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自序
內文摘錄

經濟貿易

【類別最新出版】
萬物的價值:經濟體系的革命時代,重新定義市場、價值、生產者與獲利者
2020-2021商業服務業年鑑:低接觸經濟下的商業服務業發展
艱困時代的經濟學思考
中國謀略:新全球化下中國一帶一路的經濟與戰略布局
低歸屬感世代:面對因科技而變得孤獨的一代,管理者該如何找回工作夥伴間的深刻連結?


中國謀略:新全球化下中國一帶一路的經濟與戰略布局(BCN0290)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經濟貿易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蔡為民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20年09月25日
定價:350 元
售價:276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56頁
ISBN:9789571383699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自序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亞太再平衡」的對應戰略—「1+1>11」之戰國策
  
途經64國的「一帶一路」從何而來?許多人將之界定為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於2013年9、10月出訪國外時,分別提出的建設「新絲綢之路經濟帶」(陸路)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海路)。
  
這不能說錯,習近平推進一帶一路堪稱「敢為天下先」且有勇有謀。但其實在更早之前的2002年,中國大陸已因應國內外政治、經濟形勢的變化、發展,做出了「走出去」戰略的規劃與部署,此為一帶一路之濫觴及發軔。

一帶一路已提升為聯合國戰略
  
究竟一帶一路有何神奇魅力?吸引至少144個國家爭相參與(截至2020年3月),聯合國更於2016年11月17日第71屆大會將一帶一路倡議寫入決議文,得到193個全體會員的一致贊同與認可,意味著一帶一路由中國大陸戰略提升、進階為聯合國戰略。
  
箇中原因值得深究與推敲,也唯有就其形成背景、過程、內涵作詳細剖析、解構,方能真正瞭解一帶一路的可敬、可愛與可怕之處。
  
首先要知道的是一帶一路構想形成之背景因素。從大方向來看,主要是受到三方面的刺激。一是長期以來總有個別國家或組織提出各式各樣的絲綢之路方案,如:198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佈啟動「綜合研究絲綢之路」項目,以促進東西方之間的文化交流;2004年,日本提出將中亞五國及外高加索三國定義為「絲綢之路」地區,爭取該區域的能源開發及貿易主導權;2008年,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發起「絲綢之路復興計劃」,目的在於改善歐亞大陸的聯通條件;2011年,伊朗宣稱將啟動「絲綢鐵路」項目,興建伊朗、阿富汗、塔吉克、吉爾吉斯的鐵路與中國大陸鐵路線聯通,為貿易暢通創造條件;2012年,哈薩克宣佈實施「新絲綢之路」項目,希望能恢復自己國家的歷史地位,成為中亞最大的過境中心。
  
最值得玩味的是,2011年美國曾準備自阿富汗撤軍,竟意圖大啖「人血饅頭」,主導該國戰後重建商機,於是提出「新絲綢之路」計劃,試圖建構包括中亞、阿富汗、伊朗在內的西域經濟新秩序。
  
以上只是信手拈來之例舉,其實包括俄羅斯也曾倡議歐亞經濟聯盟的「新絲綢之路」,及歐盟擬建立「從里斯本到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歐亞一體化戰略之「變形版」與「絲綢之路」有關的計劃。

沒有中國,何來「絲綢之路」
  
凡此種種,均使中國大陸相當「受傷」,因為「絲綢之路」就傳統意義而言,是以中國為中心或起點,通往亞歐的商貿古道,但這些五花八門的相關方案無一與中國有聯繫,不免令人遺憾。或許中國太強大了,一旦納入便有喪失主導權之虞,因此避之唯恐不及。但與中國無關的「絲綢之路」,還有資格叫「絲綢之路」嗎?這個情況相當類似於韓國「申遺」(注1)時把端午節、活字印刷都「偷」走了的感受。
  
其二,自從1999年美國「誤炸」南斯拉夫中國大使館(注2),導致多名中國人傷亡開始(以「不精確導彈」三次「精確」命中),中美暗自較勁便已拉開大幕。雖然事隔20年,筆者依然清晰記得北約(注3)為此召開記者會,其秘書長在表達歉意時的那一抹得意與詭異的賊笑。無端遭外侮踐踏至此,堪稱國恥!惟限於當時中國大陸的國力,除了忍辱負重再三、再四,重複表達抗議、嚴重抗議的「尷尬」立場之外,還能如何?誠如普丁所感歎:沒有實力的憤怒毫無意義。

一帶一路醞釀時間超過10年
  
於是中國大陸痛定思痛,深知除了韜光養晦、發展經濟保民生之外,惟有整軍經武、構建中國復興夢,才能真正得到國際尊重甚至敬畏。
  
這既有賴於結合、爭取世界友好國家共同努力,更需要規劃能發揮中國大陸基建優勢之國際跨洲的絲綢計劃,用以結合相關各方利益,形成命運、經濟共同體,於是一帶一路的架構與行動便應運而生、踏上征程。
  
2002年,共產黨的十六大報告提出「走出去」戰略,是其思維萌芽;2009年,共產黨的十七大報告進一步指出,把「引進來」和「走出去」更好的結合,以形成國際經濟合作和競爭新優勢,是其骨骼軀幹;2012年,共產黨十八大報告強調:適應經濟全球化新形勢,實施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完善互利共贏、多元平衡,安全高效的開放型經濟體系,是其經絡血肉;至此,中國大陸一帶一路戰略形神已具。

「化暗為明」的一帶一路
  
亦即從2002年甚至更早之前,關於一帶一路內涵的實質運作如:海外投資、承包國際工程、各種援助計劃(2010 ?2012年一帶一路啟動前兩年,中國大陸對外援助金額為893.4億人民幣。主要方式是:無償援助、無息貸款、優惠貸款三種),便已醞釀與展開;以海外投資為例,截至2013年底,中國大陸153萬家境內投資者在國(境)外設立254萬家對外直接投資企業,分佈在全球184個國家(地區),中國大陸對外直接投資累計達6,604.8億美元,位居全球第11位。再如:2013年中國大陸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貿易額超過1兆美元,占中國外貿總額的四分之一,過去10年中國大陸與沿線國家的貿易額年均增長為19%,較同期中國外貿額的年均增速高出40%。
  
顯見一帶一路的戰略布局並非從天而降的空中樓閣,實乃有備而來,是在既有的基礎之上加以深化、延伸,並形成新的國際合作關係。

只是在那個敏感時期,為了避免過早的引起美方注意、打草驚蛇,始終低調潛行罷了。
  
直到2012年,美國歐巴馬政府警覺到中國大陸崛起之勢,提出明顯以壓制為目的之「亞太再平衡」、「重返亞洲」戰略(注4)。此際,羽翼已成但猶未豐滿的中國大陸既不好直接硬碰硬,又不能在檯面上服軟(弱肉則強者分食之),從而相應提出一個既與之匹配又可避其鋒芒、同樣向西挺進之國際跨洲「1+1>11」的全球計劃,它的名字就叫一帶一路倡議。
  
換言之,一帶一路一直是中國大陸執行「走出去」政策的實質,而直到2013年底才化暗為明,以作為美國「亞太再平衡」的對應策略之角色扮演,橫空出世。此其三也。

注1 申遺:是指世界上國家和地區以某一地區的特殊遺產價值,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遺產委員會申請加入世界遺產的行為。
  
提名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的文化遺產項目,必須符合六項標準中的一項或幾項方可獲批。

1. 代表人類創造智慧的傑作。
2. 在建築、文物等方面,展現了人類價值觀念在一定時期的重要交流。
3. 能為現存或已消失的一項文化傳統提供唯一或獨特的證據。
4. 一種建築物、建築風格能展示人類歷史重要發展時期。
5. 是一種傳承人類具有土地利用或海洋開發的典範,代表了一種或多種文化等相互作用。
6. 與具特殊、普遍意義的事件等存在直接或實質的聯繫。

注2 南斯拉夫大使館「誤炸」(五八事件):1999年5月8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部隊用B-2隱形轟炸機投下五枚導彈,悍然轟炸了中國大陸駐南斯拉夫大使館。新華社記者邵雲環、《光明日報》記者許杏虎和朱穎當場犧牲,數十人受傷,大使館建築嚴重損毀。
  
北約解釋:這是誤炸,原因是使用了一份美國中央情報局過時的地圖,而且大使館距離北約轟炸的真正目標南斯拉夫軍事總指揮部僅僅只有180公尺,兩個建築物的大小形狀十分相似。
  
中國大陸駐南聯盟大使館遭北約轟炸後,中國大陸民眾群情激憤,全國多地爆發大規模反美示威活動。

注3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簡稱北約(NATO),是歐洲和北美國家為實現防衛合作而建立的國際組織,現擁有30個成員國。

北約擁有大量核武器和常規部隊,是西方的重要軍事力量。這是二戰後西方陣營軍事上實現戰略同盟的標誌,是馬歇爾計劃在軍事領域的延伸和發展,使美國得以控制以德國和法國為首的歐盟防務體系(歐盟27個成員國中,有21個都是北約成員),是美國實現超級大國領導地位的標誌。
  
北約的最高決策機構是北約理事會。理事會由成員國國家元首及政府高層、外長、國防部長組成。總部設在比利時的首都布魯塞爾。2020年3月27日,北馬其頓正式加入北約,成為北約第30個成員國。

注4 重返亞洲戰略:美國總統歐巴馬2011年11月在自己的老家夏威夷抓住主辦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的機遇,高調亮出轉向亞洲戰略。美國政府開始從阿富汗和伊拉克兩場戰爭撤出,同時尋求外交政策新亮點。歐巴馬團隊執政以來,美國政府在「巧實力」的概念下調整了戰略選擇,決定把戰略重心轉移到亞太。
  
在2012年6月3日閉幕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當時的美國國防部長潘內達提出了美國「亞太再平衡戰略」,指出美國將在2020年前向亞太地區轉移一批海軍戰艦,屆時會將60%的戰艦部署在太平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