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走入苔原詩畫中 八月細雪紛飛
書摘:棕熊過橋,眾人迴避
書摘:極地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

作 者 作 品

凝固的波浪:科羅拉多高原

旅遊叢書

【類別最新出版】
沖繩彭大家族自助錦囊:癮食篇
沖繩彭大家族自助錦囊:新手篇【暢銷增訂版】
40個驚奇之旅:此生不可錯過的探險
旅館達人
凝固的波浪:科羅拉多高原


Only in Alaska(KT2002)──跟我去阿拉斯加

類別: 旅遊(指南/人文)>旅遊叢書
叢書系列:旅遊叢書
作者:李文堯、林心雅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4年08月09日
定價:350 元
售價:276 元(約79折)
開本:16開/平裝/184頁
ISBN:9571341576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走入苔原詩畫中 八月細雪紛飛書摘:棕熊過橋,眾人迴避書摘:極地國家野生動物保護區



  書摘:走入苔原詩畫中 八月細雪紛飛


▲ 開闊苔原中稀疏長著雲杉。紅色植物為秋天的樺灌,黃色為矮柳灌。

1-1  八月細雪紛飛

▲ 在帕立崗山區重裝健行的山客。第拿里荒野少有山徑,指北針與等高線

第一次的印象,總那樣鮮明,不管多麼久遠,連細節都清晰記得。

出發前一天,背包睡袋帳篷鍋爐等基本裝備,連同相機腳架底片急救包等必要配備,再加上半個多月食物,攤得客廳一地。為何連食物都要帶?因為我們要去的第拿里國家公園,裡面沒任何賣吃食的地方,連飲料自動販賣機都沒有。

食衣住行,最難的是禦寒衣物,總無法決定帶多少才夠。資料上寫著,阿拉斯加的夏季均溫在18℃上下,但日溫差很大,從0到30℃都有可能。

加州8月下旬正熱得一塌糊塗,我就想,阿拉斯加日照更長,應該不會冷到哪去。可是較高海拔山區說不定很冷。如果能塞,當然塞得愈多愈好,但禦寒衣物占體積,背包跟提袋就這些空間。東西拿進拿出,一再精簡,不清楚最後是怎麼把行李打包好的,只記得神經緊繃,常想起前不久有人被熊咬死,更感到風蕭蕭兮易水寒,出門前整夜都睡不安穩。

飛到安哥拉治(Anchorage),天氣有些涼,但沒想像中冷,加件長袖就很舒服。到市區換乘火車─在美國第一次坐火車,車廂的玻璃窗寬大又晶亮,北國雲空、山巒、林野都被框成一大幅畫,隨著火車節奏快速倒退變換。前晚沒睡好,仍興奮打起精神看窗外景致。愈往北走,天色愈陰霾,鉛重烏雲壓得快貼到地面,眼皮也愈沉重。沒關係,烏雲後有晴天。身心俱疲,近八小時車程一路睡得迷迷糊糊。

▲ 9月中旬關閉的公園遊客中心被白雪覆蓋,彷彿也進入冬眠狀態。

「到站了,起來囉!」文堯緊聲催促。揉著惺忪睡眼,扛起沉甸甸的行李,顫巍巍地步下火車。一股寒風襲來,天色迷濛,紛紛細雪迎面飄至。彷彿一覺醒來就變身到另一世界。大夢初醒,一時分不清這北國鄉野是真是幻……

啊,8月就下雪?怎麼可能?!

冷風颼颼,吹得人立時清醒。一邊打著哆嗦,一邊急忙把背包底層的羽衣毛帽全翻出來。到站旅客都散光,我們還搞不清方向。背包、相機包、大提袋……一個比一個重,都扛到肩上,腰彎得直不起來。雪愈下愈密,我們楞在車棚下不知何去何從。怎會這樣呢?公園若因大雪封山而提早關閉,哪還管會不會遇到熊,這趟豈不白來了?

後來發現車站有家小商店,問了路,搭上公園交通車,直驅遊客中心。那是棟木造屋,暖氣十足,我們急往櫃臺去。

「聽裡面人說,高海拔山區的天氣比這裡糟。不過,公園應不會明天就關門。」解說員態度很親切。聽到這話,竟有一種得救的感覺。

「這裡是不是……到8月下旬就開始下雪了?」我忍不住問。

「很難講,這裡的天氣誰也說不準。其實8月下雪並不稀奇,今年6、7月也都下過雪。」

「什麼?6、7月也會下雪?」想到資料上說:「從0到30℃都有可能」,原來並非誇張,恐怕還有過之而無不及。首度踏上阿拉斯加,不到半天,我已深深領教這裡瞬息多變的氣候了。

1-2  北美的屋脊──麥肯尼峰

一連幾天的惡劣天氣。天公不作美,別說麥肯尼峰,連較低矮的阿拉斯加山脈都看不到,全被雲霧吞噬。因為氣候多變,麥肯尼峰露臉機率不到三分之一,要看到全貌就更難。每當天空雲霧散開了些,我就滿懷期待,真的,只要露出一小角,讓我們知道她到底身在何方,就不虛此行了。

記得又是一陣風雪後,雲霧漸漸消散,晴空湛藍清澈。我們在回營途中爬上史東尼丘(Stony Hill)。我邊走邊想,今天好歹能看到高峰一角吧?

上到丘頂,一抬頭,我不禁倒吸一口氣,目瞪口呆。竟是自地平線拔起、一整座完美無瑕的麥肯尼峰!

 ▲ 驚奇湖中,遠處有一划舟,襯著雪白的阿拉斯加山稜。

喲呼,終於看到她了,還極美的一座!連日風雪一番粉妝,更加聖潔超凡,氣勢磅礡於天地間。稜線刻畫那麼清楚,山頂似一蹴可幾。我喜不自禁地手舞足蹈,文堯笑著架起相機,要把這絕世美景在心中定影。

多麼遼闊壯麗的景色啊!自阿拉斯加山脈(Alaska Range)崛起,麥肯尼峰海拔6194公尺,北側橫亙數百里的第拿里斷層(Denali Fault),形成高度落差達5500公尺的陡面。這「相對高差」猶勝於世界最高峰聖母峰(註:聖母峰高8848公尺,因位居高原,相對高差不到3400公尺)。在金色陽光照耀下,她脫穎而出,映著天際,通體發散懾人光華。在這麼高緯度區,她是世界最冷的山岳之一,冷豔如晶瑩冰體,又四處散放炙人熱力。我彷彿感受冰與火熾烈交融,化入自身的肉體與靈魂中。

「崇高山巔之美無窮無盡。即使我用最誇耀的詞藻來描繪眼前盛景,但對一個未曾親見類似壯景的人,也難以領會其雄偉及閃耀的靈性光芒。」美國「國家公園之父」約翰.穆爾(John Muir)曾這樣描寫加州的山脈,如果他看到我眼前這幕景象,定會寫下更動人的詩篇。

其實公園名稱"Denali",原意就是指「那座高的」(the"High One"),是19世紀俄國人還沒發現這塊山區前,印第安原住民阿薩巴斯坎人(Athabascan)對麥肯尼峰的慣稱。

我本以為國家公園的成立,是因有這座北美最高峰,後來才知是為了保護特殊的副極地環境。1906年,自然觀察家查爾斯.雪頓(Charles Sheldon)首度來訪,驚嘆此區豐富的自然生態與壯麗景觀,隔年偕好友哈利.卡斯坦(Harry Karstens)實地探勘後,致力於國家公園的籌畫成立。歷經十年努力,第拿里終於在1917年成為阿拉斯加第一座國家公園。

雪頓令我欽佩之處,不僅是他長期投注的心血,更是他的高瞻遠矚。今日的阿拉斯加都讓人覺得偏僻,何況是一百年前?誰會在乎這裡發生什麼事呢?雪頓卻在那時就堅持保護這塊荒野,讓她迄今仍保有初始原貌。

每次去第拿里,我們都選在驚奇湖(Wonder Lake)紮營,距公園入口約136公里,山路蜿蜒,坐交通車往返一趟至少需12小時,但與麥肯尼峰直距不到50公里。有時踩著暮色回營,她悄悄褪去雲裳,伴我們晚炊。看她在月光下那股迷濛的美,讓人忘卻一身疲累。清晨一掀外帳,她豁然映入眼簾,沾染一身玫瑰色的晨曦,向我們微笑道早安。

那是一種極美的視覺經驗,極奢侈的人生享受─尤其在數日陰霾的漫長等待後。

 ▲ 道路135公里處有一「倒影池」(Reflection Pond),風和無雲的日子,
   整座麥肯尼峰倒影悉映在池面,靜靜蕩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