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卷一~卷五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大唐雙龍傳【卷三】(AK0110)──修訂版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新人間叢書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09月18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12頁
ISBN:9571337544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大唐雙龍傳【卷一~卷廿】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卷一~卷五



  書摘 3

兩人來到雨竹堂府第的大門外,把門的十多名大漢見他們是風竹堂的人,露出敵視的神色,但卻沒有人將他們放在心上。皆因把門的雨竹堂弟子,最低級那個都要比兩人多出一根竹來。竹枝定身分。幫主是十根竹,軍師九根,接下來是堂主、副堂主、舵主、香主,竹數逐級遞減。以前兩人隨言寬混時,半根竹都沒有,現在可算無端端升級了。兩人並肩朝大門走去。
有人喝道:「風竹堂的小子,給老子們站著。」
「鏘!」寇仲拔出井中月。
徐子陵一把將他扯著,駭然道:「為何動刀子?」
寇仲雙目閃過森冷的寒芒,語氣更是平靜得教人心寒,淡淡道:「不宰掉這些叛幫的小子,錫良如何坐上幫主之位。」
徐子陵一震鬆手。十多名把門的大漢亮出兵刃,殺將過來。慘叫痛哼聲立時不絕於耳,寇仲游魚般在眾漢間穿插來回,中刀者無不濺血倒地,竟無一合之將。寇仲跨進院牆外門時,後面倒滿了一地的敵人,傷得雖重,卻沒人有性命之虞,又或殘肢斷體之災,可見他下手極有分寸。 徐子陵呆看著他時,寇仲回頭聳肩道:「不是這樣,誰會怕你?來吧!我的陵少爺!」

寇仲和徐子陵一先一後,殺進雨竹堂去,擋者披靡,擁上來攔阻的弟子,給他們打得落花流水,狼奔鼠竄。兩人出道日子雖淺,但已是身經百戰,連千軍萬馬的惡戰場面都難不倒他們,何況現在是驟攻雨竹堂的無備。由堂階直至殺入大堂,才遇上高手。
「叮叮叮!」三下清響,寇仲一步不移,連擋三槍,長笑道:「可是雨竹堂副堂主包百有?」來人尚未及答話,給寇仲飛起一腳,正中小腹,拋飛墜地,口噴鮮血,再爬不起來。徐子陵則左右開弓,連續轟飛了四名撲上來副香主級的竹花幫徒。
「住手!」包百有給人扶了起來,百多人潮水般退到大堂的一端去。十多個形相各異的漢子排眾而出,來到寇徐兩人前方。只看其襟頭標誌,便知除雨竹堂外,其他晴竹堂和露竹堂的正副堂主均聚集此處。晴竹堂堂主左丘弼最是易認,個子比一般人矮小,卻是粗壯如牛,眉毛拱起,臉是凹陷下去的,肩膀挺寬得不合比例,頗似個縮細了的巨人。這時他雙目殺機大盛,跨前一步,戟指怒喝道:「來者何人,竟敢在我竹花幫的地頭撒野?」
寇仲面對眾多竹花幫有頭有臉的高手,卻是夷然不懼,哈哈一笑道:「勾結外人,妄想斷送我幫基業的叛徒,有何資格和我兩個揚州忠烈士言寬的門生說話。」
雖是在這種劍拔弩張,動輒生死相見的形勢下,徐子陵仍生出要捧腹大笑一場的感覺。寇仲的長處之一,是能把任何荒謬的事以理直氣壯的神氣說出來。
雨竹堂的堂主羅賢大喝道:「管你們是誰,今天教爾等有命來此,沒命離開。」
刀光一閃,一名瘦漢斜衝而出,挽起數朵刀花,從左側疾襲寇仲。寇仲看都不看,似是隨手揮刀,「噹!」的一聲,把那人連人帶刀劈得蹌踉跌退,仆到人叢內。大堂驀地靜了下來。寇仲還刀入鞘,其神情氣度,比之當日跋鋒寒闖進王通的府第亦不遑多讓。
露竹堂堂主童長風冷哼一聲道:「確有幾分本錢,先給本堂主報上名來。」
原來剛才偷襲者乃露竹堂的副堂主顏和,童長風深悉其功力深淺,見寇仲將他逼退時那種舉重若輕的神態,自知萬萬做不到,故此說話客氣起來。
寇仲仰天大笑道:「本人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寇仲是也,他是徐子陵,聽清楚了沒有?」
左丘弼等人人面面相覷,無不色變。要知寇仲和徐子陵在過去幾年,因著楊公寶藏的關係,加上連杜伏威、宇文閥、獨孤閥、李密等全拿他們兩個沒法,聲威之盛,實是一時無兩。到最近更轉戰沿海一帶,大破沈法興和海沙幫的聯軍,此事天下皆知,更把他們推上一流高手的位置。所以知道兩人正是寇仲和徐子陵,誰不動容。
左丘弼終是江湖老手,肅容道:「英雄出少年,我幫對兩位一向心生敬重,為何今天卻要欺上門來?」
徐子陵踏前一步,冷然道:「我們確是忠烈士言寬的門生,此事桂錫良香主可以作證,所以竹花幫的事我們絕對有資格去管,亦不能不管。」
寇仲豪情萬丈道:「鐵騎會的任少名何在?識相的立刻滾出來,讓我們立即把你的頭割下來為先幫主祭旗。你們如果仍存叛幫之心,今天休想活著離開此地。」
左丘弼色變道:「這是欺人太甚,上!」
眾人紛紛掣出兵器。徐子陵心中暗嘆,知寇仲下了決心要把桂錫良捧上幫主之位,再通過他去控制竹花幫,擴展自己的勢力。故此硬逼對方動手,重重打擊與任少名勾結的勢力。
寇仲猛退到徐子陵旁,迅快地道:「各殺一名堂主後,我們立即溜走。殺不成更要走,聽我暗號。」
這時難道還可以選擇嗎?徐子陵點頭答應。兩支長矛,三劍一刀,由不同角度向兩人攻至。
寇仲暴喝一聲,身子晃了幾晃,不知如何已移入以左丘弼為首的一群晴竹堂幫眾內,刀翻芒捲,登時有兩人中刀倒地。徐子陵則騰空而起,到了雨竹堂堂主羅賢的頭頂處,雙掌下壓,強大的氣勁,逼得羅賢身旁的人全避往四周,偏是孤零零地留下了羅賢一人面對他的攻擊。無論寇仲和徐子陵多麼厲害,亦沒有搏殺其中不乏好手的百多名竹花幫眾的能力。且纏鬥下來,更不利眾寡懸殊下人少的一方。所以兩人打定主意,要以迅雷萬鈞之勢,趁自己仍在最佳狀態下,各自擊殺一位堂主。那時剩下的一個堂主孤掌難鳴,不立刻逃走就是大笨蛋了。寇仲閃到左丘弼身前,連斬十刀,忽然間,左丘弼始發覺身旁的人全給劈得跌往四周,恰恰阻截了其他想擁上來援手的自己人。
「蓬!」徐子陵和連長劍都不及取用的羅賢四掌硬拚了一記。羅賢雙手屈曲少許,似乎在勁力上遜了徐子陵一籌,實際上該是平分秋色,皆因徐子陵凌空下壓,佔了很大的便宜。羅賢心中大喜,以為徐子陵技止此矣,暗忖只要擋得他一陣,不愁其他人不趕上來把他亂刀分屍。就在此時,千絲萬縷的灼熱氣勁,透掌而入,穿透他的真氣,無孔不入地鑽進了他的氣脈去。羅賢魂飛魄散時,雙手所受的壓力又消失得無影無蹤,胸口卻連續兩下劇痛,耳中聽到骨碎的聲音。他最後的知覺是知道徐子陵的雙膝先後頂在他胸口處。
左丘弼的功夫比羅賢要高明,掣起兩枝短銅棍,硬擋寇仲三刀。「噹!噹!噹!」左丘弼怒叱一聲,雙棍平胸推出,疾戳寇仲胸口,豈知明明要擊中敵人之際,發覺竟是擊在空處。背後刀風割體。左丘弼回身招架,駭然發覺後面亦是空無敵影。
「堂主小心!」
左丘弼後腰劇痛,一股寒氣從刀鋒侵入,登時身若冰結,動彈不得。寇仲由左丘弼右腰抽回長刀,順手掃開了趕來拚命的三個敵人,長嘯一聲,拔身而起。「砰!」徐子陵早先一步撞破瓦頂,沖飛而起,接著寇仲由同一洞口穿飛出來,緊追去了。在兩人的武功和戰略下,近乎不可能的事終給他們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