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節選自第一章
節選自第五章
節選自第十三章

譯 者 作 品

情婦史(上+下)
謊言的年代: 薩拉馬戈雜文集
流離歲月:抗戰中的中國人民
漫遊中古英格蘭:十四世紀生活風物誌
情婦史(上卷):從聖經、中國後宮、歐洲皇室,到殖民者情婦的故事
大清帝國的衰亡(經典改版)
情婦史(下卷):從納粹德國、革命中的古巴,到六○年代情婦的故事
大清帝國的衰亡
中國將稱霸21世紀嗎?
謊言的年代:薩拉馬戈雜文集

人文

【類別最新出版】
覺醒:東西方交會下近代西方思想文明的重生與轉變(上下冊不分售)
黑潮:從關鍵的一九七九年,剖析中東文化、宗教、集體記憶的四十年難解對立
失控的轟炸:人道與人性的交戰,造就二戰最漫長的一夜(含8頁珍貴歷史圖片)
焚書:遭到攻擊與在烈焰中倖存的知識受難史
反資本主義編年紀事


OK正傳(KAB1041)
OK:The Improbable Story of America's Greatest Word

類別: 宗教‧哲學‧人文>人文
叢書系列:知識叢書
作者:艾倫‧梅特卡夫
       Allan Metcalf
譯者:廖彥博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2年12月21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80頁
ISBN:9789571356839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節選自第一章節選自第五章節選自第十三章



  節選自第五章

節選自第五章

一個圓圈,一組星狀線條;柔和的橢圓,再配上一組筆直的棍棒;陰柔的O,陽剛的K。這就是OK的外觀。

無論在印刷品裡,紙頁間,或是電腦螢幕上,以大寫或是小寫呈現,OK因為匯集了各種極致於一身,而能搏得注意的目光。在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中,它既有極致的圓,又是終極的銳折鋒角。

這種顯著的對比,讓這兩個子母在用作文件標記或是標題時,效果更顯特別。或許這也是為何即使大家明知OK不是「all correct」的正確縮寫,它依然能同時運用於兩者間的原因。雖然OW的組合也展現出不錯的對比性,但W並不像K那樣,從核心裡迸發出線條來。

OK這個字的正確縮寫「AC」就更糟糕了。對,它確實在圓形的旁邊,配上了鋒角,但是那角度更為擴散,而且圓形還有一道缺口。當小寫的ok依然維持強烈的對比,小寫的「a」卻化為一道弧形,徹底喪失了原本圓弧與銳角的對比性質。

無論大寫或小寫,再也沒有其他組字母的組合搭配,可比OK顯示出更大的對比感。甚至僅僅調換同樣字母的排列順序,對比效果也沒有原版來得強烈,因為在OK裡面,K看來像是要遠離O,而在KO當中,卻是一副朝著O走過來的架式。

當然,在一八三九年三月二十三日,查爾斯.戈登.格林把當時寫做「o. k.」的OK送上場的那一刻,這兩個字母的組合外觀,並不在他的考量內。不過同樣能確定的是,這個顯眼的組合相當具有吸引力,對於一八四○年當時的那些政治人物來說,他們甚至在下意識便選中了OK。對那些抄寫的書記員而言亦是如此,他們最先可能是出於開玩笑,開始在文件上批註OK;據說這是模仿安德魯.傑克遜的習慣。

OK顯眼的外表,還因為字母「K」而更受重視,因為它本身就是所有英文字母中,最突出的一個。K之所以如此特別,因為它能在代換C之後,依然傳達出一個字原來的意涵和發音。事實上,若以K代換一字當中的C,字的發音或許還能比原本的更加清晰。

長久以來,「K」一直是英文字母裡的異數。它的讀音大多都原以字母C呈現。但是當母音i和e出現在C後面,使得C可能發出在像「cinder/煤渣」和「certain/確定」這兩個字裡,近似「S」的音時,就會漸漸用上K,就像在「king/國王」以及「keep/保持」這兩個字的情形,以求能釐清該如何發音。這樣的字在英文裡並不多見,在一部多達千頁的字典中,大概只占了約十二頁的篇幅。所以K在英文裡還是相當少見的。

因此,把K放在無關緊要的地方開開玩笑,引來注意,並不會造成混淆。這類的例子在現實生活中並不少見,大約在OK一詞誕生前後,的確就有一股「為K瘋狂」的潮流。這股潮流可視為幽默之舉,有如下列這則一八三九年四月,來自芝加哥的報導:

八個K。可敬的亨利.克雷先生,被華盛頓一群喜好言語機鋒的同道中人,命名為「八K先生」了,這是發生在上個國會會期裡的事情。他之所以得此頭銜,乃因當時有位紳士在一場有趣的辯論中途,坐在參議院議場外迴廊上,希望能不打擾屋內會議進行,又能將克雷先生指給他的朋友看。這位朋友是外國人,就坐在他身邊。因此,他寫了張紙條,遞給朋友,上邊寫著:「那位坐在議長左旁的紳士,穿著紫紅顏色的外袍,並有深紅色翻領(klaret kolored koat with krimson kollar)的,就是克雷(Klay)先生,他是代表肯塔基州(Kentucky)的議院(Kongress)成員。」

「柯達」是個馳名的例子,這家創立於十九世紀的公司,選擇K作為行號,以求大眾記住。一九二九年,米老鼠的首部有聲電影,片名就取為K字開頭的《Karnival Kid/嘉年華小孩》。

到了二十一世紀,報紙的撰稿人已不再沉溺於K的老套拼字遊戲了,但是這個顯眼的字母,還是繼續出現在許多產品名稱上頭,例如「Kleenex/可麗舒面紙」、「Kandy Korn hybrid/甜玉米糖果爆米花」等等,還有地方性的生意,像是「Kottage Kafe/科塔吉咖啡」、「Klassic Kar Detailers/經典汽車經銷」、以及「Kute Kurl Beauty Salon/可愛捲美髮沙龍」。

可是,這種滑稽的特質和顯眼突出的K聯繫在一起,卻阻礙了它廣泛為人使用的可能。

OK的聲調明顯附屬於這個字詞印刷出來的外觀,但它們同樣也幸運地顯得既清楚又簡單。O與A,這兩個長長的母音,中間夾著一個短促的K,將它們分隔開來。幾乎世界上每一種語言,不但都有這三個音,而且還同樣地以如此的排列順序組合而成。這個情形說明了OK為什麼能受全世界廣泛使用,也解釋了其他語言總會有強烈的興趣,想探究OK 的「真實」起源,認為OK是來自另一種語言裡,聲音非常近似的文字或詞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