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四〉(AK0104)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68頁
ISBN:9571334200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2

莊襄王欣然道:「陽泉君終是名義上的左丞相,現在他去世,當然須另立人選,寡人正為此煩惱,但又猶豫少龍是否長於政治,現在聽到少龍這番話,寡人哪還會猶豫呢?」

項少龍嚇得渾身冒汗,他哪懂政治?只是依歷史書直說,以解開莊襄王的心事,豈知會惹來如此「可怕」的後果。忙下跪叩頭道:「此事萬萬不可,大王請收回成命!」

莊襄王不悅道:「少龍竟不肯助寡人治理我國?」

項少龍心中叫苦,道:「大王和呂相說過這事嗎?」

莊襄王道:「蒙大將軍剛攻下趙人三十七城,所以相國昨天趕去,好設立太原郡,現在我大秦在東方有了三川和太原兩郡作據點,突破三晉的封鎖,對統一大業最為有利。但不韋卿家的工作量亦倍增,少龍是少數被不韋看得起的人之一,有你為他分擔,他便不用這麼奔波勞碌。」

項少龍暗忖若我當上左丞相,恐怕要比莊襄王更早一步到閻皇爺處報到,正苦無脫身之計,靈機一動道:「可是若少龍真的當上左丞相,對呂相卻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莊襄王訝道:「少龍你先坐起來,詳細解釋給寡人知道。」

項少龍回席坐好,向上座的莊襄王道:「少龍始終是由呂相引介到咸陽的人,別人自然當少龍是呂相的人,若少龍登上左丞相之位,別人會說呂相任用私人,居心不良。況且少龍終是外來人,以前又無治國經驗,怎能教人心悅誠服。」

莊襄王皺眉道:「在寡人心中,再沒有比少龍更適合的人選。」

項少龍衝口而出道:「徐先將軍是難得人才,大王何不考慮他呢?」

他和徐先只有一面之緣,但因他不賣賬給呂不韋,所以印像極深,為此脫口說出他的名字。

莊襄王龍顏一動,點頭道:「你的提議相當不錯,少龍仍否要考慮一下?」

項少龍連忙加鹽添醋,述說以徐先為左相的諸般好處,到莊襄王讓步同意,他滿額冷汗道:「少龍還有一個小小的提議。」

莊襄王道:「少龍快說。」

項少龍道:「呂相食客裡有個叫李斯的人,曾隨少龍出使,此人見識廣博、極有抱負,大王可否破格起用此人?」

莊襄王微笑道:「只是小事一件,我立即給他安排一個位置,少龍你真是難得的人,處處只為別人著想。」

項少龍心中暗喜,道:「那位置可否能較為接近太子,有此人作太子的近侍,對太子將大有裨益。」

莊襄王完全沒有懷疑他這著對付呂不韋最厲害的棋子,欣然道:「讓他當個廷尉如何?負上陪小政讀書之責。是了!少龍去見見姬后和小政吧!他們很渴望見到你呢!」

項少龍暗謝半年來一直被他怨恨的老天爺,施禮告退。踏出門口,兩名宮娥迎上來,把他帶往后宮去見朱姬。項少龍明知見朱姬不大妥當,卻是欲拒無從。

到了后宮華麗的後軒,正凝視窗外明媚的秋色,朱姬在四名宮娥擁簇裡,盈盈來到他對席處坐下,剪水般的美瞳滴溜溜的在他面上打幾個轉,喜孜孜地道:「少龍風采依然,人家心中欣慰。」

四名宮娥退至一角,項少龍苦笑道:「死者已矣,我們這些人仍有一口氣在,只好堅強地活下去。」

朱姬黯然道:「少龍!振作點好嗎?人家很怕你用這種語調說話。」

項少龍嘆一口氣,沒有答她。朱姬一時不知說什麼話好。

終由項少龍打破僵局,問道:「姬后生活愉快嗎?」

朱姬欣然道:「少了陽泉君這小人在搬弄是非,不韋又幹得有聲有色,政兒日漸成長,我還有何所求呢?只要項少龍肯像往日般到宮內調教政兒,朱姬再無半絲遺憾。」

項少龍被她誠懇的語調打動少許,但同時又想起壽元快盡的莊襄王和呂不韋這心懷不軌的野心家,百感交集,黯然道:「多給點時間我考慮好嗎?」

朱姬欣然道:「人家不會迫你,只希望你振作點,有你助政兒,天下還不是他囊中之物?」

項少龍最怕和媚力驚人的朱姬相處,乘機告退。

朱姬這次沒有留難,送他到宮門,低聲道:「再給你半年時間,到時無論如何,你再不可推辭大王的聘任。」

這麼一說,項少龍立時知道莊襄王想任他為左丞相一事,朱姬是有份出力的。他亦可算是朱姬方面的親信,她當然愛起用自己的人。離開后宮,朱姬使人帶他去見小盤。事實上項少龍一直掛念這未來的始皇帝,雖知剛巧他在上琴清的課,也只好硬著頭皮去了。他真有點怕見琴清,自經過趙倩諸女的打擊後,他對男女關係,與初抵此時代時拈花惹草的心態,已有天淵之別。換過以前,他必會千方百計情挑以貞潔守節名著秦國的俏寡婦,好設法弄她到榻上去。現在他只希望陪紀嫣然三女和田氏姊妹,安安靜靜,無驚無險地過了這奇異的一輩子,就謝天謝地。

◆ ◆ ◆ ◆

到達那天小盤追出來找他,累得他也給琴清訓斥一頓話的書軒外,項少龍向領路的內侍道:「我還是在外面園中等候太子。」

內侍提議道:「項太傅不若到外進稍坐,時間差不多哩。」

項少龍點頭答應,在外進一旁的臥几坐下來,忽地感到無比輕鬆,沒有呂不韋的咸陽,等若沒有食人鱷的清澈水潭。在這時代所遇的人裡,雄材大略者莫過於信陵君、田單和呂不韋三個人,但若說玩陰謀手段,前者兩人都及不上呂不韋。這大商家一手捧起莊襄王,登上秦相之位,又迫死政敵,翻手為雲、覆手為雨。項少龍自問鬥他不過,但所憑藉者,就是任呂不韋千算萬算,也想不到以為是自己兒子的小盤,竟是他項少龍無心插柳下栽培出來的。只要他捱到小盤正式坐上王位,他便贏了。問題是他能否有那種幸運?

琴清甜美低沉的聲音在旁響起道:「項太傅!今年我們還是第一次見面哩!」

項少龍嚇了一跳,起立施禮。俏寡婦清麗如昔,皮膚更白皙,只是看到她已是視覺所能達到的最高享受。

紀嫣然的美麗是奪人心魄,但琴清卻是另一種不同的味道,秀氣迫人而來,端莊嫻雅的外表裡藏著無限的風情和媚態。

琴清見他呆瞪自己,俏臉微紅,不悅道:「項太傅,政太子在裡面等你,恕琴清失陪。」

斂為禮,嬝娜多姿地離開。項少龍暗責自己失態,入內見小盤去。小子長得更高大了,臉目的輪廓清楚分明,雖說不上英俊,可是濃眉劍目下襯著豐隆有勢的鼻子,稜角分明使人感到他堅毅不屈意志的上下唇,方型的臉龐,雄偉得有若石雕的樣子,確有威霸天下之主的雛形。他正裝作埋頭讀書,再不像以前般見到項少龍便情不自禁、樂極忘形。不知如何,項少龍反有點兒失落,似乎和小盤的距離又被拉遠少許。項少龍施禮,小盤起立還禮,同時揮手把陪讀的兩個侍臣支出去。

兩人憑几席地坐下,小盤眼中射出熱烈的光芒,低聲道:「太傅消瘦了!」
項少龍道:「太子近況可好!」

小盤點頭道:「什麼都好!哼!陽泉君竟敢害死倩公主,抵他有此報應!韓人也不會有多少好日子過。」

項少龍心中一寒,聽他說話的語氣,哪像個只有十四、五歲的孩子。

小盤奇道:「太傅你為何仍像心事重重的模樣?」

項少龍反希望他叫聲「師傅」來聽聽,不過記起是自己禁止他這麼叫的,還有什麼好怨的,勉強擠出笑容道:「有很多事,將來你自然會明白的。」

小盤微一錯愕,露出思索的神色。

項少龍愈來愈感到未來的絕代霸主不簡單,道:「你年紀仍少,最重要是專心學習、充實自己。嘿!還有沒有學以前般調戲宮女?」

小盤低聲道:「我還怎會做這些無聊事,現在唯一使我不快樂的,是沒有太傅在身旁管教我,小賁他也想念你哩!」說到最後一句,再次顯露出以前漫無機心的真性情。

項少龍想起當日教兩人練武的情景,那時趙倩和諸婢仍快樂地與他生活在一起,禁不住心如刀割,頹然道:「我會照顧自己的,讓我再多休息半年,好嗎?」

小盤忽然兩眼一紅,垂下頭去,低聲道:「昨晚我夢到娘!」

項少龍自然知他指的是趙妮,心情更壞,輕拍他肩頭道:「不要多想,只要你將來好好管治秦國,你娘若死後有靈,必會非常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