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目 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四〉(AK0104)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7月0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68頁
ISBN:9571334200

 放 進 購 物 車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



  書摘 5

項少龍和滕翼等離開相府,不敢在秦朝危機臨頭的時刻,不顧離開,遂往烏府馳去,好留在咸陽等候消息。

剛踏入門口,陶方迎上來,神情古怪道:「有個自稱是少龍故交的漢子在等你,他怎知你今天會回來呢?」

項少龍心中大訝,獨自到偏廳去見不速之客。那人戴著遮陽的竹帽,背門而坐,身量高頎,透出一股神祕的味道。背影確有些眼熟,卻怎也想不起是何人。那人聽到足音,仍沒有回頭。項少龍在他對面坐下,入目是滿腮的鬚髯,卻看不到被竹帽遮掩的雙眼。他正要詢問,怪人緩緩挪開竹笠。

項少龍大吃一驚,駭然道:「君上!」

龍陽君雖以鬚髯掩飾「如花玉容」,眉毛加濃,可是那對招牌鳳目,仍使項少龍一眼認他出來。

兩人對視一會,龍陽君微微一笑道:「董兄果是惦念舊情的人,沒有捨棄故人。」

項少龍苦笑道:「終瞞你不過。」

龍陽君從容道:「董馬癡怎會這麼不明不白地輕易死掉,項少龍更不會完全沒出過手便溜回咸陽,我還特別派人到楚國印證此事,剛好真的董馬癡全族被夷狄殺害,別人或會以為那是疑兵之計,但我卻知道真的董馬癡確已死掉,假的董馬癡仍在咸陽風流快活,否則趙致不會溜回咸陽會她的夫郎。」

項少龍早知騙他不過,嘆道:「信陵君剛大破秦軍,君上可知此來是多麼危險?」

龍陽君道:「怎會不知道?我正因秦軍敗北,不得不匆匆趕來。」

項少龍道:「雅夫人好嗎?」

龍陽君露出一絲苦澀的笑意,由懷裡掏出一隻晶瑩通透的玉鐲,柔聲道:「是趙雅托我交你之物,以示她對你的愛永不改變,永恆如玉,只是限於環境,又不願令你為難,忍心不到咸陽來尋你,希望你明白她的苦心。」

項少龍把玉鐲緊握手裡,心若刀割。好一會後,沉聲道:「君上來此,有何貴幹?」

龍陽君道:「還不是為了被軟禁在咸陽作質子的敝國太子增,此次秦兵大敗,秦人必會遷怒於他,殺之洩憤。我們大王最愛此子,奴家唯有冒死營救。」

項少龍想起戰敗國求和,慣以王族的人作質子為抵押品,秦國戰無不勝,可能各國均有人質在咸陽。不禁頭痛起來,道:「君上想我項少龍怎樣幫忙。」

龍陽君道:「現在秦君和呂不韋對項兄寵信有加,只要項兄美言兩句,說不定可保敝國太子增一命。」

項少龍斷然道:「君上放心,衝著我們的交情,我會盡力而為。」

口上雖是這麼說,但想起呂不韋愈來愈明顯的專橫暴戾,實在沒有半分把握。

龍陽君立即喜上眉梢,正要感謝,陶方進來道:「大王召少龍入宮議事。」

項少龍長身而起,改口道:「龍兄請留在這裡等候消息。」

又向陶方說了幾句要他照拂客人的話,匆匆入宮。

◆ ◆ ◆ ◆

秦宮的宮衛統領安谷傒破天荒首次在宮門候他,把他領往後宮莊襄王處理公務的內廷去,態度頗為客氣,使他有點受寵若驚。安谷傒高俊威武,年紀在二十五、六間,雖非嬴姓,卻是王族的人。能當得上禁軍大頭領的,多少和王室有點血緣關係,在忠誠方面無可置疑,以呂不韋的呼風喚雨,亦不能使手下打進這系統去,否則將可操縱秦君的生死。安谷傒對項少龍頗有惺惺相惜之意,到內廷宏偉的宮闕外,忽地低聲道:「項太傅一力舉薦徐將軍當左丞相,我們禁衛非常感激。」

項少龍呆了一呆,終明白其中的變化。徐先乃秦國軍方德高望重的人,卻受到呂不韋的排擠,項少龍把他推介,自然贏得軍方的好感。兩人步上長階,守衛立正敬禮,令項少龍亦感風光起來,這種虛榮感確是令人迷醉。安谷傒把他送至此處,著守衛推開大門,讓他進入。

踏入殿內,項少龍嚇了一跳。只見莊襄王高踞大殿盡端兩層台階之上的龍座,階下左右分立五、六名文臣大將。右邊居首的當然是右丞相呂不韋、左邊則是硬漢徐先,其他的人裡,他只認得大將王陵、關中君蔡澤、將軍杜壁,都是在與王翦比武時見過面的,三人均為秦室重臣,其他五人不用說官職身分均非同小可。項少龍依禮趨前跪拜。

莊襄王見到他心生歡喜,道:「項太傅平身!」

項少龍起來後,呂不韋搶著為他引介諸人,當然是要向眾人表示項少龍是他的心腹。他認得的三人中,王陵和杜壁均為軍方要人,與王齕、徐先在軍方有同等級的資歷。蔡澤則是呂不韋任前的右丞相,為人面面俱到,故雖被呂不韋擠下來,仍受重用。至於其他五人,僅居徐先下首的赫然是與王齕和徐先並稱西秦三虎將之一的鹿公,中等身材,年紀在五十許間,長得一把長鬚,眉濃髮粗,眼若銅鈴,身子仍極硬朗,見到項少龍,灼灼的目光打量他,神態頗不友善。另四人分別為左監侯王綰、右監侯賈公成、雲陽君嬴傲和義渠君嬴樓,後兩人是王族直系的人,有食邑封地。人人表情木然,大多對項少龍表現出頗為冷淡的態度,竟連理應感激他的徐先亦不例外,只有蔡澤和王綰仍算客氣。緊急會議雲集咸陽最高層的大臣名將,可見形勢多麼危急。秦人最忌是東方諸國的合縱,而這次信陵君只憑五國之力,便大敗秦軍,可見秦人的恐懼,是絕對有根據的。

項少龍自知身分,退到呂不韋那列的末席,學眾臣將般肅手恭立。

莊襄王仍像平時那副氣定神閒的樣子,柔聲道:「少龍可知寡人急召卿來,所為何事?」

項少龍心叫不妙,這個軍事會議開了至少兩個時辰,應已得出應付眼前困局之法,這麼召自己前來,不用說是極可能要派自己領軍去應付五國聯軍。由此可見呂不韋表面雖權傾大秦,但在軍中勢力仍然非常淺薄,蒙驁兵敗,除他項少龍外再無可用之將。自己雖曾展示軍事的天份,始終未曾統率過以十萬計的大軍,與敵對決沙場,難怪與會諸人有不滿的表情。

項少龍恭敬道:「請恕微臣愚魯!」

徐先道:「大王請三思此事!」

其他鹿公、賈公成等紛紛附和,勸莊襄王勿要倉卒決定。

將軍杜壁更道:「五國聯軍銳氣方殷,若棄函谷關之險,妄然出戰,一旦敗北,恐函谷關不保,那時聯軍長驅直進,大秦基業怕要毀於一旦,此刻實宜守不宜攻。」

呂不韋臉色陰沉之極,冷冷道:「我們此回之敗,實因敵人來得突然,以致措手不及,此次既有備而戰,將完全是另一番情況。」

鹿公冷哼道:「信陵君乃足智多謀的人,當年曾破我軍於邯鄲城外,前車可鑑,右相國怎可說得這般容易。」

徐先接口道:「我軍新敗,銳氣已挫,縱是孫武復生,怕亦要暫且收斂,大王請三思。」這是他第二趟請莊襄王三思,可知他反對得多麼激烈。

呂不韋不悅道:「太原郡、三川郡、上黨郡關係我大秦霸業的盛衰,若任由無忌小兒陳兵關外,三郡一旦失守,彼長我消,更是不利,大王明察。」

莊襄王斷然道:「寡人意已決,就任命……」

在這決定性的時刻,殿外門官唱道:「魏國太子魏增到!」

呂不韋冷然道:「不殺此人,難消我心頭之恨!」

莊襄王正要下令押太子增進來,項少龍大駭撲出,下跪叩首道:「大王請聽微臣一言。」

包括莊襄王和呂不韋在內,眾人無不驚奇地看著跪伏地上的項少龍。事實上項少龍並不知自己應該說些什麼話,只知若讓太子增進殿,被莊襄王下以處死的命令,那他就有負龍陽君所托。他和龍陽君的關係非常複雜,可是只要他開口請求,便感到必須為他辦到。只衝著他維護趙雅一事,就義不容辭。

莊襄王訝道:「少龍想說什麼?」

項少龍心中叫苦,腦際靈光一閃道:「微臣剛才聽到的,無論主攻主守,均有得失風險,所以想出一個兩全其美之法,讓大王不費一兵一卒,立可解去函谷關之危。」

眾人大訝,不知他有何妙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