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西洋史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作 者 作 品

病榻上的龍:現代醫學破解千年歷史疑案,從晉景公到清嘉慶25位帝王病歷首度揭密
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那些帝王將相才子的苦痛
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 + 病榻上的龍
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那些你不知道的醫療外史
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
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那些外國名人的生老病死

西洋史

【類別最新出版】
印度文明史
國家的歧途:日本帝國的毀滅之路(1912-1945)
從民族解讀世界史:民族如何推動千年來的歷史進展,政治又如何利用民族來製造對立
嫁禍、驅逐、大屠殺:求生存的猶太歷史
西方古城市文明


歷史課本不能說的祕密:世界一流人物的暗黑病史(VLK0040)

類別: 西洋史
叢書系列:HISTORY
作者:譚健鍬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09月14日
定價:350 元
售價:27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9789571375205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大探險家最後的島嶼

一九九一年八月,前蘇聯和丹麥考古專家組成一支聯合科研隊伍,來到俄羅斯東北部的白令島(Bering Island),他們要尋找一個失散多年的人。

這座島嶼位於科曼多爾群島(Commander Islands)之中,深藏在太平洋北部,緊挨著北極圈。往東走出亞洲,便是白令海峽(Bering Strait);再往東,就來到北美洲的阿拉斯加。海峽連接亞美,最短距離處只有三十五公里。

八月的白令島並不嚴寒。島上到處是草甸和山地苔原,偶爾能看到河谷區生長著低矮的柳叢、花楸和白樺。沿岸湛藍的海水驚濤,猶如捲起千堆雪,時而有海狗、海狸、海豹懶洋洋的身影若隱若現。舉目遠眺,白色的海鳥忽聚忽散,發出清脆的鳴叫。

二百五十年後重見天日

考古人員不禁感慨,腳下這片人跡罕至的土地和二百五十年前相比,應該變化不大。二百五十年前,正是一群勇敢的探險者,把這座幾乎無人知曉的島嶼帶進現代文明的視野中。

他們事先早已蒐集了相關資料。在當地嚮導的指引下,沿著彎彎曲曲的山路一直向深谷中走去。在林中一處綠色原野的開闊地,他們停了下來。

嚮導告訴他們,當年遇難的探險者,就葬在幾座小土堆之下,較大的那座,就是「艦長」。

兩百多年的風雨雷雪,早已把這些墓穴削得隱隱約約。如果不是島上居民年年稍稍填土加固,恐怕早已泯滅於大地的懷抱了。此刻,一陣海風挾帶著鹹味吹拂而來,所有在場人員不禁脫下了自己的帽子,向那些沉睡在土堆下的亡魂深深一鞠躬。

很快地,有五座較小的土堆被掘開,在地下兩、三公尺處不算很深的地方,考古工作者一共清理出五具人類遺骨。他們大多保存得比較完整,除了骨架之外,身邊還有一些十八世紀歐洲人常見的生活用具,如口杯和鈕扣,雖然已處於半腐朽狀態,但大致能辨認出是何物。

最大的那座土堆也被掘開了。

考古學家期待的那一刻終於來臨,一具完整的屍骸重見天日。由於島嶼的氣候在一年中的大部分時間都異常嚴寒,因此遺骨的保存狀況令人滿意。屍體主人仰身平臥,四肢自然,空空如也的骷髏眼孔,似乎在訴說著當年的驚險、痛苦和遺憾。當地人說,他就是殉難者們的領隊,當年很多人稱呼他為「艦長」。

人們把所有的遺體簡易清潔了一番,便連同各自的陪葬小物件一併運走。

這個時候,人類歷史正在經歷著一次大轉折。一九九一年,超級大國蘇聯正逐步走向解體,國內政治動盪,人心惶惶,社會極度不穩定。沒有人知道未來的生活將何去何從,也沒有人知道冷戰是否會就此結束。

不過,對於考古工作者來說,政治距離他們尚遠,他們最感興趣的,是那些被「請」回來的遺骨。

為什麼蘇聯要聯合丹麥的考古人員呢?因為他們尋找的那位主角是一位丹麥人,後來入籍俄國,成為俄國的海軍將領。身為來自異鄉的人,他深受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的賞識,參與過對土耳其、瑞典的多次海戰,戰功卓著。然而,後人並沒有把他當成軍事家加以崇拜。因為,他後半生的功績全部在探險之旅上。作為沙皇向東擴張的馬前卒,這位丹麥人兩次率領船隊在西伯利亞和堪察加半島(Kamchatka Peninsula)進行科學考察,足跡遍及亞洲最東端,接近北極圈的邊緣,也得以從亞洲跨海峽瞭望美洲。與大航海時代的先驅們一樣,這位將軍的地理探索,在人類歷史上意義非凡!

他就是著名探險家--維圖斯‧強納生‧白令(Vitus Jonassen Bering, 1681.8.25-1741.12.19),出生於丹麥霍爾森斯(Horsens)。如今,亞洲和美洲之間的白令海峽,以及白令海、白令島等,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作為永久紀念。

英雄最後的探險之旅

一七三三年,奉沙皇之命,白令第二次擔任堪察加考察隊的隊長。考察隊計畫再一次橫跨歐亞大陸到達堪察加半島,甚至向東更遠地展開探索。兩年後,他來到鄂霍次克海(Sea of Okhotsk)。隨後,建立堪察加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Petropavlovsk),作為前進基地。

經過長達八年的準備,一七四一年六月四日,六十歲的白令作為主帥揚帆起航,旗艦命名為「聖彼得號」(St. Peter),以緬懷那位對他讚賞有加的帝王。

雖然已進入暮年,但白令看起來很健康。他一向身強體壯,精力旺盛,是擔任探險家和軍人的絕佳人選。此次出發,白令也對探索成果滿懷期望。

七月中旬,船隊航行在北緯五十八度十四分左右,晴空萬里,陽光灑遍天際。白令站在船頭,興致勃勃地看到了北美大陸,也看到海拔五千多公尺的雪山──聖伊萊亞斯山(Mt. St. Elias)。探險船停泊在一座小島旁,科考人員紛紛上岸標測海岸線,並尋找動植物進行研究。這原本是個美妙的開始。

當時的遠航實際上非常艱苦,更何況是前往人煙稀少的亞洲東北部,那兒的天氣說變就變。船隻攜帶的食物僅是一些不容易腐爛的麵包、啤酒和淡水,還有一些肉乾和煙燻製品,幾乎沒有新鮮蔬果。即使在島上,由於很難找到當地居民,白令一行人也難以找到食品補給。

船隻繼續前行,然而海上風暴突然加大,大霧遮天蔽日,航船像一葉孤舟在冰冷的海水中無助地顛簸,連方向都無法摸清。日子一天天流逝,船上的糧食和淡水即將消耗殆盡,還爆發了「壞血病」。於是,壯志未酬的白令只好決定原路返回。

返航途中,已是花甲之年的白令終於病倒了,他無法指揮下屬脫險。禍不單行的是,同年十一月五日,探險船在狂風巨浪中觸礁,船體損毀,無法繼續航行,只得在一座荒島上擱淺。而此時的白令也漸漸病入膏肓。

天寒地凍,缺衣少藥,饑渴交加,生活物資無以為繼,生命垂危的白令和他的隊友們只能聽天由命。十二月八日早晨,輝煌大半生的白令在這個島上悲涼地過世,人生寂靜地落幕。這座島嶼正好位於科曼多爾群島之中,後人將其命名為白令島。

在此前後,共有二十八名船員因各種原因相繼去世。

部分倖存者在次年八月獲救,回到了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原本無人知曉白令死於什麼病,但倖存者堅稱,白令死於壞血病。

從此,關於白令之死,歷史文獻都把壞血病當作診斷。

壞血病在今天已經非常罕見,然而在十九世紀前卻屢屢讓人聞之色變,尤其對於水手和海員來說,簡直就是噩夢!那麼,白令真的死於這種疾病嗎?為什麼該病與航海有關?

壞血病,壞的不僅是血

自從西方的大航海時代拉開序幕之後,一種在遠洋航船上出現的怪病便開始連續幾個世紀折磨著水手們。

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麥哲倫(Ferdinand Magellan)、迪亞士(Bartholmeu Dias)、達‧伽馬(Vasco da Gama)等人的船隊便經常被這種怪病困擾,猶如夢魘。

進行環球航行的麥哲倫艦隊,出發時有近三百名船員,但歸國時卻只剩十八人,大部分水手被壞血病奪走生命。那些可憐的歐洲船員在遠離陸地的海洋上航行漂泊,僅數月後,有的人便感倦怠、全身乏力;有的人抑鬱多疑、虛弱厭食;更可怕的是,有的人面色蒼白、牙齦腫脹乃至出血,甚至牙齒鬆動、脫落。他們普遍有關節肌肉疼痛的症狀,皮膚出現瘀點、瘀斑,稍有損傷,便流血不止;有的人直接死於胃腸出血。

不管之前多麼身強力壯,到了海上,總是很難在鬼門關前全身而退。為什麼還會有人選擇這種高風險職業?原因很簡單──財富!據說,當時的東方世界遍地黃金,誰捷足先登便有機會成為富翁。從事水手這種工作,要嘛是貧苦人家,要嘛是戴罪立功的囚犯,個個都迫切希望改變自身命運。

當然,歐洲人不是沒有發現患病規律,藥方也是五花八門,如嚼綠樹葉、吃蒜蓉混合芥末製成的糊狀物,喝海水、喝蘋果酒、喝醋酸,甚至還有喝稀釋硫酸的,林林總總,不一而足。可惜,這些方法往往回天乏術,甚至適得其反。

二十世紀,現代醫學終於證實缺乏維生素C是壞血病的罪魁禍首。維生素C,又名抗壞血酸(ascorbic acid),是膠原蛋白形成所必需的成分,它有助於保持人體組織的完整,如結締組織、骨樣組織以及牙質等。維生素C還可促進鐵的吸收,嚴重缺乏維生素C可引起壞血病,這是一種急性或慢性疾病,特徵為血管變脆,容易出血;骨骼及牙質形成異常;貧血。

由於血管壁的蛋白不足,其堅固性便會受到重大影響,病患普遍出現血管脆性增加,容易出血。如果出血發生在內臟裡面,久而久之則更容易導致貧血。

值得注意的是骨骼改變,在肋骨與肋軟骨連接部位、長骨的骨端,臨時鈣化帶會出現鈣質堆積。又由於成骨作用被抑制,骨組織形成困難,?端(指長骨兩端)骨質脆弱,容易骨折和骨?分離,甚至發生骨萎縮。

維生素C在新鮮蔬菜和水果中的含量很高,如番茄、辣椒、苦瓜、花菜、甘藍、青菜、薺菜、菠菜等,水果有檸檬、酸棗、柑橘、柳丁、沙田柚(柚子的一種)、梨、草莓、奇異果等,都富含維生素C。但維生素C可受光、熱、銅、鐵氧化分解,在鹼性溶液中也極易被破壞。食物加工處理不當,貯存過久,維生素C的損失就會很大。
眾所周知,大航海時代的水手們每天配給的食物大多是醃肉和乾糧,蔬菜、水果極少,他們身體的維生素消耗殆盡後,得不到及時的補充,不幸染病就在所難免了。

然而,當白令的遺骨被考古學家帶回莫斯科後。一場歷史學界的顛覆性結論讓很多人瞠目結舌。

首先,學者們根據完整的頭骨,結合法醫鑑定技術和解剖學知識,還原了白令的長相。這位探險家原來長著一副刀削般的臉龐,鼻子筆直如峭壁,前額開闊,深目如一對鷹眼,果然顯得勇猛、堅韌和強悍,骨子裡透著一股橫掃一切困難的銳氣,的確是探險家應有的特質。不過,世間流傳的白令畫像卻是另一番完全不同的模樣:腦滿腸肥、雙下巴、眼睛圓潤、嘴角輕佻、雙眼總是流露出溫和的神采。顯然,這並非真正的白令。那麼他到底是誰呢?據考證,這位被張冠李戴的「白令」原來是白令母系家族的一位親戚,碰巧也叫「維圖斯」(Vitus),估計由此出錯,後人以訛傳訛。倘若不是發掘出白令的頭骨,人們對白令的形象將一直存在重大的認識偏差。

第二個震驚歷史界和考古界的發現是:白令頭骨上的牙齒保存完好,只見他上下顎的兩排牙齒整齊地排列著,似乎沒有缺損,顯示生前的牙齒狀況並不糟糕。此外,他的骨骼很是粗壯、堅固,完全沒有變脆、易碎、變形的傾向。這些都和壞血病的特徵背道而馳。研究者根據骨骼推斷,死者生前應該是一個肌肉發達、身體強壯的男性。
由此可見,目前的證據不足以支持白令死於壞血病的結論,他很有可能死於一種急性病,至於是什麼,恐怕還要進一步探索和研究。不過,對於當時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而言,任何小病在那樣惡劣的生存狀態下都有可能成為殺手。

檸檬、柑橘戰勝壞血病

當然,人類沒有在疾病的威嚇下止步不前。

史料記載,十八世紀的蘇格蘭軍醫詹姆斯‧林德(James Lind),對解決壞血病曾有過傑出貢獻。

這位有著超前科研頭腦的醫師一度聽聞檸檬汁可以治療壞血病,雖然只是無數偏方中的一個,卻引起他極大的興趣。他很早就注意到這種怪病多發生在食物單調的人群,尤其是那些沒有吃到新鮮蔬果的人。類似情況多見於被包圍的城中居民,以及遠航水手。

一七四七年,林德在船上做了個很著名的實驗,他找到了十二個嚴重的壞血病水手,將其分成若干小組,大家都吃完全相同的食物,不同之處是每組使用的藥方。有些病患每天吃兩個橘子和一個檸檬,有些喝蘋果汁,其他人喝稀硫酸、酸醋、海水等,或是一些其他當時人們認為可治壞血病的藥物。六天之後,只有吃柑橘、檸檬的兩人好轉,其餘的人病情依然。於是,林德得出結論:檸檬汁(包括柑橘)可以預防或戰勝壞血病。

儘管這不是大樣本、前瞻性的雙盲隨機研究(double-blind study),卻具備某種醫學統計學的雛形,值得讚許。

現代人都知道,檸檬、柑橘等水果本身富含的維生素C,剛好可以填補空缺,減少壞血病的發生,真相基本上水落石出。可惜,限於當時的科技水準,林德不可能從分子生物學的微觀角度深入解釋人體到底缺乏什麼,以及新鮮蔬菜與水果到底含有哪些重要物質。所以,即便林德使用臨床資料發表不少論文,卻依然無法引起醫學界的重視。他直接給英國皇家海軍提出懇切的建議,但是到頭來只是石沉大海。

其實,很多疾病的治療都是從經驗性方式開始的,中醫的發展也是如此。先有千百年來的經驗積累,之後才有理論總結。在當時,未必有人可以提供完備的答案,卻不妨礙世人使用這種辦法,比如用奎寧樹(quinine,即金雞納樹)治療瘧疾,至於具體機制則是交給後人回答。

林德生前一直不得志。直到他去世的第二年,一七九五年,英國要和大革命後的法蘭西帝國抗衡,其海軍必須戰勝拿破崙海軍才有出路,於是英國海軍部門狗急跳牆,想起了林德的方案。他們先給海軍官兵發放柑橘,後來又改進成在蘭姆酒(Rum)中添加檸檬汁,作為士兵的補充飲料。這些方式果然明顯減低壞血病的發病率。經此改良,英國皇家海軍的作戰能力大幅度提高,扶搖直上。而法國海軍卻被蒙在鼓裡,因循著老舊無效方法,最終面對身體健壯的敵人時,只能戰敗投降。

中國也是有著悠久航海歷史的國家,明初鄭和七下西洋便是史上佳話。當年鄭和的航船無論尺寸和結構複雜度都遠超西方,其船隊規模更是一百多年後的西方航海家們無法想像的。不過,鄭和的船隊幾乎沒有類似壞血病這類疾病的記載。

原來,為保障船員健康,龐大的船隊每次出發都配備了近兩百名醫官、醫士。平均每艘船上設有二至三名醫官,還配備擅辨中草藥的藥工,專門對沿途貿易獲得的藥材進行鑑定。中國人原本就有較為合理的飲食習慣,如愛吃蔬菜、喜歡喝茶等,再加上航船有豆芽等蔬菜的種植(船隻極大,空間足夠),水手們可以過著類似陸地上的生活。最後一點不容忽視,那就是鄭和的船隊畢竟是近海航行,與西方航海家冒險直穿海洋不同,也就是說,鄭和的遠航總是有沿岸各地的物質支撐,生活物資相對沒有那麼缺乏,補給也容易很多,使得鄭和的水手們極少患有西方大航海時代駭人聽聞的壞血病。

如今,壞血病的發病機制早已真相大白。而白令和林德的探索精神依舊激勵著後人,尤其是那些立志向「深藍」開拓進取的人士,尋找更好、更科學的手段,開發更先進的技術,徹底戰勝病魔。

新技術誕生之前,艦艇,尤其是潛艇,如果不進行靠岸補給,艦隻上的蔬菜最長保鮮期不過半個月,半個月以後的菜就不能再吃了。於是,水兵們開始吃馬鈴薯、蘿蔔等比較容易保存的食品。但一個月之後,這些東西也吃光了,他們就只能吃壓縮的固化食品,比如壓縮餅乾、罐頭,或者泡麵。這些食品不但口感欠佳,營養價值不高,還容易引起胃腸不適,時間一長,官兵的嘴上甚至會因維生素C缺乏而起泡,這就是壞血病的先兆!

後來,「保鮮菜」開始研發出來,並逐步走上現代海軍的艦艇。據介紹,所謂「保鮮菜」,就是「經過清洗、熱燙、急凍等技術加工的速凍菜,其色澤、水分和營養都與新鮮蔬菜相差無幾,可儲存很長時間」。

近年有報導稱,隨著海軍活動區域的擴展,人們對蔬菜保鮮的要求愈來愈高,又逐步探索出蔬果低溫下加工、冷藏運輸供應等新方法,並制定出「分類儲藏、分倉保鮮、定期移庫」的保鮮措施,有效解決遠航途中蔬菜易腐爛、營養流失的難題。甚至,業內專家還將無土快速栽培技術在艦上加以推廣,保證海軍官兵在海上能持續吃到生長周期短、保鮮時間長的蔬菜。
當年看著水手們一個個因壞血病而倒下的白令,如果泉下有知,肯定會露出安慰的微笑。

話到如今,我們仍未能準確判斷出白令到底患有什麼病。他的遺骸後來被重新安葬於白令島墓地原址,並在上面插上醒目的十字架。如果未來有一天科技水準更高了,或許會有人重新發掘他的遺骨進行科學研究,找出真相呢!

 
內文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