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導言

作 者 作 品

跨世紀第一夫人宋美齡
悸動的六○年代
關鍵民國:聆聽民國史的馬蹄聲

人物傳記

【類別最新出版】
永久檔案
變革的力量:法國史上最年輕總統 馬克宏唯一親筆自傳
汪精衛與現代中國套書1-6冊(精裝)
青年變革者:梁啟超1873--1898
跨世紀第一夫人宋美齡(增訂版)


跨世紀第一夫人宋美齡(增訂版)(BCB0269)

類別: 社會‧文化‧傳記>人物傳記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林博文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06月21日
定價:550 元
售價:43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544頁
ISBN:978957137840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導言



  導言

導言

世界近代史上,除了小羅斯福夫人伊蓮娜(Eleanor Roosevelt)之外,有一個國家的第一夫人堪與中國的蔣宋美齡分庭抗禮。宋美齡有與生俱來的聰明、美麗、犀利、冷峻、手腕和財富,又有孔宋家族的強力奧援,加上其美國背景,而使她成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中國第一夫人。

宋美齡在時代的風雲際會中光芒四射,非僅憑恃其出眾的才華和超卓的智慧,更重要的是「妻以夫貴」的幸運。她是一個「不世出」的政治人物,具有多重性格和不同行事標準;她以國家和民族的安危為重,卻不忘袒護孔宋家族營私誤國與外戚干政;她以愛心光照國軍遺族與孤兒,自己亦樂享錦衣玉食和榮華貴。

一九二七年十二月一日,蔣介石和宋美齡在上海大華飯店結婚。他們的結合,是二十世紀中外歷史上最凸出的一場政治婚姻,權力與財勢的結盟,使蔣宋成了中華民國的化身,亦沴泝跨世紀第一夫人宋美齡為西方人眼中的「風雲伉儷」。
宋美齡襄助蔣委員長領導抗日的貢獻,向國際宣揚中國抗日的堅毅以及對民心士氣的激勵,已在國史上占有巍然之一頁。中國艱苦抗戰期間,宋美齡乃為國族最有力的代言人,她使全世界了解中華民族浴血救國的真實情況。蔣委員長在南京、武漢和重慶運籌帷幄,宋美齡則在爭取外國道義支持與物資援助上竭盡所能,十足發揮了第一流外交家的稟賦。
中國戰時外交以對美關係為主軸,而抗戰又在在需要美國的大量支援,宋子文和宋美齡兄妹為中國對美外交的主力。若無宋美齡於一九四三年二月向美國國會發表擲地有聲之演說以及奔波於東西兩岸呼籲國際友人助華抗日,則中國軍民奮力禦侮的事蹟殆將不為世人所知;抗戰時代蔣委員長所領導的弔民伐罪和宋美齡在國際政治上的傑出表現,誠為第一家庭相輔相成的光輝成就。

質言之,宋美齡在外交上的竭智盡慮,如未獲得美國媒體和人民的熱烈反響與同情,則其苦心孤詣恐將事倍而功不半。《時代》、《生活》和《財星》三大雜誌創辦人亨利.魯斯對中國的傾力支持、對蔣氏夫婦的大力推介,可說是蔣夫人在美國成為家喻戶曉的主因。美國輿論每能在時代的轉折點上左右朝野、影響民心,在中國最需要友情的時刻發揮同仇敵愾的道德勇氣,使中國軍民油然而生「德不孤、必有鄰」的溫馨之感,而宋美齡在新大陸的大聲疾呼,則為中國帶來了「吾道不孤」的原動力。

宋美齡充分掌握了第一夫人的角色,積極施展了母儀天下的長才;在政治上、外交上、軍事上、教育上、婦女組訓上、社會運動上和慈善事業上,恆常展現她的睿智和慈暉,為第一夫人的功能樹立了典範。中國人以擁有蔣夫人為榮,蔣夫人亦以受到中國人的愛戴為傲。

十九世紀中葉以來,大批美國傳教士到中國傳教,向保守的中國人宣揚基督教義和西方價值觀念。宋美齡則反其道而行,向好奇的美國人述說中國的內憂外患與孤立待援;她以揉合喬治亞州與波士頓口音的流利英語向美國國會、媒體和廣大民眾闡釋古老的中國文化和飽受戰亂的中國國情;她以動人的詞藻強調美國是西方文化優秀質素的標竿,中國則為不朽的東方文明之象徵,兩國人民理應攜手互助、抵禦日本侵略,為維護本身的文化傳統而戰。

在相當程度上,宋美齡等於是「中國的傳教士」──一個肩負外交任務與政治使命的傳教士。她的「美國化」(Americanized),使美國人認同她、欣賞她,並透過這位美國教育所培養出來的第一夫人,對遙遠的中國產生了羅曼蒂克的幻想和憧憬;他們眼中的蔣夫人是中美文化的結晶、中國統治階層的象徵。事實上,宋美齡所代表的並不是真正的中國、鄉土的中國,更不是貧窮、落後的中國;她是一個在富裕的西化家庭和美國文化中成長的秀異分子,她所浸潤的環境與數萬萬中國人所生存的社會,適成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宋美齡是菁英政治與豪門政治結合的叢體,這個叢體充斥著歐美留學生,且不乏一流大學的才具之士。他們投效於蔣介石政權,希冀做大官或做大事,然而,他們與中國民間社會脫節,不知民生疾苦,亦無法體察到時代的脈動。最為人所詬病的是,這批飽受西方教育與文化薰陶的留學生,不僅未將民主自由法治的觀念及作風移植於中國,反變成開民主自由法治倒車的禍首,尤以孔宋家族成員為最。羅斯福夫人嘗言,蔣夫人能夠把民主政治的道理說得頭頭是道,但不知道如何在中國實施民主或不願落實民主。

宋美齡的東方氣質和西方談吐,為男性政治帶來了引人入勝的遐思。她是一個頗具女性魅力的第一夫人,除了精通權術,更深諳如何將其魅力轉化為說服力。《時代》周刊指出,一九四三年二月十八日蔣夫人的演說使國會議員為之動容,其因不在演講的用字遣詞,而在於演講者是個女人。她的手勢、她的聲音以及她眼中所閃爍出的光芒,使眾議員如醉如癡,眾院議場被一個嬌小的東方女性政治家所征服。二次大戰期間的英國參謀總長布魯克元帥(Alan Brooke)認為宋美齡利用「性和政治」(sex and politics)以遂其目的,這些目的包含了中國的國家利益和蔣孔宋的家族利益。
然而,宋美齡的「夫人政治」並未真正惠及中國婦女的政治權益與地位,她是一個活在聚光燈下的政治明星,她所關切的是權力與榮耀,而非女權的伸張與提高。

宋美齡的鋒芒隨著蔣介石的政治盈虧而浮沉。一九四九年剿共失敗乃為蔣一生事業之轉折點,亦促使其在世界政治舞臺上從主角變為配角終而退居為「小角色」。政治是現實的,也是講究實力的,自二次大戰的四巨頭之一淪為「臺灣島上的政治難民」(前馬來西亞總理東姑拉曼語),蔣介石在風雨飄搖的年代,勵精圖治、全力鞏固其最後據點,然其觀念及作風卻未能與時推移;儘管時代不斷地朝開明、理性和民主的方向前進,蔣介石依舊是二十世紀保守的強人政治樣品。強人政治實際上是帝王思想的延續,其最顯著的敗筆厥在視國家如私產,個人權力與國家前途混淆為一,他的傳子作法,即是「萬世一系」思想的建構化。在翻天覆地的時代浪潮中,蔣介石一直是個不屈的民族主義者,雖終其一生無法重返溪口故園,但臺灣卻是他實現「帝王之治」的樂土。

九○年代伊始,臺灣政治景觀為之丕變,這種變化乃是時代之必然、大勢之所趨,人民享受到前所未有的民主自由和無虞恐懼的政治氣氛;但在另一方面,金權政治所造成的貪腐現象以及水銀瀉地的政商關係,使臺灣成為舉世聞名的貪婪之島。平心而論,國民黨政府的金權政治和政商關係,並非始於臺灣,亦非源於李登輝時代,而是由孔宋家族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Pandora’s Box)。宋美齡的牧師父親宋嘉樹,棄教從商,長袖善舞而為滬上聞人,他以金錢資助孫中山革命,從而開創了宋氏姊妹與孫、蔣的聯姻,以及仰仗權勢謀利的貪腐文化。宋子文兄弟的公私不分、孔祥熙父子的巧取豪奪和宋藹齡、宋美齡姊妹的包庇縱容,活生生地勾勒出一幅孔宋誤國的畫面。重慶時代流行於蔣介石幕僚之間的一句話,最能反映國民黨權力核心的病源:「委座之病,唯夫人可醫;夫人之病,唯孔可醫;孔之病,無人可治。」
蔣經國時代的來臨和蔣氏母子之間的扞格,註定了強勢的第一夫人終有「臨晚鏡、傷流景」之歎;而李登輝「國民黨臺灣化」的政治理念,徒使「我將再起」的宋美齡油然而生「百年世事不勝悲」的感慨。

宋美齡的一生是近代中國的縮影,她不僅在歷史的舞臺上演戲,而且是「第一女主角」(prima donna)。但是,過早逝去的絢爛年代和漫長的人生之旅,卻使世人遺忘了她的崢嶸歲月,毛妻江青和印度甘地夫人赫然列名《二十世紀最重要的一百名婦女》而獨漏蔣夫人,其情何以堪!

宋美齡是個光采奪目的第一夫人,她有耀眼的特質,也有令人非議的作風;唯有秉諸「筆則筆、削則削」之史識和「不隱惡、不虛美」的史德,方能在歷史天秤上界定其地位。

 
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