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日本文學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強力推薦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譯者簡介
‧目 錄
‧得獎記錄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作 者 作 品

靜靜的生活
換取的孩子
憂容童子
再見,我的書!
兩百年的孩子
靜靜的生活(二十週年紀念新版)
為什麼孩子要上學(紀念新版)
給新新人類(紀念新版)
為什麼孩子要上學

譯 者 作 品

圖書館奇譚
村上收音機
村上收音機2 大蕪菁、難挑的酪梨
東京奇譚集﹝新修版﹞
刺殺騎士團長 精裝套書
刺殺騎士團長 平裝套書
刺殺騎士團長 第一部 意念顯現篇(平裝)
刺殺騎士團長 第二部 隱喻遷移篇(平裝)
大坊珈琲店手記:把在這裡的時間,變成重要的時間
棄貓 關於父親,我想說的事

日本文學

【類別最新出版】
特殊清掃人
1973年的彈珠玩具(全新修訂版)
睡在掌心的舞台
告別莫札特
舞伎家的料理人1


給新新人類(AA0092)

類別: 日本文學
叢書系列:大師名作坊
作者:大江健三郎
譯者:賴明珠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5年09月26日
定價:230 元
售價:182 元(約79折)
開本:長25開/平裝/200頁
ISBN:9571343595

停售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



  書摘 2

不說謊的力量

1

一個人如果被家人和朋友都認定是個不說謊的人的話,這是很大的價值。或許可以稱為無上的價值吧。於是實際看到稱得上不說謊的人時,你會感覺到,就是這樣的性格。還有,有時候你也會知道,那個人是這樣下定決心之後,才變成一個不說謊的人的。

我覺得在成長過程中,能夠自然形成不說謊性格的人是幸福的,至於對在人生某個階段能夠下定這樣的決心,並一直遵守下去的人,我也一直懷著尊敬的心。

說到我自己,雖然懷著為自己小時候辯護的心情說,不過我是個想要說一點愉快事情的心很強的少年,結果,常常被人家說成我在說謊。我中學的時候,在書上或字典上發現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覺得很有趣時──例如塔斯馬尼亞的動物中,有很多像袋鼠一樣擁有育兒袋的這種事情──我在運動場的角落向幾個朋友現學現賣時,就有個高年級的非常漂亮的女學生,指著我說,

──每次都說謊的孩子!

我回到家之後還臉色陰沉,母親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然後,她這樣告訴我,

──雖然自己沒有這樣的意思,可是也許聽的人卻覺得那跟說謊沒有兩樣。以後,有趣的事情,只說給會當作有趣的人聽噢!

我到東京上大學之後,遇到在都市長大、頭腦很好的同班同學,一開始就懷疑我說的話。那段期間我開始過小說家的生活之後,甚至遇到這樣的編輯,第一次見面,就衝著我說聽說你是「狼來了少年」,換句話說,就是聽說我是個像每次都說狼來了的說謊少年。我想起母親的話,深深感慨。

然後,我找到了不把我的話當謊話,能夠聽出趣味來的人,我們成為朋友,而且也跟這樣的人結婚了。

於是,對這些人,就算.自.己.沒.有.這.樣.的.意.思,也不要變成像在說謊一樣,我好幾次這樣下過決心。雖然有沒有好好遵守,自己也說不上來……

1

說起來,我年輕時,自己曾經思考說謊這件事,而發現一個事實。除了不說謊的性格、決心不說謊之外,要做不說謊的人,還有一個條件。

那就是不說謊的.力.量,能夠不說謊而活得下去的能力。而且,我認為,這力量──能力──是可以在自己心中鍛鍊出來的。

這和不說謊的勇氣有類似的地方。不過,我並不是說,.勉.強.鼓.起.勇.氣.來──有時候就算勉強,也有必要鼓起勇氣來──而是說以一種自然的生活哲學,如果以我在文章中用過好幾次的語辭,就是「活著的習慣」,已經學到這個的人,在我看來就是擁有不說謊力量的人。

各位同學,到目前為止對遇到的人,還有現在教室裡在一起的人等,也會有覺得哪個人是強人,哪個人是弱者的印象吧?

而且,如果能想到具體例子的話就會知道,強人和弱者並不是清楚而固定不變的,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強人變成弱者,相反的弱者也會變成強人,相信各位應該也有這樣的經驗。而且雖然如此,還是有些人會讓你覺得,啊,這個人是個強人,有的人讓你覺得是個弱者。從某個團隊中的情況來想想的話,那裡面大多就會有這種區別。

而且,如果強人卻說謊的話,是最難對付的對象了。這種人心裡有惡作劇的壞心眼,而且會強行貫徹到底。就算勉強也要推行到底,不惜說謊。這種類型的人,我小時候──長大以後也──遇到過幾個。小時候有小時候的麻煩,長大後就更複雜更難過,那種感覺令人始終難忘。

另一方面,我也看過不少因為自己是個弱者,所以常說些不必要的謊。例如從村子各地方的小學分校,聚集到一個中學來,突然有了很多新的同班同學,其中就有這種男孩子。雖然沒有現在報紙或電視上報導的印象那麼惡劣,不過他會成為被欺負虐待的對象。為了多少躲避虐待的壓力而說新的謊,於是又被虐待,有這種情形。

我沒有加入那虐待人的團隊。可是,也沒有站在那個孩子那邊一起努力以避免被欺負。而且在我心中,以自己不喜歡那個軟弱而說謊的少年當成藉口。對於小時候的自己,這點才是最令我討厭的記憶。

前面所談到的,強人說謊和弱者說謊,這兩種人,如果想要實際看看這個別類型的話,讀狄更斯的小說最有幫助。其中尤其以《大衛.考柏菲 爾》中的Uriah Heep這個人物──名字本身取得就像可以讀出你這個說謊者似的。Uriah和liar, R 和 L 雖然不同,但有不少人指出這兩個字的關係──有時候以強人姿態說謊,後來又以弱者姿態說謊,那寫法真是不得不讓人感嘆。

3

那麼,讓我們來繼續談談關於不說謊的力量。各位同學應該也在電視實況轉播或報紙新聞上看過國會開會的樣子吧,政治家以國會的證人身分公然說謊,或在記者會上說謊而被揭穿時,例如拿前一陣子發生的一連串事情來說吧。

首先,身為強人卻說謊,那謊話卻被拆穿了。我想電視新聞已經播出同樣的錄影帶不知道多少遍讓大家看到了。各位同學,這些國會議員,說了謊被拆穿,可是面對眼前的議員同僚們,還有看電視的眾多國民,居然沒有羞恥感,你們一定非常驚訝吧。

不說謊的力量之一,就是自己對自己能感到「自豪」。各位同學可能不太有機會把眼光看進自己的心裡,重新確認一下裡面有沒有一股「自豪」這東西吧。可是,卻會感覺到連父母親、兄姊、還有老師都在忽視自己的「自豪」。以這種方式,面對自己內心的「自豪」,是常有的事情。這是我想起小時候的自己而說的。

現在如果我說個謊,誰也不會知道。雖然如此,我想我還是不要說謊。因為,我感覺到說謊這件事情本身,會傷害到自己的「自豪」。

在我小時候的記憶裡,和成年以後自己的家庭裡,從養育殘障的孩子和健全正常孩子的經驗中,知道孩子們心中確實有.一.股「自豪」這東西。

而且,到了現在這個年齡,我想,小時候雖然擁有,而長大以後卻失去的人性之中,「自豪」才是最重要的性質吧。喪失了「自豪」的大人一開始說起謊來,就停不下來了。這樣的時候,他自己是不會努力不說謊的,所以要靠周圍的人點醒、讓他停下來,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

其他的人要看穿尤其是強人的謊話,把真相弄清楚,讓他知道這是不對的事情,如果回到國會議員的例子,下次選舉不要讓他當選是最好的辦法。在民主主義的規則中,這是比任何事情都更根本、有效的方法。

各位同學,長大後擁有選舉權時,不要投給會說謊的強人,請從現在開始就先立下這樣的原則。

4

國會議員中有人說了謊話──這種情況是,過去做了不正直的事情,卻在記者會上說沒有這回事──被拆穿了,因此而辭職的國會議員中,有人看來好像是強人其實是弱者。這個人說的謊是弱者說的謊,有一位女士是被這樣認為的。

我認為這個人是因為軟弱而說謊的,第一次當上國會議員時──雖然同樣擁有議員的權利,但因為年輕或因為是女性,因此而處於比較弱的立場──對於同黨的前輩議員,或身為祕書長年服務到現在的那些人所說的話,就算明知道不正直也無法拒絕的人。

再加上,周圍也有人做著同樣的事情,心想,如果自己的不正直沒有人會責怪的話,就行了。因為她是個無法自己重新檢討的人,不會想說那樣做還是不對的,因此我認為她是弱者。

我要說的是,這種人,沒有不說謊的力量。

不過,那個女人處於較弱的立場所做下的不正當行為,如果她自己承認的話,會讓幫助她不正當行為的人處境為難,因此繼續說謊到底,她反而成了犧牲品,也有人是這樣的狀況。

但就算這樣想,我認為那個女士,還是沒有不說謊的能力。因為我想如果她有那能力的話,她自己會把別人的不正直──無論對明確知道那是不正直的人,或對只模糊知道卻幫著去做的人──一點一點朝正當的方向調整回來,最後,並能自己負起責任。

5

孩子有孩子的社會。在那裡面,不要去傷害別人,也不要被別人傷害,要平安地活下去。為了這個,大人們能在社會上發揮作用的智慧,必須也能發揮到小孩的社會才行。

於是我想,即使陷入不說謊就會無法順利維持和周圍關係的情況,也要讓孩子想辦法努力不說謊。

如果跟這個人要維持良好感情,就不得不說謊,會這樣擔心的話,不如跟這個人保持距離。因此能夠讓對方反省的話,是最好不過的了。相反的,如果發現對於不得不說謊會感到不安,是因為自己的軟弱的話,那麼只要拿出勇氣來道歉就行了。

還有一點,自己要增進不說謊的力量,我小時候就想到,現在還在使用的有這樣一個方法。

如果有信仰的人,一定在心裡有神或佛,而自己一定不願意背叛這神或佛吧。就算沒有明確的信仰,但我相信很多人應該還是心中擁有像那樣重要信仰的.某.些.人。說得更一般的話──我就是屬於這種人之一──在過去遇到過的老師、家人、前輩、朋友中,你對那個人會覺得羞恥的事情,你就無法去做。心中應該會有這樣的人。

就算是一件小事,當自己快要說謊的時候,就算在很短的時間也好,閉著嘴巴不說話。然後,試著想一想,那個人正在注視著自己喲,這個謊能說嗎?這樣問自己看看。

以我的情況,這些人有的是在大學教法國文學的老師,有的是傑出的音樂家朋友,還有一個是外國朋友,他是一面和白血病搏鬥一面在文學和世界問題上顯示明確想法的學者。

具體而確實地擁有這些人,也可以幫助你累積不說謊的力量。

當我一面想著這些人一面確認時,自己心中的那股「自豪」就變得明確起來。在人生的尾聲,我想打內心說「謝謝你,再見。」的就是這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