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奇幻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秘徑

作 者 作 品

開天錄(第二卷):不速之客
開天錄(第一卷):古神兵營
開天錄(第三卷):秘境之爭
開天錄(第四卷):逃離秘境
開天錄(第五卷):冥魔礦坑
開天錄(第六卷):無相舍利
開天錄(第七卷):石城血戰
開天錄(第八卷):霧刀祖地
開天錄(第十卷):覺醒神通
開天錄(第十一卷):媧穀角鬥

奇幻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開天錄(第四十卷):諸神降臨
開天錄(第三十九卷):神國動盪
龍城(第一卷):入學考核
元尊(第四十三卷):超級空間
開天錄(第三十八卷):借死轉生


開天錄(第三十一卷):五行精靈(WDA0830)

類別: 奇幻文學
叢書系列:欣然文化
作者:血紅
出版社:欣然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0月04日
定價:180 元
售價:142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08頁
ISBN:471302543723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秘徑



  第一章 秘徑

司馬侑沒有答應巫鐵角力的請求。
當著樞機殿、黑鳳軍、大澤州軍三方士卒的面,司馬侑擺出了?江伯的伯爵做派,以身份不對等為藉口,拒絕了巫鐵的角力請求。
樞機殿眾多官兵臉色難看,黑鳳軍、大澤州軍的士卒們,則是毫不客氣的大聲喧嘩起來。
司馬侑、司馬釁、司馬虎等人對這些喧嘩聲充耳不聞,只是催促著巫鐵讓開通道,讓等候在空間門另外一側的大部隊趕緊過來。
因為司馬侑的出現,同時他手上有正兒八經的軍部調令,巫鐵也沒辦法拒絕樞機殿大軍的進入。
噓聲、罵聲不絕於耳,樞機殿一艘又一艘樓船穿過空間門,有點狼狽的降落在大澤城外的密林中。
大隊士卒離開樓船,砍伐樹木,平整土地,開始建造軍營。
整整六百艘中大型樓船,近十萬樞機殿直轄的精銳士卒,加上數十萬烆王府,以及司馬釁、司馬虎等人家中派來的私兵,近百萬精銳在大澤城外按下了營盤。
也好,也好。黃瑯雙手揣在袖子裡,身後跟著數十名大澤州的官吏,一行人眺望著遠處密林中不斷倒下的參天古木。
將軍有意讓我們開闢更多的田地,畢竟大澤州的人口越來越多,到了明年,那些婦人八九成都會誕下孩兒,大澤州憑空能增加千萬新血。黃瑯笑得好像一隻老狐狸:開闢新的田地,最緊要的就是這些礙事的密林,砍樹、伐根,平整土地,各種事情麻煩著呢。有這百萬精銳免費幫我們做了初期工作……真是古道熱腸,樂於助人啊!一眾大澤州的文官嘻嘻哈哈的都笑了起來。
身為官吏,一個個犯了事被充邊發配到大澤州來,這些傢伙可想而知,也沒幾個好人。
他們不笑還好,一笑起來,一個個奇形怪狀的,怎麼看都是故事中的奸臣佞人。
幾道煙氣從城外忙得熱火朝天的營地中飛起,劃過一道極大的弧線,徑直落在了大澤城門外,幾個樞機殿的信使昂著頭,大踏步的走進了大澤城,直奔巫鐵的府邸而去。
幾個信使向巫鐵和裴鳳傳令,說?江伯司馬侑奉軍部密令,有要事請巫鐵和裴鳳前往商議。
巫鐵對此視若無睹,他和裴鳳在自家府邸後擺開了棋盤,兩個臭棋簍子又開始了對弈。
面對司馬侑派來的信使,巫鐵和裴鳳用同一個身體不適的藉口,就將他們拒之門外。
幾個信使惱怒的在府邸大門外跳腳咆哮了一陣,然後氣衝衝的返回城外軍營。
過了一刻鐘工夫,又是幾個信使帶著軍部的調兵權杖趕了過來。
巫鐵和裴鳳同時用身體不適、已經服藥休息的藉口,依然沒有讓信使進門。
幾個信使氣得眼珠發花,他們在府邸門外暴跳如雷,揮動著軍部的調兵權杖大吼大叫了好一陣子,最終見巫鐵沒有絲毫反應,只能惱怒的返回城外。
這一次,只過了半刻鐘的工夫,數十名樞機殿的高手將領帶著一整套的調兵權杖、身份印符,軍部的公文、公函等等,氣勢洶洶的闖到了巫鐵的府邸門前。
他們大聲咆哮著,將巫鐵門口看門的護衛罵得狗血淋頭,甚至直接動手抽了看門的頭目李二耗子一耳光。
李二耗子一挨揍,骨子裡混混、無賴亡命的天性爆發出來,當即吹響了警哨。
四面八方數萬伏兵嘩的一下冒了出來,簡化版、縮水版的魚龍曼妙大陣將數十個樞機殿胎藏境高手圍得水泄不通。
實在是精彩至極……
巫鐵作為大澤州的州軍主將,他用來拱衛自家府邸的,悍然是黑鳳軍的士卒——巫鐵心知肚明,他麾下那支州兵,如今只好欺負良民百姓,想要行軍作戰,是指望不上的。
李二耗子跳著腳,咋咋呼呼的下令。
統轄這數萬黑鳳軍拱衛巫鐵府邸的馬大叔一聲令下,數萬黑鳳軍精銳催動大陣向內一捲。
大陣中有黑鳳軍的數十名悍將,更有巫鐵暴力收服的百來個胎藏境將領助戰,短短一盞茶時間,數十名樞機殿將領被捆得和粽子一樣。
李二耗子壯起狗膽,豁出去性命,沖著剛才打他的樞機殿將領就是一通耳光抽了下去。
那個樞機殿將領修為比李二耗子強出不止千百倍,放在平日裡,一指頭就能戳死千百個李二耗子。可惜他被大陣碾壓,法力被封印,只能硬著臉皮任憑李二耗子亂抽。李二耗子抽得自己手掌心皮膚破碎,鮮血直流,在那個樞機殿將領的臉上留下了幾個不紅不白的掌印……他的戰果也就如此了。
不過他的掌心血黏在對方臉上,讓對方臉上一片血糊糊的,看上去倒也頗為猙獰。李二耗子一聲令下,這數十名想要強闖巫鐵府邸的樞機殿將領就被丟出城門,緊接著大澤州的空間門徹底關閉,數百樓船在高空巡弋,大澤城上空煙雲繚繞,整個城防大陣已經徹底開啟。
城外軍營中,司馬侑等人看著大澤州擺出的這副不惜一戰的嘴臉,一個個爪子有點發麻了。
他們此次被趙貅派來執行殺雄計畫。
所謂殺雄計畫,其實分為內外兩層。
最外層,最顯而易見的計畫,是殺死霍雄這個該死的傢伙,讓趙貅出一口心頭惡氣。另外嘛,殺雄計畫還有更深的目的。
司馬侑等人來這裡,九成是為了這個更深的目的而來——若是這一層計畫執行得好,那麼趙貅就不會追究他們坑死趙喑的罪過。
內外兩層計畫,相互牽扯,霍雄是其中頗為緊要的一枚棋子。
殺雄計畫不僅僅是要殺死霍雄,更是要從他身上壓榨出最大的油水,甚至直接算計他背後的後臺、靠山。
所以,不要看司馬釁等人對巫鐵又是挑事,又是吹鼻子瞪眼的,不斷拿軍部的公文、權杖詐唬,實則在他們心中,對巫鐵還真有點束手無策。
起碼在這個階段,他們拿巫鐵沒什麼辦法。
山不來就自己,自己就去靠近山……
司馬侑等人在軍營中拍桌子罵娘、摔盆子砸碗的發洩了一通,一個個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陰沉著臉,數十個宗室將領帶了三萬精兵隨行護衛,一路浩浩蕩蕩的直奔大澤城而來。
在大澤城的城門外,一行人又被黃瑯當面刁難。
黃瑯只許司馬侑等數十位宗室將領進城,他們的隨行護衛,尤其是那三萬精兵,黃瑯指定只能駐紮在離城三十裡的一片田埂上。
而且黃瑯很嚴肅的告誡這些士卒,這些田地裡的莊稼,都是軍糧,若是他們敢損傷一顆,必須百倍賠償。
作為軍部刑律司在大澤州的分部主官,李潛調派了數十個軍法官,寸步不離的貼身監視這三萬駐紮在城外的士卒,每個軍法官都拿著一本小帳本,隨時準備記爛帳。司馬侑等人氣得七竅生煙,在城門口指著黃瑯等人的鼻子破口大?了一通。
面對城牆上嚴陣以待的黑鳳軍士卒,他們無可奈何,只能按照黃瑯的要求,將護衛士卒丟在了城外,自己也卸下了所有的兵器和攻擊性秘寶,只保留了身上的防禦性法寶,空手空腳的進了大澤城。
府邸後院,司馬侑等人見到了自稱身體不適、服藥休息的巫鐵和裴鳳。
兩個臭棋簍子坐在涼亭裡,面前棋盤上一枚枚棋子飛旋,各色光影變幻,打得真是熱鬧。
兩人身邊碼放著十幾個碩大的酒缸,幾個生得機敏、伶俐的侍女拎著酒勺,不斷幫巫鐵和裴鳳往特製的青銅酒爵中倒酒。
人頭大小的青銅酒爵,巫鐵也好,裴鳳也好,都是舉起手,咕咚一口將酒水喝得乾乾淨淨。
這等豪氣干雲的氣派,你能相信這是兩個身體不適的病人?
霍雄!司馬侑氣得直跳腳,眼珠直勾勾的盯著巫鐵道:你,不遵軍令?
別扣黑鍋,別亂扣罪名。巫鐵重重的將酒爵拍在了面前的方桌上,猛地轉過身,一根手指狠狠的指向了數十步外的司馬侑,道:大澤州死了很多州主和州軍主將,死了上千大小官吏,多死一個?江伯……為國捐軀,想來也是樂事!
司馬侑等人悚然動容。
司馬釁被碾碎的手掌已經生長完全,恢復如初的他猛地跳了起來,指著巫鐵怒道:霍雄,你莫非還敢……
裴鳳仰天清嘯,因為酒勁上湧,有點上頭的她身體一晃,一道黑色火光噴射而出,一拳轟在了司馬釁臉上。
白皙的拳頭被黑色火焰纏繞著,裴鳳的拳頭好像一塊烙鐵,重重烙印在司馬釁的臉上。
嗤啦一聲,司馬釁的臉上被燙出了一個可以直接看到牙床的傷口,他痛得嘶聲慘嚎,更被裴鳳這暴力一拳打飛了數十丈遠,一頭撞在了後院的圍牆上。
這座府邸,是張西柏帶來的一件洞天秘寶,雖然品質極低,但是防禦禁制做得不錯。圍牆受到重擊,防禦禁制當即爆發,一道道白色的淩厲光芒憑空湧出,化為無數銀色鋼刀在司馬釁身上亂劈亂砍,直劈得他身上仙甲火光四射,震得他五臟六腑都差點翻了過來。
霍雄將軍不敢,我敢!裴鳳站在涼亭入口的臺階上,雙手抱在胸前,絕美的臉蛋上居然露出了一絲李二耗子那種混混特有的無賴、蠻橫之氣……
這幾個月來,裴鳳和巫鐵時常待在一起,巫鐵身邊總跟著李二耗子等一群無賴、混混出身的州軍好漢……不知不覺的,裴鳳有點被影響了。
我揍了你們,你們能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