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像不像偷情

作 者 作 品

福貴寶妻 上

信昌出版

【類別最新出版】
皇家小嬌妃 1
皇家小嬌妃 2
一世清歡 上
一世清歡 下
嬌媚表小姐 上


福貴寶妻 下(WDB0696)

類別: 總經銷代理>信昌出版
叢書系列:信昌出版
作者:紛紛和光
出版社:信昌文化
出版日期:2019年11月08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8頁
ISBN:471292750687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第一章 像不像偷情



  第一章 像不像偷情

獻州,獻王府。
竹海一片,在風的吹拂下搖動了竹葉,潺潺琴音,從竹海深處傳來。
一名年輕俊俏的少年,身著淺藍勁裝,頭?用?帶隨意的束了起來,他快速穿過了一片竹林,就要走進一處竹林中的空地。
突然錚的一聲,尖銳琴聲攜帶著駭人殺氣,逼近了少年。
少年提劍,身形一躍,跳過這道琴音。
這時,琴音逐漸變得平緩,少年看向彈琴那人道:三哥,我聽說,穆王要成親了。琴聲未停,彈琴那人,墨?隨意散下,一張俊美陰鷙的臉略有些蒼白,雙眸狹長,唇色略有些泛著淡淡的青紫。
當他抬眼時,整個竹林都隨之靜了。
和稱心公主?
並不是,只是穆州當地一戶人家的嫡女。少年道:我還以為,穆王會借助聯姻來壯大自己的勢力呢。不過,二哥的算盤這次又落空了,他想把六妹許配給穆王,沒想到,穆王已經娶了別人。
彈琴之人,是獻州獻王第三子楚星澤,和他說話的少年,是獻王的私生子,並不為外人所知,也不姓楚,而是姓遊,名叫遊星錦。
楚星澤垂眸道:這或許,又是穆王算計中的一局,娶普通人家的女兒,也好拿捏在手上,畢竟,誰會希望自己的枕邊人,和自己同床異夢。
遊星錦突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他道:前幾日父王讓三哥你辦的事情被人攪局,折損了幾名心腹,三哥,你說,這是不是二哥辦的?來日穆王成親,你和二哥肯定都要去穆州,穆州並不是獻州,若是能在那裡殺了二哥……三哥,將來王位就是你的了。
楚星澤狹長眸中閃過一絲嘲諷道:獻王之位嗎?
他想要的,卻不僅僅是這個道:先下去吧,星錦,記得備一份厚禮,先送到穆太妃那裡。
游星錦應了一聲,趕緊離開了竹林。
楚星澤身穿月白色廣袖長袍,他的臉色一向是蒼白的,不久于人世的樣子,可是,就憑著這副模樣,他已經熬死了很多人。
修長手指撫琴,楚星澤唇邊浮現詭異的笑道:劉檀,你這個莽夫,到底會娶什麼樣的女人?
絲絲縷縷的嫉妒與恨意從心底透出,楚星澤撫琴的手指,突然被琴弦所割破。
※※※
明莞睡了半個時辰,她其實還想再睡一會兒,有人戳她的肩膀,她以為是巢玉,小聲道:讓我再睡一刻鐘。
她說話的聲音又軟又輕,好像在撒嬌一般。
劉檀道:孤抱著妳睡,好不好?
明莞聽到劉檀的聲音,一下子清醒了,她抱著被子坐了起來道:殿下,你怎麼進了這裡?
還不是妳的小丫頭太蠢,隨便就讓人給支走了。劉檀眸中帶笑道:下去吃些飯,並不是酒樓裡的飯菜,而是隨行的廚子做的。
明莞下來穿了鞋子,拿了外衣穿上。因為睡了一覺,她的頭?略有些散亂。
劉檀比她高太多,他居高臨下的看著明莞道:別動。
明莞乖乖站好了。
他伸手把明莞?間的?簪給拔了出來,將她的碎?撫平,又給插了進去道:好了。明莞仰頭對他笑了笑道:謝謝殿下。
吃晚飯前,明莞照例要喝一碗黑漆漆的藥汁,劉檀說這是安胎藥,對肚子裡的寶寶好,雖然難喝,她還是強忍著喝了下去。
雖然不知道具體的功效,不過,晚上睡覺時,明莞覺得自己的手腳沒那麼冰涼,也不太容易做噩夢了。
桌上擺著幾道菜,明莞和劉檀對坐著,她夾了一根青菜到自己的盤中,還沒有吃,劉檀把她的青菜給夾走了,將一塊挑了魚刺的魚肉放在了明莞的碗中道:本來就很瘦,還天天吃素?
明莞只好乖乖吃了劉檀給她夾的。
劉檀道:如今距離穆州越來越近了,莞莞,如果孤沒有記錯的話,再過十五天,就是妳的生辰?過了生辰,妳就及笄了。
明莞心中暗暗算了一下,還真是這樣。
劉檀道:穆州那邊,府上所有的事情,孤都讓人給準備好了,十六天后成親,孤將自己當成妳的生辰禮,如何?
半個月左右,這也太快了,明莞這段時間不在家,嫁衣什麼的,她都沒有備好。
劉檀似乎看出了明莞的想法,他微微一笑,道:莞莞放心,妳的衣物什麼的,不用明府準備,孤已經讓人準備好了。
可是,萬一不合身的話……明莞蹙眉道:兩個月後再成親也不遲。
怎麼可能不合身?劉檀道:莞莞,妳相信孤的眼光。
他是最瞭解明莞的,她腰身有多細,身子有多高,身上的每一處,他都曾用手丈量過。
明莞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她總覺得太快了,而且,有一點點莫名其妙。可是,面對著劉檀,她永遠是處於下風,怎麼都贏不了。
等用過晚飯已經很晚了,明莞回了房間沐浴更衣,巢玉方才被支走,就是去買了些東西回來,包括明莞要用的浴桶。
熱水中灑了花瓣,明莞在裡面泡了一會兒,頓時覺著身上的疲乏都消減了許多。
巢玉就在旁邊伺候著,明莞半睡半醒,突然問道:巢玉,妳覺得我該不該嫁給穆王?半天無人回答。
明莞覺得不對勁,突然睜開了眼睛。
屏風之外,一道人影高大挺拔,熟悉的聲音傳了過來,隱隱帶著幾分笑意道:莞莞,什麼是該不該?
隔著屏風,她並不能看到劉檀,劉檀也不能看到她。這時的劉檀眸色略有幾分陰沉,他其實,並不喜歡明莞問的這個蠢問題。
都這個時候了,她還是存著不願意嫁的念頭?
前世霸王硬上弓慣了,這輩子,他並沒有想著強來。
明莞被嚇了一跳道:殿、殿下……
劉檀含笑道:該不該?
雖然在水中,可是,明莞卻覺得口乾舌燥,說不出一句話來道:我……我……
劉檀離她並不近,但他的聲音,卻彷彿在耳邊一般道:莞莞,妳可要想好了再回答,若是回答不好,妳會傷了孤的心。
明莞抬手,抹了一下自己的臉,她的手濕漉漉的,方才浸泡在水中,臉上也是晶瑩的水珠。明莞本就是冷白的膚色,讓水打濕後,越發顯得肌膚乾淨,近乎透明。
屏風後的身影忽然動了動,明莞睫毛顫抖了一下,水珠順著淌了下來,一道風過,人已經到了明莞的眼前。
她沉進了水中,只露出肩膀以上,玫瑰花瓣柔嫩芬芳,片片浮在水面上,遮蓋了水下的所有。
明莞聲音略有些顫抖道:殿、殿下,您這般不請自入,不是君子所為。
呵呵呵……劉檀突然笑了起來。君子?他從來都是小人,不願做什麼君子,也不願要這虛名道:莞莞,在妳面前,孤做什麼君子?
劉檀的手在水中撈了一下,手指間沾染了兩片花瓣道:夫妻之間,這不是很正常?明莞盯著他修長的手指,臉色微微泛了紅色道:您一點點也不尊重我。
劉檀微微挑眉。
水聲一片,明莞往後,她依靠住了浴桶,儘量離劉檀遠一些,更遠一些。
她捂著自己的肩道:哪怕殿下已經將我看做了自己的女人,可是,實際上,我還沒有和殿下成親,殿下這般闖進來,讓我心裡很不舒服。
劉檀這個人,有時候睚眥必報,有時候,卻是心大能跑馬。
尊重什麼的,對他而言,簡直就像個笑話。太妃面前,劉檀尚且一副吊兒郎當的紈?樣,更不要提其他人了。
眼下,聽了明莞的話,劉檀微笑道:尊重嗎?莞莞想要孤怎麼尊重?妳好好說,只要孤能給妳的,肯定會給。
明莞小聲道:首先,殿下要轉過身,不要把眼睛放在我的身上。
他抬手挑了明莞的下巴,明莞的臉和他的手掌相比,越發顯得精緻可憐,她的臉上全是水珠,劉檀指腹擦過她的額頭,鼻樑,下巴。
明莞眸色清澈,比月光更為乾淨,劉檀勾了勾唇道:孤轉身。
他果然轉了身去。
明莞又道:其次,我換衣服的時候,殿下不准回頭看。
劉檀忍著不笑道:不看。
他不知看了多少遍,他知曉明莞的腰有多麼細,知曉明莞的腿有多麼長,連她蝴蝶骨處一顆很淺的痣,都清清楚楚。
儘管,從沒有膩過。
明莞從水中出來,她一雙玉足踏著白色的絨毯,拿了一旁的棉布擦拭乾淨身子。
抬頭去看劉檀時,劉檀果真規規矩矩的,他沒有回頭,沒有去看她。
明莞本就不記仇,她見劉檀這般,也就放了心,只當他剛剛是莽撞了。
她擦了擦頭?,拿了衣服穿上。
好了嗎?劉檀微微勾唇道:孤等了莞莞好久,有些不耐煩了。
明莞把衣領攏好,這才道:已經好了。
劉檀回過了身。
黯淡的燈火下,劉檀身影高大,他閉上眼睛,輕輕嗅了空氣中的味道:好香。
明莞牽住了劉檀的衣袖道:殿下,我們一起出去吧,我吩咐侍女把水給抬了。
劉檀見她方才睜圓了漂亮的眼睛要生氣,如今卻不生氣了,完全沒有什麼脾氣,微微一笑道:頭?還沒有乾,外面風挺暖的,孤帶妳到外面吹一吹。
明莞點了點頭。
劉檀帶她上了酒樓頂層,夜風和煦,遠處燈火萬點,星光也是璀璨的,劉檀和明莞站在欄杆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