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文學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特殊的懲罰

作 者 作 品

天命貴女 2
天命貴女 1
天命貴女 3
天命貴女 4
天命貴女 5
天命貴女 6 完結篇
皇家福女 1
皇家福女 2
皇家福女 3
皇家福女 4

文學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那個男人
理想的讀本:國文1
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
2069
張大春庚子年春聯禮盒


皇家福女 5(WDB0559)

類別: 文學小說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薔薇初雪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01月31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0頁
ISBN:4712927505495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特殊的懲罰



  第一章 特殊的懲罰

呵……聽完唐剛的供詞,南康公主最後卻是怒極反笑。
公主!梁嬤嬤看著她的神情不對,擔憂的趕緊上前一步,安撫道:公主您別動怒,身子要緊!
南康公主神色有些茫然的看她一眼,那一眼之後,眼淚突然就滾了出來。
嬤嬤!她一把抓住梁嬤嬤的手,因為用力過猛,指甲直接掐進了肉裡。
梁嬤嬤是她的奶娘,但事實上卻是一直照顧她,比親娘還親的一個存在,這一刻,兒子沒了,又遭遇夫君背叛,南康公主感覺自己頭上的整片天都塌了,她撲到梁嬤嬤的懷裡,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嚎啕大哭了起來。
梁嬤嬤抱著她,拍著她的背替她順氣。
南康公主的性格不好,脾氣也不好,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只是她到底是皇家公主有她狂傲和不講道理的資本,誰曾想……
梁嬤嬤是真的心疼她,但是這時候也只能是儘量安撫道:沒事的!公主您要保重身子,先皇和太后娘娘在天有靈,都會替您關照郡王爺的,倒是您,可千萬別想不開,一定要挺過去!
南康公主想到死去的兒子,更是悲從中來。
管家帶著人追著她過來,這會兒一群人都垂首杵在院子裡,唐剛則是跪在地上,使勁伏低了身子,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他居然這樣對我?他怎麼能這樣對我?南康公主哭訴道。
二十多年的夫妻,她一直覺得自己嫁給了喜歡的人,過得圓滿而幸福,不曾想這種幸福只是她自以為是的一層畫皮,這一刻,撕開外面的偽裝,裡面的血肉早就腐爛,臭不可聞。
從雲端跌入地獄,這真的是發生在一夕之間的事情。
南康公主是到了這一刻都還覺得難以置信,她用力抹了把眼淚,從梁嬤嬤懷裡退出來,目光卻也只在那一瞬間就轉為冷厲的盯著唐剛伏在地上的脊背道:方才你說的話,的確都屬實是嗎?
是……是的!唐剛小聲的承認。
好!好!南康公主喃喃低語了兩句,忽而一袖子把桌上的茶具掃落在地,然後回頭沖院子裡的管家道:你,馬上帶人去黎雨巷,把那個賤人還有那個野種都給本宮帶回來,本宮今天就當著蕭敬齋的面,活剮了他們。他不是金屋藏嬌嗎?他不是看不上本宮生的兒子的嗎?那本宮就成全他,讓他帶著那一雙賤人一起上路!
是!公主!管家這時候哪裡敢於忤逆她,趕緊答應著就要往外走。
公主!不想唐剛卻是主動開了口,仍是心虛的很小聲地說道:不用去找了,他們已經不在黎雨巷了!
嗯?南康公主臉一沉,目光銳利如刀一樣的霍的又射在他背上。
反正蕭敬齋已經死了,唐剛也不想再替他隱瞞,冷汗直流的卻是支支吾吾的不肯開口,只是有些為難的去看外面的管家等人。
南康公追循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一眼,會意,對管家道:你帶著他們先去院子外面守著,隨時聽我的吩咐!
是!管家帶著護衛們先退了出去。
梁嬤嬤也揮退了靈堂裡服侍的丫頭。
偌大的靈堂之內,就只剩下南康公主,梁嬤嬤還有唐剛三個人。
說吧!南康公主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梁嬤嬤遞了茶給她,她卻煩躁的推開了。
唐剛這才說道:駙馬出事的那天小的就去黎雨巷看過了,那兩母子已經不知所蹤,不知道是駙馬安排他們提前逃走了,還是……還是落在太子殿下手裡被滅了口了。太子?南康公主倒是意外道:怎麼又扯上太子了?
那天……嚴錦華被陷害的事情畢竟已經平復下去了,唐剛有點猶豫,斟酌了一會兒,才還是一咬牙道:公主您壽宴那天的事,其實本來就是太子設計來構陷昭王的,後來不知怎麼被昭王察覺了好像,陰錯陽差的反而是嚴世子折了進去。
南康公主心裡一涼,隨後又是憤怒道:太子?他上了太子的船?卻還瞞著本宮?
也不算!唐剛道,說著,拿眼角的餘光偷偷去看了她一眼:和太子合作並非駙馬的本意,可是不知道太子從哪裡得到消息,知道了春娘母子的事,他拿這個做把柄,要脅駙馬爺就範,替他下套給昭王殿下的。
南康公主聞言,又覺得是被誰打了一悶棍。她張了張嘴,最後卻沒能說出話來,而是眼神怨毒的突然扭頭朝蕭敬齋安置在這堂中的棺木看去,看著看著就笑了,再笑著笑著就哭了出來,撫掌道:好!真好!蕭敬齋他真是有本事,不僅金屋藏嬌,瞞著本宮養兒子,到頭來還死在了這個女人身上,他也算死得其所了!
虧得她還傷心欲絕,面子裡子全不要了的跑到宮裡去,潑婦一樣的和馮氏打架,去求皇帝。現在到頭來,蕭敬齋人是死了,卻是留了無數的巴掌,一個接著一個的搧她,這會兒她的腦子裡已經被打得嗡嗡作響了。
公主……梁嬤嬤心疼得又哭了出來,卻不知道怎麼安慰。
南康公主卻突然橫過來一眼,厲聲道:閉嘴!哭什麼!這麼個衣冠禽獸,他死的正好。二十六年,整整二十六年,蕭敬齋……蕭敬齋!
南康公主說著,突然站起來,發了瘋一樣的沖過去,用盡全力一推。
她這一怒之下力道大得驚人,被幾條長凳墊高擺在那裡的棺木直接被她掀翻在地。
阿彌陀佛!到底是死者為大,梁嬤嬤閉上眼,默唸一聲,心裡突然就不安生了起來。巨大的楠木棺材砸在地上,動靜很大,等在院子外面的管家等人唯恐出事,趕緊沖進來,見到這種狀況,全都矇了,裹足不前。
南康公主站在蕭敬齋的屍身前面,死死的盯著他,眼神變幻莫測,過了好半天,她突然攥著拳頭,低聲地道:來人!
聲音很低,有點偷偷摸摸的,像是怕驚醒了睡夢中的人一樣。
管家側耳傾聽,只覺得她是在說話,卻聽不清楚在說什麼,還是梁嬤嬤沖他招招手,他才指了兩個人,讓他們進去。
公主有何吩咐?兩個護衛走進靈堂。
南康公主緩緩地抬手指著蕭敬齋的屍身,還是語氣很輕地說道:拖出去!
她臉上表情晦暗不明,看上去十分詭異。
畢竟棺木傾翻,護衛們以為她是要重新安置屍體,就過去要抬起棺木。
不想南康公主卻突然發了瘋一樣的沖上去,撞開兩個人,怒吼道:誰叫你們動棺木的?
她的力氣很大,兩個護衛一個被撞翻在地,一個也連著退了好幾步。
可是南康好公主臉上表情看著十分恐怖,半張臉都掩映在白色帷幕的陰影裡,看著詭異非常。
兩個護衛看得渾身發冷,舌頭僵硬道:公主……
給本宮把這個混蛋的屍體拖出去!南康公主嘴巴一咧,看著是在笑,但是看起來卻分外恐怖。
兩個護衛不知如何是好,見到梁嬤嬤使眼色,他們才硬著頭皮上前,卻並不敢辱及蕭敬齋的屍身,半拖半抱著想要先弄出去再說。
南康公主的眼睛裡閃著幽暗且興奮的冷光,死死的盯著那屍體的臉,居然也不覺得噁心和恐怖,但是隨後卻是忽而眼神一冷,厲聲吼道:給本宮把屍體拖出去,挫骨揚灰!
最後四個字,一字一頓,擲地有聲!
在場的所有人都冷不丁打了個寒顫,渾身發冷。
公主……這人都死了!梁嬤嬤連忙上前兩步。
我不管!南康公主卻孩子氣似的大聲道,隨後眼神又變得陰狠無比:把他挫骨揚灰,我要他永世不得超生!
梁嬤嬤看著她那個癲狂的樣子,終於是什麼也不敢再說了。
管家嘆了口氣,又指了兩個人進來,一起把蕭敬齋的屍體拖了出去。
梁嬤嬤小心誘哄著讓南康公主在椅子上坐下,又遞了熱茶給她:公主您累了,喝杯茶先潤潤喉嚨!
南康公主這時候的眼神很有些奇怪,似乎是在看這靈堂的某個方向,但實際上目光並沒有落點。
她捧著茶碗喝了大半碗茶,臉上猙獰的表情倒是慢慢平復了下來。
公主,您累了,要不奴婢叫人送個信進宮,您就別親自去了,先回去歇著吧!梁嬤嬤扶她起身,試著道。
南康公主想了想,點點頭。
梁嬤嬤扶著她往外走,就在所有人都要松一口氣的時候,她又突然止了步子:等等!梁嬤嬤又被唬了一跳,一顆心瞬間懸到了嗓子眼。
不能這麼便宜他!南康公主低頭,思忖著喃喃地道,然後就目光陰冷的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唐剛。
唐剛雖然沒有抬頭,也能感覺到對方盯在他背上的目光,如有實質。
我的兒子死了,他也休想有人給他延續香煙!南康公主咬牙切齒,一個字一個字的從牙縫裡擠出來,說完,突然衣袖一甩,指著外面道:把這個狗奴才給本宮綁到京兆府去,找衙門的畫師把那個賤人和那個野種的畫像畫出來!告訴房德耀,本宮不管他們是上天了還是入地了,就算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把他們翻出來,全部剁成肉泥去餵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