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西洋史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德富蘆花:時代的憤怒與未來的憂慮

作 者 作 品

和魂洋才:締造明治時代的那些人

西洋史

【類別最新出版】
法國大革命:自由之章
漫遊中古英格蘭:城堡與騎士、修院與僧侶,豪奢貴族與貧困農
印度文明史
國家的歧途:日本帝國的毀滅之路(1912-1945)
從民族解讀世界史:民族如何推動千年來的歷史進展,政治又如何利用民族來製造對立


國家的歧途:日本帝國的毀滅之路(1912-1945)(WHA1417)

類別: 西洋史
叢書系列:香港中和
作者:馬國川
出版社:香港中和
出版日期:2020年07月31日
定價:490 元
售價:387 元(約79折)
開本:18開/平裝/384頁
ISBN:978988869420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德富蘆花:時代的憤怒與未來的憂慮



  德富蘆花:時代的憤怒與未來的憂慮

明治天皇去世的消息傳來時,德富蘆花正在東京郊區隱居。這位生於明治天皇即位之年的著名作家回顧正在遠去的歷史,感慨地寫道—

陛下駕崩掩合了明治之卷。明治成為大正,余感到像吾生涯已中斷。感到明治天皇帶?我的半生而去。哀傷之日,田園對面的糖果鋪中一聲長長的笛聲宛如吹進了我的心田。

這詩化的文字表達了從明治維新時代走來的一代人的心聲。對於德富蘆花來說,他的心情遠比一般人更為複雜。因為剛過去的時代給他帶來了傷痛和悲憤,即將到來的時代則讓他感到茫然和憂慮。

1868 年,德富蘆花出生於熊本縣的武士家庭,兄長就是被譽為福澤諭吉之後最著名思想家的德富蘇峰。少年時代,兄弟兩人都受到自由民權運動的影響。和很早就投入自由民權運動、並因此成名的哥哥不同,年輕六歲的蘆花喜愛文學,很長時間在哥哥主辦的「民友社」擔任校對工作,同時從事西洋文學翻譯,撰寫一些雜文小品。蘆花跟?哥哥走上社會,也受到他的很大影響。不過,兄長在世人面前的出色表現,一直讓蘆花感到自卑而苦惱。

直到而立之年,德富蘆花因長篇小說《不如歸》而一舉成名。故事的政治背景是甲午戰爭前後,揭露了明治時代婦女不安、脆弱的社會地位,控訴了封建家長制的罪惡。這部小說一紙風行,九年內發行一百版,成為明治時期最受歡迎的大眾小說之一,確立了德富蘆花在日本文壇的獨特地位。這部作品被翻譯成各種文字,廣泛流傳於全世界,成了世界文學史上的傑作之一。

也就是從這時起,兄弟兩人的思想開始發生分歧。特別是甲午戰爭中,德富蘇峰極速地從自由民權的擁護者轉向國家主義者。他極力主張對中國開戰,聲稱「舉國一致對付清國是當務之急,為此我願意犧牲我所有的一切」。他還提出各種理由,為政府發動的戰爭辯護。而德富蘆花仍然深信自由民權,因此不能認同哥哥的思想轉向。

後來,德富蘇峰越來越向政府方面靠攏,還出任政府的敕任官員,所辦雜誌也成為「御用報紙」。而德富蘆花堅持把筆觸指向現實,批判社會。1903 年他發表長篇小說《黑潮》,揭露政府的專橫暴虐,批判封建道德,宣揚人道主義思想,引起極大的社會反響。因為思想上的鴻溝,兄弟兩人終於分道揚鑣,斷絕來往。德富蘆花在給「蘇峰家兄」的信中寫道—

處於思想界者以不曲為骨氣。我在文學上自倡文學之獨立,不得不通過美而彷徨於真善之境。在經世的手段上,你?重於國力的膨脹、主張帝國主義。我吸取雨果、托爾斯泰、左拉等人的思想而主張人道之大義、主張自家的社會主義。

1905 年日俄戰爭爆發之後,德富蘇峰為戰爭歡呼,宣揚「力的福音」。他提出「國家第一,辦報第二」的方針,徹底墮落成政府的喉舌。而德富蘆花則站在和平主義的立場上,堅決反對戰爭。他在《勝利的悲哀》一文中指出「敗北是悲哀,勝利亦是悲哀」,批評日本對俄國的勝利是空洞的、充滿「憂鬱」的勝利。他說,國家富強不是靠十幾個師團和幾十萬噸戰艦結盟便可維持的。

當時日本精英和民眾普遍認為,日俄戰爭標誌?日本從此躋身世界強國,明治維新的「強國夢」自此實現。可是在德富蘆花看來,日本「加入列強行列」,是依靠軍隊、與其他大國結盟以及掠奪殖民地達到的,對國家安全和經濟利益卻幾乎沒有甚麼意義。而且,日本的勝利已經引起了其他國家的恐慌,它們勢必會通過增強自己的軍事力量來應對這一新的動向,種族對抗的危險也不容忽視。德富蘆花認為,唯一的解決辦法是結束日本對軍事力量的依賴,將其改造成致力於「和平與公正」的國家。

不能不說,德富蘆花的觀點是頗有遠見的。對日本來說,除了滿足虛幻的「強國」的虛榮感,這種「大國崛起」模式並非福音。儘管獲得國際社會認可,成為一個毋庸置疑的強國,日本卻感到孤立無援,缺乏安全、失去方向的負面情緒也在增強。就像伊藤博文在1907 年所說,日本從未像現在這樣在世界上孤立無援。歐美國家對日本充滿戒備,亞洲國家對日本「帝國主義」的不滿情緒也在日益高漲。既不被歐美國家接受,又在亞洲遭到反對,日本應向何處去?

德富蘆花提出的「和平與公正」的國家,無疑是一條正確道路,可惜日本沉浸在「強國」的迷夢裡,很少有人接受他的理想主義。他那倒向國家主義的哥哥德富蘇峰當然更不認同。德富蘇峰由於擁護政府的立場,成為貴族院議員,躋身體制高層。蘆花雖然是名滿天下的作家,卻堅持與主流和政府的立場對立,成為一個孤傲的體制外人士。誠如他在德富蘇峰為官之時,特意作的一首小詩所云:「青雲,白雲,皆為雲。然我是白雲,聽憑心之所嚮,翱翔長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