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讀者書評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七〉(AK0107)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4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416頁
ISBN:9571334294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2

鳳菲露出一絲溫和的笑意,道:「幸好你沒有令我失望。以往無論我聘用任何人,最終都被她們勾引過去,沈執事是唯一的例外。」

幸月讚道:「想不到沈執事還寫得一手好字。」

項少龍坦然道:「那是我央談先生代筆的。我除了可勉強畫押外,其他的都見不得人。」

鳳菲點頭道:「你肯坦白說出來,更是難能可貴。可是聽沈執事出口成文,妙句橫生,怎會是不通文墨的人?」

項少龍暗想哪能告訴妳真相。只好道:「書我倒看過幾本,卻疏於練字。」

幸月奇道:「沈執事必是出身於官宧之家,一般人哪有機會碰到書哩?」

項少龍面對前所未有的「身分挑戰」,要知這時印刷術尚未發明,流行的只有人手寫的帛書和竹書,罕有珍貴。若非以前有專為權貴效力的儒者流落到民間,設館授徒,識字只屬權貴的專利。所以假若兩女問起他看過哪本書,只要追問兩句,立時可拆穿自己的西洋鏡。唯有胡謅道:「以前我跟隨廉大將軍,曾接觸過幾本書而已!」

鳳菲倒沒有生疑,含笑道:「祝秀真此回做的只是小事一件,以後就算有人在我面前說你是非,我也不會相信。」

幸月似乎對他頗有好感,道:「我們排演歌舞的時候,沈執事最好在場,好清楚人手的編排以及我們須準備的東西,好嗎?」

項少龍連聲應是。鳳菲忽然嘆氣,蹙起靈秀的黛眉。項少龍雖見慣美女,仍不得不承認她的一對秀眉非常好看。就像老天爺妙手偶得的畫上去般,形如彎月,絕無半點瑕疵。

幸月也陪她嘆一口氣,低聲道:「又勾起大小姐的心事,這次臨淄之行,怎都不能給三絕女和柔骨娘比下去的。」

項少龍無話可說。要他和人比劍還可以,但這方面他卻完全幫不上忙來。看鳳菲的表情,便知她在歌舞編排上遇上難題。像鳳菲這種搞創作的人,自然希望能有突破。那代表著向過去的自己挑戰,自然非常困難。鳳菲有點意興蕭條,再沒有說話。反是幸月談興甚濃,還特別囑他今晚記得看她們排演。

告退後,正想返房去找肖月潭夾口供,後面有人叫道:「沈良!」

項少龍轉過身來,原來是「穿針引線」害他的騷婢小寧。

她由長廊另一端趕過來,大嗔道:「昨晚為何不見你來,害得小姐白等一晚。」

項少龍笑道:「昨晚我累得睡著了,請小寧姐見諒。」

小寧忍著怒火道:「你這人真是,現在小姐惱了你呢!」

項少龍瀟灑地聳聳肩,裝出個無奈的表情,看得小寧呆了一呆,他轉身往下層的木梯走去。

小寧追上來一把扯著他衣袖道:「你怎可以這樣開溜,還不想想有什麼方法可將功贖罪?」

項少龍為免她糾纏,索性道:「其實我歡喜的是小寧姐妳,不如妳來陪我吧!」

小寧顯早諳男女之事,白他一眼道:「想我給小姐趕走嗎?唉!見你這人還不錯,讓我替你想個辦法補救吧!」

項少龍不耐煩起來,低聲道:「男女間的事哪能勉強。小寧姐不用為此煩惱。不如你今晚來我處吧!」

小寧見計不得授,急道:「怎行嘛?你房內還有談先生。」

項少龍伸手往她臉蛋捏了一把,笑道:「談先生是明白人,不會介意的。」

言罷心中好笑的揚長而去。

回到房中,告訴肖月潭先前情況,兩人均感好笑。肖月潭又為他染鬚染髮,忙個不停,有人來喚肖月潭去見鳳菲,嚇得他們手忙腳亂地把東西收好。項少龍正要睡午覺,出奇地張泉竟來找他,還和顏悅色,與以前判若兩人。

坐好後,張泉正容道:「沈兄以前跟過無忌公子,不外求利求財。所以希望與沈兄作個商量,看看有沒有法子談得攏。」

項少龍早知他此來另有目的,淡淡道:「張兄請說!」

張泉道:「當初我聘沈兄當御者,確是另有居心。事實上很難以此怪我,這個職位你以為容易擔當嗎?到了臨淄沈兄會知道其中滋味。那些公卿大臣根本只把我們這種人視作奴才,一不小心立要惹禍。他們在大小姐處受了氣,往往遷怒於我們。但假若沈兄肯合作,我會像兄弟般的在旁照拂,說到底我總當過近兩年的正執事。」

項少龍心中暗笑,道:「張兄有話直說。」

張泉眼睛轉了幾轉,湊近道:「沈兄與我合作還有一大好處,是可享盡艷福,除了幾個碰不得外,我可為你穿針引線的包括二小姐在內。」

項少龍故作驚奇道:「張兄莫要逗我。」

張泉忙誓神劈願保證沒有吹牛皮,然後道:「只要沈兄肯依我之言,我可以先給你五錠金子,事成後再給你十錠。」

項少龍心中一震,十五錠金子可不是少數目,足夠揮霍數年,張泉何來這等財力?想到這裡,已猜到他是被對鳳菲有野心又財雄勢大的人收買了。

項少龍見他說話兜兜轉轉,卻仍未入正題。知他是想自己先表態,始肯把來意說出來,道:「我的確很想賺這筆錢,更不想與張兄成為仇敵,可是大小姐對我有知遇之恩,我怎可反過來害她?」

這番話說得很婉轉,卻擺明車馬不會與張泉同流合污。

張泉奸笑道:「沈兄誤會!我怎會害大小姐?雖然因給她降職煩惱了一陣子,但想想終是自己行差踏錯在先,沒有可抱怨的。」

項少龍大訝道:「那張兄究竟要我幹什麼呢?照計若我做得來的,張兄你不亦可辦到嗎?哪用將黃澄澄的金子硬塞進我的私囊裡?」

張泉湊近低聲道:「你可知小屏曾暗中對人說歡喜上你。」

項少龍皺眉道:「那有什麼關係?不過我才不相信她會這麼對人說。」

張泉笑道:「她當然不會直接說出來,卻愛和人談論你,以她的性格,已表明她對你很有意思。」

項少龍大感頭痛,在現今的情況下,他絕不能沾惹感情上的事。而自己對女孩子又特別容易心軟,糾纏不清只是自招煩惱。心中暗自警惕,口上應道:「張兄不用說下去,若是要利用小屏姐來達到目的,我更不會幹。這樣好嗎?我設法求大小姐把你升回原職,而我則退居副手之位。大家和和氣氣,豈非勝過終日爭爭鬥鬥。」

張泉見他神情決絕,露出不悅神色道:「沈兄太天真了,你以為大小姐給你坐上我的位子是因為看得起你嗎?她只是拿你作替死鬼吧!其實她暗裡已有意中人,臨淄之行後會與他退隱於密,雙宿雙棲。若我估計不錯,她會裝作看上你,好轉移其他人的注意。那時你死了都要做隻糊塗鬼。」

項少龍愕然道:「那人是誰?」

張泉嘆道:「若我知那人是誰,就不用來求你,除小屏兒外,沒有人知道鳳菲的事。」

項少龍對鳳菲的好感又再打了個折扣,因為張泉這番話合情合理。鳳菲乃絕頂聰明的人,怎會認為自己有能力將她安然帶離臨淄,卻偏要這麼說,分明是要激起自己男性保護女性的英雄氣。而事實上,她暗中已定下退隱的計畫。而張泉卻是被某人收買,要來破壞她的大計,讓那人得暗下把她收進私房。就算得不到她的心,也要得到她的人。像鳳菲這種絕色尤物,乃人人爭奪的對象,雖誰都不敢明刀明槍來強占,暗裡卻施盡法寶。形勢確是非常微妙,而不幸地自己卻給捲進漩渦裡去。

張泉還以為他意動,從懷裡掏出錢袋,傾出五錠黃金,伸手搭上他肩頭親切地道:「我背後的人在齊國無論身分地位,均非同小可。沈兄只要為他好好辦事,說不定可獲一官半職。而且他對大小姐一片癡心,只會令她享盡榮華富貴,說起來我們還是為大小姐做好事呢。」

項少龍怎會信他。不過換過他自己是張泉,亦會謊稱後面的靠山是齊國的權貴,因為那才有威懾之力。

項少龍淡淡道:「讓我弄清楚情況,才作決定。這些金子張兄先收起來。唉!你怎都該給我一點考慮的時間嘛。」

張泉見他神情堅決,點頭道:「好吧!到達臨淄,你必須給我一個肯定的答覆。」

張泉離開後,項少龍仍在發怔。鳳菲真的只是拿自己來作替死鬼嗎?看她高貴閑雅的美麗外表,很難使人相信暗裡她是那麼卑鄙。

起始時他還以為張泉只是董淑貞的走狗,但剛才聽他的語氣卻又不似是如此。否則沒有理由一邊千方百計的要趕走他,而另一方面卻收買他。想得糊塗,肖月潭回來了。

聽項少龍說畢張泉的事,肖月潭皺眉道:「我倒沒想到鳳菲的退隱會生出這麼大的問題。還好像有人不惜巧取豪奪,也要獨得美人歸。不過張泉的話並非沒有道理,因為鳳菲備受各國王侯公卿尊重,只要她肯開口,保證肯作護花者不乏其人。但偏要這麼神祕兮兮的,可見她該是另有見不得光的意中人,而此人更是身分低微。若給人知道他得到鳳菲,立生橫禍。」

項少龍知他比自己更清楚權貴的心態,問道:「鳳菲是否真的那麼卑鄙利用我作替死鬼?」

肖月潭笑道:「靜觀其變什麼都可以弄個一清二楚。少龍你不是好欺負的人,誰要玩手段,我們便陪他們玩一次如何。」

項少龍啞然失笑。事前豈想得到一個小小的歌舞伎團中,竟牽涉到如此般複雜的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