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城下之盟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大符篆師(第三十二卷):決賽開幕
開天錄(第六十一卷):燧都之災
滄元圖(第十一卷):暗星神魔
大符篆師(第三十一卷):超級黑馬
開天錄(第六十卷):西方妖國


開天錄(第五十四卷):赤陽神山(WDA0901)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2月21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950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城下之盟



  第一章 城下之盟

媧曌嫁人了,自詡為老情人的乾梟如何捨得?他鬧騰,拼命的鬧騰,歇斯底里的鬧騰……
他甚至偷偷摸摸的調動了附庸赤陽神山的數十個部族的軍隊,浩浩蕩蕩的湧到了伏羲神國的邊疆地帶,侵入地下,大舉進攻伏羲神國。
那一戰,打得頗為慘烈,伏羲神國和媧曌的母族聯手鎮壓,一舉將乾梟帶去的大隊人馬掃蕩一空,除了乾梟和幾個貼身近衛,其他人全軍覆沒。
乾梟的父親震怒無比,親自操著鎮族神器,將乾梟痛打一頓,打得他兩年多時間只能躺在床上養傷。
他父親又親自帶了重禮,跑去媧曌的母族和伏羲神國賠禮道歉。
因為有太古金烏精魂庇護的關係,赤陽神山實在是一方刺頭勢力,尋常人輕易也拿他們沒辦法。
所以,媧曌的母族和伏羲神國思忖了一番利益得失,原本已經準備聯手攻打赤陽神山的他們,這才收下了賠禮,悻悻然的和乾梟父親握手言歡。
重傷躺了兩年多,好容易恢復的乾梟,依舊心不甘情不願。
他好幾次偷偷摸摸的跑去伏羲神國,偷偷摸摸的窺視還是皇太子妃的媧曌。
羲族血脈何等厲害,每次乾梟剛剛進入伏羲神國邊界,總有羲族長老預感到他的到來,就好像防賊一樣,出動大隊人馬對他圍追堵截。
每次,乾梟想要見媧曌一面,都是無比的艱難。
有七八次的樣子,乾梟都是被羲族的長老親手擒拿後,一路連踢帶打的送回赤陽神山的。
沒出息的赤陽神山少主,已經成了那時候的一個大笑話。
到了最後,事情已經演變到,隔上三五年,乾梟若是不去伏羲神國招惹是非一番,好些羲族的長老都有點手癢癢,有點不習慣了。
等等,我覺得,你們似乎有些事情沒弄清楚……你如果只是想要見媧曌,應該有別的法子。陰陽道人突然開口道:比如說,你們赤陽神山位處南荒,你……可以用一塊領地和伏羲神國交換。
乾梟斜睨了陰陽道人一眼道:我爹會親手弄死我,然後發動億萬族群,將那塊領地給踩碎了……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這個道理,你不懂嗎?
搖搖頭,乾梟冷然道:而且,伏羲神國的羲族,在地下世界,他們又不缺什麼資源……除了星力精華。
冷笑一聲,乾梟用看傻子的目光看著陰陽道人道:可是,赤陽神山在那些邪神眼裡,是異端,是邪魔。你以為,掌控了天地宇宙的他們,會有一絲半點的星光落在赤陽神山上?羲族,可不稀罕赤陽神山的地盤……所以,我和曌妹,那時候……真苦。
乾梟閉上眼睛,幽幽的、深情的嘆了一口氣,道:最終,我實在是按捺不住我對曌妹的思念……我,總要想辦法陪在她身邊呀,哪怕,只是隔三差五的見她一面呢?
所以……巫鐵、陰陽道人、滄海道人同時開口道。
所以,我接受了成為赤陽神山之主的試練……我接受了太古金烏精魄的考驗,順利的通過了歷代先祖的考驗,繼承了先祖傳承的神力,當著所有長老的面,擊敗了我的父親,成為了赤陽神山一脈有史以來最年輕,也最強大的山主。乾梟傲然昂起了頭,道:我父親,也被稱為萬年罕見的天才,但是他繼承了先祖之力後,只有神明境八重天的實力,而我,神明境十重天!
然後?巫鐵、陰陽道人、滄海道人再次異口同聲的問他。
然後……乾梟抬起頭來,感動得潸然淚下的喃喃說道:我做了這個世界上,其他臭男人都做不到的事情……一如你們所見的那樣,我終於可以陪在曌妹身邊了。哪怕是她丈夫,也沒有任何藉口可以驅趕我……
他輕嘆了一聲,道:甚至,她丈夫,當年的皇太子,如今的伏羲神皇,還要感激我……若非我,呵呵,他那時候,可難以繼承神皇之位。
巫鐵喃喃道:你給自己用了宮刑,為的就是跟在媧曌身邊……為了這事情,你甚至幫她的丈夫,爭奪皇位……你可真是……足夠……
巫鐵想說點心裡話,罵一句髒口。
陰陽道人和滄海道人同時打斷了巫鐵的話,兩人齊聲感慨道:果然癡情,足夠癡情,真是……太他媽的讓人感動了。
乾梟一臉沉醉的笑著,笑得神魂蕩颺,笑得失魂落魄。
巫鐵的臉抽了抽,他看看陰陽道人,再看看滄海道人,重重的咳嗽了一聲:那,如今,她在我手上。
乾梟呆了呆,說道:誰?啊,曌妹……
乾梟從自己的陶醉中驚醒,他四平八穩的跪在地上,重重的向巫鐵磕頭如搗蒜:武王,一切冒犯,都是本尊的錯,只求你,只求你……不要傷害曌妹,什麼都好商量,什麼都好商量……
巫鐵的臉抽了抽。
他感覺,自己是個大壞人,他綁票了某個癡情男子最心愛的女子,然後逼迫對方做一些不好的事情。
嗯,這種事情,果然是太壞了。
可是,看看一臉淚水的乾梟,巫鐵覺得,算了,還是繼續做壞人吧。
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和物,打擊敵人。巫鐵喃喃道:我這也是,為了武國的子民啊……
沉吟了一陣子,巫鐵喃喃道:你以如此尷尬的身份,蹲在了媧曌身邊……赤陽神山那邊呢?
乾梟笑呵呵的看著巫鐵道:我通過了試練,擊敗了我父親,我就是赤陽神山之主,太古金烏精魄,就只聽我的話……所以,雖然所有的長老,包括我父親,都叫囂著要廢了我、殺了我……可這麼多年了,赤陽神山依舊是我的赤陽神山。
巫鐵無語,向乾梟比出了一根大拇指。
如此,甚好……嗯,如果你能調動赤陽神山的軍力,幫我抗擊敵人……順帶著,我對你們赤陽神山的什麼鎮族之寶之類的,很感興趣……如果……巫鐵自己都有點臉紅,這話說不下去了。
乾梟則是一臉坦然、淡定的用力點頭道:沒問題,只要你不傷害曌妹,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不就是一些死物,還有一些不相干的人手嗎?和曌妹相比,算什麼呢?我答應,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巫鐵、陰陽道人、滄海道人,再次無言閉嘴。
實在是,他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乾梟太配合了,讓他們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
從武國惡魔巢穴所在的邊疆州治向南,有一片綿延億萬裡的原始叢林。
這裡的環境,比北疆通往北方雪原路上的蠻荒山嶺更加惡劣,到處是毒蟲猛獸,到處是瘴氣沼澤,到處是各種匪夷所思的奇異靈怪。
以當年大武神國好戰如狂的個性,他們專責開疆拓土的主力軍團,耗費了數萬年時間,也再沒能向南方推進一步,沒能在南面開闢出一個新的州治。
以神明境五六重天的修為,若是運氣夠好,沒有被這一片原始叢林中的毒蟲猛獸吃掉,沒有被瘴氣毒死,沒有被沼澤吞沒,沒有被那些奇異靈怪變成某些古古怪怪的存在的話,耗費兩年左右的時間,可以穿過這一片原始叢林。
這一片原始叢林的南邊,就是無盡莽荒。
大湖,草原,巨型沼澤,一座座孤立、相互之間沒有任何牽絆的大型山峰,還有古怪的裂谷,突兀而險峻的天坑,深不可測的複雜地下甬道……
林林種種的古怪地貌,構成了無盡莽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