間跳躍,猶如一群追魂索命的惡鬼,急速逼近了島嶼上的亡命徒們。
只是一個撲殺,就有大半亡命徒被飛天夜叉的爪子洞穿了胸膛,嘶聲尖叫、咒?著被抓上了天空。
這些亡命徒也在瘋狂的反抗、掙扎,他們祭出一柄柄飛刀、飛劍,祭起一件件秘寶法寶,不斷催動自己壓箱底的神通秘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