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序言
前言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管理領導

【類別最新出版】
逆風前行:變動年代的職場新能力
OKR最重要的一堂課:一則商場寓言,教你避開錯誤、成功打造高績效團隊
複利領導:簡單的事重複做,就會有力量
危機解密:從預防到修復的實戰管理
台積電為什麼神?:揭露台灣護國神山與晶圓科技產業崛起的祕密


中國首富劉永行(DJ0004)──希望集團的傳奇

類別: 行銷‧趨勢‧理財>管理領導
叢書系列:BOSS叢書
作者:鄭作時
口述:劉永行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2年10月09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28頁
ISBN:9571337730

已絕版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序言前言書摘 1 書摘 2書摘 3



  書摘 1

第一章 中國首富開闢第二戰線

希望是成本主導型企業。--劉永行

全球經濟的寒冬
二○○二年一月二十七日,上海浦東。

上海的這個冬天不算太冷,不過早晨的溫度也已經到了零下。這是個星期天,天氣有點起霧,大街上的行人就格外少些,路邊法國梧桐的葉子都已經落完了,看上去很有一點蕭條的樣子。

這個冬天對於中國的很多企業來說,是一個格外冷的冬天。年中,華為總裁任正非寫下了在業界流傳甚廣的「華為的冬天」一文。在這篇文章裡,這個中國通訊領域的領導企業總裁沈重地提出了企業冬天的概念。他說:「公司所有員工是否考慮過,如果有一天,公司銷售額下滑、利潤下滑甚至會破產,我們怎麼辦?我們公司的太平時間太長了,在和平時期升的官太多了,這也許就是我們的災難。鐵達尼號也是在一片歡呼聲中出海的。而且我相信,這一天一定會到來。面對這樣的未來,我們是不是思考過該怎樣來處理?我們有好多員工盲目自豪,盲目樂觀,如果想過的人太少,也許就快來臨了。居安思危,不是危言聳聽。如果每一年你們的人均產量增加一五%,你可能僅僅保持住工資不變或者還可能略略下降。電子產品價格下降幅度一年還不止一五%吧。我們賣的越來越多,而利潤卻越來越少,如果我們不多做一點,我們可能保不住今天,更別說調漲工資。」

任正非的擔憂到了年終冬天真的來臨的時候成了事實。首先聽到的是科龍集團陷入財務危機而被格林柯爾收購的消息。接著廣東的樂百氏集團傳來創辦人何伯權被投資方達能趕下台的消息。接二連三傳來的消息是,聯想以向服務轉型為名開始裁員。健力寶在與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苦鬥數年之後不得不投向資本的懷抱,被浙江國投收購,由於各種原因銷售額至少下降了五○﹪,不得不尋找資本東家來接手。

不僅是中國,全球的經濟似乎都進入了一片蕭條之中,資訊科技業沒有什麼新的起色。美國人在新經濟高漲的時候提前花光了他們所有的錢,又碰上了九一一事件,現在不得不把他們的錢包捏得緊緊的。一向被譽為經濟之神的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主席葛林史班到了這個時候,除了一次又一次地降息,好像也沒有別的辦法。日本人在九○年代以來經濟就一直沒好過,首相換了一個又一個,政策出了一條又一條,但結果只有一個:經濟繼續不景氣。

實際上,國內的經濟進入冬天,正是國際經濟不景氣在中國的一種反應。二○○一年中國的入世,就是中國更深一步融入世界經濟的標誌。但還沒等人們為中國入世的歡呼聲停下來,就發現由於進入世界經濟的冬天,中國正面臨更嚴峻的考驗。自身的經濟結構面臨調整,而作為調整重要拉力的外資和外貿又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中國正在快速上升的經濟會因此而慢下來嗎?下一步的動力源在哪裡?

這個冬天對中國企業來說很冷。但是很冷的冬天並不是不存在著機會。由於大量在正常環境裡生存得還不錯的企業這時候都是在處理虧損階段,一些比較好的企業也無力擴張,所以這時候是最優秀的企業擴張的良好時機。

東方希望走向多元化
早晨七點,上海的天空開始亮起來。從黃浦江邊一座高級公寓的雨廊裡,走出來一位五十多歲、身材高大的中年人,看起來他與其他人並沒有什麼不同。經過風霜的臉上架了副眼鏡,穿著一件藍色毛衣,灰白色的休閒褲,外面罩了件半長大衣。他一坐進停在公寓門口的一輛別克廂形車裡,車子很快起動,馳向上海虹橋機場。

他就是被《富比士》評為中國首富,同時被國內同行稱為飼料大王的東方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行。今天他要開始的,是東方希望的擴張之路。

對於東方希望的這一次擴張,劉永行經過非常審慎的思慮。早在一九九八年,東方希望完成它在全國的飼料廠布點計劃時,劉永行就開始了第二主業的考察。他說自己談了多少專案也記不清了,總之不下數百個,但始終沒有下過手。劉永行對第二主業的要求是要自己投入管理,專案要好。劉永行很多次在東方希望的內部會議中強調,現在有很多地方政府想把自己手裡虧損的國有企業賣給東方希望,價錢便宜得令人手癢。但是一定要慎重。企業的擴張關鍵是要盈利,我們寧可不進入第二主業,也不要貪便宜買個包袱來背著。多元化已經使很多企業陷入了泥潭,東方希望不能走進去。

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又向許多新聞媒體表示自己對於第二主業的渴望。在東方希望的飼料廠布點完成以後,大量的資金回流。東方希望現在除了各地工廠所需的流動資金外,總部大概有十億人民幣閒置。大量的資金都在股票的一級市場中投入新股。對於這個情況,劉永行覺得是一種浪費。他認為,所謂企業家,社會賦予你的角色就是要讓資金轉起來,為社會做事,並且取得資金的回報。如果好企業的盈利都到一級市場裡去投入新股,那麼這個企業的企業家就沒有完成社會角色的責任。

二○○一年十二月筆者以《南風窗》雜誌記者的身分對劉永行進行採訪,劉永行的一段話,在相當程度上說明了他對東方希望第二主業選擇的認識。他說:「現在是東方希望的一個轉折關頭,是一個里程碑式的階段。希望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是以飼料業的成功為基礎在發展,但是現在飼料業已經成熟,而東方希望還要獲得超速度的發展,因此必須尋找新的機會。我們以前的發展沒有走上多元化是值得慶幸的,因為有很多企業在多元化的過程中給我們提供了很好的經驗。但是東方希望最終還是要多元化。對於這一轉折,我毫不隱瞞自己的謹慎。因為這對我、對東方希望來說都是全新的嘗試。現在我們的企業處於一個良好的發展階段。但是下一步的發展在哪裡,需要我們作認真而困難的選擇。這對東方希望而言是一個完全陌生的領域,具有非常大的不確定性。在這個第二主業上,我們想要的是與飼料一樣的成功,我們要介入管理,要用東方希望的文化去整合這個新企業。」二○○一年年底到○二年年初,東方希望將會在已經談得比較深的幾個專案中作出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