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醫療保健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前言
內文摘錄

譯 者 作 品

血親
旅行的意義:帶回一個和出發時不一樣的自己
請找到我媽媽
說不出口的愛

醫療保健

【類別最新出版】
醫魂:醫療現場的21則啟發(十周年紀念版)
生命的臉:從心臟到大腦,耶魯教授的臨床醫學課(二十二周年增譯新版)
靜心·淨心—52周的修煉,一年後與完美的自己相遇
美女保健室:胡心瀕的全方位中醫調理
美女保健室:胡心瀕的全方位中醫調理:+【肯園 柳 按摩油】


正念飲食:舒壓、瘦身、慢活的23個健康飲食療法(CSY0146)
Mindful Eating on the Go: Practices for Eating with Awareness, Wherever You Are

類別: 醫療保健
叢書系列:身體文化
作者:珍.裘森.貝斯
       Jan Chozen Bays
譯者:王瑞徽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08月09日
定價:320 元
售價:253 元(約79折)
開本:32開/平裝/224頁
ISBN:9789571379043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前言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第一章  飢餓的九種面向

  「九種飢餓」是被我們籠統地稱為「飢餓」的這東西的九個不同面向的簡稱。為什麼飢餓的九種面向很重要?(因為)飢餓是一種多重感覺的經驗。我們的眼睛、鼻子、嘴巴,我們的胃、細胞,我們的心甚至意志,全都可以把被我們詮釋為飢餓的訊號傳遞給我們。我們很容易混淆到底是誰,到底是我們身體的哪個部分餓了。針對每一種面向加以探索能幫助我們了解,究竟是哪一種飢餓在召喚我們,進而在飲食方面作出更好的抉擇。

  有個案例可以顯示熟悉九種飢餓的益處。一位決定接受減重手術的女士告訴我,她很慶幸之前參加了正念飲食課程。手術後,她加入醫院的一個支援團體。有些女人很沮喪,抱怨說:「我以為這種手術能讓我擺脫飢餓,但我還是肚子餓!」我的學生說,支援團體中的其他人不明白,胃的飢餓因為手術而降低了,可是眼睛的餓、耳朵的餓、鼻子的餓、嘴巴的餓,尤其是心的餓,全都還在叫嚷著:「我餓了,我們吃吧!」

  心的飢餓格外重要。用吃來減輕內心的苦惱只能得到暫時的慰藉。我們必須學習(培養)情緒智商(emotional intelligence),認清究竟是哪一種情緒觸動了吃的慾望,然後直接處理該情緒。當心的飢餓沒被承認,人可以試著用食物來紓解苦悶,但他們很快便會發現,內在的批判者在攻擊他們吃得不合宜。內在裁判製造出來的多餘焦慮可能會催化出一種惡性循環:感覺很糟(吃)因為你吃了而感覺更糟(吃得更多)就這樣反覆循環。正念飲食則能讓我們退一步,問,我忍不住想吃東西之前是什麼感覺?一旦我們能辨認清那感覺,我們就能服用一種比強迫性的吃更好的解藥。如果你覺得孤單,就打個電話,抱抱你的狗。如果你又累又煩躁,就小睡一下。或者藉由冥想或出門散散步、大口呼吸新鮮空氣來為自己提神。

  我想你應該會樂於探索這九種飢餓的面向,進而發現你可以依賴它們來幫助你在吃這件事情上作出更明智的抉擇。這就開始吧!

1眼飢餓
練習法

  持續一週,仔細觀察哪些事物會引起你的眼飢餓。多留意雜誌、餐廳菜單、超市、網站和廣告看板的照片。當你坐下來用餐(你吃飯時是坐著沒錯吧?),留意什麼食物會吸引你的眼睛。特意看著你的食物,並且留意當你沒看食物時,你的進食經驗是否會起變化。要是你自己開伙,本週要在(菜餚的)視覺吸引力上多花點心思。

自我提醒
  在你的午餐盒上或你經常用餐的地方貼一張眼睛圖片或者寫有「眼飢餓」的便條紙。

  每一本美食雜誌,把它放在你每天都看得見的地方,例如你的床頭櫃。本週內每天隨意翻個幾頁,記住是哪些內容吸引你的眼睛,讓你肚子餓。

新發現
  你剛在一家高級餐館用完餐,感覺很飽,或許有點過飽了。
  親切的服務生:「您想不想來份甜點?」
  你:「不了,我真的很飽,而且相當滿足。菜真的很美味,不過我實在吃不下了。可以幫我們把剩菜打包嗎?」
  服務生(察覺你有些許遲疑):「沒問題,我去給您拿餐盒,不過,我把甜點盤端出來讓您看看如何?」
  你的腦:「應該無妨。」

  於是服務生端來了甜點盤:淋了覆盆子醬的紐約乳酪蛋糕,頂著一團鮮奶油的巧克力慕絲,佐以焦糖醬的熱蘋果派,還有上頭綴著顆松露巧克力的檸檬塔。

  你的眼睛:「我們可以挑一種來嚐嚐!」
  你的嘴:「那還用說嘛?」
  當你的胃已經滿了,但你的眼睛決定要繼續吃的時候,「你的眼睛比你的胃更大」這句俗諺便成真了。

  我們的眼睛擁有極大權力可以決定要吃什麼、吃多少。也許這是因為,在我們演化過程的多數時期,當時食物缺乏狩獵採集者搜查可食用、能量豐富的動植物的能力,對於人類的生存攸關重大。我們的腦部耗去我們攝取的整體熱量的四分之一,以便它能幫我們找到含有高熱量的食物。

  科學家質疑,肥胖流行病是不是由於超市和餐廳的食物過度豐富、把食物美化的烹飪節目的受歡迎,尤其是在社群媒體中無孔不入的食物影像(被稱作「食物色情」),而更加擴大。那些影像展現的多半是高熱量、高脂肪食物。二○一四、二○一五這兩年,食物是網路上第二大熱門搜索主題。(色情是第一位)。一項最近的調查顯示,十三到三十二歲這群人有六成三曾經上傳自己(或別人)正在享用的食物或飲料的照片到社群媒體。目前光是Instagram網站就張貼了五千四百多萬張食物照片。有些大廚禁止顧客拍攝自家餐點的照片,有些則把這當成免費宣傳而加以鼓勵,甚至還提供相機腳架。

  美食照片或許會讓我們對高熱量食物產生渴望,但這類影像同時也可能會讓我們實際在進食的時候,無法全神貫注在食物的滋味和口感上。全心投入是滿足感的來源。虛擬食物無法滿足嘴、胃、身體或心。

  少有食物被調成藍色,也許這是因為人天生對可能發霉的食物具有警戒心。如果你把食物染成怪異的顏色,人們的反應會很有意思。有個實驗,受測餐廳的燈光刻意調得很昏暗,來掩飾食物的真實顏色。當燈光亮起,顧客們發現牛排被染成藍色,薯條是綠色,豌豆是紅色,許多人便開始抱怨自己不舒服。在另一個調查中,草莓飲料被染成綠色,結果有二成七的試吃者形容它的味道像萊姆。

  研究發現,人通常是根據眼睛得到的回饋來決定自己會吃多少。當拿到一大盒免費但走味的爆米花,他們抓起來吃的次數比那些拿到中杯爆米花的受測者多了二十一次,吃下的熱量多了一七三卡。當我們用大盤子或大碗用餐,吃下的食物也更多,因為同等分量的食物在大盤子中看起來較少。在美國,人通常是在看見盤子空了或者電視節目結束時停止吃東西,而在法國,人多半是在食物「失去吸引力」的時候停止吃。

  廣告商非常了解眼飢餓。他們總是雇請一些精於將食物拍攝得對眼睛極盡誘惑的攝影師。像《饕客》(Gourmet)、《女人節》(Women’s Day)這類雜誌也總是充滿各種讓你很想把調理缽拿出來、把烤箱預熱的美食照片。當你去看電影,看見銀幕上出現一大盒熱呼呼的奶油爆米花,或者一支六呎長的棒棒糖,你很難不往販賣部走過去。
深度課程

  如果你希望吃少一點,你的眼睛可以幫你。利用尺寸的幻覺,盡量用小一點的餐盤、碗或器皿。你可以離開餐廳,另外找個地方去用餐,來避免被眼飢餓主宰。讓上菜碗遠離你的視線。眼不見,心不念這話是真的。只要我們停止用自己渴望之物的景象和念頭去餵養我們的慾念,那慾念便會失去它的力量。如果你的眼睛要求:「那個看起來好好吃,我們多吃點吧。」不妨停下來徵詢你的胃,看看它是不是已經飽了;問問你的身體,這多出來的食物是否對你的細胞、器官的健康有益。

  有許多方法可以透過眼睛來滋養你自己,而不必藉由食物。注意面前的空盤子的形狀和顏色。擺出餐點,在吃之前,像是欣賞藝術品那樣地注視盤中的食物,覺察到各種不同的顏色、形狀和表面紋理。

  眼睛欣賞美。每天數次,每次花幾分鐘停下來,仔細觀察周遭環境中的各種事物,像鮮豔的花朵,緩緩移動的影子,辦公桌上雜物的色彩和形狀,走路時人行道上的耀眼陽光。

結語
如果讓眼飢餓占了上風,我們就可能吃下種類和分量都不適當的食物。要記住,美的事物俯拾皆是,你可以用雙眼來享用它。只要停下來用心觀察!

2觸覺飢餓

練習法
  吃東西時多留意觸感,包括類似柔滑、鬆脆、濃厚、粗糙、軟硬和清脆等嚼勁。至少一餐,放下餐具,試著用雙手進食。(你可能需要在桌邊放一些餐巾和一盆洗手用的溫水。)

自我提醒
  在你經常用餐的地方附近貼一張手指、舌頭的圖片或者一張寫著「觸覺飢餓」的便條。在你可以用手指用餐的餐廳保留一個桌位。

新發現
  觸覺飢餓可分成兩類:舌頭的感覺,以及你用雙手進食時手指的感覺。

  口感一詞指的是食物或飲料在你嘴巴和喉嚨裡引起的感覺。食客要求把菜餚退回廚房多半都是因為嚼勁問題,而不是味道(想想濕軟的薯條或嚼不動的肉)。在葡萄酒業,口感已變得極其重要,這一行向來有一套絕佳的詞彙來形容酒的各種特質。目前,一種「柔和、圓潤、更醇厚濃郁的口感」正在飲酒客當中流行,而造酒業也有各種方法和添加物來製造這種效果,包括添加甘油或某種酵母菌株,或者利用燻烤橡木屑來熟化葡萄酒。此外,釀酒廠還發現,當葡萄酒的黏度增加,我們也能察覺酒是比較甜的。日本人在口感的認知上領先全球,有四百多種詞彙可用來形容各種不同的口感,而英語只有大約七十五種。

  每個文化中都有一些可以文雅地用雙手享用的食物。在美國,這類食物包括許多點心或速食、脆餅和乳酪、薯片沾醬盤、炸雞、漢堡、炸薯條、墨西哥玉米餅、辣雞翅、披薩、吐司和餅乾。不包括咖哩飯、玉米糕配花生醬或麵包沾魚露。然而在印度、馬拉威還有衣索匹亞(依次對應)這三種食物人們都是用手抓著吃的。

  在許多國家,人們只用雙手吃東西。他們說使用餐具就像用金屬武器攻擊食物。他們強調用雙手吃東西是一種較為投入、直接的體驗,較容易控制吃的分量,也會讓食物更加美味。當然這是有規矩的:進食前後都要洗手,而且只能用右手(左手是處理個人衛生用的)。習慣上你得捏起一小團米飯或扁麵包,沾一點蔬菜或肉醬,然後才送入嘴巴。

  通常大家會圍著一張中央擺著許多上菜盤的桌子團團而坐。某人可能會將一小口好菜放在別人的盤子裡。大家一起吃吃喝喝、聊聊天,能製造一種溫馨、親密感。衣索匹亞的餐館一向鼓勵客人用這種傳統方式進餐,而目前印度有些大城市的餐廳上菜時只有應顧客要求才會提供餐具。

  如果你有冒險心,何不試試用雙手吃完一整頓飯?一開始可能會有點怪。(湯可以用湯匙或就著湯碗喝)。要是你不想在家裡這麼做,可以找一家印度、中東或衣索匹亞餐館,請服務生教你如何不用餐具進食。親自體會一下這會不會讓你的速度放緩,或者增加你面對餐食的專注或感官愉悅。

  嬰孩很喜歡用雙手進食,儘管他們的雙親可能得忙著清掉嬰兒頭髮、衣衫前襟和地板上的食渣。新的調查發現,如果嬰兒被允許用雙手進食,他們會吃下無論分量或種類都較為適當的食物,而且較不容易發胖。這種方式能讓他們學習自我控管,我稱之為「appestat」(食慾調節),告訴你何時該停止吃的一種內在訊息。當大人出於焦慮把某種食物或者「最後一口」硬塞進抗拒的嘴裡,只求把瓶罐或碗裡的食物清空,等於是在教導小孩蔑視他們身體所反饋的,關於吃多少才是恰當的明智訊息。

深度課程
  人類被碰觸時會茁壯。研究顯示,碰觸的剝奪,又稱「皮膚飢餓」,會導致各種健康和心理問題,而按摩對於多種症狀具有療效。碰觸有助於降低高血壓,增進氣喘兒的肺功能,增加帕金森氏症患者的活動力,降低糖尿病患者的血糖,減緩焦慮、沮喪和疼痛。如果有一種藥物具有這麼多正面功效,肯定會被稱作「特效藥」。這些功效的促成主要似乎是因為壓力賀爾蒙皮質醇的降低,以及多巴胺、血清素和催產素這類能帶來舒服感覺的賀爾蒙的分泌增加了。
  觸覺並不是我們在進食時會專注的感官;嗅覺和味覺才是我們意識到的首要感覺。然而,被我們稱作「嚼勁」的觸覺可能極為重要。想想你咬下濕軟洋芋片的那種錯愕。用心留意觸覺和嚼勁能夠改善你的進食經驗。盡情享受巧克力在你舌上融化的柔滑感,鮮奶油的綿密質感,還有堅果或生紅蘿蔔的爽脆口感。

  以現代人對清潔的著重,用雙手吃東西一開始或許會顯得怪異、骯髒,或者不衛生。根據阿育吠陀(印度傳統)醫學的教導,當人用手指拿起食物,有些營養竟然會透過皮膚被吸收,致使某些消化激素被釋放。據說這會導致人滿足於較少的食物。用雙手進食會減緩吃的速度,這的確有助於我們吃少一點。

  當你帶著觸覺意識吃東西,你擴大你的意識,涵蓋的不只是你的雙手,還有嘴唇、舌頭的微妙觸覺敏感度。你的舌頭能偵測黏在你牙齒上的細小顆粒,而且一次次不斷回頭去撥弄,直到成功把它們剔除為止。試著細細品嘗一小塊巧克力融化在你口中的滋味。如果你接著吃第二或第三塊,你所體驗到的風味或愉悅有沒有什麼變化?

  有許多方法可以透過觸感來滋養你自己,而不必藉由食物。溫柔地擁抱自己。輕輕按摩自己身上某個痠痛的部位。沖個熱水澡,或者悠閒泡個澡,打開所有感官迎接水流的觸感。

結語
進食時專注於觸覺和嚼勁,能為吃這件事帶來更大的愉悅和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