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風苼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七十五卷):潛龍計劃
大符篆師(第五十卷):天河源頭
大符篆師(第五十一卷):祖域世界
滄元圖(第二十卷):間隙之戰
御九天(第二卷):老王戰隊


開天錄(第六十卷):西方妖國(WDA0907)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15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968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風苼



  第一章 風苼

突然間,老鐵吹了一個極其響亮、悠長的口哨,朝著數百丈外的江面上,一條七八丈長的漁船用力的揮手示意道:嗨,那邊船上的大妹子,那條金鱗大鯉魚賣不賣啊?
巫鐵低下頭,一巴掌拍在了腦門上。
這老鐵,有點放飛自我……
不過,也是,這等漁歌相和的風情,在三國之地是見不到的。
燧朝畢竟強盛驚人,那條漁船上,那個身穿粗布衣,鵝蛋臉,皮膚白皙,身形矯健的漁家女,雖然姿色只有六七分,但是配合上她身上洋溢的青春活力,卻能給人八九分的好感。
巫鐵這艘巨艦的速度緩緩放慢,那條漁船向著這邊靠了過來。
一個老漁夫帶著四個漁人,用大網緊緊兜著那條剛剛拉上來,足足有四尺多長的金鱗大鯉魚,遠遠的,一臉笑容的朝著老鐵欠身行禮。
這位大爺,這碧螺江的金鱗大鯉魚,可是有名的……老漁人滿臉是笑,但是眸子深處卻帶著一絲警惕和拘謹的,回著老鐵的話。
巫鐵買下的這艘巨艦長有一千二百丈,這條七八丈長短的小漁船在這巨艦面前,就好像巨鯨旁的一條小魚,稍微碰觸一下,就會被撞得粉碎。
這也是燧朝朝堂頒發的規制中,能夠在水域上航行的,規格最大的貨船。
這樣一艘巨艦造價高昂,不是豪門大戶,哪裡買得起這樣的大傢伙?
老漁人只是普通百姓,修為不過重樓境十五六重天,心知肚明這種豪門大戶的老爺們,一句話不對付,就會給自家帶來滅頂之災。
只是,四尺多長的碧螺江金鱗大鯉魚,實實在在是稀罕物……老漁人也不願意就這麼三兩錢給賤賣了。
老鐵哈哈笑著,伸手在袖子裡掏了一大把明珠、翡翠、瑪瑙、碧玉等值錢物件,抖手丟進了漁船的船艙,然後手指一勾,那條金鱗大鯉魚就拼命的搖頭擺尾掙扎著,身不由己的飛到了老鐵面前。
走啦,走啦,趕緊,燒了下酒。
巨艦冉冉啟動,老漁人和船上的一眾子女呆呆的看著船艙裡熠熠生輝,超過了魚價近千倍的財物,不由渾身都在哆嗦。
那大妹子,剩下的做妳的嫁妝哈!巨艦行出了一段距離,老鐵回頭朝著漁船拋了個飛吻,叫道:祝妳以後多子多孫,白頭偕老……哥哥我去了,不要惦記我!
漁船上的漁女面皮變得通紅,抓起一把河蝦就朝老鐵這邊砸了過來。
漁女也有重樓境一二重天的修為,河蝦呼呼的飛出百來丈遠,這才力竭落回江水中。
漁女指著老鐵,羞然呵斥道:啊呸,登徒子!
老鐵呵呵笑著,笑得臉上都出了褶子。
巫鐵饒有興致的看著老鐵,道:老鐵,你似乎很開心?
老鐵拍了拍懸浮在面前的金鱗大鯉魚,隨手將牠丟給了船艙中跑出來的水手。
仰著頭,看著天,老鐵喃喃道:當然,開心呢……你不知道,來到這裡,我有多開心。曾經啊,我以為,三國大陸就是一切了。人族,已經淪落到了那種地步……嘖,被人當韭菜一樣,一茬一茬的收割著。可是,原來才發現,咱們,還有點希望。
看看這燧朝……老鐵滿面發光的東張西望著,道:看不膩的景色……看不膩啊!巫鐵小子,你知道麼,自從你跑到那地窟裡,把老子驚醒之後,老子這麼多年,這幾天是最開心的。這裡的人,活得才像是一個人。
搖搖頭,老鐵長嘆道:雖然還有些不足,比起老子被製造出來的時候,還有很大的不足。但是,很好,已經很好了,不能奢求太多,不是嗎?
江風吹過,右手側江岸堤壩上,一群穿紅戴綠的孩童,正順著江風放風箏。
十幾條尾巴高高翹起的大黃狗,汪汪叫著,歡快的追著這些孩童跑來跑去。
在堤壩下面,一條小小的木船上,一個精瘦的老人揮動著竹篙子,朝著孩童們放聲叫?著。
一群小兔崽子,跑慢些,跑慢些……別踏空了摔江裡面。
一群近千隻大白鵝,在江邊的淺水中嬉戲,不時鑽進水裡獵食魚蝦,不斷發出嘎嘎的叫聲。
堤壩上,一頭跑得太過歡樂的大黃狗突然一腳踏空,一路翻滾著,順著堤壩摔進了岸邊的淺水中。
大黃狗一臉呆萌的在水裡掙扎遊動,一群被嚇了一跳的大白鵝呆了呆,然後撲上去一陣翅膀抽打,打得這狗子狼狽不堪,歇斯底里的汪汪叫著。
老鐵笑得差點從欄杆上摔了下去,他指著那條落水的大黃狗,放聲狂笑道:看那傻狗……哈哈,哈哈……哎……當年……
老鐵的情緒有點低沉。
巫鐵看了看他,笑問道:當年,你也養過狗?
老鐵冷哼了一聲,昂起了頭,道:老子才沒這麼無聊,養狗什麼的,除了那個三隻眼的傢伙……他的那條賤狗,哼哼,當年我們一夥兄弟,誰沒被牠啃過腿?
巫鐵笑著,舒舒服服的伸了個懶腰,然後向後靠在了靠椅上。
江風吹過,遠遠近近的江面上,打魚的漁人唱著歌謠,此起彼伏的漁歌遙相呼應,不時有歡呼聲傳來。
一條體形足夠大,品色足夠好的大魚,就足以讓這些漁人歡喜好幾天。
白天打的魚,送去魚市上賣掉,沽一壺酒,買幾斤肉,偶爾奢侈一些,殺一隻雞……
夜間江邊的小漁村裡,有酒香,有肉香,有孩子和狗的歡呼聲,雞鴨鵝也在叫……
巫鐵輕輕的哼著歌。
雖然擔心裴鳳,但是此刻,巫鐵很享受這種莫名的煙火氣息。
所以說,人族是不能被當作韭菜,這麼卑賤的,一茬一茬的收割的。老鐵抬起頭來,看著天空道:總有一天……
巫鐵緩緩點頭。
是啊,人族。
他的父親,他的母親,他的兄弟,他的親眷,他認識的,不認識的,這些人族……無論是富貴的,還是貧賤的,無論是俊俏的,還是醜陋的,無論是聰明的,還是愚笨的……
人族,不是韭菜!
前方,數十裡地,一座江邊小農村上空,一道紫氣蕩漾的巨大手印憑空出現,然後重重的一巴掌朝著小農村拍了下去。
巫鐵、老鐵同時站起身來,懸浮在船頭,愕然看著那處。
一聲巨響,一道通紅的劍光噴吐著烈焰沖天而起,一劍將那大手印劈成了漫天紫色流螢亂飛。
一道高亢的呵斥聲傳來:叛王逆子在此……殷王府世子風?在此……
擋我者死!一聲沙啞的怒吼聲傳來:擋我者死……還有,爾等,休要亂殺無辜……爾等……
一道道大手印不斷浮現,金色的、紫色的、銀色的、藍色的,烈焰、寒冰、雷霆、颶風,大手印中各色詭異的天地元能呼嘯怒吼,一下接一下的朝著那小農村拍了下去。
赤紅色的劍光不斷轟出,將一隻隻大手印劈得粉碎。
隨後數十道遁光呼嘯著從小農村中沖出,筆直的朝著碧螺江的方向沖了過來。
一個冷厲的聲音傳來:世子殿下,逃了這麼些天,您也累了吧?不如歇歇?呵呵呵,想要水遁逃走?奈何,此路不通啊!
隨著那冷厲的聲音響起,一枚銀色的印璽憑空出現在碧螺江上空。
印璽上幽藍色的寒光閃爍,長達百里的江面突然喀嚓嚓結了厚厚的冰塊,頃刻間連江底都被凍結了。
這一段江面上,所有大小船隻同時被凍住了,巫鐵的這艘巨艦,恰恰就被凍在了裡面。
數十道遁光同時向下一落,眼看著江面被凍結,他們立刻一個盤旋,朝著碧螺江的上游急速飛來。
風?,這次,你逃不掉了。一個粗豪的聲音遠遠傳來:禁!
虛空中,十二面蒼青色的大旗浮現,大旗緩緩揮舞,一圈圈透明的青色波紋朝著四周擴散開來,數十道遁光驟然齊齊摔落,重重的砸在了冰面上。
這裡的虛空被封禁,所有人都失去了飛行能力。
冰封的碧螺江面重重顫抖了一下。
風?,還有二十幾個殷王府的心腹死士,連同七八個青年、少年、孩童,全都重重的摔在了冰面上。
風熵是燧朝二皇子,他的父親風禎已經在皇位上坐了將近三萬六千年。
所以,風熵的年齡也不小了。
哪怕他看上去只是二十出頭的青年模樣,但他的兒子,兒子的兒子,都有許多了。
風?,風熵的大兒子。
對外,風熵宣稱,風?的資質不怎麼樣,只是勉強以一百零八條大道入道。但是因為風熵太喜歡風?的生母,所以還是將風?立為了世子。
實則,風?的天賦,比風熵更強,以整整六百六十條大道法則為基礎,強勢破入神明境。
和驕縱、驕狂的風熵不同,風?很低調,很內斂,甚至有點像是羲武樂的性格,低調得近乎自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