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一路惶恐──我的疫城紀事
正常人
親愛的小小憂愁
沒有聲音的女人們
一九八四(精裝版)


深圳小姐李小蓮(VND0026)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Story
作者:孟繁森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09月09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78957137788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第一章 報警出警
01/
    
2016 年2月15日上午9時11分,市公安局110報警服務臺響起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接警員程小雲操起話筒,聽到一個女人惶恐的叫聲:110嗎? 110,我要110。喂,我是沙口村村民啊,租我房子住的女孩遇害了。什麼?對,我住在沙口村,對,進了大門往前走,然後左拐,再往前走,樓下有美髮店那棟樓,東單元。對,那請你們快點好嗎?
   
程小雲馬上啟動了預先介入功能,處警席的民警隨即掌握了這一警情,立即通報指揮,要求湖田分局儘快核清警情地點並及時派警處置。湖田分局接到警情和指令後,按照命案偵破機制的要求,第一時間開始行動,由副局長梁友牽頭掛帥,抽調偵查、技術、情報方面的精幹警力組成專案組,立即出警,驅車取近路前往沙口。
   
報警人所說的那棟樓,位於沙口村的握手樓樓群之中。
   
握手樓堪稱深圳一景,特區一特,也是沙口村的一道風景。
   
深圳自從建立特區後,內地的人就源源不斷地蜂擁而至,尋找發展機遇,工作機會,淘金機緣。而當這個小漁村的漁民轉為城中村村民後,他們便把房屋盡可能多地騰出來租給囊中羞澀、無處棲身的打工仔、淘金族,賺取了可觀的收入,也從中窺見了巨大的商機。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土地國有化之後返還的宅基地,賺更多的錢,發更大的財,村民們無師自通,各自為戰,各顯身手,狂熱地建樓造屋,有的一晚上就蓋起一層樓,讓人聯想到「深圳速度」四個字。政府規定建三層,村民建到五六層、七八層,有的建到十層。樓間距很窄,有的不到一米。站在兩棟樓之間向上張望,那就是一線天。相鄰兩棟樓裡的人,各自從窗戶伸出手去,可以互相握手。所以呢,這種樓被戲稱為握手樓,接吻樓,親嘴樓。握手樓裡切隔出來的房間也很小,一般都是10平左右的格子間,一廚一衛,月租800 到1000元。許多深圳「土著」,就是憑藉出租握手樓,成為財大氣粗的百萬富婆,千萬富翁。握手樓問題在沙口村尤為突出,這個敢為人先的小村子,不停地在宅基地上建造樓房,不少膽子大的村民,和那些到這裡租房淘金的外地人,還在村裡開辦髮廊、迪廳、酒吧、休閒中心、卡拉OK和按摩店、會所等娛樂休閒場所,據統計曾經一度多達五百餘家,其
中半數以上是涉黃經營,而且色情業長期氾濫不止。
   
沙口毗鄰商港,許多商港人喜歡到沙口找小姐。商港人的收入比內地高,出手大方,這對小姐們很有吸引力,附近幾個省份的年輕漂亮女孩兒一批批湧到沙口,最多時高達三四千人,勢如過江之鯽。港客為什麼喜歡到沙口找小姐呢?他們說,這裡的女孩兒「物美價廉,年輕漂亮,要價不高,而且性觀念比較開放」。小姐廣告也打到了商港,有的報刊時常設置通欄,甚至開闢整版篇幅,刊登性感女孩的誘人照片,招徠所謂生意。燈紅酒綠,紙醉金迷,娛樂了多少商港客,慰藉了多少打工仔,淪落了多少打工妹!
   
警車風馳電掣般開到沙口村村口,穿過牌樓,由西向東緩緩駛入,駛過兩排樓後左拐,向前百米後再次左拐前行,來到報警人所說的那棟樓的東單元,下車,上臺階,開門入室,走進案發地點—202 室。
   
聽到警車的引擎聲和樓梯上的腳步聲,報警的女房東郭燕迎了出來,面色驚慌地向民警講述了她發現小姐死亡的經過:
   
這個女孩叫李小蓮,在我這住了快兩年了。昨天我一直在我樓下的美髮店裡面忙生意,今天早晨才發現出事了。因為我這個單元房只有一個衛生間能洗澡,叫李小蓮的那個女孩每天早晨都會到裡面洗一次,所以衛生間的地面天天上午濕漉漉的。但是今天早晨,我發現地面是乾的,看不到有人洗過澡的跡象。當時感覺有點反常,猜想這個女孩是不是回老家了,但她要是回老家的話,怎麼也應當告訴我一聲啊!要不就是生病了?我帶?疑惑敲了幾下門,半天沒有動靜,這才想到會不會出什麼事了,就拿備用鑰匙把房門打開了。天啊!差點兒把我嚇死,趕緊打電話報了警。
   
民警問女老闆,這個女孩入住時有沒有提交身份證明?郭燕說:她來租房的時候,給過我一張身份證複印件。
   
聽完女老闆的講述後,民警對死者進行了屍檢,並對現場進行了地毯式勘察。
   
屍體已經完全硬化,屍僵已達全身,說明死亡時間至少在12小時以上。經驗證明,屍僵一般是在死後l-3小時開始出現,先在顏面部位和眼肌發生,隨後擴散到軀幹和上下肢,12小時之後屍僵達到全身。法醫判斷,這名死者的死亡時間可能不到14個小時,應當死於2月14日晚上20點左右。
   
死者身穿連衣裙,連衣裙的上半身為粉紅色,有縷空的網格,下半身為白底棕花筒裙,裙子和內褲已被銳器劃破;死者身高160cm,體重約有50kg,留黑色長髮,仰臥在單人床上,頭朝北,右腿挺直朝南,左腿僵硬地懸在床邊上,兩眼半閉,角膜中度渾濁,雙側瞳孔散大直徑約4mm,已經沒有任何生命體徵;兩邊嘴角斜上外側約2cm處有指甲大不易察覺的細紋,牙齒完好,口腔耳內乾淨無異物,嘴唇舌苔指甲蒼白無血色,尿失禁;右手腕部有瘀青,左手有抵抗傷,頸部有明顯掐痕,左頸部、右肩部、右胸、左腹部有多處單刃創口,面部有六條劃痕,血肉模糊,頭部兩側的枕畔有凝血,呈膠糊狀,身下床單浸透血汙;右胸部衣服與肌膚黏連處有血液向右側流淌形成的汙漬,頸動脈被刺穿。

 
內文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