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作 者 作 品

追尋現代中國(上):最後的王朝
追尋現代中國(中):革命與戰爭
追尋現代中國(下):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太平天國(上)
改變中國
康熙
追尋現代中國全集
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康熙(作者親筆簽名書)

中國各朝歷史

【類別最新出版】
草與禾:中華文明4000年融合史
仰韶文化
敦煌學概論
屈原
愛恨帝王家:中國古代宮廷女性的愛慾情仇--春秋戰國篇


太平天國(下)(BC0152)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中國各朝歷史
叢書系列:歷史與現場
作者:史景遷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3年03月10日
定價:250 元
售價:198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224頁
ISBN:9571338737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太平天國(上+下)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書摘 3



  書摘 1

第十二章 追兵

人間天堂並無捷徑可循,在不知這個人間天堂在何處的時候更是如此。神州莽莽,山川市鎮相連到天邊。而妖魔始終跟在腳邊,控制人行進的步伐,卻不去管究竟所為何來。

太平軍撤離永安,深入山嶺,此時人數約有四萬多人。太平軍從死傷的清妖身上拿了輜重、服裝、號旗、徽章、包袋等物品,還得了不少火藥(紅粉),至少有十車之多,這對於幾近耗盡的軍火來說乃是至關重要。太平軍就算再有辦法,能從舊的城磚中提取硝,以血液和糞便製作硫磺,但用於行軍打仗,火藥還是不夠的。火槍要用火藥,製造地雷需要火藥,戰船上的火炮需要火藥,摧毀清妖據守的城牆更需要火藥。由於有一千多名經驗豐富的廣西失業礦工在永安加入太平軍,圍起城來應該較為得心應手了。

既然已離開永安,那麼是進是退?這個問題或許無關宏旨。重點是,太平軍得天父之助,再次挺過浩劫。太平軍也得大頭羊之助。此人在金田叛離太平軍,在一八五一年夏天以官軍的身分阻止淩十八與洪秀全會師。到了一八五二年,控制永安以南、驞江一帶的大頭羊了解到,太平軍有助於保持自己的優勢,於是他聽由太平軍逆河而上向北進軍,無意以他實力較強的船艦沿江追趕,切斷太平軍前往桂林的路線。

太平軍往桂林行去,半是出於運氣,半是出於策略。桂林是廣西的首府,坐落在一片盛產稻穀的山谷,附近全是典型的科斯特石灰岩的石林。桂林城由重兵把守,牆高城堅,不像永安那樣易攻。但是往桂南的退路已被官軍阻斷,且桂西、桂東的各幾處城鎮也有裝備精良的官軍駐守,所以太平軍最好的策略就是沿著村落穿過桂中,不去攻擊其他市鎮。

羅大綱此時已證明自己是太平軍心思最細、最能出奇制勝的將領之一,他建議太平軍喬裝行事,命令手下幾百名士兵換上在永安從俘虜身上扒下來的官軍軍裝,打著官軍旗號列隊開向桂林,順利騙過了毫無警覺的官軍守衛。桂林城中還沒人知道太平軍已離開永安,但有一名官軍將領看到一支著官軍服裝的部隊,連忙把這消息帶去桂林。他曉得此處不應有、也不可能有官軍,於是策馬疾馳,趕在太平軍之前抵達桂林,警示桂林守軍,並將四門緊閉以防攻城。

太平軍圍攻桂林三十三天,但由於數量不足以圍城,於是兵力集中在南門,但也未能攻克城門,破毀城牆,更無法困死城中守軍。太平軍在湍急的灕江邊紮營,一邊休整部隊,一邊攔捕舟船,以補充在撤離永安時棄於驞江的船隻。太平軍在圍攻桂林期間發展戰略和後勤補給技巧,成了一支水陸兩棲的勁旅。不到幾個星期的工夫,太平軍就擄獲了四十多艘大船,並將貯藏的軍需、糧食、洗劫來的金銀珠寶以及無戰鬥能力的婦孺安置在這些船上。這項安排釋出了那些身強體壯的客家婦女以及若干男性士兵,不用再擔任乏味的守衛任務,而可投入作戰之中,且軍需和部隊附屬人員一旦遇上危險也能迅速移動。太平軍在岸邊部署火炮,以防大頭羊進攻,然而大頭羊卻無意進攻。其他的官軍水師怕太平軍折回與淩十八及粵西的友軍會合,所以主要還是留在桂林以南。到了五月中旬時,桂林還是沒攻下,於是太平軍出了鉅資收買大頭羊,要他不作追擊,並運用如今更顯嫻熟的戰術,兵分水陸兩路迅速撤離,繼續揮師北上。

選擇撤圍北上至關重大,因為過了桂林,便越過中國戰略和地理的分水嶺,河流從由北向南流轉而為由南向北流。太平軍出桂林,向北行進六十多英里抵達興安,由此地的古運河聯接灕江和北流的湘江。湘江一路流經湖南腹地入洞庭湖,由此接長江。

讓人驚訝的是,興安居然毫無防備,五月二十三日,太平軍連打都沒打就進了興安。但太平軍亟需北進,且官軍尾隨在後,無暇在此滯留。於是太平軍立即揮師直逼河運樞紐全州,太平軍先遣部隊於次日(五月二十四日)便已進抵全州城下。全州不同於興安,守備堅固,但既然太平軍意不在取全州,水陸兩軍便繞城而過,南王馮雲山安然端坐裝飾華麗的轎輿,夾在行伍之間。全州城上一名官軍炮手向這頂轎輿發炮,不意竟擊中轎輿,打碎轎上的飾物,重傷了馮雲山。

代天兄發言的西王蕭朝貴在永安被清妖擊中之時,太平軍的首領對此大惑不解,並出現意見不一的情形。而此刻在全州,馮雲山受重傷的消息不脛而走,太平軍卻步調一致。太平軍停止前進,包圍全州城,輪番攻城達數日之久,全州附近的官軍將領懾於太平軍的兇猛無敵,按兵不動,即使全州知府寫血書求援,也拒絕增援全州。太平軍於六月三日攻破城門,進城後也不安營,見人就殺。這情形是以往沒有的。不到兩日工夫,全州居民全遭殺戮,只有及時逃離的人得以倖免。

六月五日,太平軍撤離全州廢城繼續北上,顯然是想沿湘江而下,直取長沙。太平軍一如以往,兵分水陸兩路前進,此時陸路沿湘江西岸行進。太平軍的船隻數量又有增加,更多的步卒登船而行。太平軍在全州圍城一役囊括了停泊於全州的大小船隻至少兩百艘之多。太平軍在全州屠城後頗為疲憊,連忙趕路,沒有照往例,每至生地必先詳加偵察,結果,只出了全州以北五英里,就中了團練首領江忠源在蓑衣渡設下的埋伏。

太平軍勢必要面對新型的對手,而江忠源是最早的典型;比起紫荊山的仕紳財主王作新和拜上帝會的其他敵人,無論在物資、財力、家庭規模與官府的淵源,江忠源都更勝一籌。江忠源是湘南的秀才,比洪秀全年長兩歲。他在一八四○年代後期就有組織地方團練保護家園不受瑤民和別的團體侵擾的經驗,此時太平軍還未出現。這些在社會上無所掛搭的人藉著「黑蓮教」或「棍棒社」等秘密結社而有了勢力,這些結社將武藝、佛教信仰和吃素連在一起。這些年來,這類組織的勢力在江忠源老家的湖南越來越大,尤其碰上大旱,地方糧商與贓官聯手哄抬米價,加入秘密結社的人更多。

江忠源招募鄉勇的目的之一是先發制人,以免族人和那些可能造反的組織有所瓜葛。這種有防禦作用的團練,其成員相當複雜,這點和廣西一樣:有豪門大族的代表,有當地農民,有沒活可幹的人,也有半職業化的兵勇,這些兵勇與當地沒有什麼淵源,只是找到能讓他們有固定收入的雇主。到了一八四○年代末,江忠源的團練人數已達兩千多人。江忠源到外省做官,但團練仍由他的兄弟和一些出身湖南菁英的世交掌控。一八五○年,江忠源按朝廷禮規回湖南老家服父喪時,有些朝廷將領注意到江忠源會帶團練,便召他率部馳援永安圍城和桂林破圍,這雖然已經離鄉甚遠,但江忠源還是加入這兩場會戰,不過為時不長,他對朝廷各路官軍畏縮不前,無法當機立斷、協同作戰大感沮喪。

江忠源在全州北邊五英里處的湘江蓑衣渡口設下埋伏。湘江至此急轉向東,渡口約有數百碼寬,水流相當淺但湍急異常,河床淺灘縱橫交錯,船隻難以通行。湘江西岸多山丘,草木茂盛,林木延伸至江邊。江忠源在此伐樹塞河,打樁設阻,使船隻根本無法通過。他又將人馬藏在河西的密林之中。

太平軍先頭的船隊順著湍急的江水駛過淺灘,在河曲處轉了個彎,直直衝入巨木束成的障礙。接著炮如雨下,擱淺的船隻起了火,後面的船也停不下來,撞到前面的船上。船越擠越多,場面就越混亂,大火在船隻之間迅速蔓延,陷入重圍的太平軍和沿著湘江西岸行軍的部隊皆倉皇逃到東岸。要是江忠源有更多的人馬,要是他的同僚沒有食言,在蓑衣渡東岸也設下埋伏,那麼太平軍說不定就全軍覆沒了。不過,太平軍受創極重:三百多艘船或燒或沈或被截,約一萬名太平軍或殺或溺,其中有許多是最早的廣西拜上帝會眾,太平天國運動的狂熱與活力正是來自他們。南王馮雲山也在蓑衣渡之戰中身亡。

洪秀全和太平軍拋棄所餘船隻,穿過湘江東岸林木鬱密的山丘,徒步入湖南,欲取下臨河的商業重鎮永州,但官軍已截斷橋樑,並將船隻拖至對岸。太平軍無處可去,便又轉向南進發,發現道州守軍因為太平軍突然轉向而無準備,防衛虛設,便於六月一二日佔領道州。

太平軍在道州停了一個半月,或在城裡,或是宣教,或是四處劫掠,或在道州一帶搗毀廟宇。太平軍的首領不僅要重整士氣,更要召募兵員以彌補蓑衣渡之戰的重大損失。最有可能投效太平軍的人也是最有問題的人:他們出身不同的社會團體,因種族、經濟、政治或宗教原因轉而反抗朝廷,尋求現成的改善生活之道。太平天國的領袖直接爭取這些人加入太平軍,這裡頭是有風險的,因為這些人會不會成為真正的拜上帝會教徒,會不會關心太平天國還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