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首頁武俠小說書籍基本資料

關 於 本 書

‧內容簡介
‧作者簡介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
書摘 2
書摘 3
書摘 4
書摘 5
書摘 6

作 者 作 品

尋秦記〈卷一〉
尋秦記〈卷二〉
覆雨翻雲【卷一】: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二】: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三】: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四】: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五】: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六】: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七】:修訂版
覆雨翻雲【卷八】:修訂版

武俠小說

【類別最新出版】
大漢光武 卷五 帝王業(全系列 完)
大漢光武 卷四 水龍吟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下
大漢光武 卷三 關山月 上
大漢光武 卷二 出東門


尋秦記〈卷三〉(AK0103)

類別: 武俠小說
叢書系列:黃易作品集
作者:黃易
出版社:時報文化
出版日期:2001年06月13日
定價:280 元
售價:221 元(約79折)
開本:25開/平裝/384頁
ISBN:9571334162

庫存不足

 轉 寄 給 朋 友

 發 表 書 評 

 我 要 評 等 

特 惠 推 薦

尋秦記全套七卷
 

Share/Bookmark

線 上 試 閱

 

書摘 1書摘 2書摘 3書摘 4書摘 5書摘 6



  書摘 3

人人聽得艷羨不已。雖是打著看馬的旗號,但於大展神威之後公然邀約,誰都知這有石女之名的絕代紅粉,再不為自己對這馬癡芳心大動之情作掩飾。正趕上來要向項少龍道賀的其他三女,給紀嫣然搶先一步,大感沒趣,悄悄退開。李園卻是最難受的一個,本以為今天可在比武場上威風八面,卻落得兩名得力手下重傷,自己則是求勝不得,面目無光。最大的打擊是紀嫣然當他面前約會這大仇人,心中大恨,匆匆率眾離去。

趙霸開心得不得了,扯著項少龍和滕翼道:「無論如何我也要請兩位當行館的客席教座,千萬不要推辭!」

趙穆嘆道:「董先生和龍兄若能早到一年,項少龍那小子就休想生離邯鄲。」

項少龍和滕翼交換個眼色,暗感好笑。擾擾嚷嚷裡,項少龍終脫身出來,在眾人嫉妒如狂的目光相送下,隨紀嫣然去了。



紀嫣然在項少龍、滕翼左右伴持中,策騎離開行館。項少龍記起趙霸力邀他們作客席教座一事,不由想起連晉生前必是有同樣待遇,所以有親近趙致的機會,惹起一段短暫的愛情。趙致不知是不是福薄,初戀的情郎給人殺了,卻又愛上殺她情郎的自己,而他偏因荊俊的關係,不敢接受她的愛意,可是若因此使她憤而投入李園的懷抱,卻又是令人惱恨的事。李園絕不會是個憐香惜玉的人,這人太自私了。

回到熱鬧的市中心,滕翼道:「我想到藏軍谷看看他們,今晚可能不及趕回來。」

項少龍點頭答應,順口問道:「派了人回去見老爹了嗎?」「老爹」是呂不韋的代號。

滕翼答道:「前天去了!」向紀嫣然告罪,逕自往城門方向馳去,他們持有通行令,出入城門不會有問題。

紀嫣然遊興大發,撒嬌道:「人家要你陪我漫步逛街,你會答應嗎。」

項少龍欣然應諾,先策馬回府,然後並肩步出府門,隨意漫步。走了半晌,紀嫣然大吃不消,皆因街上無人不見而驚艷,使她很不自在,迫得她扯著項少龍溜返借作居住的大宅。主人邯鄲大儒劉華生正和鄒衍下棋,見兩人回來,非常歡喜。

劉華生和鄒衍原來是認識三十多年的老朋友,當紀嫣然像女兒般,大家談笑甚歡。

鄒衍一直未有機會與項少龍敘舊,囑紀嫣然代他接下棋局,與項少龍步入幽靜的後園裡,嘆道:「自平王東遷,群龍無首的局面持續五百多年,兵災連綿,受苦的還不是群眾百姓,幸好出了你這新聖人,才有偃兵之望。」

項少龍現在再不敢以胡說八道對待這智者的五德終始學說,因為的確若沒有他項少龍,根本不會有統一六國的秦始皇。亦不知如何回答他,唯有默然無語。

鄒衍沉醉在廣闊的歷史視野裡,柔聲道:「我知少龍是個追求和平的人,但若要得到真正的和平,則只能以戰爭來達致目標,捨此再無他途,否則七國如此轉戰不休,遲早會給在西北虎視眈眈的外族再逞凶威,入侵中原,像蝗蟲般摧毀我們的文明。」

項少龍怵然一震,鄒衍這番話是當頭棒喝,使他想起以前未想過的問題。一直以來,他都在蓄意逃避參與任何攻城掠地的戰爭,卻沒有想過長痛不如短痛,以戰爭為大地帶來和平,這還有點是基於自己是外來人的心理。問題是事實上他已經成為這時代的一份子,自然應負時代的責任。就算秦國不出兵征戰,六國亦不會放過秦人,這根本是個弱肉強食的時代。與其任由戰火無限期地蔓延下去,甚且引至外族入侵,不如利用秦人的強勢,及早一統天下,若由他領兵征戰,至少可把無謂的殺戮減至最少,人民受的苦楚亦減輕多了。想到這裡,不由心動起來。

鄒衍凝神打量他一會,微笑道:「天地間千變萬化,始終離不開金木水火土五行的運動,輪流興替。天是五行,人亦是五行,外象功用雖千變萬化,骨子裡仍是同一事物。故而天人交感,每當有新興力量,兩德交替,必見符瑞,符瑞所在,便是新時代的主人所在。例如周文王時,有赤烏銜丹書飛落周社,開展周室大一統的霸業,正是應時運而來之祥瑞。」

項少龍忍不住道:「然則現在又有什麼符瑞出現?」

鄒衍欣然道:「記得老夫曾向你提過新星的出現嗎?半年前少龍離趙往秦,那粒星立即消失無蹤,在老夫大感不解時,天圖上秦境的位置竟出現另一粒更大更明亮的新星,光耀夜空。現在老夫已能肯定統一天下者必是秦人,且與少龍有直接關係。」

項少龍愕然無語,愈發不敢輕視這位古代的天文學權威。

鄒衍伸手搭在他肩頭上,語重心長地道:「為了天下萬民的福祉,少龍你必須促成秦人的霸業,否則說不定那顆新星又會暗淡下來。不要理別人如何看你,只要抓緊理想,盡力而為,才不致辜負上天對你的期望。一統天下必是由你而來,老夫可以一言斷之。」

項少龍心頭一陣激動,至此明白鄒衍的胸襟是多麼廣闊,充滿悲天憫人的熱情。他的想法是針對實際的情況出發,不像孔孟般整天只論仁義道德,而鐵般的事實正指出「周禮盡在魯矣」的魯國最後只落得亡國之恨。在戰爭的年代裡,只有以武止武一途。

鄒衍道:「嫣然一直有一個念頭,希望扶助明主,統一天下,達到偃兵息戈的目標。」

項少龍心中苦笑,要達到目標的路途漫長而艱苦,不過沒有大秦,亦不會有接踵而來的兩漢昇平局面,更不會有強大的中國出現在二十一世紀裡。想到這裡,猛下決心,決意拋開獨善其身的想法,看看是不是可為小盤幫上點忙。同時暗自感嘆,對他這視戰爭為罪惡的人來說,要一下子把思想改變過來,真不容易。這時紀嫣然和劉華生並肩走出來。

鄒衍笑問道:「此局勝負如何?」

紀嫣然赧然道:「劉大儒見嫣然無心戀戰,放人家一馬!」

眾人笑起來。劉華生並不知項少龍底細,只當他是馬癡董匡,笑談兩句,與鄒衍回去繼續爭霸棋盤,紀嫣然則喜孜孜地領項少龍回她寄居的小樓去。兩名婢女啟門迎接,項少龍認得她們,湧起親切的感覺。紀嫣然帶他登樓入室,揮退侍女,坐入他懷裡,送上熱辣辣的香吻。兩人均湧起銷魂蝕骨的感覺。

紀嫣然故作正經道:「董兄!敢問何時可正式迎娶嫣然過門?」

項少龍笑答道:「紀小姐既有此問,唔!讓我先驗明是不是正貨?」

紀嫣然軟倒入他懷裡,不依道:「人家是說正經的,見不到你時那種牽腸掛肚實在太折磨人。」

項少龍深切感受到她對自己的愛戀,嘆道:「若所有人知道我得到了妳,甚至與妳雙宿雙棲,我會變得寸步難行。那時人人都會注意我們,嫣然妳也勢將失去超然於男女情慾的地位和身分,對我這次來邯戰的行動將會大大不利。」

紀嫣然這些日子來為情顛倒,其他都拋諸腦後,現下得項少龍提醒,思索起來,點頭道:「嫣然太疏忽了,完全忘了你是身處險境,人家現在明白了!」

兩人商量一會,依依分手。項少龍安步當車,回到行館。