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七〉(AK0107)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4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416頁
ISBN:9571334294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1

項少龍一震道:「何有此言?」

肖月潭微笑道:「若論玩權謀手段,沒有多少個可及得上你老哥我。早在你告訴我如何坐上執事之位,我便知不對勁。所以暗下留心,發覺不但張泉對你嫉恨極深,以董淑貞為首的一派歌姬也恨不得去你而後快。在這種情況下,祝秀真竟送上門來,不是陷阱才怪。」

項少龍清醒過來,暗罵自己疏忽,點頭道:「便宜莫貪,幸好我根本不打算去。」

肖月潭一呆道:「項少龍何時變得這麼好對付。所謂安內才可定外,若不趁此機會狠狠挫折對方氣燄,女子小人聯合想出來的毒計,會教你防不勝防。更何況你曾答應鳳菲助她應付對她有野心的男人,不在這種時刻顯點手段,如何建立她對你的信心。」

項少龍尷尬道:「我不太習慣對付女人,總是狠不下心來。而且更不知怎樣利用這脂粉陷阱反過來對付她們。」

肖月潭胸有成竹道:「首先讓我分析形勢,昨晚我由雲娘處早探清楚各人關係,原來董叔貞暗裡和張泉有一手,沙立則是祝秀真的面首。不要以為他們間真的郎情妾意,其實只是一種利益和色慾的結合。現在沙立給你趕走,張泉又因而降職失勢。你可說同時開罪董祝兩女,面對的惡劣情況可想而知。」

項少龍擁被苦笑道:「原來鳳菲利用我來重整舞伎團的形勢,否則怎會忽然信任起我這麼一個陌生人來呢?」

肖月潭同意道:「鳳菲是個很有手段的美人兒,比狐狸還要狡猾,你確實變成她一著棋子。不過她仍不想太過開罪董淑貞,否則會把張泉掃了出去。哈!究竟祝秀真擺下的是什麼陷阱呢?量她沒有殺人的膽量。看來只會誣你偷入她房裡圖謀不軌,使鳳菲不得不逐你出團。」

項少龍喜道:「那倒非常划算,若我可以離團,可改為由你聘我做御者諸如此類等下役,那時將不用擔心會給人識破。」

肖月潭失笑道:「到我那裡反更危險。我船上的人大多看過你的畫像,相處久了,難保不會有人起疑。此是我遣走仲孫何忌等人的原因,待我改好你的容貌,你方可以和他們接觸。」

項少龍嘆道:「現在該怎辦?」

肖月潭搖頭笑道:「祝秀真來來去去不過是喊賊捉賊的招數,少龍有沒有興趣真的去玩這個女人,保證滋味極佳,不會令你失望。」

項少龍湧起刺激的衝動,旋又壓下衝動,拒絕道:「我不習慣與沒有感情的女人歡好,更不想用手段征服她。而且若讓鳳菲知道我和她有關係,更不知她會怎麼看我,所以此計萬萬不行。」

肖月潭點頭道:「我忘了你是正人君子,既是如此,就採取威嚇手段,給這個蕩婦來個下馬威如何?」

接著低聲說出計畫。

◆ ◆ ◆ ◆

河風呼呼中,項少龍由艙窗鑽出去,利用索鉤攀往上層,踏著船身突出的橫木,壁虎般往祝秀真的房間游過去。幸好船壁結的冰因近兩天氣候回暖溶掉,否則縱有鉤索之助,仍是非常危險。船上岸上均靜悄悄的,在這種天氣下,誰都要躲進被窩內去。每逢經過代表一間房子的艙窗,他須俯身而過。這邊十多間艙房只有兩、三個窗子仍透出昏暗的燈火,祝秀真的閨房當然不在其中。最接近船頭的三間艙房,分別住了鳳菲、董淑貞和祝秀真三位團內最有地位的女性,而雲娘則在另一邊的艙房。由於項少龍的房間靠近艙尾,所以要攀爬好一截船身,才可到達祝秀真那扇窗子。房內和船艙外壁絕對是兩個不同世界,那不單是冷暖的分別,而是感覺的兩樣。

項少龍心中好笑,自己像成了武俠小說中描寫能飛簷走壁的高手,只不過不是去行俠仗義,而是為自己的命運掙扎求存。肖月潭對鳳菲的評語,使他對這美女生出戒心。所謂防人之心不可無,自己實在太容易相信別人說的話,尤其是漂亮的女人,心中早定了她們內在與外表同樣美麗。最難測是婦人心,祝秀真正是眼前活生生的例子。

他收回索鉤,再次射出,掛到上方艙頂更遠處,借力橫移,如是者重覆幾趟,移到祝秀真的艙房外。房內悄無聲息,正要拔出匕首,挑開窗門鑽進去,前方董淑貞房間處隱隱傳來女子的嬌呼聲。項少龍一陣心跳,大感好奇,不由移了過去,來到那扇窗外,貼耳細聽。究竟誰會在董淑貞房內呢?一聽之下,立時呆在當場。原來房中翻雲覆雨者都是女人,可能正在最要命的時刻,兩女叫得聲嘶力竭,極盡挑逗之能事。原來董淑貞不但愛男人,也愛女人。

正要離開,董淑貞沙啞的聲音響起道:「秀真妳真好。」

項少龍大吃一驚,怎麼祝秀真竟會到了董淑貞的房間去,那在祝秀真房中的是誰?雲娘不是告訴肖月潭董淑貞和祝秀真分別與張泉和沙立搭上嗎?那董淑貞該與祝秀真處於對立的位置,為何兩女竟成為同性戀人呢?

茫然不解之時,祝秀真的聲音喘息著道:「這時刻還要逗人家,那傢伙該快來了,這樣搞法連門響都聽不到。」

董淑貞嬌笑道:「只要聽到幸月的尖叫就行。」

祝秀真道:「今天我和幸月調房子,立即出事,大小姐會不會生疑?」

董淑貞笑道:「精采處正在這裡,就算鳳菲懷疑我們在弄鬼,仍清楚沈良只是個好色的奴才。當執事沒兩天已搞三搞四,哪能委以重任。而對我們更是無可奈何,沒有我們她怎能和蘭宮媛她們爭一日之短長。」

祝秀真默然片晌,低聲道:「我不明白以談先生那種身分地位和有真材實學的人,對沈良這奴才竟會另眼相看。」

項少龍本想離開,聞言留下續聽。

董淑貞道:「這個傢伙確有點特別,身手又厲害得教人吃驚,若非覺得他難以收買,給他占點便宜應是值得的。」

項少龍仍弄不清楚董淑貞要弄出這麼多事來究竟為了什麼?很想她自己說出來。但兩人沉默下去,不片刻再傳出祝秀真輕輕的呻吟聲。項少龍沒興趣聽下去,返回自己的艙房。

◆ ◆ ◆ ◆

肖月潭聽畢,也覺好笑,沉吟片晌後拍腿道:「我有一將計就計之法,不但可反過來害祝秀真,還可增添你的光采。」

項少龍連忙問計。

肖月潭壓低聲音道:「你可揮筆寫下一信,內容當然是表示你多謝祝秀真垂青於你,可是你卻不能接受,請她見諒諸如此類,再放入那換了是幸月的房間內。如此不但可拆穿她們的詭計,還可以表現出你並非易受引誘的人。」

項少龍苦笑道:「此計絕對行不通,舞刀弄棒是我本行,賣文弄墨卻是另一回事。」

肖月潭呆了一呆,失笑道:「我倒沒想過這方面的問題,不過只要你畫個押就成,其他由我代勞,但千萬不要錯手寫了項少龍上去。」

項少龍如釋重負,陪他笑起來。

◆ ◆ ◆ ◆

次日清晨,船隊繼續航程。兩人在房內用過早,肖月潭往船頭與眾姬湊興欣賞兩岸景色,項少龍則忙個不休,學習處理團內的事務。小屏兒照例從旁指點。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小屏兒態度友善了點,陪他到底艙清點沿途買來的東西,忽然道:「你為何要給人背罪?」

項少龍摸不著頭腦道:「背什麼罪?」

小屏兒俏臉微紅道:「昨天我聽人說原來雲娘找的是談先生,然後知道誤會了你,但為何你不辯白呢?」

項少龍故意氣她道:「你不是說談先生是不欺暗室的正人君子嗎?而且小屏姐根本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幸好清者自清,小屏姐不會再鄙視我吧?」

小屏兒大窘,岔開話題道:「為何近兩天你像是忽然老了點,鬚髮都有些花白了。」

項少龍暗吃一驚,表面裝作若無其事的笑道:「有人一夜白髮,我只是白了少許,已算幸運。」

小屏兒還以為他意指因自己誤會他,為此而苦惱得白了髮鬢鬚髭,嗔喜交集的橫他一眼,又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兒,指點他做該打理的事。項少龍暗喜過關,又覺得這樣逗逗俏妞兒,是人生樂事。午時,鳳菲破例召他去陪席,幸月也有參與。項少龍心知肚明是什麼一回事,當然扮作毫不知情。

鳳菲隨口問他接手張泉工作後的情況,開門見山道:「沈執事是否知道差點給人陷害?」

項少龍故作愕然道:「小人不明白大小姐的話。」

對面的幸月笑道:「我昨天因秀真的請求與她對調房間,所以沈執事那封情詞並茂的信來到我手上,這樣說沈執事明白了嗎?」

項少龍裝出吃驚的樣子,憤然道:「原來她是布局來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