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太不瞭解我

作 者 作 品

流氓神醫(第一卷):氣人的小舅子
流氓神醫(第二卷):活該挨打
流氓神醫(第四卷):孽畜跪下
流氓神醫 (第五卷) :為老不尊
流氓神醫(第六卷):氣勢洶洶
流氓神醫(第七卷):龍精虎猛
流氓神醫(第八卷):左還是右
流氓神醫(第十卷):你繼續狂
流氓神醫(第十一卷):庸人自擾
流氓神醫(第十二卷):繼續跪著

推理科幻

【類別最新出版】
血獄江湖(第二十二卷):再入北境
血獄江湖(第二十三卷):步步驚心
萬相之王(第四卷):靈水之祭
教場(週刊文春推理小說第一名)
教場2


流氓神醫(第三十九卷):身敗名裂(WDA1349)

類別: 文學‧小說‧散文>推理科幻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永恆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22年01月14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192頁
ISBN:471800613693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太不瞭解我



  第一章 太不瞭解我

閻慕良忽然一個激靈反應了過來,滿臉驚愕的盯著羅驍道:你是個鬼修。

他又看向楚天舒,目光中充滿了不可思議:你身邊怎麼會有鬼修?

閻魁身邊都可以有你這麼個兒子……楚天舒反問:我身邊怎麼就不能有鬼修?

羅驍在閻慕良屁股上踹了一腳,沉聲喝道:出去。

閻慕良不情不願的從保險櫃裡爬了出去,憤然看著楚天舒:以前還說對我父親就像對親兄弟一樣,還說什麼我父親是你最信任的人,你就是這麼對待自己最信任的人?

竟然隱瞞了我父親這麼多事情。

別說我以前對你父親是絕對的信任,即便我不信任他又怎麼樣?楚天舒冷哼道:他的所作所為,對得起我對他的信任嗎?

閻慕良冷笑道:現在看來,我父親早做準備,是多麼明智的選擇。

楚天舒道:等我爆掉他腦袋的時候,你就知道他的選擇是多麼的愚蠢。

閻慕良冷哼道:嘴硬沒用,你先能做得到再說吧。

這時,皇甫昭南大步走進書房,開口道:天臺有人要見你,應該是你等的人。

楚天舒嘴角勾起:來的夠快啊。

我爸來了?閻慕良一臉驚喜的從地上爬起,就準備往外沖。皇甫昭南上前兩步,擋住了他的路。別那麼激動。楚天舒拍了怕閻慕良的臉:這麼大的人了,連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道理都不懂嗎?說完,他就叼起根香煙往外走去,目光瞬間恢復了冷峻。皇甫昭南揪住閻慕良的後衣領,拖著他跟了上去。羅驍,則又詭異的化為一團黑霧,消失不見。楚天舒來到樓頂天臺。停機坪上停著一架嶄新的直升飛機,飛機旁,是一個身材魁梧的漢子,看上去大概四十多歲的樣子。他國字臉,濃眉大眼,身高在一米八開外,儀錶堂堂。正是閻魁!楚天舒雙眼眯起,果然,拿下閻慕良,還是見到閻魁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看到楚天舒出現,閻魁頓時笑容爽朗的迎了上來:大哥,這兩年怎麼都不聯絡小弟呢?可想死我了。看他的樣子,跟楚天舒哪兒有絲毫芥蒂,仿佛倆人之間沒有發生過任何不愉快。我不敢啊。楚天舒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一槍都差點要了我的命,要是再來一次,恐怕我就真得去陰曹地府報到了。閻魁眯眼道:到底是什麼人這麼大膽,竟然敢對我大哥,堂堂的教父出手,讓我查出來,看我不撕了他。楚天舒嗤道:閻魁,到底是怎麼回事,咱們心裡都清楚,所以就沒必要扯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了。

我跟你說過多少次,想要什麼就直接跟我說,我不給你的,你不能搶!楚天舒語氣淩厲:可是你倒好,為了那些身外物,竟然想置我於死地。說的輕巧,假如我要你全部身家,你會給嗎?閻魁嗤笑一聲,面上笑容收斂:看在你當初救了我的命,還對我多般照顧的份兒上,我再給你一個機會。他戟指朝楚天舒點了點:為我效力,我不會虧待你的,怎麼樣?閻魁從兜裡摸出打火機,上前給楚天舒把香煙點燃:看在你一直對我不錯的份兒上,我再提點你幾句,這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得識時務,你說呢?這時,皇甫昭南揪著閻慕良出現在樓頂天臺。閻慕良大聲叫道:爸,救我。閻魁循聲看去,目光瞬間凝聚成芒,他迎上兩步,看著閻慕良光禿禿的雙手手腕,明顯失去了鎮定:良兒,你……你的手……閻慕良像是受了委屈又見到家長的孩子,竟然直接哭出了聲:爸,姓楚的毀了我的雙手。閻魁憤然看向楚天舒,眼睛紅的似要滴出血來。楚天舒嘴角勾了勾,戲虐道:怎麼樣,現在還要我為你效力嗎?閻魁目光又落在閻慕良身上,恨鐵不成鋼的道:現在知道你那點實力屁都不是了吧?我跟你再三強調,不要招惹他不要招惹他,你怎麼就不聽呢?爸,我錯了。閻慕良啜泣著道:你一定要給我報仇啊。閻慕良看看雲淡風輕的楚天舒,再看看泣不成聲的閻慕良,表情複雜至極點。同樣二十多歲,同樣都是在市井長大,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

本來還準備看在咱們以前交情的份兒上,再給你一次機會,可沒想到,你竟然把我兒子傷成這樣。閻魁語氣冰冷:他是我唯一的兒子。楚天舒嗤道:所以咱們誰也不用再給誰機會,恩恩怨怨,今天就做個了斷吧。閻魁沉聲道:我沒意見,不過……他看了閻慕良一眼:這是咱們之間的事情,可不可以先放了我兒子?我跟他之間的帳已經算完了,你今天要能贏了我,他會沒事。楚天舒眯眼道:你要贏不了,就把你拿走的我的東西,乖乖還回來,他一樣可以留下一條命。好,咱們就這麼說。閻魁冷然道了句,渾身一震,身上的黑色風衣就刺啦撕裂成兩半,飛了出去。裡面,竟然內襯著一件樣式古樸的將軍鎧,他展開右臂,兩個手下就從直升機裡抬出一杆長槍,送到了他面前。閻魁接過大鐵槍,順手抖了個槍花。隨著他眉心赤焰亮起,長槍上隱隱有一個長蛇的光影,若隱若現。楚天舒幽然道:看來你這兩年有不少好際遇啊。想必你也是一樣,能接連廢掉公羊益兄弟倆,肯定突破玄境了吧?閻魁嘆道:真是可惜,假如咱們能繼續聯手的話,一定能打下一片更為廣闊的江山。楚天舒戲虐道:我給你打江山?你覺得可能嗎?你各方面的能力確實很出眾,但你的問題想必你自己也清楚,那就是太重情義。閻魁幽然道:重情義讓你身邊聚攏了一大幫對你忠心耿耿的朋友,但這同時也是限制你發展的楛桎。他冷哼道:你縱觀歷史,哪個成就一番大事業的梟雄不是鐵面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