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作者序
內文摘錄

人文

【類別最新出版】
父產科:孩子的健康不能只靠卵子,男性生殖醫學重磅登場
從價值系統看中國文化的現代意義:中國文化與現代生活總論(余英時經典作品絕版再現,全新編輯校對)
知識人與中國文化的價值(余英時經典作品絕版再現,全新編輯校對)
人文與民主(余英時經典作品再現,全新編輯校對)
從價值系統看中國文化的現代意義、知識人與中國文化的價值、人文與民主(余英時經典作品套書,絕版再現,全新編輯校對)


全球大流感在近代中國的真相:一段抗疫歷史與中西醫學的奮鬥(BC00307)

類別: 宗教‧哲學‧人文>人文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皮國立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2年02月18日
定價:580 元
售價:45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480頁
ISBN:978957139974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作者序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緒論  一次創新疾病史書寫的嘗試

一、問題的提出
    
二○一九年底延燒到二○二一年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迅速蔓延全球,至今疫情仍未完全停歇,仍處在發展階段,致使這段時間以來大眾皆有人心惶惶、未來茫茫之感。有不少媒體、報刊都拿一百年前爆發的全球大流感疫情來對比今日的慘況,然就死亡人數而言,新冠肺炎不過「小巫」而已。現下許多學術類或科普類的專著,都對一九一八年的流感疫情有詳盡的梳理,其實原本「流感史」是歷史研究所忽略的一個疾病,直到一九七○年代都沒有引起人們的關注。全球史的代表學者克羅斯比(Alfred W. Crosby, 1931-2018)在一九七六年率先討論流感的歷史,為有關該主題的國際研究鋪了一條道路。他指出:「疫情結束後,傳染病通常很快就從公眾話題中消失了。」這似乎是人類疾病史的通病,當時美國人都不願意談論甚至去好好研究這個疾病的歷史,所以他寫了專書來論述美國流感史,喚起大家對該疾病歷史的重視。現在,流感史和疾病史的研究成果已相當豐碩,疾病史也已非昔日的冷門研究了。
    
正因為流感具有全球化視角,是第一個在短時間內傳染「遍布全球」的疾病,所以史學家更不應該缺席對它的認識與理解。然而,至今仍未有一本專書是針對中國大流感史進行全面梳理的,特別是該次疫情,乃民國肇建以來第一次面對世界疫情的挑戰,無論作為中文世界的著作或中國近代史學者之研究,都不應該略過這個課題。研究此論題的意義還在於,正如此次新冠肺炎爆發時,部分西方人士以「中國病毒」來作為攻擊政治宿敵的話語,連帶導致整個華人乃至亞洲人都被西方社會歧視,甚至被攻擊、殺害等新聞,實在令人感到遺憾。奇怪的巧合是,也有不少研究指稱一百年前的大流感是由中國開始的,而且中國死亡人數眾多,甚至高達千萬人云云。這些論述是怎麼來的?它們合理嗎?而真相又為何呢?一九一八年的大流感,是個反思歷史學研究的好題目。目前,人們對它的理解,常充斥著恐懼與冷冰冰的死亡數字,被記起來的歷史,永誌難忘,但當時人們的奮鬥與努力,卻常常被遺忘。
    
因此,本書就圍繞著「中國大流感」的歷史,展開了文字與史料的探險歷程。歷史寫作需要創新,這是人人都知道的道理。不過,創新往往不是橫空出世,而是需要基於自己對過往研究的反思,檢討,爾後尋找問題再加以書寫的思辨過程。筆者在研究道路上,得到不少學界前輩的協助,自攻讀碩士班時即開始撰寫有關中國醫學論述中的身體觀主題,著眼於中西醫在近代的相遇,論述那些有關氣化、身體解剖生理與形質間的碰撞與爭論。對中國人而言,宗教、哲學、身體觀、醫學、博物學、武術、相術、風水等學說內,沒有任何一種知識領域能避而不談「氣」的作用。這促成了中醫在近代之初仍以「氣論」作為和西方醫學對話之基礎。但進入第二期,也就是西醫細菌學逐漸興盛的民國初年,中醫「氣」的論述開始受到更多挑戰。蓋近代西人以船堅炮利、科學之物質文化取勝,「氣論」顯然無法讓中國富強、解決傳染病或衛生政策等相關問題。這段論爭大概可以視作形而上的「氣論」與物質文化的科學、細菌學之對壘,這條從身體觀發展到氣與細菌學之爭議脈絡,在討論近代中國流感疫病史時,能發揮基礎的指引作用,本書希望能探討中西醫學對「流感」疫情之理解。至於筆者曾經提出的「重層醫史」(The diversity of medical history research)概念─ 探索上層醫學理論之建構和下層日常生活之互動關係,以及牽涉醫者、文獻的綜合研究,或許也可以藉由本書的主題,來探索其發展、書寫之可能,這是筆者希望深化這一系列研究的背景。
    
本書以「流感史」為主要論題,還有幾個重要的原因。首先,該疫情嚴重與常見,與人類日常生活密切相關,主題研究卻相對較少,全球學界缺乏對中國疫情的相關研究與分析,是本書寫作最重要的動機。一九一八年全球大流感的疫情,無疑導致自黑死病以來單獨一場疫病損失人口最多的紀錄,「至少」有兩千多萬人因此殞命,至多的一種說法,則是殺死一億多人。由於當時沒有大規模檢驗微生物的技術,故無法精準地判斷死亡人數,也無法解釋流感從何而來,何時、何地首先造成大流行等等問題。但史學家始終不曾放棄對它的解釋權,他們根據此病的特點去尋找蛛絲馬跡─包括它會消失很長的時間,再次出現時又廣為流行;抑或是在某個冬季發病,病狀可能為「兩天流感」,伴隨發燒、喉痛、頭痛等症狀,但當幾個月後再次出現時,它將會成為一種更嚴重的疾病,而且併發肺炎的機率大大提升。「流感」之名,可能源自義大利文,大意為這種病是受天體的影響造成的,它充滿神祕感,來無影去無蹤,而且基本症狀雷同,但引起的併發症又不一定一致,增添其捉摸不定的特色。歷史學者很難在古代紀錄中確知流感是何時出現的,其實即使到二十世紀初,要精確分別「流感」還是「感冒」,仍非常困難,本書會在第一章略為梳理病名之源流,還會先探討近代的俄羅斯大流感疫情,以作為接下來探討的基礎。
    
流感的一大特點是,它好像同時侵擾許多相隔很遠的地區,因此難以確定一九一八年的流感疫情是從什麼地方開始的。由於這次疫情是全球性的,所以整個中國也就無可避免地被捲入這場疫病的漩渦之中。不過,目前我們仍無法掌握當時中國流感疫情爆發的細節,故本書會先行挖掘當時中國疫情爆發之狀況,接著再談更進一步的分析。臺灣疾病史研究的開拓者之一陳勝崑醫師(一九五一-一九八九)就曾指出,西人在探討世界疾病史時常常缺乏對中國疫情的梳理,導致所謂的世界疾病史觀,其實缺了對中國疫情之理解。回應本書對中國流感史的討論,現存許多不足與模糊,是本書可以做出貢獻之處。總結本書主旨,即全面探討民國時期的流感疫情,特別是一九一八-一九二○年爆發的全球大流感疫情在中國肆虐的細部情形,並從中西醫、政府、社會、民眾等各個層面為出發點,研究當時人們對此疫病的認識與因應之道;兼及深究以該病為中心,所映照出的二十世紀初中西醫學論述的交會、身體觀與藥品等日常生活方面之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