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中央研究院院士 蕭啟慶
內文摘錄

作 者 作 品

成吉思汗:現代世界的創造者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
《成吉思汗》+《成吉思汗的女兒們》
成吉思汗:近代世界的創造者(暢銷萬冊經典版)
征服者與眾神:成吉思汗如何為蒙古帝國開創盛世
蒙古帝國三部曲:《成吉思汗》+《成吉思汗的女兒們》+《征服者與眾神》

譯 者 作 品

成吉思汗:現代世界的創造者
大英博物館250年
革命狂潮與化學家
不願面對的金融真相:經濟殺手的告白3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
帖木兒之後:1405-2000年全球帝國史
成吉思汗:近代世界的創造者(暢銷萬冊經典版)
蒙古帝國三部曲:《成吉思汗》+《成吉思汗的女兒們》+《征服者與眾神》
征服者與眾神:成吉思汗如何為蒙古帝國開創盛世

歷史與現場

【類別最新出版】
24小時解放臺灣?──中共攻臺的N種可能與想定
蔣經國日記揭密:全球獨家透視強人內心世界與台灣關鍵命運
當彩虹昇起:LGBTQ平權運動紀實
來自北京的祝福:流亡逾六十年的藏人,要如何面對後達賴喇嘛時代的變局與挑戰
中西文明的夾縫:改變台灣命運的起手式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BCB0254)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Mongol Queens: How the Daughters of Genghis Khan Rescued His Empire

類別: 歷史‧傳記>歷史與現場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傑克.魏澤福
       Jack Weatherford
譯者:黃中憲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8年02月09日
定價:360 元
售價:284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8頁
ISBN:9789571372822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中央研究院院士 蕭啟慶內文摘錄



  推薦序/中央研究院院士 蕭啟慶

推薦序

為蒙古皇室女性翻案的歷史文學──介紹魏澤福《成吉思汗的女兒們》

中央研究院院士 蕭啟慶


一、

有一天成吉思汗與他幾個愛將談到什麼是男子漢最大的快樂,他說:

鎮壓叛亂者,戰勝敵人,將他們連根剷除,奪取他們所有的一切;使他們已婚的婦女號哭、流淚,騎乘他們的後背近乎平滑的駿馬,將他們美貌后妃的腹部當作睡衣和墊子,注視著她們玫瑰色面頰並親吻著,吮吸她們乳頭色甜蜜的嘴唇,這才是男子漢最大的樂趣。

這是傳世的成吉思汗「格言」中的一則。在一般印象中,這則格言充分反映了成吉思汗的世界觀與兩性觀。這一世界觀與兩性觀也可說是蒙古世界征服的一個主要動力。

美國人類學者魏澤福(Jack Weatherford)最近十幾年來一直專注於蒙古歷史的探討與詮釋,大約六年前出版了《成吉思汗─近代世界的創造者》的英文本,該書從世界史的宏觀視野,力圖修正過去對蒙古世界征服的負面評價,並主張這一征服是近代世界形成的一個重要因素。該書的出版曾經鬨動書林,並為作者贏得蒙古共和國最高榮譽的北極星獎。這部《成吉思汗的女兒們》則對兩性在蒙古世界征服中的角色提出全新評估,相信也將撼動讀者,引起不少爭議。

從本書英文原名《蒙古皇后祕史:看成吉思汗的女兒如何拯救他的帝國》(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Mongol Queens: How the Daughters of Genghis Khan Rescued His Empire),可看出這部書探討的對象不限於皇室的女兒,也包括皇后,也就是皇室的全部女性。

此書的起點是《蒙古祕史》中啟人疑竇的一節:「女子每行,賞賜咱」(啟慶按:此為明初翰林院臣對《祕史》第二五一節的簡譯,札奇斯欽先生今譯本作:「給本族的女子們恩賞吧」!)。這一節是一二○六年成吉思汗統一蒙古後,即大汗位時,大行封賞記載的一部分。上下各節對受封家人、功臣的功績及受封情況皆有較為詳細的描述,唯有這一節的記載極為簡略。作者認為成吉思汗對女子的成就與貢獻所做的表彰在事後遭到不明人士的刪除,遂使諸女性的角色掩沒不彰,他說:

成吉思汗生了四個愛享福而怕吃苦的兒子,他們善飲酒,作戰平庸,在其他任何方面都表現拙劣;他們傷害了父親所建造的帝國,卻都名留青史。成吉思汗肯定他諸位女兒不凡的領導本事,把帝國裡具重要戰略地位的地區交給她們治理,但如今我們連他有幾個女兒都無法確知。她們在世時不可能受到忽略,但去世後,歷史隨之向她們關上大門,讓數世紀的塵土掩蓋她們走過的路。

可見作者認為:成吉思汗諸子的表現甚為平庸低劣,而女兒們則頗受重用,但她們的貢獻在歷史中卻受到忽視。本書的目的便在於重新拼湊出皇室婦女在蒙古建國史上失落的歷史,恢復她們應有的地位。

本書的原文書名雖然脫胎於蒙文《蒙古祕史》,兩書的性質卻大不相同。《蒙古祕史》是官撰的歷史,旨在建立成吉思汗家族─「黃金氏族」─統治的正統性,僅供皇室子孫閱讀,對外則不公開,故稱「祕史」(niucha tobcha’an)。《蒙古皇后祕史》則是要將蒙古皇室女性長期隱蔽的史實重新公開於世。

二、

本書雖以「成吉思汗的女兒」為副題,但所涵蓋的女性,不僅是成吉思汗女兒與媳婦的一代,亦不局限於蒙古帝國時代(一二○六至一三六八年),繼承帝國的北元時代亦包括在內。
本書按時代順序,分為三部:

第一部〈絲路的虎后,一二○六至一二四○年〉敘述皇室女性在蒙古帝國建國過程中的角色。顯示成吉思汗並不歧視女性。陰陽平衡是他的超自然觀和政治謀略的基本原則。他把夫妻比喻為牛車的兩根轅桿,相輔相成,缺一不可。他善於運用聯姻蒙古或外族的貴族世家來擴張自己的政治勢力。這一部所敘述的女性中,除去大家習知的成吉思汗母親訶額倫、妻子孛兒帖外,特別受到強調的是他幾個女兒的角色。成吉思汗有三個女兒嫁給有親緣關係的氏族長,有助於蒙古國內的團結。另有四名女兒:阿剌海別乞、也立可敦、拖萊、扯扯亦堅分別嫁給鄰國汪古、畏兀兒、哈剌魯及斡亦剌的君主。在他的支持下,這些女兒都控制了嫁入國家或部族的政治,而被成吉思汗視為捍衛蒙古本土的盾牌,而且在南伐金朝及西征花剌子模的過程中都發揮了重要的角色。如嫁給汪古的阿剌海別乞掌管伐金所得到的漠南地區,並被封為監國公主。消滅花剌子模後,幾位公主實際上控制了貫通東西的絲路,並經營世界性的金融組織。

第二部〈破碎的玉國,一二四二至一四七○年〉涵蓋窩闊台時代至北元初期二百餘年間蒙古皇室婦女的歷史。作者認為窩闊台時代是蒙古皇室婦女地位的轉捩點。窩闊台為擴大自身權力,改變了乃父重用女兒的政策,摧毀了其姐妹及其家族的權力。但是由於皇室男性的種種弱點,尤其是酗酒,結果權力旁落於他們的妻子之手。先後登場的有窩闊台汗之妻脫列哥那、其子貴由汗之妻斡兀立.海迷失,以及成吉思汗幼子拖雷之妻唆魯禾帖尼。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唆魯禾帖尼。作者認為:「唆魯禾帖尼大概是蒙古人稱雄時期最能幹的女人,她這一輩子都在準備,等待著那個替兒子掌權鋪路的時機。在塑造蒙古帝國的形式和命運上,她的影響遠超過同時代的任何人,從對歷史的影響來看,她的地位僅次於成吉思汗。」由於她的努力,皇權自此由窩闊台系轉入拖雷系之手。其子蒙哥、忽必烈相繼立為大汗,三子旭烈兀成為波斯伊兒汗國的創始人,而幼子阿里不哥也曾與忽必烈爭奪汗位。

忽必烈立國中原、建立元朝後,中亞反對他的勢力集結於窩闊台汗之孫海都左右。海都結合察合台與朮赤後裔,以維持蒙古正統為號召,反抗忽必烈的宗主權。這場蒙古帝國的內戰持續達三十年之久。在這場戰爭中,海都的女兒禿忽倫成為眾所囑目的人物。據說,禿忽倫美貌出眾,而又精於騎射、摔角,戰功彪炳。雖然追求者眾多,她卻用摔角比武做為擇偶的標準,且從未嘗過敗績。雖然禿忽倫的驍勇未能挽救她父親的覆亡,但她本人倒是成為一個傳奇人物,馬可波羅曾在遊記中對她詳加描述,她更成為義大利劇作家普契尼著名歌劇中,杜蘭朵公主的原型人物。

禿忽倫是蒙古帝國最後一個狂放不羈的皇室女性。此後的皇室女性皆為中國、波斯的禮儀所馴化,在公共領域中的地位大為降低,無法彌補她們男人的放縱、無能與昏庸,造成十四世紀蒙古國勢的迅速衰退。即使在一三六八年逃回草原後,蒙古統治階層仍然互相殘殺,達一世紀之久。

第三部〈狼母,一四七○至一五○九年〉聚焦於中興蒙古的一位皇后─賢者滿都海。過去歷史著作中僅在討論達延汗的功業時偶而談到滿都海。實際上,滿都海才是達延汗的培植者與蒙古中興大業創造者。在十四世紀後期,成吉思汗後裔的統治權已是不絕如縷,而蒙古政治是由一群已經伊斯蘭化的軍閥所操控。滿都海出身綽羅斯部,是傀儡可汗滿都魯的第二個妻子。滿都魯死後,滿都海擁立其亡夫的姪孫,即才五歲的把禿猛可,並極力把他培育成傑出的領袖,授予達延汗的稱號。一四八○年,三十三歲的滿都海與年方十七的達延汗結婚,以後陸陸續續為他生了八個小孩。她不僅才智出眾,而且英勇過人,即便在懷孕時仍馭馬親征。在她主持下,對內先後消滅了癿加思蘭、亦思馬因等軍閥,重新建立了統一的蒙古國,並將國家改組,分為東西各三翼,對外則與明朝奠立和平,創造共存共榮的局面。她前後征戰三十多年,直到六十餘歲時才將治國大任完全交給四十出頭的達延汗。在她死後,達延汗繼續維持了安定與繁榮。而其後代亦能保持統一的局面,直至十七世紀被新興的滿清所滅。長期以來,滿都海一直被蒙古人尊為皇后的典範,有人甚至認為她是成吉思汗的再世化生。

本書說及的蒙古皇室女性,只有幾個人的事跡在一般史書中可以看到一鱗半爪,其餘幾乎都是無蹤可尋。本書作者盡力挖掘出她們埋沒已久的事跡,有系統地串聯成書,彰顯了她們的角色,達到了為皇室女性翻案的目的。而且涵蓋的範圍遠遠超越《蒙古祕史》。《蒙古祕史》所述止於窩闊台汗,本書的內容則向下沿伸兩百餘年,可說是蒙古皇室女性的全史。

三、

為重構蒙古皇室女性的歷史,作者蒐羅了大量的史料。誠如他所說:「只要去尋找這些偉大皇后的資料,就會體認到歷史大部分未遭隱藏,不過是被世人忽略而已。在中國朝廷的外交報告、寫給梵蒂岡的信件、簡潔的穆斯林史、亞美尼亞王室編年史、馬可波羅之類商人的回憶錄、道教與儒家寺廟的碑文,仍可見到有關這些王室女子的零星證據。」在文本中,作者會提到引用的著作,包括早期蒙古歷史的基本史料如《蒙古祕史》、波斯史家拉希德丁的《史集》、志費尼的《世界征服者史》,歐洲及非洲人的行紀,諸如加賓尼、馬可波羅、龍如模,以及伊本‧白圖泰等人的報告,關於蒙古後期歷史的著作則有《黃金史綱》、《蒙古源流》、《斡亦剌黃史》,以及朝鮮的《李朝實錄》等。這些著作當然只是作者參考史料的一部分,但即便由此看來,本書已具足夠的史料基礎。加上作者以人類學者的敏銳觀察力在蒙古及中亞長年從事田野工作,因而洞曉蒙古的地理及風俗,這對本書的撰述亦有甚大幫助。

也許有的讀者會質疑在史料的撿擇與詮釋上,作者是否過分誇大了成吉思汗子孫的弱點和女性家族成員的優點?皇室的男性對於帝國的擴張與延續是否都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相關史料是否足以支持作者為皇室女性翻案的目的?為了翻案作者是否輕信了一些無可查證的歷史傳說?整體言之,本書是否是一部平衡的歷史論述?這些質疑可能不無道理,從史學的觀點來看,本書是否翻案成功仍有商榷的餘地。

如果不把此書看成純粹的歷史著作,而把他當成是一部歷史文學,對這些疑問便會釋然於心。這種歷史文學與歷史不同,也與歷史小說不同。嚴謹的歷史著作必須是根據史料,重構史實,做出平允的論述,不可有所偏倚,更不可加油添醋。歷史小說則是在歷史的架構下,作者的想像力任意馳騁,隨意增添人物,改變史實,以達到戲劇的效果。《成吉思汗的女兒們》則是整體上根據作者廣泛的文獻探討與實地考察而寫出,卻又憑藉作者的豐富想像力與高明的文藝技巧,重構了若干動人的歷史場景,突出了一些性格鮮明的人物,增添了一些有趣的細節,並將無數扣人心弦的故事貫穿在一起,娓娓道來,引人入勝。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與《蒙古祕史》一樣兼具歷史與文學的性質。不過,《蒙古祕史》寫於蒙古文化發展仍處於歷史與文學無法區分的階段,編撰者無意間將該書寫成文史難分的作品。而本書則是作者有意識的將歷史素材經過文學加工而寫成閱讀性高的歷史。正如史景遷(Jonathan Spence)是一流的中國史敘述史家,魏澤福是蒙古史的說故事高手。閱讀此書的樂趣,遠遠勝過一部可靠而枯燥的歷史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