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洗刷冤屈

作 者 作 品

飛劍問道(第一卷):榮歸故里
飛劍問道(第二卷):白虎大妖
飛劍問道(第三卷):誅殺水神
飛劍問道(第四卷):波瀾驟起
飛劍問道(第五卷):妖魔奸細
飛劍問道(第六卷):劍意領域
飛劍問道(第七卷):景陽洞府
飛劍問道(第八卷):生死不棄
飛劍問道(第九卷):群妖環伺
飛劍問道(第十卷):極境劍仙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七十五卷):潛龍計劃
大符篆師(第五十卷):天河源頭
大符篆師(第五十一卷):祖域世界
滄元圖(第二十卷):間隙之戰
御九天(第二卷):老王戰隊


滄元圖(第十一卷):暗星神魔(WDA0927)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飛刀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0年05月22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079211048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洗刷冤屈



  第一章 洗刷冤屈

孟川抓著父親的手臂,帶著他直接出了牢門,繼續往外走。
陰暗的地牢內,遠處的入口依稀能看到外界的天濛濛亮了。
川兒,你別糊塗。孟大江急道:該如何懲戒,我都毫無怨言。你這麼做……
孟川不發一言,大日境真元流轉,直接封住了父親的嘴巴,父親孟大江頓時說不出話來。
父子二人往外走時,忽然遠處地牢入口出現了一道身穿紫色衣袍的魁梧身影,冷漠的看著孟川父子二人。
師叔。孟川抓著父親的手臂,停了下來。
孟川,你要帶著你父親去哪?龔胥侯淡然問道。
師叔已經定了我父親罪名,判他死刑,上稟元初山,等元初山的最終核准,對吧?孟川問道。
龔胥侯說道:證據確鑿,你父親也承認了,自然要按元初山的法規來辦。
證據確鑿?孟川冷笑道:師叔啊,你也是封侯神魔,這天下間神魔的手段多得是,控制人心,篡改記憶……這等手段難道你都不知?
是有這等手段。龔胥侯說道:可你父親是不滅境神魔,即便是簡單篡改些許記憶,也需要幻術達到道之境的存在才能做到。一位幻術達到道之境的存在,何等稀少?會特意構陷你父親?
可能性確實比較低。孟川說道:可是……也存在這種可能,既然如此,能算證據確鑿?
龔胥侯說道:地網辦事,普通神魔犯案就是如此處理的。如果每一個案子,都認為可能會篡改記憶,那要查實就太難了。每一個案子都需要強大的神魔仔細追查,會耗費多少精力?
普通神魔犯案?可我爹他不是普通神魔!孟川說道:他是我孟川的父親!我懷疑就是天妖門故意構陷他!
天妖門構陷?龔胥侯皺眉道。
孟川早就認定了,有自己這個兒子,還有太陰聖女白念雲這個妻子,爹的身份自然不普通。
不管是否構陷,你都可以上稟元初山,相信元初山會查實。龔胥侯說道。
如今神魔們征戰四方,哪有心思慢慢追查一個案子?就像師叔你,直接讓元初山做最終決定,元初山就一定會認真、仔細的追查?孟川搖頭道:其他神魔辦事我不信,我會親自帶父親去元初山。這件案子的前前後後,我都會盯著。
哪有你如此做事的?龔胥侯皺眉道。
那是我父親!孟川怒道:師叔,今天你別阻擋我!
你太放肆了!龔胥侯有些惱怒的道。
轟!
那就恕師侄無禮了!孟川話音一落,帶著父親直接化作一道閃電,沖天而起。
恐怖的雷霆將地牢上方的屋頂直接撞出一個大窟窿,孟川帶著父親已經破空而去。
大膽!龔胥侯嗖的化作流光追過去。
地牢外的那些神魔們之前看到孟川和龔胥侯針鋒相對時,就有些膽戰心驚。
一位是元初山年輕一代三大天才之一的孟川師兄,最近數年,更是斬殺了不知多少妖族,對吳州、錢州境內不少神魔都有恩德。
一位更是封侯神魔龔胥侯,坐鎮吳州城,威名遠播。
兩人針鋒相對,那些不滅境神魔們哪裡敢吭聲?
沖出去了?
我的天,直接撞破地牢了?
這些神魔們看著地牢屋頂的巨大窟窿,不由瞠目結舌,更看到遠處一道閃電一閃便到了遠處,龔胥侯的流光劃過長空去追,卻明顯慢了一大截。
吳州城外的一株大樹樹冠上,孟川抓著父親的手臂,看著遠處站在城牆上沒再追的龔胥侯。
龔胥侯顯然意識到彼此的速度差距了,心中驚道:這個孟師侄,帶著一人,速度都遠超於我?
孟川,你這麼做太胡來了,凡事都有規矩。龔胥侯傳音怒喝道。
師叔。孟川也傳音道:師侄也知道凡事有規矩,但此事關係到我父親的清白與生死,師侄也只能任性一回了。等到了元初山,我會向師尊他請罪,但我父親的案子必須查得明明白白。若是我父親真的勾結了妖族,那便是死不足惜;若是我父親是冤枉的,也定要還我父親清白。師叔,這次是師侄不對,等此事過後,師侄定會親自來賠罪。
嗖!
說罷,他帶著父親化作一道閃電,迅速消失在天邊。
龔胥侯站在城頭上,既惱怒又無奈,他能怎麼辦?追不上啊!
孟川抓著父親的手臂,化作雷霆一路趕路。
跨過江河,跨過高山,路邊的景色迅速往後退去,父子二人以超高速在前行。
川兒。孟大江真正感受這等速度,從側面瞭解了自己兒子如今有多了不起,帶著他這個老父親,都比龔胥侯快很多。
川兒,真沒必要去元初山,我不想再讓你丟臉了。孟大江開口道。
孟川看了看父親,又繼續看著前路,眼睛微微泛紅。
他不想辯解。
他認定了,父親是被冤枉的,他想要元初山還父親一個清白。
若是……若是父親真的勾結了天妖門,那該怎麼辦?
想到這,孟川就感覺心仿佛撕裂般疼痛,他無法接受那個結果。
一定是冤枉的,我父親一定是冤枉的!孟川默默道。
……
帶著父親硬生生趕路過萬里,孟川一路上心思很重,只覺心頭諸多雜念還在碰撞,元初山就已經到了。
孟師兄。守山的神魔看到孟川,立即熱情的打招呼。
嗯。孟川應了一聲,就帶著父親化作雷霆閃電直奔洞天閣。
洞天閣的老管事早就在等候,主動帶領孟川兩人進入洞天閣內部,來到後花園的亭子前,長髮披肩的秦五尊者正坐在那飲茶看書。
孟川直接噗通一聲跪了下來,鄭重的磕頭道:弟子強行將父親從吳州城地牢帶到了元初山,自知有罪,甘願受一切責罰。弟子只求師尊憐憫,求師尊看在弟子身為人子的份上,查清我父親勾結天妖門一案的真相!弟子只求一個真相!
一旁的孟大江看到兒子跪在那乞求,不由又是心痛又是自責。
癡兒!
秦五尊者見狀,輕輕嘆息道:你為人族守護近一州之地,斬殺了不知多少妖族,救了不知多少人,對整個人族有大功,我又豈能容許你父親這麼不明不白的就被處死?你是關心則亂。
是。孟川低頭道。
你莽撞的搶了人帶到元初山,念在你這些年勞苦功高,念在你父子情深,這次的懲罰就免了。秦五尊者看著孟川道:以後就不能這麼亂來了,再著急、關心,你只需將事情稟告我即可,難道你連我都不信?
孟川連忙道:弟子當然信。
秦五尊者看了看孟大江,又對孟川道:這案子的諸多證據,吳州城那邊已經上稟了上來,從證據來看,的確沒問題。對這個案子,你有什麼想法?
我岳父大人和我爹是生死之交,彼此相處三十年,也認定我父親不可能勾結天妖門。孟川說道:我父從小教導我長大,我仔細回憶,也認定我父不是那種人。而如今我父親卻主動承認……我懷疑,是控制人心、篡改記憶一類手段,用在了我父親身上。
控制人心,篡改記憶?秦五尊者微微點頭道:你爹是神魔,對方要做到這一步很難,至少要幻術達到道之境,而想要查出來,難度就更高了,元初山能追查的神魔不超過一手之數。
孟川也明白,幻術一道的封侯神魔,都不一定能查得出。
如今強大的神魔都在坐鎮各方。秦五尊者說道:我倒是可以試試,但也只有七八成把握。我若是不成……再送你們父子倆去找渡欲王,在幻術方面,渡欲王是元初山內第一人。
煩請師尊了。孟川感激萬分的道。
師尊終究是造化尊者,壽命悠久,元神強大,兼修一些秘術也可以達到極高深的地步。師尊說有七八成把握,問題應該就不大了。
秦五尊者看向一旁的孟大江,微笑道:坐。
孟大江面上露出笑容,立即坐在了對面的凳子上,顯然已經完全被控制住了。
孟川,我追查,需要翻閱你父親的記憶,你不會介意吧?秦五尊者問道。
不介意。孟川點頭道。
不管是師尊,還是渡欲王來,要仔細追查,翻閱記憶都是輔助手段之一。
就算本人覺得記憶模糊,在魂魄當中都依舊有清晰的記載。說著,秦五尊者開始翻看孟大江的記憶。
一幕幕記憶畫面,有聲音,有影像,而且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是非常龐大的。
秦五尊者一邊分神查看,一邊笑著說道:記憶是非常縝密的,三年前發生的事,之後三年時間內會經常回憶起來,會融入其他記憶中。所以,若是被篡改了記憶,單單翻看記憶,就有望找出破綻了。
嗯?你娘竟然還活著?太陰聖女白念雲?秦五尊者有些驚訝的道。
是。孟川點頭道:我也是剛剛知曉,甚至此事我都不敢全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