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前言
內文摘錄

兩性關係

【類別最新出版】
弄丟自己的你,過得有點辛苦吧
愛了,然後呢?敢卸妝、吵不散,常保燒腦狀態的兩性相處必備技能
只要婚,不要昏!:婚姻沒有那麼難,看我如何「墳墓求生」,用高情商成為好老婆、好媳婦!
幸福 別放手
愛情,不只順其自然:主動、被動,不如有技巧的互動


為何戀情總是不順利?從陌生走向親密關係的14道戀礙謎題(VUU0079)

類別: 家庭‧親子‧兩性>兩性關係
叢書系列:優生活
作者:亞瑟(AWE情感工作室)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年08月16日
定價:320 元
售價:253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192頁
ISBN:9789571379180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前言內文摘錄



  內文摘錄

言語讓本該最近的我們,產生了最遙遠的距離──無法溝通
  
當人們被提了分手之後,心裡常會有一個疑問:「為什麼好好一段關係,最後會變成這個樣子?」
  
幾乎任何一個因為分手,或關係維持問題而來找我諮詢的人,都會告訴我,他和另一半之間的溝通出了問題。
  
大家都知道溝通是維持關係的重點,在普世的認知裡,任何關係只要出了問題,十之八九就是溝通出了問題。但具體來說,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溝通是個很大的範圍,當我們只說了一句:「我們的溝通有問題,因為我們溝通不良」,就像有人說:「我籃球打不好,是因為我球技不夠好」,有講跟沒講一樣。
  
在這個時代,「溝通」是一門顯學,市面上有很多書籍或課程,都在教導人們溝通的技巧。但有很多人即使使用了這些技巧,溝通的過程可能出現了一些變化,但整體的結果仍然是溝通不良,這是為什麼呢?
  
基本上,這跟一個人的心態、信念,以及成熟度有比較大的關係。
  
在這裡,「心態」指的是:你用什麼樣的態度看待和這個人的關係,與你們所要討論的事情。通常會找上我的人,都會認為自己很積極在處理問題,所以他們才去學習溝通,以及和伴侶的相處之道。在找上我以前,他們往往都已經找了許多其它的方法,例如上網google「溝通技巧」、「與男朋友溝通不良」、「女朋友有話都不說」之類的關鍵字,試圖解決這段關係目前的窘境。
  
在這個情況下,他們很常認為自己是在這段關係裡,屬於比較有能力的一方。他們對於自己在這段關係裡的看法,多半是積極的、願意努力的、想要經營的、有用的、比較愛對方的??,而這其實同時代表了,他們認為對方是消極的、不想處理問題的、沒有意願的,甚至可能認為對方是這段關係的問題製造者。
  
當他們抱持了這樣的想法去溝通,就容易呈現以上對下的姿態,彷彿只有自己在為這段關係著想一般。沒有人喜歡這種「你沒能力處理問題,那就我來處理」的感覺,這會讓人覺得自己很糟糕。如果對方的心理狀態不夠成熟,甚至可能出現不配合的反應,來表達自己的憤怒。
  
心理上的姿態是影響溝通非常重要的關鍵:在我們心裡,自己與對方的相對位置,會決定自己用什麼樣的態度進行對談。舉例來說,老鳥對菜鳥講話比較不客氣,但對上司就變得唯唯諾諾,就是明顯的上下關係。
  
很多人之所以沒辦法順利的進行溝通,就是因為他們沒有察覺自己呈現了什麼樣的溝通姿態。這是任何技巧都無法修正的問題,即使他們學會了肯定對方讚美對方,或是任何看似處於低位的方式,都無法改變對方感覺到的「高高在上」。
  
除了「心態」之外,「信念」則是另一個常見的原因。
  
「信念」的形成與影響,遠比心態來得更深遠。當人們知道自己看待一段關係的態度是如何之後,只要有意願,通常都能夠在短時間內修正這個狀態。但當問題出在信念而非心態時,不僅更難察覺,也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調整。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解釋「信念」是什麼的話,那就是「人所相信的」。只要一個人相信一件事,那麼這件事就會成為這個人的信念。而要相信一件事,需要的是體驗──曾經發生過的事,及它的結果,就是體驗。任何重大刺激,或是長時間重複發生的事件,都有可能會形成當事人的信念。
  
很多人對於溝通都抱持著相當負面的信念,原因多半是在他們的經驗裡,溝通都沒什麼好下場。有些人在小時候對父母師長,說出了自己的感覺或某個事實,以求得到協助,結果卻是挨罵或是被無視,這樣的經驗只要多累積幾次,這些人在未來就會確信:「說出自己的感覺跟事實是沒用或危險的。」
  
有時候這些體驗不見得是發生在當事人身上的事,而是他們所目睹的狀況。例如從小看著父母吵架、惡言相向破口大罵,甚至是動手,都有可能讓人對於「問題」、「衝突」、「爭執」產生恐懼。
  
父母通常是我們第一對看到的情侶,在我們還沒機會認識其它情侶的時候,父母之間的互動及他們的關係,會奠定我們對於親密關係的認知。「第一次對事物的認知」對人們有著非常強烈的影響,我們會因為第一次的接觸體驗,而對該事物產生全盤的認定。舉例來說,如果你第一次吃青椒的時候覺得很難吃,你可能就會一直覺得青椒很難吃,並對青椒產生排斥感。在對青椒有壞印象的情形下,再給青椒一次機會就變成了困難的事,自然也沒什麼機會吃到好吃的青椒,來洗清青椒的汙名。
  
對「溝通」、「衝突」抱持著恐懼的人,就如同溺過水的人一樣──就算知道游泳是可以學的,但只要靠近水,就會不由自主的產生恐懼。在他們的世界裡,溝通與衝突,以及失去愛,三者是劃上等號的。他們相信的事情是:「溝通就會吵架,關係就會不好,兩個人就會不再愛對方」,「溝通」不僅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還是問題的開端,他們寧願看著表面的和平感到安全,也不願意冒著可能會破壞關係的風險去溝通。
  
而第三個「成熟度」,在這裡指的是我們如何看待與自己不同的價值觀。
  
因為價值觀而產生的衝突,不用我說,幾乎人人都知道,所以「價值觀不同」、「觀念不合」才會是人們常聽到的分手原因。但具體來說,「觀念不合」到底是什麼情況呢?
  
老實說,比起觀念不合,我看到更多人的狀況是一言不合就分手,但事後解釋為觀念不合。但講白了,不就是吵架而已嗎?會吵架不就一定是觀念不同才會吵架嗎,那為什麼有些人吵架不會分手,有些人吵架就是觀念不合呢?
  
這中間的差別,就是我們對於「異己」的看法。
  
之所以說「對於異己」的看法和成熟度有關,是因為:當我們是嬰兒的時候,我們認為世界是以「我」為中心運作的──我們哭了,大人就會想辦法處理、我們喊叫,大人就會靠過來、大人們總是想辦法逗我們笑、因為我們總是躺著,看不到除了天花板以外的地方,所以我們以為大人總是圍繞著我們??。這些嬰兒所看到的「現實」,成為了嬰兒獨有的體驗,所以理所當然的認為「我」是世界的中心。既然我是中心,那麼大家都聽我的,才是理所當然的。
  
如果一個人有好好的成長,那麼在長大的過程中,這些屬於嬰兒的體驗,會慢慢的消失。我們會發現自己很重要,但別人也很重要,所以應該要彼此尊重;但如果在成長的過程中受到了阻礙,導致某些部分的成長停滯了,那麼這些嬰兒式的想法,就會留在體內,讓當事人認為別人應該聽自己的。
  
一個心智成熟的人在面對衝突的時候,會試圖去釐清對方想表達的是什麼,也會嘗試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想法,不管中間的過程是否很激烈,他最終都會讓自己達成這個目標。但一個不夠成熟的人,在面對衝突的時候,想的往往不會是「雙方都有表達自己的權利,且雙方都能尊重彼此」,而是以輸贏的角度在看待彼此的不同處,最簡單的就是──到底誰是對的?該聽誰的?
  
這樣的角度是非常純粹的非A即B:不是你對就是我對、不是我妥協就是你妥協。在這種關係裡,除非雙方的想法一致,否則根本無法出現雙贏的局面,因為除了A跟B以外,沒有第三個讓雙方都能滿意的答案。這種爭吵方式能為關係帶來的,只有在某一方妥協之後看起來的和平,但不代表問題真的解決,也不表示雙方的不滿都被瓦解。久而久之,雙方累積的怨氣只會越來越多,距離說出「觀念不合」這句話的日子也就越來越近。
──
  
如果你有溝通不良的狀況,也符合上述的情況,那麼你可以參考以下的作法:
  
「心態」的部分是最好處理的,只要你發現自己有以上對下的姿態,其實問題就解決了一大半,只要你願意將對方視為共同解決這些問題的同伴,而非問題製造者,並且用平等的方式和對方談話,你所學到的溝通技巧,差不多就可以派上用場了。
  
接著你可以採取的具體作法,是當你們在溝通時,盡量讓雙方的目光能保持平視,如果環境允許的話,請你握著對方的手,或是將手輕放在對方膝蓋上。
  
之所以要目光保持平視,是因為平視的時候最能讓雙方的姿態維持平等,只要目光有高低差,關係位置就會有落差。仔細回想一下,從小到大,當我們挨罵的時候,是不是總感覺對方比我們高?就算到了長大之後,每當挨罵的時刻,我們仍然會低下頭,不敢直視對方的眼睛。目光的高低同時代表了位置的高低,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說「自視甚高的人都用下巴看人」、「瞧不起人的人眼睛長在頭頂上」的原因。
  
而肢體的接觸,則是為了讓雙方盡可能的產生聯結。沒有什麼東西比視線和肢體接觸更能傳達情感了,平和的眼神和溫柔的接觸,會讓人產生安全感,也能讓人明白:即使對方現在說的是嚴肅的、不愉快的話題,也不是為了斥責自己,或是想要破壞關係,對方是愛著自己,並且想要解決問題的。
  
上述是「心態」的處理方式,但如果你的狀況是信念的部分出了問題,那麼可能得多花一些時間,但你放心,這也是可以解決的。
  
要破除一個堅定的信念,必須透過多次體驗來沖淡原有的經驗,絕對不是試個一兩次就可以搞定的。你可以把這個過程想像成溺水的人學游泳──一開始先練習臉靠近水,再練習憋氣,最後才去游泳池──破除信念的方法和它一模一樣。
  
首先,你得先練習和別人說出自己的感覺。
  
把自己的感覺說出來,並不是一件這麼容易的事,我以前也不擅長,所以你可以先從說些小小的事情開始,不用一下就討論到太嚴肅的話題。
  
而這個練習有一個重點,那就是你說出來的對象,記得,一定得是當事人。
  
人們有一個很神奇的現象,就是有什麼話都不跟當事人講。當我們對同事有不滿的時候,可能是跟另一個同事抱怨;當我們覺得某個男生很帥,卻是告訴身邊的朋友。我們總是習慣不把自己的想法跟當事人說,因為我們不知道對方會有什麼樣的反應,所以我們只好將心中的情緒,轉而分享給其它人。
  
如果有些令你感到不舒服的事,你並沒有讓當事人知道,只是向其它朋友抱怨,以求得情緒上的抒發,那麼在抱怨完之後,的確會短暫覺得輕鬆,但真正的問題並沒有被解決,這件事在未來仍然會繼續發生。
  
當你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與勇氣時,除了抱怨以外,就什麼也做不到了。但令人不舒服的事並不會因此而消失,所以你只能不斷的抱怨,久而久之,就變成一個愛抱怨的人。
  
所以現在你要練習的,就是去向當事人說出自己的感受,不論你想說的,究竟是好是壞。如果對方讓你很開心,那你就告訴對方你很開心;如果對方讓你不太開心,那就告訴對方你不太開心。讓別人知道你的感受,才是真正能長期維繫關係的方法,不論什麼關係都一樣。
  
我知道要說出來需要很大的勇氣,但忍耐沒辦法讓你變得更開心。你不會想要跟一個一天到晚讓你不爽的人來往,如果你想繼續保持跟對方的關係,你就得把你不舒服的地方告訴他。如果他也想繼續跟你來往,那麼他就會尊重你的不舒服。但如果你從來沒讓對方有機會知道,只是向別人抱怨,那他要從何改起呢?
  
這個練習必須大量,而且持續的進行,因為你已經這麼相信很久了。你想想,一個想法跟了你十幾二十年,怎麼可能只花兩天的時間,就能徹底改變呢?你必須有意識的去練習及接受回饋,才有可能透過一次次的新體驗,來刷掉過去舊有的信念。
  
而如果你的狀況是「成熟度」不足,那麼你得知道,你的問題不僅僅是溝通而已,它牽涉到的層面可能遠比你想像中的廣泛。
  
成不成熟,最影響的是對於「不如自己心意」的事物的接受程度。越成熟的人越能接受世事不會盡如人意,但他們並不是絕望或悲觀的,只是他們能接受事情的發展不見得符合自己的期待。不成熟的人就剛好相反,他們無法接受事情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對於不合自己心意的事,他們會有非常多的情緒,並且用盡一切方法想要改變它。
  
能接受「事情不會盡如人意」的人並不是消極的,他們只是接受,並且決定自己要做些什麼。在接受的過程裡,他們不會陷在負面情緒之中,只是讓這個結果存在於此刻。難過、憤怒之類的情緒當然也有,但不會持續太久,也不會強硬的堅持改變結果,他們能接受結果或許就是如此,也允許自己去為了想要的結果做些什麼。簡單來說,他們的人生由他們自己負責。
  
那不能接受的人又是如何呢?他們對於那些討人厭的事情和結果感到憤怒、悲傷、痛苦,認為這中間一定出了什麼差錯,事情不該是這樣的。他們需要找個對象來生氣、來怪罪,否則沒辦法解釋為什麼自己的人生會不順遂。於是他們開始怪自己、怪父母、怪朋友、怪同事、怪老闆、怪情人、怪客人、怪社會、怪世界、怪老天??,反正他們總是能找到一個可以為這件事情承擔責任的對象。
  
簡單來說,他們要別人為他們的人生負責,他們壓根沒有打算承擔自己的人生。
  
看到這裡,如果你出現了「不是啊!啊就??」、「可是??」、「但是??」、「也不能全怪我吧?」之類的念頭,請你務必繼續看下去。你買這本書是為了解決問題,不是為了罵我;我寫這本書是為了讓你有機會解決問題,而不是為了攻擊你。如果你覺得越不舒服,就有越高的可能性是我指出了問題,既然你都看到這裡了,不妨把後面看完再一起罵我吧!
  
其實「不成熟」並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我這一生幾乎沒看過幾個真正成熟的人,就連我自己,我都不敢說有多成熟,充其量也只能說自己在這條道路上努力而已。
  
不成熟其實不完全是我們的錯,你也不用急著怪罪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有太多機會可以讓我們的成熟之路受阻了,舉凡父母的關係、教養方式、同儕關係、老師的態度、學業成績??全都有可能成為阻礙,更別提那些隨時隨地都可能發生的天災人禍了。
  
我們無法選擇自己的生長環境,這點是不論貧富貴賤,任何人都一樣的。年幼的時候,我們可能無法避免自己受到創傷,但長大後,我們有能力決定自己是否要去治療那些創傷,並且好好的成為一個身心健全的大人。
  
而要變得成熟,我認為第一件事,是必須學會「負責」,而不是「受責」。太多人把「受責」和「負責」混為一談了,認為承擔起責任的方法,就是被罵被懲罰,如果沒人罵自己,那就自己罵自己,這樣也是負起了責任。
  
但「負責」跟「受責」這兩者,從根本上就不同。「負責」指的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願意接受自己選擇後的結果;「受責」則是:為了不好的結果受到處罰。
  
在「負責」的概念裡,結果就是結果,雖然有喜歡與否的差別,但沒有絕對的好與壞,也不存在懲罰這回事;但在「受責」的概念裡,懲罰就是一切,只是如果運氣好,結果是好的,就沒事;如果運氣不好,結果是不好的,那麼就必須有人得揹這個鍋。
  
「受責」只是藉由罪惡感,來讓自己覺得好一點,好像自己是個懂得自省也願意負責的好人。只懂受責的人,會在發生不好的事情時,不斷的攻擊自己(在過度檢討的篇章裡會有更多說明),但不會仔細去思考在這件事情裡,有哪些部分是自己的責任,而自己又可以做些什麼樣的努力。
  
而「負責」的人,不會花什麼力氣在怪罪自己上頭,因為事情已經發生了,而且那也是自己的選擇。所以比起抓戰犯,負責的人會花時間去思考自己的責任在於哪些地方,也願意在這些地方做改變。
  
說到這,你可能會覺得負責跟自己的溝通問題到底有什麼關聯?這兩者的關聯在於:當你學會了負責,就不會再把問題丟到「觀念不合」上,讓「觀念」來為你不良的關係揹黑鍋。即使彼此的觀念不同,也能夠去尋找讓兩個人能夠相處的方法,因為這是你能努力的事,所以你的關係不必再侷限於A或B的選擇裡,你會有能力去找出一個讓彼此都可以接受、也能真的解決問題的C,甚至是DEF。
 
「無法溝通」其實不是關係破裂的原因,而是自身問題所顯化出來的結果。一個有足夠能力照顧好自己的人,會想出各種有創意的方式,來維持一段關係,即使不是每次的溝通都很順利,他們也能慢慢找出適合彼此的方式。
 
 雖然現在的你,可能還不太擅長經營關係或溝通,但不要心急,只要你能慢慢克服這些問題,你一定能夠創造出屬於你的獨特的良性溝通方式。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