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總經銷代理蝴蝶蘭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自序
內文試閱

作 者 作 品

芬蘭驚艷
驚喜挪威:台灣的國家記憶 挪威的心靈密碼
驚恐日本:父母子的日本全火車旅行
陪你走中國:一位台灣父親給兒子的畢業禮物
拒絕聯考的小子
吳祥輝選舉學
洋蔥韓國
拒絕聯考的小子
芬蘭驚艷:全球最誠信的國家
驚歎愛爾蘭:歐洲最苦難的國家之一

蝴蝶蘭

【類別最新出版】
勇士的國土:環遊美國50州 二部曲
勇士的國土:環遊美國50州 二部曲(限量親簽版)
屠殺
驚喜挪威:全球文明發展指數最高的國家
驚歎愛爾蘭:歐洲最苦難的國家之一


離別韓國:台灣父子在南韓的相會(WE02007)

類別: 總經銷代理>蝴蝶蘭
叢書系列:蝴蝶蘭
作者:吳祥輝
出版社:蝴蝶蘭文創
出版日期:2018年03月02日
定價:380 元
售價:300 元(約79折)
開本:18開/平裝/224頁
ISBN:9789868918146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自序內文試閱



  自序

十年一願
十年前,二○○五年,一個簡單的心願。想寫一本書送給關心台灣的人。那是二○○四年,五十歲時許下的生日禮物。寫著寫著。蛻變成三本書才得償心願。二○○六年,《芬蘭驚艷》掀起高潮時,我已在《驚歎愛爾蘭》的寫作旅行。寫相信的,忠於自己,對台灣有益的。歡呼收割或恐懼後果,不是我寫作的考慮。這是我的人生典型。

不留戀,向前行。美好後果具激勵性,悲劇後果有啟發性。真正專心寫作一本書只需要三個月,但是,匆忙前行,不能有害從容的敘事情境。就這樣,寫一本書的單純心願,發展成三部曲的五年寫作計劃。二○○九年,《驚喜挪威》出版。完成一個自我探索的旅程。作家只是在自問:什麼是台灣?什麼是台灣人?什麼是台灣識別?這樣的自問自答,形成國家書寫三部曲的敘事情境。出乎預料。追尋台灣識別竟發現台灣自信。不意外,只是不再記憶。「自信源於自知」
是基本事理,四十年前就寫在《拒絕聯考的小子》裏。

《告別中國》《惜別日本》和《離別韓國》,是第二個五年。衡量的只是一顆「四季如春,台灣之心」。二十一世紀的台灣宜有自己的國家定義。複製成功經驗不屬於我的個性。國家書寫系列的六本書,儘管是同種寫作格局,卻有些差異。最迷人的Catherine在第一個三部曲後淡出,換上父子同行。六個國家的筆觸願能貼近主題國個性。芬蘭極簡。愛爾蘭哀怨。挪威淡定。中國強烈。日本優美。南韓短捷。

《離別韓國》幾度在寫作過程中出現心靈困竭的吶喊。總而言之,這不是一次充滿喜悅和幸福感的寫作。想來,讀者也不會有愉悅的閱讀享受。南韓的難寫,是多方位真相,排擠想像的趣味空間。旅行見聞和感受儘管真實,卻只是個人經驗,不足為憑。需要統計數據,和廣泛的資訊才能相互印證。想像空間就此被迫終結。
南韓的難寫,是台灣充滿南韓的商業行銷性信息,加上政治操作的選擇性扭曲。就像
您心目中有個美麗韓星,作家拿出她整形前照片,又能如何讓您相信,我出示的才是她真
正的原形。
南韓的難寫,是台灣哈韓族和反韓族的情結都堅定不移,不惜火拼。向任一方傾斜都
不是作家的本意。作家自有依據,感受,洞悉和見地。可是,怎麼讓意念形同水火的各路讀者,都能敞開心胸,跟著旅程,發現一個比較接近真實的異國世界,就是章節佈局的最大考驗。
艱難的心靈,終於在寫作過程中化解。寫作是知性的廣度和深度理解,也是感性的沈澱和澄靜。寫著寫著,發現已擺脫哈韓或反韓的環境制約。只剩下一個單純的意念。願這本書能讓不同心理背景的讀者,重塑各自的南韓感情。

南韓的難讀,是基於筆觸原因。初稿十萬七千字被作家刪成七萬字。力求跆拳韓風,即起即落。誠懇建議讀者,《離別韓國》適合慢慢看。看一章或兩三章就休息。十年一願,走來從容,回看匆匆。感謝我的妻子Catherine。她是個平均每個月要看十五本各國小說的敏感女子。她的溫柔心思和靈巧語彙,啟發和幫助我掙脫政治性思維和剛性語言。畢竟在政治性領域歷練二十多年,容易變得較為剛硬。也要感謝旅程中,分別和我同行的三個兒子。他們讓我更能體貼當代台灣年輕人的心靈和處境。

感謝旅程中幫助我的人,他們當然都是形成作品的元素。寫作本身也是旅程,每本書的試讀者對我都關係重大。《離別韓國》同時有三位試讀者伴我一路。從自由書寫到試讀後的修正初稿,到最後定稿,他們可能都已經看過三四十萬字之多。感謝屏東的佑全,旅北的屏東姑娘怡慧,以及正在愛爾蘭打工度假的博齊。整整陪我兩個多月的白天和黑夜,給我寶貴的意見。

有時會想,如果沒有二三十萬個讀者,或長或短地支持國家書寫系列,是否仍能一直維持高成本的旅行寫作?只能大膽假定,無從小心求證。只能感謝讀者,一個十年心願如果沒有廣大的支持,確定難以成功。也提醒讀者,得感謝自己。

十年既過,或許仍有一個十年寫作。作家仍是同樣的寫作情境,寫完這本就要別世,那要寫什麼?人生當做的莫猶疑,離別才可能歡喜大於傷悲。祝福離別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