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四〉(AK0104)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68頁
ISBN:9571334200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3

小盤點頭道:「我不但要治好秦國,還要統一天下,呂相國時常這麼教導我。」

項少龍苦笑搖頭,道:「那就統一天下吧!我安排了一個非常有才能的人來匡助你,那人的名字叫李斯,只要將來重用他,必可使你成為古往今來、無可比擬的一代霸主。」

小盤把「李斯」唸好幾遍後,興奮起來道:「太傅將來肯否為我帶兵征伐六國?唉!想起可以征戰沙場,我恨不得立即長大成人,披上戰袍。」

項少龍失笑道:「將來的事將來再說,我要回牧場去。不要送我,免惹人懷疑。」想起在宮內滿布線眼的呂不韋,顧慮絕非多餘。

小盤伸手緊緊抓他手臂一下,才鬆開來,點點頭,神情有種說不出的堅強。

項少龍看得心中一顫,唉!真不愧是秦始皇!

◆ ◆ ◆ ◆

走出門外,兩個宮娥迎上來道:「太后有請項太傅。」

項少龍哪有心情去見華陽夫人,更怕她問起陽泉君的事,但又不敢不從,只有暗罵琴清,若不是她,太后怎知自己來了?

像上回一般,太后華陽夫人在琴清的陪同下,在太后宮的主殿見她,參拜坐定,華陽夫人柔聲道:「項太傅回來得真巧,若遲兩天,我便見不著你。」

不知是否因陽泉君親弟之喪,使她比起上次見面,外貌至少衰老幾年,仍保著美人胚子的顏容,多添點滄桑的感覺,看來心境並不愉快。

項少龍訝道:「太后要到哪裡去?」

想起她曾托自己把一件珍貴的頭飾送給楚國的親人,自己不但沒有為她辦妥,還在紅松林丟失,事後且沒有好好交待,禁不住心中有愧,枉她還那麼看得起自己。

華陽夫人滿布魚尾紋的雙目現出夢幻般的神色,輕輕道:「後天我會遷往巴屬的夏宮,聽說那處地勢平坦,土地肥沃,種子撒下去,不用理會都能長成果樹,我老了,再不願見到你爭我奪的情景,只願找處美麗的地方,度過風燭殘年的歲月。」

琴清插嘴道:「巴屬盆地山清水秀,物產豐饒,先王派李冰為屬守,在那裡修建都江堰,把千頃荒地化作良田,太后會歡喜那地方的。」

華陽夫人愛憐地看琴清,微笑道:「那為何妳又不肯隨我到那裡去?咸陽還有什麼值得妳留戀呢?真教人放不下心來。」

琴清美目轉到項少龍處,忽地俏臉一紅,垂下頭去,低聲道:「琴清仍未盡教導太子之責,不敢離去。」

項少龍既感受兩人間深摯的感情,又是暗暗心驚,難道冷若冰霜的琴清,竟破了多年戒行,對自己動情?不過細想又非如此,恐怕是他自作多情居多。唉!感情實在是人生最大的負擔,他已無膽再入情關。像與善柔般有若白雲過隙、去留無跡的愛戀是多麼美麗,一段回憶足夠回味一生。三人各想各地,殿內靜寂寧洽。

華陽夫人忽然道:「少龍給我好好照顧清兒,她為人死心眼,性格剛烈,最易開罪人。」

琴清抗議地道:「太后!清兒懂照顧自己。」

項少龍暗叫不妙,華陽夫人定是看到點什麼,故有這充滿暗示和鼓勵性的說話。

華陽夫人臉上現出倦容,輕輕道:「不阻太傅返回牧場,清兒代我送太傅一程好嗎?」

項少龍忙離座叩辭,琴清陪他走出殿門,神氣尷尬異常,默默而行,雙方不知說什麼話好。

到太后宮外門處,項少龍施禮道:「琴太傅請留步,有勞相送。」

琴清臉容冷淡如昔,禮貌地還禮,淡淡道:「太后過於關心琴清,才有那番說話,項太傅不必擺在心上。」

項少龍苦笑道:「傷心人別有懷抱,項某人現在萬念俱灰,琴太傅請放心。」言罷大步走了。留下琴清呆在當場,芳心內仍蕩項少龍臨別時充滿魂斷神傷意味的話兒。

◆ ◆ ◆ ◆

雨雪飄飛,項少龍在隱龍別院花園的小亭裡,呆看入冬後第一次的雪景。去年初雪,籌備出使事宜的情景,猶歷歷在目。趙倩和春盈四婢因可隨行而雀躍,翠桐諸婢則因沒份兒心生怨懟。俱往矣!

嬌柔豐滿的火熱女體,貼背而來,感到芳香盈鼻,一對纖幼的玉掌蒙上他的眼睛,豐軟的香唇貼在他的耳朵道:「猜猜我是誰?」

這是烏廷芳最愛和他玩的遊戲之一,項少龍探手往後,把美人兒摟到身邊來,笑道:「紀才女想扮芳兒騙我嗎?」

粉臉冷得紅撲撲的紀嫣然花枝亂顫地嬌笑道:「扮扮被人騙倒哄我開心不可以嗎?吝嗇鬼!」

項少龍看著這與自己愛戀日深的美女,心中湧起無盡的深刻感情,痛吻一番後問道:「她們到哪裡去了?」

紀嫣然纏上他粗壯的脖子,嬌吟細細地道:「去看小滕翼學走路,那小子真逗人歡喜哩!」

項少龍想起自己始終不能令諸女有孕,神色一黯,紀嫣然已道:「項郎不用介懷,天意難測,天公若不肯造美,由他那樣好了,我們只要有項郎在旁,便心滿意足。」

項少龍苦笑一下,岔開話題道:「有沒有乾爹的消息?」

紀嫣然道:「三個月前收到他一卷帛書,再沒有新消息,我才不擔心他老人家哩!四處遊山玩水,不知多麼愜意。」又喜孜孜道:「二嫂又有身孕,她說若是兒子,就送給我們,我們開心死了,巴不得她今天臨盆生子。」

項少龍感受與滕翼的手足之情,心中湧起溫暖,暗忖此為沒有辦法中的最佳辦法,那叫自己這來自另一時空的人,失去令女子懷孕的能力。

紀嫣然道:「想不想知道前線的最新消息?」

自由咸陽回來後,他有點逃避的心態,很怕知道外間發生的一切,尤其恐懼聽到趙雅遭遇不幸的噩耗。吻她一口,輕輕道:「說吧!再不說便把妳的小嘴封了。」

紀嫣然媚笑道:「那嫣然或會故意不說出來,好享受夫君的恩寵。」

項少龍忍不住又和她纏綿起來,極盡男女歡娛。

良久後,才女始找到機會喘息道:「人家來是要告訴你好消息嘛!你擔心的事,只發生了一半,晶后確要求信陵君殺死趙雅,信陵君卻不肯答應,還到齊國去,氣得晶后接受燕人割五城求和的協議,然後遣廉頗攻占魏地繁陽,你說晶后是否自取滅亡呢?失三十七城,還與魏人開戰。」

項少龍大喜道:「這麼說,信陵君確是真心對待雅兒。」

紀嫣然道:「應是如此,否則雅夫人怎捨得項郎你呢?唉!其實是夫人的心結作祟,她因曾出賣過烏家,所以很怕到咸陽來面對烏家的人,她曾多次為這事流淚痛哭,致致是最清楚的,只是不敢告訴你吧!」

項少龍反舒服了點,至少趙雅的見異思遷,並非因她水性楊花。

紀嫣然續道:「呂不韋當然不肯放棄趙魏交惡的機會,立即遣蒙將軍入侵魏境,爭利分肥,攻取魏國的高都和汲縣兩處地方,可惜他野心過大,同時又命王齡攻打趙人的上黨,硬迫魏趙化干戈為玉帛,照我看憑信陵君的聲望,定可策動六國的另一次合縱。」

項少龍不解道:「我始終不明白為何呂不韋這麼急於攻打趙國,當日我回咸陽,他還說會同時對韓趙用兵,結果只是攻打趙人,放過韓國,令人難解。」

紀嫣然笑道:「為何我的夫君忽然變蠢,這是一石數鳥之計,晶后是韓人,現在趙國大權在握,說不定會與韓國合併,成為一個新的強大王國,呂不韋怎容許有這種事情出現,所以猛攻趙國,務求削弱趙人力量。兼之孝成王新喪,李牧則在北疆抵禦匈奴,廉頗又與燕人交戰,此實千載一時的良機,呂不韋豈肯放過?」

項少龍一拍額頭,道:「我的腦筋確及不上紀才女,說不定還是姬后的意思,她和大王最恨趙人,怎也要出一口氣。」

紀嫣然道:「勝利最易沖昏人的頭腦,若讓六國聯手,呂不韋怕要吃個大虧,那時他又會想起項郎的好處。」

項少龍望往漫空飄舞的雪粉,腦內浮現六國聯軍大戰秦人的慘烈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