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以醫學與科普的角度重現歷史的吉光片羽
秦始皇焚書坑儒皆因佝僂症?
畫眸高手顧愷之
蔣公之齒,未老先衰

作 者 作 品

病榻上的龍:現代醫學破解千年歷史疑案,從晉景公到清嘉慶25位帝王病歷首度揭密
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那些帝王將相才子的苦痛
歷史課本沒寫出的隱情 + 病榻上的龍
史料未及的奪命內幕
世界史聞不出的藥水味:那些外國名人的生老病死
歷史課本不能說的祕密:世界一流人物的暗黑病史

中國各朝歷史

【類別最新出版】
用地理看歷史:得中原者,為何得天下?
草與禾:中華文明4000年融合史
仰韶文化
敦煌學概論
屈原


歷史課聽不到的奇聞:那些你不知道的醫療外史(VLK1012)

類別: 史地‧法律‧政治>中國各朝歷史
叢書系列:HISTORY
作者:譚健鍬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15年11月13日
定價:300 元
售價:237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36頁
ISBN:9789571364575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推薦序 以醫學與科普的角度重現歷史的吉光片羽秦始皇焚書坑儒皆因佝僂症?畫眸高手顧愷之蔣公之齒,未老先衰



  畫眸高手顧愷之

★顧長康好寫起人形 ,欲圖殷荊州,殷曰 ﹕「我形惡,不煩耳。」 顧曰﹕「明府正為眼爾。但明點童子,飛白拂其上,使如輕雲之蔽日。」~《世說新語.巧藝》

我曾在倫敦大英博物館看過珍貴的《女史箴圖》摹本。女史為古代女官名,以知書婦女充任,掌管有關王後禮儀等事,或為世婦下屬,掌管書寫文件等事。畫家以日常生活為題材,筆法如春蠶吐絲,畫面典雅、寧靜又不失明麗、活潑。女史們下擺寬大的衣裙修長飄逸,配以形態各異、顏色豔麗的絲帶,顯出仙風道骨、雍容華貴的氣派。

◎是名畫家也是讀心高手
無錫盛產畫家,此畫原作者便是東晉時的無錫人顧愷之。他極擅人物肖像畫,其傳神功力令觀者拍案叫絕。除《女史箴圖》外,傳世的《洛神賦圖》也家喻戶曉,畫中的曹植形神兼備、栩栩如生,而洛水女神則顧盼生輝。

眼睛乃心靈之窗,顧愷之身為畫家更深諳其道。有人問他,肖像畫成後為何往往數年不點睛,他得意地說:「四體的美醜本來和畫的妙處無關,傳神寫照,盡在眼中。」他曾為南京瓦棺寺認捐巨款,靠的不是腰纏萬貫,而是不凡的身手。在廟裡面,他用一個月的時間閉戶畫了一幅維摩詰肖像,點完眸子那一刻,畫像竟「光照一寺」,施者芸芸,俄而得百萬錢。
不過,顧氏雖身懷絕技,但職業畢竟不是「畫師」,他的正職是大司馬參軍,後來甚至晉升到散騎常侍,對宦海之道想必也熟能生巧,官場上適當的巴結和恭維必不可少。

有一次,他想為皇帝的大紅人荊州刺史殷仲堪畫像,可這樁政治小交易很困難。原來殷仲堪之父患病多年,孝順的殷仲堪曾親自調藥,不慎手上沾藥又去擦眼,結果弄瞎一目。這極可能是化學侵蝕性角膜炎導致的,角膜是眼睛最前端的一層薄膜,如同照相機鏡頭,聚焦力很強,角膜受損有疤痕或不透明,會使病人視野模糊甚至失明。殷刺史不僅失去單邊視力,推測由於角膜混濁,眼球的黑瞳很可能被蝕成黃白色,煞是噁心!

因此殷仲堪自慚形穢,收到邀請後,說什麼也不讓畫。顧愷之胸有成足地說服他:「你不讓我畫,是顧慮到眼睛的問題,其實我只要在眼瞳抹上飛白(中國畫中一種枯筆露白、虛實相濟的墨筆線條),你的眼睛就會像被輕雲遮蔽的月亮一樣,另有一番韻味呢。」殷仲堪終於點頭。畫好之後,大家都讚不絕口,顧愷之既忠實於他的原貌,又藝術而巧妙地修飾了他的不雅,其巧奪天工之術讓獨眼模特殷仲堪喜上眉梢。由此可見,顧愷之很會讀懂別人的心,善解人意,且擅撫人心。

眼睛有毛病的古人很多,連養尊處優的皇帝都不能倖免。他們往往因而內心自卑,卻又敏感、多疑異常,不必要的誤會在所難免。可偏偏有些不識趣者,故意去搗馬蜂窩。南朝梁元帝蕭繹是一名獨眼龍,他的正妻徐昭佩姿容欠佳,不被皇帝禮遇,長期懷恨在心,遂不識好歹,數次戲弄蕭繹,又與和尚智遠道人、蕭繹的隨從暨季江等人私通。相傳,蕭繹每隔兩、三年才臨幸一次。因蕭繹瞎了一眼,於是徐氏每次聽說他要來時,必定只有半邊臉上妝,另外半邊臉素顏,以此來等待他。蕭繹發現之後,憤怒地拂袖而去。後來蕭繹愛妾王氏去世,他將王氏之死歸咎於徐妃,遂令她自殺。徐昭佩自知不能活命,便投井而死。蕭繹本身是才子,把她的屍體還給徐家,說是「出妻」(解除婚約,遣返妻子),又寫了首《蕩婦秋思賦》斥責徐昭佩的淫穢行為,將積累已久的滿腹怨氣發洩出來,新仇舊恨一次清算。後人在《梁書》中評論:「徐妃之無行,自致殲滅,宜哉!」人家顧愷之是小心翼翼地規避對方的生理缺陷,反觀這徐氏卻故意反其道而行之,難怪世人都覺得她死得活該。

某次,顧愷之將一整個櫥櫃的畫暫時寄放在桓玄家中,據說裡面都是他最上等的畫作,從未面世過的,櫥櫃還貼上封條。但桓玄私德不佳,聽說櫥櫃中放的都是大師顧愷之得意之作,那還得了?於是,便打開櫃子將畫取走,並欺騙顧愷之說他從來沒打開過。時人都知道是誰幹的勾當,顧愷之聰明絕頂,豈能不知?但是他並未張揚,反而裝出一副毫不懷疑的模樣,還自我解嘲說:「好畫能通神,想必是幻化成仙飛走了,就像凡人修煉成仙一樣。」顧愷之深知桓玄的器量,他的說法,自然是給這位「朋友」下臺階而已,表面上不傷人情面,而桓玄的所作所為,時人皆有目共睹,根本就用不著顧愷之口誅筆伐。

其實,顧愷之的作法頗值得借鑑,雖然我們不一定都是畫家,但倘若你是一個能幹的老師或主管,向學生或下屬說明實情固然重要,但如何妥善表達,讓人不會感到不愉快,甚至反應過激,這就考驗各人的功夫了。如果你是一名良醫,告訴病人病情真相甚或不幸噩耗,都是難以避免的,但如何委婉轉達,讓人安然接受,真的就是一門藝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