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日本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目 錄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村上春樹給台灣讀者的一封信

作 者 作 品

青春的哀愁三部曲 2:1973 年的彈珠玩具
青春的哀愁三部曲 3:尋羊冒險記
舞.舞.舞 (上)
舞.舞.舞 (下)
國境之南、太陽之西
發條鳥年代記第一部:鵲賊篇
發條鳥年代記第二部:預言鳥篇
發條鳥年代記第三部:捕鳥人篇
遇見 100 %的女孩
麵包店再襲擊

譯 者 作 品

圖書館奇譚
村上收音機
村上收音機2 大蕪菁、難挑的酪梨
東京奇譚集﹝新修版﹞
刺殺騎士團長 精裝套書
刺殺騎士團長 平裝套書
刺殺騎士團長 第一部 意念顯現篇(平裝)
刺殺騎士團長 第二部 隱喻遷移篇(平裝)
大坊珈琲店手記:把在這裡的時間,變成重要的時間
棄貓 關於父親,我想說的事

日本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特殊清掃人
1973年的彈珠玩具(全新修訂版)
睡在掌心的舞台
告別莫札特
舞伎家的料理人1


青春的哀愁三部曲 1:聽風的歌(AI0601)
Hear the Wind Sings

類別: 日本文學
叢書系列:村上作品(軟精裝)
作者:村上春樹
       Haruki Murakami
譯者:賴明珠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9月24日
定價:220 元
售價:174 元(約79折)
開本:32開/精裝/168頁
ISBN:9789571334844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村上春樹給台灣讀者的一封信



  村上春樹給台灣讀者的一封信

給台灣讀者的一封信

◎文/村上春樹

我開始寫小說已經是超過二十年以前的事了,當時會拿起我的書來讀的,大多是從二十歲代到三十歲代的年輕世代。那麼現在,若要問是什麼樣的人在讀我寫的小說呢,還是同樣年代的年輕世代。我有三年左右的期間在網路上擁有自己的網站(現在因為忙碌而暫時中斷),跟許多讀者交流過,寄信到網站來的大半是二十歲代到三十歲代的人。當然也有不少十幾歲的讀者,也有六十幾歲的讀者。不過讀者的核心年齡層,在這二十年之間我想可以說幾乎沒有改變。

這個事實讓我覺得有一點不可思議。換句話說,我的小說讀者的核心層大約往下移動了整整一個世代。就像搭乘一部巨大的電梯下降一層樓一般。更具體說,就是非常多讀者寫道「我從母親的書架上拿來一讀立刻就喜歡上了」,或「因為學校老師的推薦我讀過後覺得很有趣」。或者也有這類的來信「我自己找到中意的書讀著之間,竟發現我父親也讀過同樣的書,我感到非常驚訝。因為我以為自己跟父親之間根本沒有任何共通項目」。(我自己本身或許正屬於和這些父母親與老師相同的年代)。

這對我來說,是非常可喜的現象。不用說,我並不是為了討好年輕人而寫小說的。我在這二十年間,只是把自己想寫的故事,以自己想寫的風格繼續寫過來而已。雖然如此,這些作品還是被可以當我孩子的年輕世代的人們拿起來讀,而且說很喜歡,我真覺得很高興。

通常,作家和讀者有年齡重疊的傾向。換句話說三十歲的作家擁有三十歲前後世代的讀者群,六十歲的作家擁有六十歲前後世代的讀者群……之類的。當然我想這──與自己的世代共同成長──自然是一種達成。但我的小說並不是這樣。當然這是在日本的情況,至於在台灣我的小說是怎麼被閱讀的,我並不清楚。不過光以年代來看,所得到的結果我想像台灣和日本也許大致相同(我也收到過幾次台灣讀者的電子郵件)。這是為什麼呢?為什麼我的讀者不會老呢?

或許,我的小說所要訴求的東西,和他們(從二十歲代到三十歲代的年輕人)所追尋的東西之間,有某種超越現實年齡差異的某種強烈的共通項目吧,我這樣想。

那到底是什麼呢?

一個人,要在社會上自由而自立地活下去該怎麼辦?這件事。要說得非常簡單的話,我想就是這麼回事。然而包圍著我們的這個現實社會,卻非常強大,而且難以理清的複雜,顯得好像在把我們想要完全自由自在地活下去的意志──加以打擊粉碎。把我們所愛的東西──變成石頭,讓我們所追求的東西──遠離而去似的。雖然如此我們還是不得不想辦法繼續活下去,因此有時候不由得掉落黑暗、寂寞而厭煩的境地。

這似乎是,我在我的作品中想要描寫的世界的模樣。而且我想或許這也完全正是,現在的(而且也是過去的,或未來的)二十歲代到三十歲代的年輕人──無論是日本是台灣是任何地方的──所處世界的模樣。那對我來說是非常真實痛切的,同樣地對他們來說也是非常真實痛切的。我這樣想。

我既是一個 pessimistic(悲觀的),常被黑暗的心所吸引的人,同時也是一個樂觀的 moralistic(重道德的)人。在我這個人心中同時存在著許多相背反的要素,無法簡單地找出狀況的結論。我所能夠做到的,只有為你提供幾個真切的故事而已。結論──如果你想要的話──請你自己靠自己找出來。小說這東西,並不是對一個問題給予一個具體結論的東西。我想做的是,把你所有的問題,和我(或其他什麼人)所有的問題,通過所謂故事這個強有力的隧道直接聯繫上。不管在地球上的任何地方,不管有什麼樣的問題,你絕對不是孤獨的──這是我想寫的事情之一。這或許可以說就像靈魂的internet一樣的東西吧。

在那連結之中你會得到什麼,只有你自己知道。

對我來說,由於繼續寫這樣的真切故事,覺得好像在朝某個地方前進似的。而且我可以說一句,我相信故事的力量,只要我還相信,而且還有把那化為文章的能力的話,我跟各位在某個地方便互相聯繫著。這當然,對我來說──身為一個作家和身為一個人的我──都是很大的安慰和鼓勵。感謝你的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