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尋秦記〈卷四〉
尋秦記〈卷五〉
尋秦記〈卷六〉
尋秦記〈卷七〉
大唐雙龍傳【卷一】: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二】: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三】:修訂版
大唐雙龍傳【卷四】: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唐李靖卷二:龍戰于野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尋秦記〈卷三〉(AK0103)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571334162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



  書摘 2

李園目不轉睛和項少龍對視,冷冷地道:「董兄養馬之技自是天下無雙,在下倒要看看董兄的劍技是不是比得上你養馬的本事。」

矮身作勢,木劍遙指項少龍,不住顫震。觀者無不為項少龍捏把冷汗,想不到李園劍法高明至此,竟能氣貫木劍,生出微妙的變化,使人不能捉摸到他出劍的角度。

項少龍仍是劍柱地面,嘴角露出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淡淡地應道:「李兄還在等待什麼呢?」

他的語氣透出強大的信心,使人清楚感到他沒有半點虛怯。

李園不愧楚國第一劍手,絲毫不被他詞語惹怒,微微一笑,倏地衝前,當項少龍木劍揚起,斜指往他,又退回去,回復先前對峙之勢,距離竟無半分改變,可見李園進退的步法是如何準確,只是這點,已知紀嫣然對李園劍術的評價高於項少龍,是有根有據的。

趙致心中想的是只要項少龍劍法可比得上龍善,兩個人加起來足可進行刺殺任何人的密謀行動,不禁暗怨項少龍的無情。滕翼目不轉睛看著正在劍拔弩張,蓄勢待發的場中兩人,他本有信心項少龍必勝無疑,但當看到李園先作試探的高明戰略和深合法度的步法,也不禁有點擔心起來。最有信心的反是項少龍本人,卻絕非輕敵,而是進入墨氏守心的狀態,無人無我,可是敵手的意向卻沒有半絲逃過他洞識無遺的觀察。他知道李園在引他出擊,故不為所動,若雙方均不出手,那丟臉的當然不會是他這個馬癡,而是誇下海口、心狂氣傲的李園。在二十一世紀受訓,他一向注重戰鬥心理學,現在是活學活用,要從李園的性格把握他的弱點。

李園對峙一會後,果然耐不住性子,冷喝一聲,單手舉劍過頭,大步撲前,到長劍猛劈往項少龍,左手亦握上劍柄,變成雙手全力運劍,力道陡增。雖是痛恨李園的人,對他奇峰突出的一招,無不叫好,而且他的一劍凌厲狂猛至極,把全身功力盡聚於一劈之內,若項少龍以單手挺劍招架,極可能一招分出強弱勝敗。

項少龍仍是那副靜如止水的神情,只是雙眉揚起,健腕一翻,竟單手橫架李園此劍。紀嫣然駭得芳心劇跳,纖手掩上張開欲叫的嘴。她曾分別與兩人交手,自然知道兩人臂力不相伯仲。但現在李園是雙手使劍,兼且占上前衝主動之勢,高下不言可知。唉!項少龍怎會如此不智。

在場諸人只聽李園一劍當頭劈下的破風聲,就知其力道的狂猛,都有不欲再看結果的慘然感覺。李園見項少龍單劍來架,心中暗喜,全力重劈。哪知項少龍的木劍忽由橫架變成上挑,重重側撞到對方若泰山壓頂的劍身上。硬架變成借力化解。李園眼看萬無一失的一劍,被項少龍卸往一旁,滑偏少許,只能砍往項少龍左肩旁的空位去。采聲轟然響起。連痛恨項少龍的趙雅和趙致兩個美女都忘情地歡呼鼓掌,幸好李園無暇分神,否則必給活活氣死。

人人都以為項少龍會乘機搶先主攻,豈知他反退後一步,木劍循著奇異玄妙的路線,在身前似吞似吐,飄遊不定。以李園的劍法和眼光,亦摸不出他的虛實,無奈下退開去,擺出森嚴門戶,但氣勢明顯地比不上先前。

滕翼放下心來,知道項少龍看準李園要在紀嫣然前大顯神威的心態,故意丟他的臉,好教他心浮氣燥,冒進失利,戰略上高明至極。紀嫣然再不為愛郎擔心,秀眸射出迷亂傾心的神色,看著項少龍動人的身軀,散發無與倫比的氣勢和陽剛的魅力。

秋陽高懸空中,照得廣場的地面耀目生輝。還有一個對項少龍「情不自禁」的是龍陽君,由第一眼見到這粗豪大漢,「他」便為之心動,到此刻目睹他精采絕倫的劍法,更是顛倒,暗下決心,怎也要把項少龍迷倒成為他的情俘。

反之李園那些家將卻愕然無聲,想不到李園這麼厲害的劍法,仍不能占到絲毫上風。李園勉強收攝心神,木劍上下擺動,組織第二輪的攻勢。項少龍回劍柱地,穩立如山,動也不動。不過再沒有人認為他是托大輕敵。

李園輕喝道:「想不到董兄如此高明,小心!」斜衝往前,倏忽間繞往項少龍身後。項少龍不但沒有轉身迎去,還反疾步往前,直抵李園剛才的位置,轉過身來,木劍遙指對手,前後弓步立定,意態自若,真有淵亭嶽峙的氣度,一望而知他並沒有因對手的戰術而亂了陣腳。李園撲個空,來到項少龍的原站處,等於兩人約好了互換位置。

觀戰的人大氣都不敢透出一口,免得影響場上兩人僵持不下的氣勢。

項少龍亦有他的苦處,就是很難放手大幹,如此勢難有任何隱藏,說不定會被看過他出手的人,勾起對他的回憶,那時就算宰了李園都得不償失。李園見兩攻不下,失去耐性,再揮劍攻去,鋒寒如電,狠辣無倫,又沒有半絲破綻。項少龍知他是求勝心切,暗裡叫妙,在劍鋒及身前,間不容髮中往旁一閃,靜若處子,動若脫兔,且又動作瀟灑,意態超逸,惹來一陣采聲。李園見他躲閃,喜出望外,叱喝一聲,揮劍疾劈。項少龍哈哈一笑,木劍電掣而出,決盪翻飛,一步不讓地連擋對手五劍,守得穩如鐵桶,且招招暗含後續變化,使李園不敢冒進。木劍交鳴聲連串響起。

眾人看得忘了為己方打氣,兩人劍法若天馬行空,飄閃不定,既驚嘆李園莫可抗禦的不世劍法,更訝異項少龍鬼神莫測的招式。趙雅感到馬癡就像他的為人般,叫人莫測高深,從外貌判斷,事先誰也會猜想項少龍是力求主動的人,豈知真實的情況恰恰掉轉過來。

李園雖是主動狂攻,卻給對方似守若攻的劍招制得無法用上全力,同時對手流露出來那種堅強莫匹的鬥志和韌力,更使他不由氣餒,這當然也是兩攻不果,氣勢減弱的負面後遺症,否則他絕不會有如此洩氣的感覺。第六劍尚未擊出,對方木劍忽地幻出數道虛影,也不知要攻向己方何處,李園心膽已怯,自然往後退避。

項少龍哈哈一笑,木劍反放肩上,意態自若地扛劍而立,向退至十步外的李園道:「李兄劍法果是高明,鄙人自問難以取勝,故想見好就收,就此鳴金收兵,李兄意下如何?」

李園楞在當場,俊臉陣紅陣白,雖說未分勝負,但人人都見到他三次被馬癡擊退,臉面怎放得下來。若堅持再戰,一來有欠風度,更要命是信心大失,鬥志全消。

猶豫不定時,正擔心項少龍真個打傷李園的郭開立起身來道:「這一戰就以不分勝負論,今天我等確是大開眼界。」

李園心中暗恨,表面唯有堆起笑容,與項少龍同時接受各人的道賀。

紀嫣然迎上項少龍,嬌聲道:「董先生自今開始,養馬技術與劍法可並稱雙絕,不知可肯撥冗到嫣然落腳處,為病了的馬兒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