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總編輯序】必須為香港留下這一頁歷史
序篇 風暴之前
內文試閱

政治軍事

【類別最新出版】
24小時解放臺灣?──中共攻臺的N種可能與想定
臺灣政治經濟學:如何面對全球化與中美海陸爭霸的衝擊?
如何在二十一世紀反對資本主義
臺灣最好的時刻,1977-1987:民族記憶美麗島
2019香港風暴:《端傳媒》反修例運動報導精選(隨書附贈彩繪精緻反修例海報:「2019香港風暴」)


2019香港風暴:《端傳媒》反修例運動報導精選(隨書附贈彩繪精緻反修例海報:「2019香港風暴」)(WT01014)
Storm in Hong Kong 2019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政治軍事
叢書系列:春山出版
作者:端傳媒
出版社:春山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01月31日
定價:800 元
售價:632 元(約79折)
開本:16開/平裝/440頁
ISBN:9789869849777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總編輯序】必須為香港留下這一頁歷史序篇 風暴之前內文試閱



  【總編輯序】必須為香港留下這一頁歷史

⊙李志德

我只能從眼角瞥到,那是個黑衣人。幾分之一秒,他從我身後竄出來,一個點燃著的燃燒瓶從他手上甩出來,飛過四分之三個彌敦道寬,在暗黑的天空劃下一道火光。在瓶子落地,火苗在幾名警察身後地上炸開之前,黑衣人已經消失。又驚又怒的警察一轉身,槍口對著的只剩我及五、六位裝束正常的路人──其中一位還拖著行李箱。

我慢慢的舉起雙手,攤開手掌,示意我沒有武器,亮白色背心上印的「PRESS」說明了我的身分。我沒有太緊張,因為一般情況下,警察會先看清目標才開槍。我當然不會是目標,除非他覺得無意間當了火魔法師的掩護也該同罪。

槍口對著我們左右擺動了幾下,我們懂那槍口要說什麼:「行開!快?走!」(走開,快離開。)但我們不敢背對著警察往前走,而是退進了一棟大樓的入口樓梯間,一個半人寬的空間,連接斜斜往上的樓梯。我們六、七個人暫避在這個小空間裡往外看,一隊警察從我們收窄的視界裡快跑而過,不知道是不是追捕那位黑衣人。我們呼吸著彼此的氣息,你呼我吸,聞到的都是恐懼。

二?一九年十月一日下午,彌敦道沿路店鋪大半關門,還有少部分遭到「裝修」。鐵門上貼著各種抗議文宣。「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黑警死全家」這些口號,被黑色油漆噴在地面、牆面、柱子和安全島上。路面上處處是磚頭、石塊、鐵柵、竹竿、小巴站牌和各種雜物。我踩著抗議者撒下的溪錢 (祭祀的紙錢) 走過人行道,通過濾罐吸進的空氣仍然刺鼻。這時看到手機裡的訊息:在荃灣,一位抗議少年遭警察開槍擊中胸口。

港鐵在市區的站全面關閉,彌敦道上處處都可以見到在招計程車的人。我耳邊響起剛才在樓梯間裡,拖著行李的大叔的問話:「有誰知道可以怎麼去機場?」

上頭這一幕,是香港二?一九下半年延續不斷的抗議和衝突的某一個瞬間,從六月中以來,一個一個瞬間串成了這一代香港人從未經歷的日常。然而這些暴力對抗哪怕再激烈,都只是表象。反修例運動深層的內裡,既是一九八?年代當年無份參與香港前途決定的「第三隻腳」的延遲回應;又是二?四七焦慮的提早爆發。

一九八?年代,中英開始對香港前途展開談判,中國已故領導人鄧小平一九八四年中接見鍾士元等三位香港立法局議員時,明確地說「過去所謂『三腳凳』,沒有三腳,只有兩腳」。所謂的「兩腳」,是中、英兩國政府;第三隻腳,則是所有香港市民。真正的持份者,在決定香港前途的關鍵時間點上,沒有發言權。

究竟怎麼樣的政府、怎麼樣的制度,才是香港人要的?從一九九七年以來,這個本質性的問題以不同的變體出現,而最接近核心的一次,應該就是雨傘運動——具體要求特首、立法會議員雙普選的落實方式。但最終仍然一無所得。

占中九子罪成(有罪確定)之後四十五天,就爆發了反修例百萬人大遊行,包含「雙真普選」的五大訴求,七月一日就搬上檯面。如今回望,恍然大悟,兩次運動表現形式差異極大,但驅動它們的就是同一股力量,雨傘運動和反修例必須連在一起看,始得全貌。而這全貌,就是一場民權運動。

鄧小平一句「五十年不變」,化為《中英聯合聲明》和《香港基本法》的承諾,但承諾時間還沒過半,香港人已經活在「二?四七恐怕面目全非」的恐懼裡,屢仆屢起的民權運動,爭取的是讓人更安心、確定,並且能真正保障香港核心價值的未來。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聲浪在短短時間裡蔓延開來,而且感染力遠遠強過香港政府此前諸如DQ(取消資格)議員、DQ反對派人士參選資格等等出格行徑。主要原因就是它侵犯了香港得以立足世界的核心:自由、公平、法治和信譽可靠的經商環境。儘管香港政府之後回應商界的疑慮修了條文,但已經造成的傷害,和民權運動相互激盪,最終從一宗看似普通的殺人案,演成香港近半世紀以來最大的變局。

《二?一九香港風暴》這本合輯,收錄了反修例運動裡各種面向,特別是「人」的深度報導:參與罷工的市民、前線牧師、陣地社工、港漂大陸人、勇武派青年……等等。除了盡可能以不同的面孔豐富運動不同的面向外,真正的考驗,來自這場運動裡許許多多前所未見的課題,它們嚴厲拷問著新聞工作者以往習以為常,卻不一定深刻思辨過的成規套路,以及它們之間的矛盾。

媒體該怎麼面對公權力的暴行?警察暴力和示威者的暴力應該等量齊觀嗎?「為什麼都不譴責示威者?」「端傳媒是黃媒!」自反修例運動以來,這樣的質疑和論斷無時無刻不在考驗編輯部。做為編輯部負最終成敗責任的人,我願意這麼說:這是一份沒有滿分答案的試卷,我們只能在有限的人力條件下,踩住一個價值基點,「做得幾多係幾多」,實踐多少算多少。

不可否認,即使是一場立意高尚的民權運動,也不可能面面盡善盡美,特別到了市民以暴力與體制及不同政見者對抗時,勢必江河與泥沙俱下。對於示威者個別的暴力事件,例如對「藍絲」(立場親政府者)、「中資」店鋪的打砸,對親政府人士的暴力相向,乃至於被稱為「火魔法」的燃燒彈攻擊。這些行為,自然有現行的法治流程處理。端傳媒沒有一篇報導或評論倡議「暴力無罪」,但與其對個別案件著墨、「譴責」,端傳媒寧願將篇幅集中在討論示威者的「暴力現象」背後的深層因素。

即便不用「抗暴之戰」這樣帶有正面價值的形容詞,都仍然必須承認反修例中的暴力行為與一般的暴力犯罪不是同一件事。在香港,這尤其是一個值得反覆探討、深究的課題。因為不過就在五年前的雨傘運動裡,「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仍然是抗爭群體的鐵律。暴力手段不是沒有,但效果往往是導致抗爭群體相互指責、分崩離析。
但到了反修例運動,逐次升高的暴力不僅被容忍,而且在「不割席」、「不指責」的原則下,與「和理非」形成堅不可摧的協作關係。這在香港民權運動的歷史上堪稱僅見。部分示威者策動的暴力行為當然符合某種「犯罪行為」的構成條件,只把它當作單純的「犯罪事件」,事實上是迴避了問題的根源。它應該得到更嚴肅的看待,更深刻的思辨,這也正正是端傳媒編輯部報導、評論這些「暴力行為」的基本理念。

但另一方面,端傳媒對香港政府,特別是香港警察的過度,甚至涉嫌非法使用武力不能容忍。無數流傳在網路上,或者記者現場所見,甚至親身經歷的警察暴行,再三提醒傳媒工作者,香港面對的不是個別失控的警務人員,而是整個管治系統的失靈。

例如反修例抗議行動中,不只一次出現警察直接槍擊示威者。一般情況,這類案件一旦發生,立即就會啟動調查,開槍員警也可能被暫時停職,或者調內勤職務靜候調查。但反修例中見到的情況是,警隊最高層都在極短時間內公開表態,力挺開槍警察。在這樣的情況下,後續的內部調查還有什麼意義?更不要提內情更複雜的「七二一元朗」、「八三一太子站」等警察疑似涉及瀆職的大案件。特首林鄭月娥堅持力挺的正規機制「監警會」,則是在二?一九年結束前,連一份調查報告都沒有,為本案特別邀來的外國專家集體辭職,更突顯監警會是無牙老虎。

更有甚者,港警組織公然犯上的言論,愈發政治化的姿態,曝露的問題是香港恐怕連民主體制的基石──「文人領軍(警)」都響起了警鈴。在這本書裡,「警暴之殤」是唯一用了兩個單元的規畫,反映的是我們深切的憂慮。警察固然是合法暴力使用群體,但放任的權力必定越界,缺少監察執法人員會跟從「路西法效應」,這是今時今日香港的現況。在這種情況下的所謂「合法使用暴力」,只是一塊遮羞布,傳媒不掀開這個藏汙納垢的角落,不但是失職,更是共犯。

監督政府,是民主開放體制下的媒體最重要的使命之一。對於「公平」,有一種過度簡化的標準:「各打五十大板」。我們不同意這樣的態度,政府的暴力和抗議者「做為一種抗議現象的暴力」,各有脈絡,不該放在同一桿秤上,而是該放回各自生成的脈絡來評價。這是端傳媒堅持踩住的價值基點,不管是香港民權運動、中國維權事件,或者臺灣各種少數群體爭取自身權益,端傳媒自始至終標準齊一。

這本書收錄的,是自二?一九年六月初反修例運動開始後,端傳媒報導和評論的精選,收錄的文章大多經過重編,主要是納入事件最新發展,例如「七二一 」、「八三一」事件的報導,原文刊發的時間是事件發生後不久,但書中收錄的報導,則增補、更新了這些事件到二?一九年年底的最新發展。

反修例運動走過了大半個二?一九年,端傳媒的記者,特別是香港本地的文字、攝影同事,無日無夜地在這場變局的最前線奮戰。端傳媒自二?一五年創立以來,帶著打造「華文閱讀共同體」的初衷,聚焦關注兩岸四地和世界華人時政新聞。香港反修例運動既是因為這個意義而應該獲高度關注,更加上香港是端傳媒立足扎根之地。細細密密地記下這場運動的一筆一畫,既是身為記者的責任,也是同事們為反饋自己生於斯、長於斯的家鄉的義之所在。

生於亂世的傳媒,有種責任,必須為香港留下這一頁歷史。
(本文作者為端傳媒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